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朝名言警句 历史

周朝名人名言

周朝历史:中国历史上继商朝之后的一个世袭封建王朝,分为“西周”(公元前1046年-前771年)与“东周”(公元前770年-前256年)两个时期。西周由周武王姬发创建,定都镐京和洛邑;东周由周平王姬宜臼建立,定都洛邑。其中东周时期又称“春秋战国”,分为“春秋”及“战国”两部分。周王朝存在的时间从约前11世纪至前256年,共传30代37王,共计存在约为791年。

周朝名人名言

杲杲日出。 周朝名言

《诗经·伯兮》。杲(gǎo搞):形容太阳的明亮。本句大意是:明亮的太阳出来了。这是古代诗歌中最早描绘出的句子,文字筒洁,又能给人以美好的想象。可用以描写日出,也可以用来比喻刚刚诞生的充满了生命力的事物,还可用来比喻朝气蓬勃的人生。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伯兮》
之死矢靡它。

《诗经·柏舟》。之死;到死。矢:誓。靡(mi米)它:没有别的心意,即没有二心。本句大意是:(我只爱自己心爱的人)到死也不变心。这首诗写一位青年女子找到了自己理想的对象,可是她的母亲却不谅察她的心,硬要拆散她的美满婚姻,逼嫁别人。当时,礼教制度经形成,“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已成为套在青年男女身上的枷锁。但这位女子却不顾礼教的藩篱,坚持自己所选择的对象。她一面愤愤地呼喊:“母也天只!不谅人只!”一面誓死抗争:“之死矢靡它!”非他莫嫁,死不变心。这铮铮誓言是对家长包办婚姻的挑战,是妇女自主意识觉醒的宣言。以历史主义眼光来看,近代妇女解放运动的斗争精神,也可从几千年前这位无名女于身上找到原始的萌芽。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柏舟》
临其穴,惴惴其栗。

《诗经·黄鸟》。穴:墓穴。惴惴(zhuì坠):恐惧的样子。栗:战栗。这两句大意是:当临近墓穴将要被活埋时恐惧地战栗起来。《黄鸟》是一首挽诗。据《左传》记载:秦穆公死后,殉葬者一百七十七人,秦国子车氏三子奄息、仲行、鍼虎皆在殉葬行列。~两句写殉葬者奄息等面临墓穴时惊恐战栗的样子。“惴惴其栗”现己成为形容惊怕恐惧的常用语。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黄鸟》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周朝名人名言

《诗经·鹤鸣》。它山:别的山。攻玉;琢磨玉器。本句大意是:别的山上的石头,可以用它来琢磨玉器。此条以它山之石可用来琢玉为例,阐明借鉴、广取的重要意义。石头是最普遍、最常见的物质,连它山之石都有“攻玉”的作用,其它鲜见的东西更可以想见。此条通过比兴手法寄寓此意.使诗文含蓄蕴藉,令人寻味.具有很强的理喻力量,因此干百年来传诵不绝,直到改革开放的今天。~仍是我们实行对外开放的一个极有号召力和极为简明醒目的口号。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鹤鸣》
先民有言,询于刍荛。

《诗经·板》。先民:古代的圣贤。询:询问,请教。刍荛(chúráo除饶):割草打柴的人。这两句大意是,古代圣贤有句名言,要虚心向割草打柴的人请教。古代圣贤尚且需要向被视为下贱的割草的、打柴的人去请教,一般的凡夫俗子则更不在话下。“询于刍荛”可用于表示广泛地听取意见,虚心求教,连草野鄙陋的人的意见也不放过。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板》
无父何怙?无母何恃?

《诗经-蓼莪》。怙(hū户)、恃(shì是):都是依靠、凭仗的意思。这两句大意是:没有父亲叫我依靠何人?!没有母亲叫我仰仗何人?!这两句是痛悼父母双亡,自己从此失去依靠的,表现了诗人对父母的深厚感情。两句均以反诘句式写出,加强了感情的表述,使诗人悲痛欲绝的形象仿佛跃然纸上。可引用以形容失去父母的孤儿的幼弱可怜,也可用于表现父母对子女的重要性,还可用于表达子女追怀父母的感情。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蓼莪》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周朝名言

《诗经·蓼莪》。哀哀:悲怜、痛惜。生:养育。劬(qú渠)劳:辛劳、劳苦。进两句大意是:可怜我的父母,生养我受尽辛苦。原诗是写儿子悼念父母的,主要表达诗人痛惜父母辛辛苦苦地养育了他,而他却不能赡养父母,报恩德于万一的感情。这两句流露出对父母的深爱,情真意切,十分感人。可用于表现子女对父母的怀念或追悼,也可用于表现子女对父母的体恤、顾念。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蓼莪》
高岸为谷,深谷为陵。

《诗经·十月之交》。岸:山崖。为:变成。陵:大土山。这两句大意是:高高的山崖也会变成低谷,深深的低谷也会变成高大的山丘。原诗是对自然现象的描写,这种自然的变化说明了一条哲理:事物发展到一定阶段,在一定的条件下会向相反的方向转化,也说明了世事沧桑多变的道理。从科学角度而言,现代地貌学也认为山川陆海是处在互相转化的运动之中。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十月之交》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诗经·淇奥》。切:用刀切断,指加工骨器。磋(cuō搓):用锉锉平,指加工象牙。琢(zhuó浊):用刀雕刻,指加玉石。磨:用物磨光,指加工石头。这两句大意是:(修养品行:好比加工玉石,)像切割,像锉平,像雕刻,像磨光。此条以加工骨器、玉器为例,比喻君子要努力修养品行,坚持德行的砥砺。所以原诗说:“有匪君子,~,”后多用~来形容研讨学问或修饰文章。切、磋、琢、磨是四个表现精雕细刻的动词,该名句连用四个动词,增强了直观性,使较为抽象的砥砺德行、研讨学问通过几个巧妙的动词传神地表现出来。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淇奥》
陟彼岵兮,瞻望父兮。 周朝名人名言

