宋朝·北宋名言警句 历史

宋朝·北宋名人名言

宋朝·北宋历史:后周恭帝显德七年(960),宋州(今河南商丘)归德军节度使赵匡胤在出兵北伐的途中,在宋州发动了政变,即“陈桥兵变”,迫使周恭帝退位,在汴州(今河南开封)建立了宋王朝,史称“北宋”。北宋(960年—1127年)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朝代,由赵匡胤建立,建都东京(今河南开封),与南宋合称宋朝,又称“两宋”。北宋王朝的建立,结束了自唐末以来四分五裂的局面,统治黄河中下游流域及以南一带广大地区,实现中国大部统一。1127年,金军攻破首都开封,掠走徽、钦二帝,史称“靖康之变”,北宋灭亡。

宋朝·北宋名人名言

至言不繁。 宋朝·北宋名言

宋·苏轼《与孙运勾书》。至言:至理名言。本句大意是:最正确的道理,最精辟的话语,不多而意明。话不在多,而在意明理明,至理名言多言简而意赅。本句可用于强调语言要精要,也可用于称赞精辟简要的语言。

北宋文学家 苏轼 《与孙运勾书》
天不容伪。

宋·苏轼《潮州韩文公庙碑》虚伪的言行,天道不容。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潮州韩文公庙碑》
妒前无亲。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 司马光
人微言轻。 宋朝·北宋名人名言

见宋·苏轼《上文侍中论强盗赏钱书》。本句太意是:地位低下的人,言论主张常常不被重视。此名句一针见血地指出在等级社会中,人所起的作用与其所处的地位成正比。地位越高,说话越起作用,甚至奉为金口玉言,金科玉律;地位低下的人即使有真知灼见,也往往不被承认。《后汉书·孟尝传》“身轻言微”与~意同。现多用作自谦之词.表示自己地位低,说话没分量.也可用以反映一种不正常的待人态度。

北宋文学家 苏轼 《上文侍中论强盗赏钱书》
小人无朋。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朋党论》
心正则笔正。

宋·苏轼《书唐氏六家书后》。心正:指人的思想、品行端正。笔正:指书法纯正。本句大意是:只有思想、品行端正,下笔写字才会书法纯正。“~”本是唐代大书法家柳公权回答穆宗问他为什么善于用笔对说的话,意思是思想纯正,没有邪念,写字就会写得纯正,合乎章法。其实“心正”与“笔正’之间并没有必然的直接联系,但一个人的才识、学问甚至性格、品格等修养,往往能通过书法体现出来。如风流倜傥的人,字也多半写得潇洒飘逸;忠厚淳朴的人,字也大都写得朴实无华。作者云“~”,无非是强调作人要注意思想品德的修养,这是至今我们都应该认真借鉴的。这句可供论述书法艺术中个人品质修养的重要性。

北宋文学家 苏轼 《书唐氏六家书后》
用财如粪土。 宋朝·北宋名言

宋·苏轼《方山子传》。本句大意是:把金钱视为粪土一样,随意挥霍。~与“挥金如土”义略同。可用来形容不看重金钱的人,也可用来批评挥霍浪费的行为。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方山子传》
林空鹿饮溪。

宋·梅尧臣《鲁山山行》。本句大意是:霜落叶凋,林间空疏,只见鹿在饮着溪水。这句既点时又写景。正因叶落林空,视野开阔,才能看到鹿在饮水;而“鹿饮溪”又多么闲适,多么自在!由鹿之自在,又表现出诗人山行之自在,正因四野无声,“鹿饮溪”才未受到任何惊扰,诗人步履之轻微、心情之闲静可见。诗句以平淡之语状难写之景,新颖自然;又能情与景惬,“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这种自然巧妙的笔法,值得仔细体味。

北宋诗人 梅尧臣 《鲁山山行》
人以巧胜天。林逋,被后人称为和靖先生,北宋隐逸诗人 林和靖
穷当志益坚。 宋朝·北宋名人名言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妙语益难忘。北宋诗人、词人、书法家 黄庭坚
临大事而不乱。

宋·苏轼《策略第四》。本句大意是:面临大事而不慌乱。当大事来临的时候,不惊慌失措,无所适从,而是镇定沉着,举措得当,应付自如。这里显示的不但是胆量、毅力,也需要经验和才干。多用于说明或赞扬从容不迫的处事态度。

北宋文学家 苏轼 《策略第四》
功难成而易毁。 宋朝·北宋名言

宋·欧阳修《尚书工部郎中充天章阁特制许公墓志铭》。本句大意是:任何事业都是成功难·毁坏易。此句指出事业成毁的难易关系。为什么难成而易毁呢?比如一棵大树,要数十年或上百年才能长成,而一柄斧、一把火刚在几小时内就能使之毁灭;千里长堤,需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筑成,而一个蚁穴则可“使之全部崩溃。可“此句说明事业难成易败,劝人勤奋谨慎。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尚书工部郎中充天章阁特制许公墓志铭》
传神之难在目。

宋·苏轼《传神记》。传神:准确地传达出人的精神状态。本句大意是:最难画的是最能传神的人物的眼睛。东晋画家顾恺之曾说:“传形写影,都在阿睹中”。“阿睹”即眼睛。现在人们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人的各种感情和精神状态,往往能通过眼神表达出来。因此画人的形体、面貌、姿势、动作并不难,最难画的,是人的传达感情、神态的眼睛。这句可供说明在绘画中最难准确地画出的是人物的眼神。

