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十国·南唐名言警句 历史

五代十国·南唐名人名言

五代十国·南唐历史:五代十国的十国之一,定都金陵,历时39年,有先主李昪、中主李璟和后主李煜三位帝王。南唐一朝,最盛时幅员35州,大约地跨今江西全省及安徽、江苏、福建和湖北、湖南等省的一部分。人口约500万。南唐三世,经济发达,文化繁荣,使得江淮地区在五代乱世中“比年丰稔,兵食有余”,为中国南方的经济开发作出了重大贡献。南唐也因此成为中国历史上重要的政权之一。

五代十国·南唐名人名言

百草千花寒食路。 五代十国·南唐名言

五代·南唐·冯延巳《鹊踏枝》[几日行云]。寒食:节名,在清明前两日。本句大意是:寒食前后,道路边开满了五颜六色的各种花草。本句在原词中是以“百草千花”暗指妓女的,但就其字面来看,用以描写春景也是佳句。

五代南唐词人,官至宰相 冯延巳 《鹊踏枝》
不辞镜里朱颜瘦。

五代·南唐·冯延巳《鹊踏枝》[谁道闲情]。本句大意是:不顾镜子里的红颜日益消瘦。这里勾画出一个借酒浇愁的词人自我形象。原词的上阕是:“谁道闲情抛弃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日日花前常病酒,~。”词人的面容本是红润的,整日醉酒,则必然要变得憔悴。然而,为了消愁,还是每天在花前“病酒”,眼见镜子里自己的红颜逐渐消瘦下去,也在所不顾。这句词在原作中是表现思念意中人的惆怅情怀的,可以引申其意,用来表现人生中各种类型的苦闷情绪,或者表现为了实现某一目的而不辞辛劳的心情。

五代南唐词人,官至宰相 冯延巳 《鹊踏枝》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五代·南唐·李煜《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潺潺(chán蝉):雨声。阑珊:指春光衰残。这两旬大意是:帘外雨声潺潺,春光已经衰残。这两句写被俘到汴京的李后主一梦醒来,听到帘外潺潺的雨声,想到春光殆尽,南唐江山已属他人,倍增伤感。这里的“春意阑珊”既指气象,也喻国事。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浪淘沙令》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五代十国·南唐名人名言

五代·南唐·冯延巳《谒金门》[风乍起]。乍:忽然。皱:皱折,指春风漾起的波纹。这两句大意是:忽然拂过一阵春风,平静的池水荡出细细的波纹。这是一首描写闺中女子无法排遣春愁,盼望所思念的人到来的词。~语意双关;春风不仅吹皱了池水,也吹动了女子的春心。词句表面写景,而情思自至,遂流传千古。后人多用这两句形容平静的心境突然产生了波动;也用以说明一件新事物的出现打破了原来平静的生活,引起了新的变化。

五代南唐词人,官至宰相 冯延巳 《谒金门》
读书与磨剑,旦夕但忘疲。

五代·南唐·李中《勉同志》。磨:磨练。但:只。这两句大意是:读书学习与习武练剑,从早到晚只是乐此不疲。学文练武是封建士大夫为求取功名而必须具备的基本功。此种追求以唐代为最,故此语出自唐人之口非常自然。“旦夕但忘疲”一句,洋溢着一种自信、满足的欣喜,反映出唐代尚文习武以求取功名的时代风尚。读书、习武本是十分紧张的事,而诗句写得轻松、通脱,反映出一种积极用世的思想,充满着热情的精神力量。

五代南唐诗人 李中 《勉同志》
好是红霜叶,红于带露花。

五代·南唐·李中《江村晚秋作》。好是:最可喜的是。这两句大意是:最可喜的是那经白霜染成的红叶,比带着露水珠的鲜花还要红艳。“好是”为唐人诗中的习惯用语,如韩翃《送客水路归陕》中即有“好是吾贤佳赏地”的句子。这里诗人说枫树的红叶最为喜人,那沾着白霜的红叶,飞白流丹相映成趣,它比带着露珠儿的春花还要红艳迷人。诗句的对比映衬手法运用得很自然,与杜牧所写时“霜叶红于二月花”有异曲同工之效。

五代南唐诗人 李中 《江村晚秋作》
斜阳浮远水,归鸟下疏林。 五代十国·南唐名言

南唐·李中《江南重会友人》。这两句大意是:斜阳浮于远处的水面上,归鸟飞入稀琉的树林中。傍晚,日正下落,鸟正归林。诗人描写夕阳下落的景象,以“浮远水”状其将落而未落之态,一个“浮”字,设想新奇。而一个“下”字,又将归鸟自空中阵落的情景写得朴实而逼真。可用来描写傍晚景色。

五代南唐诗人 李中 《江南重会友人》
乾坤一夕雨,草木万方春。五代南唐诗人 李中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五代·南唐·李煜《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这两句大意是:好像落花随着流水飘荡一样,那象征美好生活的春光一去不复返,一在天上,一在人间,永远无法再得到了。这几句表现李煜江山易主的愁恨和故国难回的痛苦心情。作者连用“流水”不复返,“落花”不回枝,“春去”不再来,比喻欢乐的一去永不复返;并用“天上人间”比喻昔日帝王生活和今日阶下囚生活的天壤差别。而在“流水落花”一句的后面里加上一个浓重的感叹词“也”,把他的悔恨、悲愁、痛苦的感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浪淘沙令》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五代十国·南唐名人名言