《诗经·陟岵》。陟(zhì志):登上。岵(hù户):多草的山。这两句大意是:登上那高高的山岭啊,遥望我远在家乡的父亲啊!原诗是写远地服役者怀念亲人的,这是第一章的前两句,叙述诗人登高望父。下二章开头的两句分别为:“陟彼屺(qǐ起,光秃的山)兮,瞻望母兮”,“陟彼冈兮,瞻望兄兮”,写望母、望兄,实际上这六句互文见义。诗人登山远望家乡、亲人,反复咏叹,反映了行役者思家念远时深情。可用以描写流落异域的人怀乡思亲的心情。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陟岵》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诗经·氓》。信誓:忠实的誓言。旦旦:发誓时诚恳的样子。反:违反,违背。这两句大意是:当初你起誓时是那样虔诚恳切,没有想到现在你会违背自己的誓言。这两句在原诗中是弃妇指责她丈夫背誓负情的,如今可用以形容有些人在婚姻爱情问题上态度不庄重,需要时不惜海誓山盟,仿佛非常诚恳、坚决;实际上寡情少义,见异思迁。此外,现在“信誓旦旦”已成为使用范围很广泛的成语,多用于形容誓言的真诚。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氓》
谁谓荼苦,其甘如荠。

《诗经·谷风》。荼(tú图):苦菜。甘:甜。荠(jì计):一种野菜,味甜。这两句大意是:谁说荼菜味道很苦?我觉得它如同荠菜一样甘甜。这两句在原诗中通过比喻,对比,来反衬弃妇的遭遇。苦菜当然是很苦的,但比起她无辜被弃的苦来,简直犹如荠菜一样甘甜,可见她的痛苦有多么强烈。可用于形容、强调人们某些无以复加的痛苦心情。此外,这种运用反衬手法抒情状物以强化表达效果的方式,尤其值得吸取。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谷风》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周朝名言

《诗经·蒹葭》。所谓:所说的,这里指所想念的。伊人:此人,这个人,指诗中主人公所想念的人。一方:另一边,即对岸。这两旬大意是:我所思念的这个人,在大水的另一边。原诗是表现怀人时惆怅心情的名篇,这两句着重强调一水之隔,阻断了他们的爱情。同时,“水”还泛指他们爱情问的种种障碍。后世多用这两句形容情侣间的两地相思;有时也用。“在永一方”形容所思念的人离得很遥远,或形容虽近在咫尺,但仿佛一水之隔。可望而不可即。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蒹葭》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诗经·于衿》。青青:指“于衿”的颜色。子:你,诗中女子指她的情人。衿(J1n今):衣领。悠悠:遥远,这里形容相思之情悠远绵长。这两句大意是:你青青的衣领,牵系着我悠悠的思忆之心。这两句不直呼她的情人,而以“青青子衿”来借代,显得委婉含蓄,富有诗意。“悠悠”二字又表现出思念之情的强烈。可用以形容少女对情侣的相思,也可用于形容男子对同学、朋友的思念之情,如曹操的《短歌行》即引用这两句表达他对朋友和志同道合之人的渴念。此外,还可以借鉴、学习这种借代的修辞手法。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于衿》
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诗经·采葛》。三秋:三季,即九个月,这里“秋”是作为季节单位来运用的,也可解作三年。这两句大意是:一天看不见,就像隔了三秋一样啊!这两句运用夸张的手法描写心理活动,把相思之情渲染得不仅非常强烈,而且富有诙谐的情趣,十分耐人寻味。这个名句使用频率极高,有时还演化成“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或简化为“一日三秋”,不仅可用来形容情侣间深长的相思,也可用于形容同学、朋友、亲人间离别后殷切的思念。此外,这种夸张手法也值得吸取、借鉴。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采葛》
愿言恩伯,甘心首疾。 周朝名人名言

《诗经·伯兮》。愿:思念殷切的样子。言(yan焉):语助词,无实义。首疾头痛。遣两句大意是:苦苦地思念着丈夫,即使想得头痛也心甘情愿。这两句中,“甘心首疾”形象、具体地表现了思妇对丈夫的深情怀念,可供引用描写、形容女子对丈夫、情侣的相思之情,也可学习、借鉴这种运用反村手法强化感情表达的艺术手段。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伯兮》
未见君子,怒扣调饥。

《诗经·汝坟》。君子:妻称夫。怒(ni逆);心里难过。调(zhou周):通。“朝”,清晨。调机,形容渴慕的心情十分强烈,如同朝饥欲食。这两句大意是:没有见到你的时候.思念之情就像清晨饥饿盼食一样迫切。思念之情本来是很抽象的东西,其迫切程度很难用语言直接表述。这里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就使其变成具体可感的了。因为朝饥欲食,是每个人都有的生活体验,用它来比拟渴幕、思念之情,是很恰当,也很生动的。这两句可用于形容情侣之间牵肠挂肚、急迫难耐的思恋情怀。也可只用。惄如调饥”比喻其它迫切的愿望。还可从这两句悟出,贴切的比喻往往能把抽象的东西形象化、具体化。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汝坟》
优哉游哉,辗转反侧。