北宋文学家 苏轼 《传神记》
口有蜜腹有剑。

宋·司马光《资治通鉴·唐纪·玄宗天宝元年》。本句大意是:口头上温和亲近得像蜜一样甜,内心里却刁钻歹毒得像剑一样利。这两句是唐人对奸相李林甫的形象概括。《资治通鉴·唐纪》载:“李林甫为相,凡才望功业出已右及为上所厚、势位将逼己者,必百计击之,尤忌文学之士。或阳与之善,啖以甘言而阴陷之。世谓李林甫~。”嘴巴像蜂蜜样甜,心计像利剑样狠,多么形象地刻画出阴谋家阴险奸诈的嘴脸。从此“口蜜腹剑”成了形容阴谋家和嘴甜心毒之辈的专门用语,长用不衰。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 司马光 《资治通鉴·唐纪·玄宗天宝元年》
功成名遂身退。 宋朝·北宋名人名言

宋·苏轼《志林》五。名遂:达到了扬名的愿望。本句大意是:大功告成,达到了扬名的愿望,然后引退。这里表达了旧社会一些知识分子建功立业的政治理想和淡泊为怀的处世态度。今天可用来表选希望建功立业,然后引退的思想。这句有时也可写成“功成身退”,其思想性更高些。

北宋文学家 苏轼 《志林》
以天下为己任。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新五代史》
危莫危于任疑。

宋·张商英(世上的)危险没有比任用自己怀疑的人更危险的了。

北宋大臣 张商英
神莫神于至诚。 宋朝·北宋名言

宋·张商英《素书》没有比完美的真诚更神圣的了。

北宋大臣 张商英 《素书》
文起八代之衰。

见宋·苏轼《潮洲韩文公庙碑》。八代:指东汉、魏、晋、宋、齐、梁、陈、隋。本句大意是:韩愈的文章使古文从八代骈偶绮靡的衰颓文风中振兴崛起。韩愈是唐代古文运动领袖。他针对六朝以来社会上长期广泛流行的骈俪文体及形式主义文风,大力倡导形式与内容统一、适于表达思想感情的单句散行的散文。这一运动取得丁巨大的成功,改变了几百年来骈文几乎独霸文坛的局面,开拓了文章写作的新道路,无论在当时还是对后世,都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所以苏轼称赞他的文章是~。此句和清人刘熙载说韩愈“文集八代之成”(《艺概·文概》),都是对韩文的高度评价。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潮洲韩文公庙碑》
善之端而止之也。

宋·王安石《礼乐论》。迁怒:指把怒气转移到别人身上。隶者己:指在自己身上寻找原因。诸,之于。贰(èr二)过;同样的错误犯第二次。端:开头。这几句大意是:不转移怒气,就要在自己身上寻找原音;不犯同样的错误,就要在错误开始的时候就制止它。“不迁怒,不贰过”本是孔子赞扬颜回的话,认为这是~种难得的修养,王安石在这里进一步作了阐发。他认为,要做到“不迁怒”,就要勇于反躬自省,在自已身上寻找致怒的原因;要做到“不贰过”,就要将错误克服在发端之时。前者要求人们善于自我检查,后者要求人们勇于及时改过,可引以自勉,,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 王安石 《礼乐论》
躁则妄,惰则废。 宋朝·北宋名人名言

宋·苏轼《凤鸣驿记》。躁:急躁。妄;妄为。废:荒怠。这两句大意是:急躁了便容易轻举妄动,懒惰了学业事业都会荒废。苏轼在‘凤鸣驿记》一文中说:“~。既妄且废,则天下之所以不治者,常出于此”。可见此二句意在教诲人们应戒骄戒躁,刻苦勤奋。韩愈《进学解》有“业精于勤,荒于嬉”的名言,古谚有“一生之计在于勤”的训喻,均可作此二句的注解。~二句点出青年人易犯的两种毛病,言筒意赅,可用作座右铭。

北宋文学家 苏轼 《凤鸣驿记》
忍小忿而就大谋。

宋·苏轼《留侯论》。小忿:小小的忿恨。就:成功。大谋:远大的谋划。本句大意是:忍耐小的忿恨,成就远大的谋划。《论语·卫灵公》曰:“小不忍则乱大谋。”事有大小之分,两者相比,当然应舍小而就大。若在小问题上不忍耐,不克制,有一点小小的忿恨就斤斤计较,势必耽误大事。本句多用于说明在小事上应该忍耐,以取得大事的成功。

北宋文学家 苏轼 《留侯论》
急流中能勇退耳。

宋·张耒《书钱宣靖遗事后》。急流:水势急速的河流。勇:果敢。本句大意是:在急流中要能果断地后退。水势急速,艰险倍增,遇此险境时,要果断地从急流中退出来。旧社会宦海风波险恶多变,官愈大,危险也愈大,做官的人在仕途得意时,就要果断地及时辞官引退,既光荣体面,又免遭不测。本句只有喻体,而无主体,但喻意亦很明晰。多用于喻指要认清形势,果断退身。

北宋文学家 张耒 《书钱宣靖遗事后》
论必作,作必成。 宋朝·北宋名言

宋·苏轼《荐诚禅院五百罗汉记》。论:议论。作:做。这两句大意是:议论了就一定要去做,做了就一定要努力做成功。议论了就要去做,不可只尚空谈,议而不行;做了就要努力做成,不可三心二意,半途而废。这两句可用以表示不可尚空谈,而要作实事。

北宋文学家 苏轼 《荐诚禅院五百罗汉记》
思其始而围其终。

宋·苏轼《思治论》。思:设想。图:盘算。本句大意是:办事之前应设想一下怎样开始,再盘算一下怎样结束。办任何事前,都应有一个全局的打算,有一个通盘的考虑。要合理地安排力量,考虑好怎样升头,怎样进行,怎样结束。只有这样.才能妥替地把事情办好。现在许多人办事只思其始。不图其终只看眼前,不计后果;胸中无全局,干到哪里算哪里,其结果必难把事情办好。以此句说明办事应作通盘安排,十分恰切。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思治论》
丹青难写是精神。

