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经典语录 经典语句

方舟子名言

方舟子的照片

作者:方舟子

方舟子资料:本名方是民。1967年9月28日出生于福建省漳州市云霄县。1985年毕业于云霄一中,以优秀成绩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生命科学学院。1990年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本科毕业后赴美留学。1995年获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学位。自1999年以来,方舟子设立新语丝网站,通过发表自己的文章以及刊登网友文章,揭发中国科学界和教育界的学术腐败现象,批判新闻界的不真实报道,以及批判基督教、伪科学、伪气功、伪环保,批评中医等。

方舟子经典语录

追捧张仲景是中医界的悲哀。
新的事物往往会让无知者感到恐惧。 方舟子经典语录
对文人来说,早逝有时乃是一成名捷径。
针灸被证明是有些效果的,扎哪儿都一样。
我们不必要知道科学是什么,就知道中医不科学。 方舟子名言
只有历史上的白痴才说“这些哲学家都是些马后炮”。
我有点类似令狐冲,当然也有点像萧峰,经常是一个人独对很多人。
人类今天种植的作物,没有一种是“自然”的,全都是人工改造过的。
打假只是碰上了,根本没有这方面的计划,当时就真的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感觉。 方舟子经典语录
我这种人,一直想过一种自由自在的生活,不只是思想的自由,也是生活的自由,不受约束,说白了就是没人管。
我办的新语丝网站已从事揭露学术造假有十一年了,在中国学术界有一定的影响,很多人要举报学术造假首先想到的是向我们投稿。
剽窃是指用到了别人的独创成果却没有做恰当的说明,让人误以为是他的。如果做了恰当的说明,例如注明了出处,就属于正常的引用。 方舟子名言
如果媒体炒作有助于更多人了解真相,有助于问题的解决,应该欢迎这样的炒作。不要一看到媒体曝光就以为是在为自己打广告做虚假宣传。
这个当然,仇恨有深有浅而已,有的人因此恨死我了,也真有采取手段要置我死地的,比如肖传国。这本来就是得罪人的事,我有这种心理准备。
这不是学术争论,而是学术造假的问题。在中国现在的情况下,学术造假的问题学术界内部未必能解决,往往是解决不了,所以才要有舆论监督。
我只是提供一个发表的平台,引起公众对这一事件的关注。我不能保证里面涉及到的每一点都能成立。我欢迎被举报人做出反驳,我一定也给他发表。 方舟子经典语录
这里面也许有个人恩怨在里头。但是这不重要。我们更关心的是举报是否属实。如果举报属实,管他举报人是什么动机?如果不属实,才需要追究出于什么动机诬告。
这不是个例。大学校长、院士造假的,我主持的新语丝网站揭露过很多,光是2009年我们就揭露过十个校长、副校长造假。我本人也自己调查、揭露过一些校长、院士造假。
职称制度世界各国都有,其他国家并没有因此造假成灾。中国学术造假成灾是多方面的因素造成的,例如与权力紧密结合的学术体制,不合理的评估机制,以及对造假缺乏监督和处罚。 方舟子名言
我不认为做错了什么,我没有主观恶意,没有说非要搞臭韩寒。我一再表示对他没兴趣,只是根据看到的材料分析得出一个结论,你可以不同意我的分析和结论,但你不能因此就说我在诽谤。我这叫合理质疑。
我希望他(韩寒)能够反省,能够道歉。不管他怎么样狡辩,很显然十几岁时那些文章不是他写的。在未成年时,他也许不是自愿的,即使自愿主要责任也不在他。所以韩寒应该放开年轻时的包袱,认个错,看能不能获得大家的原谅。
我觉得挺幸福的,家庭很美满,有很可爱的孩子,出了不少书,等我老了,可能真的可以著作等身了,也影响了很多人,传播了科学理念,被很多人接受。我觉得还不错,等老了回顾起来,也会觉得自己这辈子没白活,还留下了一些东西。
在其他民族的古代医学文献中,也很少愿意承认会有不治之症。似乎世上没有治不好的病,只有没治好的病。只要遇到神医,寻到灵丹妙药,就会出现奇迹,什么病都可以手到病除,甚至起死回生。在中国古代医学文献中,也充斥着这种神话。 方舟子经典语录
对那些信奉基督教《圣经》字字是真理的原教旨基督徒来说,进化论属于绝对不可接受的歪理邪说……就连天主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在1996年也承认:“新的知识已经引导我们认识到进化论不仅仅是一个假说。”“把各项独立进行的研究的结果会集起来,有力地支持了这个理论。”
(总有一天我终将归来),不管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我从来没想一直留在美国,所以我当时在信里写到“总有一天我终将归来,不管以什么方式,因为在我的内心深处可悲地无可奈何地深爱着这个多灾多难一点也不可爱的民族”,不管怎么样你是她的一份子,这是永远摆脱不了的。
很多人看不惯司马南,司马南其实是很正直的一个人,但不能说因为跟他政治观念不一样,就说这个人是小人,就一直撺掇我要跟他断绝关系。奇怪了,交朋友还要看他有什么样的政治观?那是找政治同盟不是交朋友。所以我给司马南的书写序,有这样一句话,“你可以不同意他的观点,但你不要去怀疑他的真诚”。 方舟子名言
仰望晴朗的夜空,星星不过是一个个亮点,是如此的遥远、神秘。即使在天文望远镜发明之后,人们也无法用它一窥恒星的真面目。这使得实证主义哲学的创建者、法国哲学家孔德在1835年为了说明人类的认识有其局限时,举恒星为例,声称人类只能对恒星做一些简单的视觉观察,永远无法知道恒星的化学组成及其温度。
奇怪的是,这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太空笔却成了谣言的对象,备受嘲笑,成了愚蠢的象征。有的说美国人花巨资开发太空笔完全没有必要,不如像俄国宇航员那样简单地使用铅笔(实际上,俄国宇航员后来也改用费舍尔太空笔)。还有的干脆说太空笔从来就没有研制出来过。直到最近,还有人在学术会议上不仅继续传播这个谣言,而且还添油加醋,将开发费用夸大了5000倍(指中国一个会议上的事情,说花费了100亿美元,研究要切合实际)。

经典语录

名人名言

老办法 Copyright (C) 2009-2012 www.laoban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20139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