《诗经·关雎》。悠:长,辗(zhan展)转反倒:形容心中有事,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不能入睡。这两句大意是:相思之情悠远又绵长,辗转床榻进不了梦乡。在原诗中,这两句写一个男子因为心爱的女子“求之不得”而夜不能寐,在床上“辗转反侧”刻画了一种单相思的苦况;现在可用以描写相思的煎熬,也可用以反映因心有所思而焦灼不安,不能入睡。这两句知名度很高,现在还常被引用,“辗转反侧”已成为成语。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关雎》
妻子好合,如鼓瑟琴。 周朝名言

《诗经·常棣》。妻子:这里指夫妻。好合:恩爱亲密。鼓:弹奏。瑟琴:古代的两种乐器。这两句大意是:夫妻之间丰相亲相爱,像弹奏琴瑟声调和谐。原诗中这两句是以夫妻恩爱来比衬兄弟感情亲密的,后世多用其字面意思,以“瑟琴”(也作“琴瑟”)形容夫妻感情的和谐融洽。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常棣》
宴尔新婚,如兄如弟。

《诗经·谷风》。宴尔:安乐、和顺的样子。这两句大意是:新婚夫妻欢乐亲密,恩爱得如同亲兄弟。这两句在原诗中是弃妇叙述她的丈夫对新妻子亲爱得如兄如弟,以下又说到丈夫对她则视如仇人,这样通过鲜明对比,显出她丈夫寡情少义,喜新厌旧。后代用这两句,多形容新婚夫妻如胶似漆,极其恩爱亲密。有时单独用“宴尔新婚”指某人刚刚结婚,还沉浸在新婚的欢乐中。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谷风》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诗经·关睢》。钟鼓:古代的两种乐器。乐(le勒):快乐,这里用作使动词,乐之即使之快乐。这两句大意是:温柔美丽的好姑娘,我将敲钟打鼓迎娶她,使她快乐。这两句在原诗中是承接着“窈窕淑女,琴瑟友之”而来的,描写那个男子想象着如果“窈窕教女”接受丁他的爱情,那么他便敲着钟、打着鼓去迎娶她,和她结成幸福的伴侣。可用于描写婚礼,也可甩于形容经过努力,有情人终成眷属。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关睢》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 周朝名人名言

《诗经·子衿》。挑选:急促地来回走动,形容焦急、疑虑,心神不宁的样子。城阙(què却):城门楼,在古代常是情侣们约会的地方。这两句大意是:焦急地来回徘徊啊,在那城门楼上啊!这两句在原诗中是描写一位少女与情人约定好了在城阙相会,但她来了之后情人却久候不至,因此急得她团团转。可用于形容情侣们在期待密约幽会时急躁、焦灼,魂不守舍的情况。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子衿》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诗经·关雎》。窈窕(yǎotiǎo咬眺)淑女:温柔美丽的姑娘。崭寐(wùmèi悟妹):寤,醒来;寐,睡着。这两句大意是:温柔美丽的好姑娘.无论醒来睡去都想追求她。这两句写男子思偶的心情。他看中了一位“窍窕淑女”,无论白天晚上,无论醒时梦中都在思恋着她,想与她结为配偶。写男于思慕女子,苦苦追求时可以化用。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关雎》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诗经·关雎》。窃窕(yǎotiǎo咬眺)淑女:温柔美丽的好姑娘。琴瑟:古代的阿种弦乐器。友:亲近。这两句大意是:温柔美丽的好姑娘,我将弹起琴、瑟来表示对她的亲近。这两句在原诗中承接着“优哉游哉,辗转反侧”,描写那个男于对“窈窕淑女”怀有深长的相思而彻夜难眠,浮想联翩,盘算着凭借琴瑟之声向她表白自己的爱情。可引用这两句形容男子采用委婉的方式向女方表示好感。此外,后世还常以“琴瑟和谐”比喻夫妻恩爱,感情融洽。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关雎》
毂则异室,死则同穴。 周朝名言

《诗经·大车》。毂(gu谷):活着。穴:墓穴。这几句大意是:活着被迫离异,不能与你同居一室,死后愿和你合葬在一个墓穴。表示夫妻的生死不离,现在还有“生则同室,死则同穴”的话。白居易的“生为同室亲,死为同穴尘”就是化用《诗经》的诗句而成。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大车》
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诗经·隰桑》。中心:心中。何日:哪一天。这两句大意是:将这爱情深深地藏在心底,哪一天能够忘记。这两句可用于表现心中强烈地爱着对方,却又羞于向对方表达,只得将炽热的爱情藏于心底的情况。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隰桑》
投我以桃,报之以李。

《诗经·抑》。这两句大意是:你掷给我一个挑子表示友好,我掷给你一个李子表示回报。本诗原意是告诫贵族子弟谨言慎行、修德守礼的,这两句则是强调与人交往时应当懂礼貌、讲信义,注意礼尚往来。后世引用这两句,常改变原义,用来形容男女之间投桃报李,互赠礼物表示结好。也可仍用原义,表现关系友好,有来有往,你给了我某些好处,我也将有所回报。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抑》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周朝名人名言

《诗经·车奉》。仲:仰望,瞻仲。止:同“之”。景行(háng杭):大道。行(xíng形):走。这两句大意是:仰望高山,走着大路。后地引用这两句,多改变它的原义,引申为:像巍峨的高山一样令人瞻仰崇敬,像康庄的大道一样令人遵照着行走。多用于比喻德高望重的人或崇高的品德和美好的名声。可供形容某些人具有崇高的德行或建立不朽的功业而令人景仲敬慕,也可用于称颂某些德高望重、令人崇敬、值得效法的人。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车奉》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