宋·王安石《读史》。丹青:原是两种颜色,后来用指绘画。精神:指事物的精神实质。本句大意是;绘画所难表现的是对象内在的精神实质。王安石在《读史》诗中批判一些俗懦把历史上的糟粕当精华来传播,并以~来比喻“糟粕所传非粹美”,认为史籍的记载有时也并不反映历史的真实面貌。现在引用~时多抛开其原有的比喻义,直接理解为用颜料描绘各种对象,要想作到外部形体非常相似并不难,难就难在能传达出人、景、物的精神气韵,作到栩栩如生,跃然纸上。这必须具备较高的艺术造诣才行。这句可供论述绘画“神似”的困难时引用。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 王安石 《读史》
子美集开诗世界。 宋朝·北宋名人名言

宋·王禹偁《日长简仲威》。子美:唐代诗人杜甫字子美。本句大意是:杜甫的诗集向人们展开了一个诗的世界。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的诗歌不仅题材广泛,内容丰富,就像一幅辉煌的历史画卷,从各个方面展现了唐代安史之乱前后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而且在形式上众体兼备,无所不长。至于表现手法、艺术风格更是多种多样。所以一部杜集,就是一座诗歌的艺术宝库,王禹偁用“诗世界”来概括它,是并不过分的。这个名句可供评价杜诗时引用。

北宋诗人 王禹偁 《日长简仲威》
诗出于民之情性。

宋·欧阳修《定风雅颂解》。情性:指真实的思想感情。本句大意是:诗歌出自于人们的真情实感。本名句可供引用说明不仅诗歌,时且所有的文学作品,都包含着作者的某种思想感情;或用于说明任何文学作品,都是作者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都能从中看出作者的思想和性格。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定风雅颂解》
百丈竿头须进步。

宋·释道原《景德传灯录》卷十。百丈竿头:佛教语,比喻修行到极高的境界。本句大意是:即使一个人修行到了极高的境界,也还需继续修行,因为前边有更高的境界等待你去攀登。此句出自佛教徒的对话录。佛教徒以“百尺竿头”为象征,比喻一种较高的境界。然而达到这种境界并不能使人满足,正像“招贤大师”所云:“百丈竿头不动人,虽然得入未为真;~,十方世界是全身。”百丈竿头仍不断进步,才可能到达“十方世界”的最高境界。后世人借用其意引而申之,用来阐明人不可骄墩自满,固步自封,敦促人不断进取,积极努力。学习也是这个道理,学无止境就是这个意思。由于其生动、含蓄、富有形象性,历代久传不衰,演为成语,家喻户诵。今人常用作“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北宋禅师 释道原 《景德传灯录》
教化可以美风俗。 宋朝·北宋名言

宋·王安石《明州慈溪县学记》。本句大意是:道德教化可以使风俗更为淳厚朴实。教化的目的,是使人知书达礼,净化道德,使人有上进心,同情心。人人都接受了教化,则人人都能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具有高尚的道德品质,那么,社会风尚岂不更为淳朴?良好的社会风俗,又鼓励人们去学习、去追求更高尚的品德、情操。可以此说明教化与风俗的关系。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 王安石 《明州慈溪县学记》
服人以诚不以言。

宋·苏轼《拟进士对御试策》。本句大意是:要用诚意来使人心服,不要用空话来使人佩服。该名句说明一条做人为师的道理。作者在“诚”与“言”两个范畴中选择了前者,告诉人们要使人服气,关键在于诚心,夸夸其谈不行。光说空话是难以服人的,以诚相待才能使人心悦诚服。这种做人的格言,在现代社会的交际中也仍有现实意义。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拟进士对御试策》
忍小忿而存大信。

宋·司马光《资治通鉴·唐纪八》。小忿:小的忿怒。大信:大的信用。本句大意是:忍住个人小的忿怒,而坚持法律大的信用。李世民当了皇帝,听说应选入官的人很多是假冒上代的余荫,便下令让这些冒牌货自首,否则一经查出就要杀掉。后来果然查出一个假冒者,李世民要杀他。大理少卿戴胄犯颜直谏说:根据法律,这样的人应当充军。李世民说:我说过这种人要杀头,你却要按法律,不是叫我失信于民吗?戴胄说:诏书出于一时的喜怒,而法律则是向天下人昭示最大信用的,陛下应忍了小的忿怒,而根据法律来判决,坚持大的信用。戴胄不怕杀头丢乌纱,敢于犯颜执法,精神可嘉,值得效法。他认为当权者应该“忍小忿而存大信”,即摒弃个人好恶而维护法律的尊严,不以权代法,不以人治代往治,的确是高明之见。这一原则,后人也当坚持。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 司马光 《资治通鉴·唐纪八》
善用兵者以形固。 宋朝·北宋名人名言

宋·苏洵《心术》。本句大意是:善于指挥打仗的将领,知道凭借各种形势来巩固自己。作者认为,善用兵者要使自己的军队无所顾忌而有所仗恃。无所顾忌,置生死于度外,可以奋力杀敌;有所仗恃,知道我军必然不尝失利,就可冲锋陷阵,勇往直前。懂得利用形势巩固自己,就有旺盛的士气和战斗力,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北宋散文家 苏洵 《心术》
明于大而暗于小。

宋·苏洵《高祖》。本句大意是:着眼干大处,而不计较小处。管理属家或较大范围内的事务。要着眼于大处,善于抓有关全局的事,才能总揽全局;切不可斤斤计较小处,抓住细枝束节,把自己的眼光和精力囿于小事,从而失去对全局的控恻。否则就会犯大错误,而影响全局。这句话说明领导人要有远大的目光,要善于抓大事。

北宋散文家 苏洵 《高祖》
人间何处不巉岩。

宋·苏轼《慧湖峡阻风》。巉(chān蝉)岩:险峻的岩壁,此处比喻世路的崎岖困难。本句大意是:在人生的道路上,哪里没有艰难和险阻?人生是曲折坎坷的,任何人都不会一帆风顺,在任何地方都可能遇到艰难险阻。但人毕竟是要生活下去的,不能因前进道路上的难险而退缩。本句抒发了作者人生坎坷的感慨,又暗寓着一种克服困难,不畏艰险的达观而又顽强的精神。可用于表现人生的不平,又可以表达不畏艰险,不怕困难的人生态度。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慧湖峡阻风》
秋雨晴时泪不晴。 宋朝·北宋名言

宋·苏轼《南乡平》[回首乱山横]。本句大意是:秋雨晴的时候,眼泪还在流。这首词写送别友人后的忧伤。下阕是:“归路晚风清,一枕初寒梦不成。争夜残灯斜照处,荧荧,~。”作者在一个秋风秋雨的日子送别,自然愁苦倍增。入晚,秋雨已停,寒气沁人,作者面对一盏昏黄的孤灯,为思念友人而辗转难眠,泪湿衾枕,~用的是反衬笔法,既反映了秋雨未晴时作者已为惜别而热泪流淌,更写出了秋雨已止而作者别泪未停。这种反衬手法,更充分地展示了词人的愁苦情怀,表现了他对朋友的一往情深。

北宋文学家 苏轼 《南乡平》
多情却被无情恼。

宋·苏轼《蝶恋花》[花褪残红],本句大意是:多情人却被无情人惹起了烦恼。原词写一个行人路过一户“绿水人家”时产生的感情波澜。词的下阕是:“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淅悄,~。”原来,这家的姑娘正在墙里荡秋千,银铃似的笑声飞出墙外。这笑声吸引了墙外的行人,他驻足聆听,想象着“墙里佳人”的姿容体态,爱慕之情顿生,但“墙里佳人”却并不知晓.不久佳人归去,“笑渐不闻”,多情的“墙外行人”由此平添了许多烦恼。现在可用来写单相思者的心情,也可扩大来表现一种一厢情愿、无可奈何的心态。

北宋文学家 苏轼 《蝶恋花》
广其学而坚其守。

宋·欧阳修《进曾巩秀才序》守:操守。本句大意是:学问应尽可能地渊博.操守应坚持不变。中国古代的文人学子最重视的有两条:学识和品德。学识浅薄,则为同僚所轻;品德低下,则为士人所不齿。此二句以精练的语言,将文人学子所崇尚的目标概括出来。作者殷切地希望曾巩要尽可能地扩大自己的知识面,丰富自己的学识,“日异其括,岁增其智”(见臭兢《虚观政要·规谏太子》),成为一个真正的学者;作者还希望曾巩要有崇高的理想,坚贞的操守,如孟子所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膝文公下》),成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人。客观地说,道德文章,今天仍是评价一个学子的重要标准。故以此二句作为对亲朋好友的赠言或希望,均十分恰切。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进曾巩秀才序》
涅于浑浊而不缁。 宋朝·北宋名人名言

宋·苏辙《冯京加恩制》。涅(nie聂):染。不缁(zi姿):指染不黑,比喻品格高洁,不受外界污染。本句大意是:虽身处浑浊的环境而不受其影响,仍保持高尚的节操。可用来形容“出淤泥而不染”,在污浊的环境中仍然坚持高风亮节的人。

北宋文学家 苏辙 《冯京加恩制》
辞穷理屈而妄说。

宋·欧阳修《再乞诘问蒋之奇言事札子》。穷:尽。理屈:理亏。妄说:无根据地胡言乱语,本句大意是:理由站不住脚,被对方驳斥得无话可说,便索性毫无根据地胡言乱语起来。后人以“理屈辞穷”为成语,用来形容争论问题时讲不出道理,讲的理由又站不住脚,最后终于无话可说。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再乞诘问蒋之奇言事札子》
尘满面·鬓如霜。

宋·苏轼《江城子》[十年生死]这两句大意是:人已渐老,尘土满面,鬓发斑白,显得憔悴不堪。原词中是写作者悼念亡妻,慨叹自己人已渐老,功名不就,憔悴潦倒。可用来描写自己或他人衰老而憔悴的样子。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江城子》
悠悠小蝶飞豆花。 宋朝·北宋名言

宋·张耒《海州道中》。本句大意是:小小蝶儿悠然自得地飞舞在豆花之上。诗人很善于察物摄象。在春天的丽日之下,豆花竞开,田野之上是绿的海洋,花的波浪。一只小小的蝴蝶在花间徜徉,它时而飞舞而起,时而逗留花丛,“悠悠”二字极为传神,既写出了蝶的轻盈,又写出了蝶的闲适。可用于描绘自由自在的春蝶。

北宋文学家 张耒 《海州道中》
野鸭掠沙作队飞。

宋·文同《安仁道中早行》。本句大意是:野鸭掠过水边沙滩,成群结队低低飞过。野鸭常活动于水畔草间,平时很少高飞。这里描写野鸭被行人惊起的情形,“掠沙”是低飞的样子,“作队”是一只紧跟一只的样子,形象极为真切,颇有生活实感。可用来描写野鸭群飞的情景。

北宋画家、诗人 文同 《安仁道中早行》
天下真花独牡丹。

宋·欧阳修《洛阳牡丹记》。本句大意是:万花之中,只有牡丹花才算是“真花”。此句颂扬牡丹的典雅、高贵、雍容、华美,是其它花无法比拟的,认为只有牡丹才够得上“花”的称号。这种对比,把牡丹放到了冠绝天下的地位,也反映了洛阳人对牡丹的偏爱。尽管洛阳有芍药、绯桃、瑞莲等等鲜花,洛阳人都不甚爱惜,把其它花都称为某花,唯独对牡丹则不名“牡丹花”,而直曰“花”。欧阳修认为“其意为~。”所以牡丹又称为“洛阳花”、“洛花”,享有“洛阳牡丹甲天下”的盛誉。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洛阳牡丹记》
青林多露缀珠缨。 宋朝·北宋名人名言