《诗经·天保》。恒(gèng直):月上弦。遣两句大意是:愿您像上弦的月亮那样,越来越满,越来越亮;愿您像初升的太阳那样,禽升愈高,愈来愈明。这两句原是给君王祝福的话,可用以比喻国家、政党、领袖以及一切新生的事物蓬勃发展,健康成长。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天保》
夙兴夜寐,洒扫廷内。

《诗经·抑》。夙(sù素):早。廷:同“庭”,庭院,厅堂。这两句大意是:早起晚睡,洒扫厅堂和室内。这两句原是告诫统治者要早起晚睡,辛勤操劳,不要一味贪图安逸,要严格要求自己,并给人民作出好的榜样。现在可用来形容有些人非常勤快,常常干一些体力劳动;也可作为格言警句,教育青少年养成勤劳的生恬习惯。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抑》
巧言如簧,颜之厚矣。 周朝名言

《诗经·巧言》。巧言:恭维、奉承人的花言巧语。簧:簧舌,乐器中用以振动发声的弹性薄片。颜之厚:脸破厚,不知羞耻意。这两句大意是:说起花言巧语来像吹奏笙簧一样动听,脸皮真厚啊!这两句以“簧”比喻巧言虽花哨动听,但却虚伪无用,生动形象,十分贴切。多用来讽刺那些善于吹吹拍拍,阿谀谄媚的无耻之徒。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巧言》
寤寐无为,涕泗滂沱。

《诗经·泽陂》。寤寐(wùmèi悟妹):寤,睡醒;寐,睡着。寤寐为偏义复词,用寐义。无为:不成。为,成涕泗:眼泪鼻涕。滂沱:大雨。这两句大意是:想他想得睡不着,眼泪如雨流成了河。这首诗写一位女子在荷塘上遇见一位丰满高大的美男子,默默地爱上了他。由于爱得深,爱得苦,致使彻夜失眠,悲苦的眼泪像大雨倾注,流淌成河。诗人以极度夸张的手法,把这位单相思的痴情女子描写得很生动。~两句可以合用,形容悲苦忧思,不能成寐,痛哭流涕;也可以分用:前句形容心事重重睡不着,后句形容哭得很痛,流泪很多。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泽陂》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诗经·硕人》。巧笑:轻巧美妙的微笑。倩(qiàn欠):笑靥,即笑时两颊上显露出来的酒窝。盼:眼珠黑白分明,转动灵活。这两句大意是:笑起来时双颊现出迷人的酒窝儿啊,看东西时两目波光流转啊。这两句写美人顾盼多姿的情态,富有动感,显得很有生气,这恐怕是我国文学史上关于美人笑态的最早描写吧。前人对这两句诗赞赏备至,如清人孙联奎说~两句“直把个绝世美人活活请出来在书本上晃漾,千载而下,犹如亲见其笑貌”(《诗品臆说》),可见其艺术魅力。可供引用形容女子顾盼微笑时之容颜。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硕人》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周朝名人名言

《诗经·野有蔓草》。有美一人:有一美人的倒文。清扬:指人的眼睛明亮灵活,炯炯有神。婉:美丽。这两句大意是:有一个美人,眼珠滴溜溜地转动,长得真漂亮啊!这两句可直接引用,描写人的容貌美丽;也可学习这种抓住突出特征以显示人物外貌的表现手法。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野有蔓草》
鱼在在藻,依于其蒲。

《诗经·鱼藻》。藻:水草。蒲:水生植物,其茎叶可以制席。这两句大意是:鱼性喜爱藻、蒲,常常隐藏在水藻下面,依傍于蒲草之间。这是我国古代诗歌中最早写到鱼的篇什之一,写的是鱼的静态,说明水中有藻、有蒲的地方,下面往往隐藏有鱼。这两句在原诗中有比喻之意。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鱼藻》
萧萧马鸣,悠悠旆旌。

《诗经·车攻》。萧萧:马长嘶声。悠悠:这里指旌随风飘动的样子。旆旌(pèijīng佩京):泛指各种各样的旗子。这两句大意是:马儿萧萧地长声嘶叫,旌旗悠悠地随风飘摇。这是一首记周宜王会合诸侯围猎的古诗,诗中马雄壮,车精工,人威武,旗众多,围猎的收获十分丰富。这两句专写驾猎车的马和招展的旗,从侧面描写这次围猎场面的盛壮。在古诗词中,马往往与征战、射猎结下不解之缘。以“萧萧”形容马鸣,也由此诗开始。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车攻》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周朝名言

《诗经·风雨》。晦:阴暗。已:停止。这两句大意是:风雨凄凄,天色阴暗,鸡鸣声没完没了,叫得人心烦意乱。原诗以这两句衬托女子盼望情人时的烦乱心情。同为鸡鸣,在不同的场合下会给人带来不同的感受:“雄鸡一声天下白”(李贺《致酒行》)令人感到欢畅豪迈;风雨交加中的鸡鸣则另是一种况味。景物烘托的作用,在写作时值得注意。这两句诗后来在引用中被赋予了新意,可用来反映雄鸡忠于职守,纵然“风雨如晦”,依旧按时报晓;也可引申以表现人民在反动统治下盼望光明的心情。“风雨如晦”还可单独用来比喻一种不利的政治气候。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风雨》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诗经·燕燕》。燕燕:即燕子,叠名燕燕,有爱昵之意。于飞:即“飞”;于,动词词头,没有实义。差(cī疵)池:长短不齐。羽:指燕翅。这两句大意是:成双成对的燕子在空中前后飞翔,参差不齐地轻轻摆动着它的翅膀。这是我国古代诗歌中最早写到燕子的诗篇之一,两句在原诗中用以起兴。后人常用“差池”形容燕飞,如南宋史达祖的《双双燕·春燕》写道:“差池欲往,试入旧巢相并。”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燕燕》
鸿雁于飞,肃肃其羽。