宋·黄庭坚《题安福李令朝华亭》。缀:连。缨:系在服装或器物上的穗状饰物。本句大意是:青青的丛林之中露水很浓,晶莹的露珠挂在树梢上,宛如串起一条美丽的珍珠缨子。晨露是美丽的,当它悬在树梢上的时候,更成了一串串珍珠似的装饰品,格外可爱。“缀珠缨”的形象具有诗情画意,可用来描写林中晨露。

北宋诗人、词人、书法家 黄庭坚 《题安福李令朝华亭》
一蓑烟雨任平生。

宋·苏轼《定风波》[莫听穿林]。蓑(suo梭):指蓑衣,一种披在身上的雨具,用草或棕制成。任:放任,听其自然。本句大意是:披一件蓑衣,坦然自得地在风风雨雨中度过一生。在这首词的前面,苏轼写了个小序,说他这一天到沙湖去,中途遇雨,因无雨具,同行者都很狼狈,“余独不觉”,不久天又放晴,有感而写了这首词。上阕是:“莫昕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对照小序,雨声穿林打叶,作者拄着竹杖、穿着芒鞋从容徐行应是实情,而那带有强烈感情色彩的“谁怕?~”则已超出了当时的具体环境,这里的“烟雨”,指的是作者“平生”已经遭遇和可能遭遇的政治风雨。不久前,作者在“乌台诗案”中身陷囹圄,政敌必欲把他置于死地而后快,好不容易获释,又被贬谪到黄州,当了个行动不自由、“不得签书公事”的罪官,对苏轼来说,这场政治风雨几乎给了他毁灭性的打击。但苏轼的性格旷达超,无论是自然界的风雨还是政治上的风雨,他都以“莫听”的态度来对待,听之任之,只管走自己的路。有什么可怕的呢?~!正是这种旷选的胸怀,使他一生中度过了许多险恶的政治风浪,始终保持乐观的人生态度,在文学上创造了不朽的业绩。这一句以自然风雨象征政治风雨,表现了一种身处逆境而傲然不屈的精神,是苏轼处世态度的形象写照,其意境及手法均可借鉴。

北宋文学家 苏轼 《定风波》
晓日成霞张锦绮。

宋·黄庭坚《题安福李令朝华亭》。张:伸展,铺开。锦绮:两种有花纹的丝织品。本句大意是:朝日升起,映照得东方天空的云霞好像铺展开一片五彩缤纷的锦绮。以美丽的丝织品比喻满天彩霞,衬托一轮朝日,构成一幅奇丽壮观的图画。“张”字用得熨贴而准确。可用来描写晓日和朝霞。

北宋诗人、词人、书法家 黄庭坚 《题安福李令朝华亭》
困人天气近清明。 宋朝·北宋名言

宋·苏轼《浣溪沙》[道字矫讹]。本句大意是:天气叫人发困,节令快到清明了。清明时节,不仅风和日暖,而且白天渐长,因而人们往往感到暖洋洋的,特别慵懒、困倦。诗人抓住这个特点,一语道出了清明前后的天气状况和人的感觉。可以引用表现人们在暮春的感受。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浣溪沙》
蜘蛛虽巧不如蚕。北宋文人 胡仔
一杯销尽两眉愁。北宋词人 晏殊
言必中当世之过。 宋朝·北宋名人名言北宋文学家 苏轼
修其本而末自应。北宋文学家 苏轼
物情惟有醉中真。北宋词人 贺铸
桃花无语伴相思。 宋朝·北宋名言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思则睿,睿作圣。北宋哲学家 周敦颐
人生乐在相知心。北宋政治家、文学家 王安石
贫贱交情富贵非。 宋朝·北宋名人名言北宋诗人、词人、书法家 黄庭坚
面誉者,背必非。

宋·林逋《省心录》当面恭维你的人,背后必然要说你的坏话。

北宋隐逸诗人 林逋 《省心录》
老树著花无丑枝。北宋诗人 梅尧臣
建功立业当盛日。 宋朝·北宋名言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红颜胜人多薄命。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笔所未到气已吞。北宋文学家 苏轼
志虽大而才不副。 宋朝·北宋名人名言

见宋·苏轼《扬州谢到任表二首》。副:相称。本句大意是:虽有大志,才能却不足。唐代韩愈《后汉三贤赞》有“有雄志而无雄才”的句子,与此句意思相近。可用来形容那种志大才疏、眼高手低的人。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扬州谢到任表二首》
英雄无用武之地。

见宋·司马光《资治通鉴·汉献帝建安十三年》。本句大意是:虽是英雄,却没有使用武力的地方。赤壁大战之前,诸葛亮对孙权分析当时的军事形势说:“今操芟夷大难,略以平矣,遂破荆州,威震四海。~。故豫州遁逃至此,愿将军量力而处之!”后来人们进一步引申其意,常用来比喻空有才智和本领却无处发挥。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 司马光 《资治通鉴·汉献帝建安十三年》
野草自花还自落。

见宋·王安石《午枕》。本句大意是:路边的野草任自开花又任自花落,听凭大自然的安排。这是作者午睡时在枕上梦见的景象,~是新陈代谢自然规律的表现。诗人由梦中所见而引起哲理的思考,从自然界联系到社会人生,借以排遣眼前的兴废之感。现仍可引以表现野草的生长状况,表达荣枯更替的自然规律。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 王安石 《午枕》
心欲言而口不逮。 宋朝·北宋名言

见宋·苏轼《乞校正陆贽奏议进御札子》。逮:达到,及到。本句大意是:心里想要表达的意思嘴却说不清楚。要用来形容口才不好,辞不达意的情形。

北宋文学家 苏轼 《乞校正陆贽奏议进御札子》
敢道人之所难言。

见宋·欧阳修《湖州长史苏君墓志铭》。道:说出。难言:不敢说的话。本句大意是:敢于说出别人不敢说的话。可用来赞扬不惧风险,敢于讲真话,讲实话的人。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湖州长史苏君墓志铭》
成事在理不在势。