《诗经·鸿雁》。鸿雁:两种水鸟名,大曰鸿,小曰雁,连言之称鸿雁。于:动词词头,无实义。肃肃:羽声。这两句大意是:鸿雁高飞,羽翼发出肃肃的声音。这两句写鸿雁远飞,在原诗中用以起兴,引起对远出服劳役的征人的思念。雁善飞行,是候鸟,因时迁徒,来去有定候,加之《汉书·苏武传》称以帛系雁足可以传书,因此“鸿雁”、“雁足”、“雁帛”、“雁书”、“飞鸿”均可比喻为书信,经常在古代诗文中出现,成为著名的典故。如“鸿雁长飞光不度”(张若虚《春江花月夜》),“寸心凭雁足”(王僧孺《捣衣》),“江驿比来无雁帛”(柳贯《舟中睡起》),“还羞北海雁书迟”(王勃《采莲曲》)等。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鸿雁》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周朝名人名言

《诗经·蒹葭》。蒹(jiān兼):没有长穗的芦苇。葭(jiā加):芦苇。苍苍:茂盛的样子。露:由于气温下降(仍高于0℃)而凝结于草、木、土、石等物体上的水珠。霜:气温降至O℃以下时,地面物体上凝结的白色冰晶。这两句大意是:深秋已经来临,水边的芦苇长得十分茂盛,叶上的白色露珠,已经凝结成霜晶。这是《诗经》中一首爱情诗的开头两句,通过冷落凄凉的景物描写,烘托了爱情的悲剧气氛。“白露为霜”是流传最早的吟咏霜露的诗句,既是写景,又标志着气温的进一步下降。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蒹葭》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

《诗经·谷风》。习习:微风声。谷风:东风,或从山谷吹来的风。以阴以雨:等于说为阴为雨。这两句大意是:东风轻轻地吹,天气时阴时雨。《谷风》本是写弃妇的诗,这两句是以风雨起兴,形容丈夫的暴怒。现在人们常以“习习”形容和煦的风声。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谷风》
终温且惠,淑慎其身。

《诗·邶风·燕燕》淑慎:指女子和善恭慎。始终温柔厚道且贤惠,立身淑良又谨慎。他告诉我要常常思暮先君,以此勉励我这寡德之人。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邶风·燕燕》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 周朝名言

《诗经·小雅·伐木》嘤:鸟鸣声。鸟儿在嘤嘤地鸣叫,寻求同伴的应声。比喻寻求志同道合的朋友。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小雅·伐木》
心之忧矣,其毒大苦。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诗经·大雅·荡》靡:无;初:开始;鲜:少;克:能。事情都有个开头,但很少能到终了。多用以告诫人们为人做事要善始善终。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大雅·荡》
夫妻好合,如鼓琴瑟。 周朝名人名言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
不愧于人,不畏于天。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
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

《诗经·荡》。殷:殷朝。鉴镜子。夏后:指夏末君主夏桀。这两句大意是:殷人的明镜离得不远,就在暴君夏桀虐民亡国之时。夏桀暴虐无道,为商汤所灭。诗句告诫殷的后代应以夏檗的灭亡作为教训,以免重蹈历史的覆辙。现在“般鉴”巳成为可作鉴戒的前事的代名词被广泛引用。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荡》
能不我慉,反以我为仇。 周朝名言

《诗经·谷风》。能:通“宁”,乃。慉(xù蓄):爱好。能不我慉,即乃不我好。这两句大意是:(我在你家勤劳如此)你仍不喜爱我,反把我当成仇人一样看待。《诗经·谷风》和《氓》一样是我国最早写弃妇的诗篇。诗以第一人称的写法诉说故夫的无情和自己的痴情。~是这位妇女用今昔对比的口吻,诉说过去与丈夫共处患难,同遭生活困穷之苦;现在有了财产和安乐的生活,丈夫不但不喜欢我,反“以我为仇”,全不念及旧情了。现在可借以形容不念旧好,翻脸为仇的薄情寡义的人。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谷风》
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

《诗经·君子于役》。如之何:如何,怎么。这两句大意是:丈夫服役离开家,叫我如何不想他?这两句中,“如之何勿思”的反诘句要比运用叙述句表达感情的效果强烈得多。可用以描写思妇对征夫的强烈怀念,还可学习运用反诂句式加强感情表达的写作方法。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君子于役》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

《诗经·鹤鸣》。鹤:鸟名,长颈,竦身,高脚,顶赤,羽白,其鸣声高亮。皋(gāo高):沼泽地。九皋,深深。这两句大意是:鹤的鸣声响亮,虽然身处深泽之中,鸣声也能响彻云霄。这两句诗常用来比喻真理、奇才是不可掩蔽的。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鹤鸣》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周朝名人名言

《诗经·木瓜》。木瓜:植物名,果实秋熟,椭圆形,味香。报:回赠,回报。琼琚(qiongju穷居):佩玉。这两句大意是。姑娘掷给我一个术瓜,我解下身上的佩玉掷给她作为酬答。我国古代青年男女有互赠礼物表示爱情的传统(如今某些少数民族还保留着这一习俗),这两句写姑娘投掷给小伙子一只木瓜,表示爱慕。小伙子深知木瓜本身虽不贵重,但它寄托着一颗少女赤诚的心。所以毫不犹豫地解下自己佩带的美玉回赠给她,表示了自己的爱情。可引用这两句描写男女互赠定情物以表示爱慕的情况。也用以比喻互相馈赠。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木瓜》
一之日觱发,二之日粟烈。