见宋·苏轼《拟进士对御试策》。理:公理。势:权势。本句大意是:事情办成功是由于符合公理,而不在于有强大的权势。符合公理的事,能够得到大多数人的赞同和支持,因而易于成功;不符合公理的事,虽然依仗强势,但因为受到多数人的反对,也难以成功,故云“~”。本句多用于说明要按公理办事,不可依仗权势横行。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拟进士对御试策》
合则留,不合则去。 宋朝·北宋名人名言

宋·苏轼《志林十三首》其八。这两句大意是:意见相合,就留下共事;不合,就离开。与人共事,以心意相投,见解相合,配合默契,齐心合力为好;若每每意见相左,不能调和,留也没有什么意义,则不如各奔前程。这两句多用来表示朋友相处或协作关系中不能配合就毅然离去的意向或行为。

北宋文学家 苏轼 《志林十三首》
君子慎始而无后忧。

宋·苏洵《上文丞相书》。慎始:一开始就小心谨慎。后忧:后来产生的忧虑。本句大意是:有道德的人一开始就小心谨慎,因而以后就不会有什么忧虑。俗话说:“开了一个好头,就等于成功了一半”。因此办事时应注意开好头。作者用一个“慎”字.强调了开始时应小心谨慎,认真细致,这样就会减少后来的忧虑。此句对人们具有告诫意义。

北宋散文家 苏洵 《上文丞相书》
躬履艰难而节乃见。

宋·苏轼《贺欧阳少师致仕启》。躬:亲身。履;实践。节:节操。见(xian现):显现,本句大意是:亲自经历了艰难的处境而后节操才显现出来。这本是赞扬欧阳修的话,可用来说明只有通过斗争实践才能考察人的品格的道理。

北宋文学家 苏轼 《贺欧阳少师致仕启》
善滑稽,巧发微中。 宋朝·北宋名言

宋·苏轼《石氏画苑记》。滑稽(gǔjī古机):指语言诙谐风趣。微:精妙,精探。中:符合,切合。这两句大意是:善于说幽默风趣的话,发言巧妙精到,切合事态。说话幽默风趣,以巧妙的语言来表情达意,这是一种艺术。可化用以形容喜剧演员、相声演员或其他语言风趣的人。

北宋文学家 苏轼 《石氏画苑记》
天下之众本在一人。北宋哲学家 周敦颐
君子乾乾不息于诚。北宋哲学家 周敦颐
不以不善而废其善。 宋朝·北宋名人名言

见宋·王安石《临川文集》。废:否定。本句大意是:不要用他不好的行为来否定他好的行为。这句明确指出要以一分为二的观点评价人的言行。好就是好,坏就是坏,不能以好而废其不好,也不能以不好废其好。只有实事求是,全面分析,才能正确地认识一个人。可借以批评那些攻击一点,不及其余的作法。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 王安石 《临川文集》
有莠则锄,有疾则医。

见宋·苏轼《祭司马君实文》。莠(yǒu有):狗尾草,泛指杂草。这两句大意是:有了杂草就应铲除掉,有了疾病就应赶快治疗。田间有了杂草,必须抓紧锄掉,否则势必影响禾苗的生长;人若有了疾病,应该及时诊治,不可养痈遗患。作者以通俗明白的语言,指出了生活中的两条重要原则。“锄”、“医”两个动词用得很好,虽然作者来说“不锄”、“不医”则会如何,但已意在其中。可以此劝戒人切莫坚持错误,讳疾忌医。

北宋文学家 苏轼 《祭司马君实文》
行之以躬,不言而信。

见宋·欧阳修《连处士墓表》。躬:亲身实践。信:取信于人。这两句大意是:事事带头去做,虽然不说话但能取信于人。事必躬亲,虽然不说话,但自己的行为本身已做出了最好的榜样和证明,所以能取得人们的信任;若只是夸夸其谈,指手划脚,却并不付诸实践,那么说得再动听人们也不会相信。身教重于言教,信行不信言,这是一条规律。这两句可用以启示要取信于人必须亲自去做,而不能停留在空谈。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连处士墓表》
豹死留皮,人死留名。 宋朝·北宋名言

宋·欧阳修《新五代史·王彦章传》。这两句大意是:豹子死后留下美丽的毛皮,人死后留下美好的名声。与这两句意思相近的民间谚语还有“雁过留声,人过留名”等,都是强调人来到世上,应该努力奋斗,积极进取,或轰轰烈烈地干出一番事业,为国家,民族作出贡献;或在某些方面有所建树,垂范后世。这样死后就能留下美名,让人们敬仰、怀念。本名句可供勉励青少年勤勉奋进,努力拼搏,争取在平凡的岗位上创造不平凡的业迹、留名青史时引用。也可用“强调人生在世,应该洁身自好,保持清白的名节,“留取丹心照汗青”。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新五代史·王彦章传》
不以死生祸福累其心。

宋·王安石《答陈尼书》。累:带累。本句大意是:不因死生祸福诸事带累自己的思想。谁无死生,谁无祸福?死生祸福,这是人生必然碰到的客观存在。生和福固然好,死和祸固然不好,但是经常为长生不老.为避祸求福去进行无谓的思索,背上沉重的思想包袱,又有什么用处?不如超脱这些无谓的思考,让生活过得轻松一些,充实一些,有意义一些。王安石云;“~,此其近圣人也。自非明智不能及此。”我们应该追求这种明智的精神境界。本句可用于倡导人们超脱死生祸福的无谓牵累,置死生祸福于度外,轻装投身于现实事业的追求中。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 王安石 《答陈尼书》
人物之相好恶必以类。

宋·王安石《石门亭记》。相:互相。好恶(hàowǜ浩务):喜爱和憎恨。本句大意是:人物的相互喜爱或憎恶,必然是同类的人相一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志趣高尚的人们会结为朋友,而臭味相投的人也会结成团伙.这句话与欧阳修说的“太凡善恶之人,各以类聚”意思相同。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 王安石 《石门亭记》
事不素讲,难以应猝。 宋朝·北宋名人名言

宋·苏轼《乞降度牒修定州营房状》。素:平时。猝:意外的变故。这两句大意是:事情平时不讲求,就很难应付意想不到的突然变故。对可能发生的事变,在平时就要多想、多讲,以期引起思想上的警惕,事先有所预防和准备,一旦发生变故,就有从容应变能力,不至于措手不及。这两句可用以说明平时防患的重要性。

北宋文学家 苏轼 《乞降度牒修定州营房状》
前事不远。吾属之师。

宋·司马光《资治通鉴·唐纪八·贞观二年》。前事:前面的事情,指隋炀帝口诵尧舜之言而身为桀纣之行。吾属:我们。师:此指反面教员,引为鉴戒的意思。进两句大意是:前面这件事离我们并不遥远,我们应该经常想想它以警策自己。贞观二年六月,唐太宗对他的侍臣们说:我看了《隋炀帝集》,觉得隋炀帝知识渊博,深奥通达,他本想做尧舜一样的君主,而认为桀纣是暴虐无道的,为什么他的结局竟与他的希望相反昵?魏征听了说:隋炀帝自恃才智过人,固执己见,刚愎自用,他虽口诵尧舜之言却在重蹈桀纣的覆辙,他自己不知道又听不进意见,以至于倾覆亡国。太宗听了,深有感慨地说:“~。”隋炀帝口是身非,言行不一,终于国破身亡,足可警戒后世。唐太宗以隋炀帝作自己的反面教员,警策自己,终于成为一代英主。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 司马光 《资治通鉴·唐纪八·贞观二年》
其始不立,其卒不成。

宋·苏轼《恩治论》。立:定好规模策略。卒:结果。这两句大意是:办什么事情,若开始时没定好规模策略,那么结果一定不成功。这两句和苏询所说“君子慎始而无后忧”(见《上文丞相书》)意思相近。如果开始便没有远大的理想,没有具体的、切实可行的方案,那样将是很难获得成功的,因为基础一开始就未打牢,怎么能办成事情呢?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恩治论》
俚言巷语,亦足取也。 宋朝·北宋名言

宋·欧阳修《小说类》。俚言:方言俗语。巷语:街谦巷议。这两句大意是:方言俗浯,街谈巷议,也值得采取。俚青巷语.属于下层人民的议论.在封建社会一向被轻视,认为没有什幺价值。而实际上,它反映了人民大众的思想观念、生活意愿和好恶受恨,自有其价值在;至于其中那些有益于国家、有益于民族的议论,更是不可忽视,值得汲取。古代的采风制度和郑子产的不毁乡校,说明开明的政治家们是懂得俚言巷语的重要性的。这两句可用于表示下层人民的议论也大有可取的观点。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小说类》
物极则反,数穷则变。

宋·欧阳修《本论下》。物极:事物发展到极度。数穷:时运的尽头。这两句大意是:事物发展到极度就会向相反的方向转化,时运穷尽时就会向好的方面变化。两句话说明了事物在一定条件下向其反面转化的哲理。还可用来鼓励人们的意志,提示人们即使身处最困难的逆境也不可灰心丧气,困难到了极点就会“否极泰来”,向好的方面转变,当“山重水复疑无路”之日,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时。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本论下》
水到渠成,不须预虑。

宋·苏轼《答秦太虚书》。这两句大意是:水一流到就会成渠,不必事先忧虑。这两句在原文中是说:自己在黄州虽然经济拮据,但节俭度日,生活还过得去;到时真遇到困难,另想办法,~。意即车到山前自有路,水一流到渠自成,不必事先忧虑,表现了苏轼旷达乐观的襟怀。后用“水到渠成”比喻一切条件都已成熟,事情即将顺利完成。

北宋文学家 苏轼 《答秦太虚书》
水涨船高,泥多佛大。 宋朝·北宋名人名言

宋·释道原《景德传灯录》。又见宋·普济《五灯会元》。这两句大意是:水位上涨,船也就跟着上浮;泥土多了,塑造出的佛像自然就大。可用以说明情况随着条件的变化而变化,事物跟着它所凭借的基础的提高而提高。“水涨船高”已成日常熟语,使用率很高。

北宋禅师 释道原 《景德传灯录》
当局称迷,傍观见审。

宋·欧阳修等《新唐书·元行冲传》局:棋局。称迷:处于迷惑中。傍:旁。审:清楚。这两句大意是:下棋的人临局糊涂,在局外旁观的人则看得清楚。~两句亦作“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两句说明了生活中的一个普遍规律:当事人往往因为从个人利害得失上考虑得多,看问题容易片面,反而糊涂不清;局外人因为不牵扯利害关系,看问题倒客观、全面,认识清楚,看得分明。此名句常用以比喻当事人不如旁观的人能冷静客观地看待事物。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新唐书·元行冲传》
画竹必先得成竹于胸。

宋·苏轼《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成竹:完整的竹。本句大意是:要想画好竹子,必须在具体动笔之前已先有完整的竹子的形象在胸中。这句与“意在笔前”意思相近,不过更具体化了。它着力强调画家在作画之前,必须先经过充分的观察、揣摩、酝酿、构思,画竹要在胸中先有竹子的整体形象,作到心中有数再动笔,如果一节节、一叶叶支离破碎地画,一定画不好。可供论述画家或作家在创作前先要有缜密的整体构思,成语“胸有成竹”、“成竹在胸”即从此来,用以比喻处理事情要心里先有主意,有成算。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
学书当自成一家之体。 宋朝·北宋名言

宋·欧阳修《学书自成家说》。本句大意是:学习书法,应当自成独立的一家之体。书法如同诗文创作一样,最贵独创。初学书法,当然应该临摹各种碑帖或模仿他人,但要在模仿名家的基础上不断创新,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特点,才能自成一体,取得较高的成就。这句可供论述学习书法要力求能够独创一体。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学书自成家说》
怒猊抉五,渴骥奔泉。