《诗经·七月》。一之日:周历正月,夏历(即农历)十一月。二之日:即农历十二月。觱发bìbā必巴):象声词,言寒风刮得辟里啪啦响。栗烈:即凛冽,寒冷入骨。这两句大意是:十一月北风叫得尖,十二月寒气刺骨凉。以“觱发”之声拟风寒,以“粟烈”之意摹气寒,读此诗句,真有朔风刺肌肤,寒气透骨髓之感。这是我国古代诗歌中最早描写冬日严寒的名句。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七月》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务(侮)。

《诗经·常棣》。阋(xì隙):相争。务:《左传》、《国语》引《诗经》,此句“务”作“侮”。进两句大意是:兄弟之间虽然有时也会相争于内,一旦有了外侮,就会同心协力一致抵御。《常棣》是一首劝兄弟友爱的诗。~两句说明兄弟间的矛盾只是内部之争.遇有外侮,就台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常棣》
君子于役,不知其明,曷至哉。 周朝名言

《诗经·君子于役》。君子:古代妻对夫的称呼。于役:往外服役。期:服役的期限。曷(he河)何,此指何时,这几句大意是:丈夫服役去远方,不知期限有多长,何时才能返家乡?这几句语言质朴但感情强烈。特别是“曷至哉”-通过反诘的语气,表达了思妇对征夫的深切思念之情。可用于描写战争年代妻子对远征在外的丈夫的牵挂、惦念。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君子于役》
五月斯蠡动股,六月莎鸡振羽。

《诗经·七月》。斯螽(zhōng终):蝗类,善跳跃,能吃农作物。动股:斯螽两股相切而发声。莎鸡:纺织娘。振羽:振动翅膀而发声。这两句大意是:五月斯螽弹腿响,六月纺织娘抖翅膀。这是我国古代最早描写斯螽、莎鸡等昆虫的诗篇,状物很生动。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七月》
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诗经·小旻》。战战兢兢:恐惧颤抖、小心翼翼的样子。这几句大意是:整天战战兢兢,如同面临万丈深渊,如同行走在薄冰上。这几句先言惊惧恐怖的情状,再用两个比喻加以形容,显得形象生动,十分传神。多用于描写人们在乱世或险恶的处境中小心谨慎,唯恐招祸的心理和恐怖惊惧的神态。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小旻》
凤皇于飞,翙翙其羽,亦傅于天。 周朝名人名言

《诗经·卷阿》。翙翙(huì会):鸟飞扇翅的声音。傅:通“附”,附着;这里有到达的意思。这几句大意是:凤与凰相伴着飞翔,拍动着它们的翅膀,高高地飞到九霄之上。诗句生动地写出了凤与凰相伴相随,展翅高飞,翱翔太空的情景。后人常以“凤凰于飞”比喻夫妇相亲相爱,也可用为祝贺婚姻美满之辞。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卷阿》
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

《诗经·君子于役》。埘(shí时):墙壁上挖洞做成的鸡窝。这几句大意是:鸡已经在窝里栖息了,太阳已经下落了,羊牛已经走下山坡归栏了。诗句描绘了日暮禽畜归栏返巢的情景,表现了禽畜日而出,暮而归的生括规律。这首诗是思妇怀夫之作,从禽畜日暮而归息,触发了思妇对久役在外的丈夫无归家之期、无休息之时的殷殷思念。可用来写多村日暮之景,也可用以引发盼望亲友归乡或自己思家的心绪。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君子于役》
白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

《诗经·伯兮》。伯:古代妻对夫的称呼。之;往,去。首:指头发。蓬:一种丛生的野草,干枯后,风一吹就团团飞舞。膏沐;润泽头发的东西,相当于现在的发油。适(di敌):悦,喜欢。为容:整理容貌,即梳洗打扮。谁适为容,“为容适谁”的倒装,言梳洗打扮取悦于谁呢?这几句大意是:自从丈夫出征到东方,一任我的头发散乱得如风卷蓬草一样。难道说没有油膏梳洗化妆?可是妆扮起来又有谁来欣赏?这几句表现了思妇对征夫的强烈的思念之情,但没有明白地说出,而是用自从丈夫出征以后便再也无心梳洗,来反衬这种深切思念的感情。特别是通过“首如飞蓬”这个细节描写,形象地展示了她内心的痛苦。这几句除了可以直接引用表现女子对男子的相思之外,其运用细节描写抒发感情的手法尤其值得借鉴。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伯兮》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周朝名言

《诗经·北山》。溥(pǔ昔);同“普”。率:循.沿着。演:永边.古人认为中国四周环海,海滨即边界。这几句大意是:整个天下没有哪里不是周天子的国土,四海之内没有哪个不是周天子的臣民。这几句后被引用来说明最高统治者权力高度集中,包揽一切。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北山》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

《诗经·抑》。圭(guī归):玉器。玷(diàn电):玉上的斑点,比喻缺点,错误。斯:这。不可为:没有办法处理。这几句大意是:白圭有了斑点,还可以磨掉;(国君)说话出现了错误,就没有办法补救。一语出口,如泼水之不可收,出现了错误难以补救,所以古人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之说。~几句本是周朝贵族要求周厉王慎言谨语而提出的劝告,现可用以说明说话要经过认真思考,不可掉以轻心,漫不在意。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抑》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诗经·鹿鸣》。呦呦(yōu幽):鹿呜声。苹:植物名。嘉宾:佳客。鼓:弹奏。瑟、笙:两种乐器。这几句大意是:小鹿呦呦鸣叫。吃着山野的苹草。我有美好的宾客,弹瑟吹笙,其乐陶陶。这几句以鹿鸣起兴。写宴饮嘉宾之乐。可借用以表现知己朋友的欢宴。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鹿鸣》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 周朝名人名言