宋·欧阳修《新唐书·徐浩传》。猊(ní倪):狮于。抉(jué决):挖。骥:骏马。这两句大意是:像发怒的狮子奋爪抉石,像干渴的骏马奔向水泉。~两句是唐代人形容徐浩书法的话。《新唐书·徐浩传》载:“(浩)尝书四十二幅屏,八体皆备,草隶尤工,世状其法曰:‘~’云。”徐浩工书,精于楷法,圆劲厚重,自成一家。当时人对徐浩书法的称赞,后被概括成“渴骥怒猊”的成语,用以比喻书法的笔力奔放遒劲,具有不可阻挡的气势。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新唐书·徐浩传》
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宋·黄庭坚《东坡先生真赞三首》其一。嬉笑怒骂:指各种情感。文章:指诗、文、词、赋等文学作品。这两句大意是:无论嬉笑怒骂,都能形成文章。这两句本是用来盛赞苏东坡有高深的文学素养,能用文字把自己的喜怒哀乐各种感情准确地表达出来,并形成富有文来的各种作品的。可供引用称赞某些善于用文字表情达意的人。

北宋诗人、词人、书法家 黄庭坚 《东坡先生真赞三首》
灵丹一粒,点铁成金。 宋朝·北宋名人名言

宋·黄庭坚《答洪驹父书》。灵丹:神奇的丹药。点铁成金:比喻运用古人诗句,稍加变化,翻成新意。这两句大意是:好像一粒灵丹妙药,能把凡铁点化成真金.宋代以黄庭坚为首的“江西诗派”,最讲究化用前人诗句,即把古人诗词中那些已经用过的句子,稍加变化,改头换面,翻出新意后用在自己的诗中.他们常常以此来显示自己的才学,并把这种方法标榜为“夺胎换骨”、“点铁成金’。可供论述在诗文创作中巧妙地化用前人的词句,意思,使本来比轻平庸的作品变得神奇;也可供赞美某些作品能巧妙地点化前人的诗句。但这种方法不宜滥用,以免剽窃之嫌.

北宋诗人、词人、书法家 黄庭坚 《答洪驹父书》
学贵心悟,守旧无功。

宋·张载《经学理窟·学大原下篇》。心悟:心领神会。守旧:沿袭前人旧说。这两句大意是:学习以心领神会为贵,沿袭前人旧说而不求发展,不会有功效。“心悟”是自己的一得之见,学习达到“悟”的境界,方能心领神会,有所创见,完成对前人旧说的超越,这是学习有成的重要契机。放弃这个重要环节,守旧囿成,学业就不会有成效,此条揭示了学习的规律性,悟到了事情的妙处,对学人治学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

北宋哲学家 张载 《经学理窟·学大原下篇》
束书不观,游谈无根。

宋·苏轼《李氏山房藏书记》。束:搁置。游谈:交游叙谈。根:根柢。本句大意是:把书搁置在一边而不看,交游叙谈便没有根据.此条旨在从实用角度强调读书的作用,然而变换角度从反面入手,指出不读书将会带来什么弊病,把恶果交给人看,以期给人警示,令人警觉,是一种事半功倍的表现手法。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李氏山房藏书记》
高风所泊,薄俗以敦。 宋朝·北宋名言

宋·王安石《贺留守侍巾启》。泊(ji寄):及.到。薄俗:浮薄的风俗。敦,敦厚朴宴,这两句大意是;高风亮节所能到达的地方,那薄风劣俗就会变得敦厚朴实。唐朝韩愈认为“懿德茂行,可以励俗”(见《祭薛中丞文》】.与王安石的见解完全相同。王安石认为.邪不压正,高风亮节所到之处,轻靡浮薄的风尚自然为之所替代。当然.这个替代不是立竿见影式的,而是潜移默化,循序渐进的.只要多宜传“懿德茂行”.多提倡高风亮节,有正确的舆论导向,卑风劣俗终将为敦厚朴实的风尚所替代。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 王安石 《贺留守侍巾启》
法施于人,虽小必慎。

宋·欧阳修《春秋论下》。施:施加。小:细微之处。这两句大意是:法律是要施及于人的,因而即使是细微之处,也必须小心谨慎。法律非同儿戏,重则涉及人的身家性命,轻则涉及人的声誉财产,必须处之以公,即使细微处也得审慎,决不可等闲视之。可用以说明执法必须严明谨慎,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春秋论下》
冤者获信,死者无憾。

宋·苏轼《宋子仪大理寺丞》。信(shen伸):通“伸”,伸冤昭雪。憾:遗恨。这两句大意是:让含冤受屈的人得到昭雪,让死去的人没有遗恨。此二句是说:断案必须明察重据,量刑必须轻重适度。执法者必须依法断案,不以亲贵而卖法,不以私仇而加刑,尤其在判处死刑时,更应慎之又慎,做到确凿无误,这样才能使死者感到罪有应得,死而无憾。如果发生了冤假错案,出现了冤狱,一定要重新审理,使含冤受屈的人得以平反昭雪。

北宋文学家 苏轼 《宋子仪大理寺丞》
立法贵严而责人贵宽。 宋朝·北宋名人名言

宋·苏轼《刑赏忠厚之至论》。贵:重。本句大意是:制定法令重在严厉,而责备别人却应尽量地宽厚。《刑赏忠厚之至论》是苏轼参加礼部贡举考试时写的专题论文。~是作者援引《春秋》之义作证,加强自己的论点,说明刑赏忠厚古已有之,是历史传统,目的是为了敢励为善,表现出作者爱民忧民的仁政思想。这一观点,是将立法、执法分别对待,用意是好的。可后人多注意后者,忽视了前者,以致造成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局面,成为包庇、宽容权贵子弟的依据,这是苏轼始料所未及的。

北宋文学家 苏轼 《刑赏忠厚之至论》

经典语录

名人名言

老办法 Copyright (C) 2009-2012 www.laoban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20139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