《诗经·硕鼠》。硕鼠:大老鼠。无:不要。黍:谷的一种,此泛指粮食。三岁:多年,长时间。贯:侍奉。女:同“妆”。莫我肯顾:即莫肯顾我。过几句大意是:大老鼠呀大老鼠,不要再吃我们的粮食!多年来白白地侍奉你,我的死活你可从来不顾。这是一首讽刺剥削者不劳而获、坑害人民的诗,表现了先民们对这些人的憎恶与痛恨。老鼠是公认的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坏家伙,古今皆然。《诗经》最先把这种害人精写进文学作品里来,从此开了以老鼠喻贪官、恶人、剥削者的先河,后世写老鼠的文学作品比比皆是。本诗中尽管只出现喻体(硕鼠),未显露本体(剥削者),但读者完全可以根据二者极其相似的本质特点(不劳而食,贪得无厌)进行连类推想。这样的比喻贴切生动,词浅意深,讽刺性很强。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硕鼠》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诗经·相鼠》。相:看。仪:威仪,指行为、举止有尊严。无仪:指行为不端,,不顾廉耻。何为:做什么。这几句大意是:看那老鼠还有张皮,做个人反而没有一点威仪;既然是个没有威仪的人,干什么还不快些死去!这几句是对寡廉鲜耻、无恶不作的统治阶级上层人物的讽刺。首先把他们与老鼠相提并论,指出尽管老鼠是那样狠琐、丑恶,还有张皮遮遮丑;而那些统治者为所欲为,不顾一点人的尊产,比较起来,简直连老鼠都不如。然后说既然做人不知羞耻。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还不如早些死掉算了。通过这些挪榆、咒骂,表现了人民对他的深恶痛绝。这几句可用于表达人们对那些无赖、恶棍的憎恶、痛恨之情。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相鼠》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诗经·采薇》。依依:形容柳枝轻轻摆动的样子。思:语助词,没有实义。雨:用如动词,“雨雪”即下雪。霏霏(fēi飞):形容雪下得很大的样子。这几句大意是:当初我出去的时候,正是扬柳迎风飘摇的初春;现在我回来的时候.恰值大雪纷飞的隆冬。这几句在原诗中是征夫叙述他当年离家从军、如今罢战归来所见到的不同景色的,不仅点出了初春和严冬的季节特点,巧妙地暗示了征夫出发和归来的时间,而且也委婉地抒写了征夫抚今追昔、不堪回首的心情。本句可引用描写离开和回到某一地点的不同时间和心理感受,也可只引用“杨柳依依”、“雨雪霏霏”描绘春、冬的节令特点,还可学习这种以物侯特征来暗示不同季节的艺术表现手法。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采薇》
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周朝名言

《诗经·燕燕》。之子:这个姑娘。于归:出嫁。弗及:看不见。涕:泪。这几句大意是:这个姑娘出嫁走了,我送她到遥远的郊野。眼望她渐渐远去直至看不见,禁不住泪下如雨。这几句可供引用描写女伴远嫁分手时恋恋不舍的情况。也可只引后两句,用于描写与亲朋好友离别时的情景。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燕燕》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诗经·击鼓》。契(qì气)阔:契,合。阔,别。契阔原指聚合与分离,这里偏指离别。成说:成言,说定了。偕老:共老。这几句大意是:在这生离死别之际,我拉着你的手,与你郑重约定,互相等待以求白头共老。这几句在原诗中是征夫追忆出征前与妻子执手分别时的情景,十分悲凉凄惨。可引用以描写由于某种原因夫妻之间不得不生离死别的情况。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击鼓》
之子于归,皇驳其马,亲结其缡,九十其仪。

《诗经·东山》。之子:这个姑娘。于归:出嫁。皇:黄白色。驳(bo拨):赤白色。这里皇、驳都是指马毛的颜色。亲:指“之予”的母亲。结:系。缡(li离);佩巾。九十:或九或十,极言其多。这几句大意是:这个姑娘出嫁时,迎亲的马队中有黄马还有红马。母亲亲手给她幕好佩巾和衣带,婚礼的仪式名目繁多,足有十来项。这几句详细叙述娶亲的过程,渲染出喜庆、欢快、热闹的气氛。可供描写婚礼时引用。也可单独引用前两句,形容参加婚礼的人数之众;或单独引用后两句,形容婚礼仪式名目之多。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东山》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周朝名人名言

《诗经·关雎》。关关:象声词,雌雄两鸟彼呼此应、柏对而鸣的声音。雎(jū居)鸠:又叫王雎,一种水鸟。相传雎鸠生有定偶,常共栖止;一旦离散,不论雌雄便都不再和其它异性共栖。窈窕(yǎotiǎo咬眺):温柔美丽的样子。淑:善,好。君子:泛指男子。逑(qiú求):配偶。这几句大意是:在河里的小洲上,雌雄雎鸠关关地对唱;温柔美丽的好姑娘,是男子们最理想的对象。这几句先以雎鸠和鸣起兴,用雌雄两鸟对唱时的和谐融洽,象征男女之间真挚纯洁的爱情.优美而富有诗意,常用于描写人们对爱情的向往、憧憬或形容青年男女之间相互倾慕,爱恋。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关雎》
凤皇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诗经·卷阿》。凤皇:即凤凰,古代传说中的鸟王,雄的叫“凤”,雌的叫“凰”,合称“凤凰”;也可简称为“风”,是一种高贵、祥瑞的鸟。梧桐:传说凤凰非梧桐不栖。朝(cháo潮)阳:指山坡向阳的一面。这几句大意是:凤凰在鸣叫,在那高高的山冈上;它们栖息的梧桐树生长起来了,在那向阳的山坡上。凤凰鸣声不凡,居处不凡,高洁的梧桐伴随着它们,灿烂的阳光照射着它们;那发自高冈的鸣声,那么嘹亮,那么悦耳,传得又那么遥远。短短几句把鸟王的高贵、吉祥以及它们的神韵风采都勾画出来了,后人常以“凤鸣朝阳”比喻有才能的人遇上了好时机。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卷阿》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诗经·桃夭》。夭夭(yāo妖):娇嫩而茂盛的样子。灼灼(zhuó茁):形容桃花盛开,红艳似火。华:同花。这两句大意是:茂盛的桃树发出嫩绿的枝条,开着一朵朵鲜艳的红花。原诗共三章,以复沓的形式,再三表达对新娘的美好愿望。首章为:“~。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此二句以简洁的手法,给我们描绘出初春时分,桃树枝条摇曳,鲜花盛开,娇艳夺目的情景。那鲜艳明丽的桃花,婀娜多姿的桃枝,既象征着新娘的美丽,也预示着新娘婚后生活的美满。现在引用时多撇开其象征意义而用来描绘桃花盛开的情状。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桃夭》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周朝名言

见《诗经·柏舟》。匪:同“非”,不是。转:转动,搬动。这几句大意是;我的心不是石头,不可以轻易搬来搬去;我的心不是席子,不可以随便展开卷起。这几句运用了反喻手法,表达自己对爱情态度坚决。以“石可转”、“席可卷’反衬志不可移,非常形象生动。可直接引用以表现爱情专一,坚贞不渝,也可以学习这种以反喻来加强感情表达的方法。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柏舟》
女也不爽,士贰其行。⒅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诗经·氓》。爽:过失,差错。行:行为。罔极:没有准则。二三其德:言行前后不一,朝三暮四。这几句大意是:做妻子的自省没有过失,而男子他却言行不一;男人反复无常没定准,朝三暮四变了心迹。《氓》是《诗经·国风》中一首著名的弃妇诗,写一位女子自述其从恋爱到被弃的经过。~几句是这位女子自省婚后对爱情忠贞不二,没有过失;而丈夫却因自己色衰而爱弛,反复无常变了心。现在人们还用“二三其德”形容没有一定的主张,或三心二意,反复无常。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氓》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诗经·静女》。静女:娴静的姑娘。其:语气词。姝(shu书):美丽。侯(si四):等待。城隅(yu玉):城墙的角落。爱:同“薆”,隐蔽,藏起来。见:同“现”。搔首:抓头皮。踟蹰(chichu池除):徘徊,搔首踟蹰,形容急躁地来回徘徊、心神不安的样子。这几句大意是:娴静的姑娘多么美丽,说好了在城角等待与我相见;来了之后她却藏起来不露面,急得我抓耳挠腮徘徊不安。这几句以平淡的语言,风趣的情节,描写丁一对情侣在僻静的城角相会的场面。姑娘的调皮,小伙子的憨厚,都表现得惟妙惟肖,生动传神。可用于描写少男少女期待幽会时的情景,也可只引用“搔首踟蹰”一句,形容小伙子等待与情侣相会而久后不至时焦灼不安的情态。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静女》
投之以木瓜,抱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周朝名人名言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

《诗经·硕人》。柔:嫩。荑(tí提):初生的白茅草的嫩芽。领:脖颈。蝤蛴(qíuqí求齐)天牛的幼虫。瓠犀(húxī胡西):葫芦子。瓠,葫芦。犀,瓠中的子。螓(qín秦):虫名,蝉的一种。首:额头。这几句大意是:手像初生的茅草幼芽一样白嫩,应肤像凝结后的动物脂肪一样光洁滋润,脖子像天牛的幼虫一样又长又白,牙齿像葫芦子一样洁白整齐,额头像蝉额一样宽广方正,双眉像蚕蛾的眉毛一样细长弯曲。这几句以一连串形象的比喻活画出一幅美人图,非常传神,一个美女的容貌跃然纸上,清晰可见。可化用描写美丽少女的外貌。还可从这几句悟出:用巧妙、贴切的比喻形容人的外貌,比空喊“非常美丽”、“十分漂亮”效果要强得多。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硕人》
将仲子兮,无逾我里,无折我树杞;岂敢爱之,畏我父母。

《诗经·将仲子》。将(qiang枪):请。逾:越过,爬过。树杞:杞树,即杞柳.爱:吝惜。这几句大意是:求求你啊小二哥,别偷偷爬过我家墙头,别折断了墙边的杞柳。树折断算得了什么,怕只怕爹娘知道了要责罚发怒。这是一首写男女私情的诗。女子与她的情人相好,又怕他偷偷爬过墙头到她家里来幽会,因为他们的爱情还没有得到父母兄长的同意,万一被家里人碰上了不依,还怕街坊邻居说闲话。所以她恳求他别来幽会,把少女爱恋情人又怕被父母察觉的复杂心理描绘得细腻而生动。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将仲子》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 周朝名言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诗经》 《诗经》

经典语录

名人名言

老办法 Copyright (C) 2009-2012 www.laoban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20139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