见南唐·李煜《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一晌(shǎng赏):片刻。这;两句大意是:只有在睡梦里才忘掉了自已身为俘虏,仍像以前当皇帝时那样,贪婪地享受了片刻的欢娱。李煜原为南唐后主,国亡后被俘入汴京,被封以带侮辱性的“违命侯”,过着以眼泪洗面的囚徒生活。“梦里不知身是客”,说明他在现实生活中是“客”,即身为俘虏,没有自由;只有在睡梦里才能够解脱片刻,“一晌贪欢”,而现实中毫无欢乐可言。“一晌”极言梦境之短,欢乐难得,因此作者用了一个“贪”字。这样,就把梦境与现实作了鲜明的对照,更衬托出作者在现实生活中的凄苦。但梦总归是梦,做梦总有醒来的时候,当梦境消失,诗人又回到现实生活中来的时候,他定会感受到加倍的酸楚与痛苦,怅恨无穷。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浪淘沙令》
一行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

见南唐·李煜《浪淘沙》[往事只堪哀]。这两句大意是:珠帘终日不卷,成天有谁到来!本词写李煜被俘后在汴京怀念南唐的一种哀痛心情。上片为:“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秋风庭院藓侵阶。~。”李煜被软禁后,不能与外人接触,因此苔藓侵阶,珠帘不卷,无谁告语,~二句以珠帘闲垂不卷,说明无人出入,婉转地写出被监禁的孤独、苦闷和令人难堪的生活。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浪淘沙》
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五代·南唐·李煜《清平乐》[别来春半]。这两句大意是:离恨宛如绵绵无尽的春草,伴随着行人的脚步远去,走到哪里生到哪里。春草是客观的物象,它连绵不绝,到处丛生,恰如词人无边的离恨,因此又成了词人的心象。词人外体物情,内抒心象,情景变融,虚实合一,以新奇的比喻极为生动地抒写了心中的离愁别恨,不仅写别情可作参考,这种别致的抒情方法更值得学习。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清平乐》
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五代十国·南唐名言

五代·南唐·李煜《望江南》[多少恨]。这两句大意是:车队属连前进,如同流水,骏马前后驰骋,仿佛游龙。上林苑中,到处是花明月朗,春风荡漾的大好风光。作者本是南唐国主,国破后被宋太祖赵匡胤囚于汴京。这两句是作者在梦中回忆当年南唐盛日,自己率领随从春游上林苑的情景。原作主要是通过对往日欢乐生活的回忆,来衬托现时作为阶下囚的屈辱,表达亡国之痛。后世常不用其原义,而引用前一句形容热闹的场景。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望江南》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

五代·南唐·李璟《摊破浣溪沙》[手卷真珠]。鸟:喻传递信息的使者。丁香:一名鸡舌香,丁香结即丁香的花蕾。这两句大意是:不见青鸟传送远在天涯的亲人的音信,惟见春雨中丁香空结的花蕾,令人愁怅。这首诗写思妇的伤春恨别之情。~两句一写鱼沉雁杳,远人不归;一写雨打丁香,空自悲愁。那雨中时丁香结无疑就是思妇心中的幽怨“结”,“雨中愁”不过是思妇心中愁的外现而已。

南唐第二个皇帝,其子李煜 李璟 《摊破浣溪沙》
浪花有意千里雪,桃李无言一队春。

五代·南唐·李煜《渔父》[浪花有意]。这两句大意是:浪花故意上下翻滚,洁白如雪,一望千里;岸边桃李成行,虽是默默无言,却纷纷涂白抹红,竞相为新春添色。原词为:“~。一壶酒,一竿身,快活如侬有几人”,意在抒写渔夫无拘无束的生活。此二句写垂钓时所见的景致,前句写得气势豪迈,后句写得妩媚多情,风格不同,各臻其美。可用以描写水边春景。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渔父》
星河渐没行人动,历历林梢百舌声。 五代十国·南唐名人名言

五代·南唐·李中《春晓》。星河:银河。历历:分明可数。百舌:一种善鸣的鸟,其声多变化,故称“百舌”。这两句大意是:天上银河渐渐隐没,地上已有行人走动;历历可见的树林梢头,传来百舌的啼鸣声。作者从视觉和听觉两个方面描写春晓,令人亲切可感。可用来描写黎明。

五代南唐诗人 李中 《春晓》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

南唐·李璟《浣溪沙》[菡萏香销]。菡萏(hàndàn旱旦):荷花的别名。这两句大意是:荷花凋谢后清香已经消失,翠绿的荷叶也残破了,西风在绿波间吹动时因同情它的凋残而愁苦起来。这两句从人的感受写景物的变化,仿佛菡萏、西风俱有人情。除了可以直接引用这两句表现夏束末秋初的景色外,这种托物寄兴、赋情于物的表现手法,也值得学习,它往往可以使感情的抒发更曲折,更委婉,更含蓄,因而更富有诗意。

南唐第二个皇帝,其子李煜 李璟 《浣溪沙》
寻春须是先春早,看花莫待花枝老。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雪爪星眸世所稀,摩天专待振毛衣。 五代十国·南唐名言

南唐·高越《咏鹰》。星眸:眸子如星光。摩天:擦着天空,形容飞得极高。这两句大意是:爪子白如雪,眸子亮似星,英姿雄风,世所稀见;它伺机待时,振羽欲飞,不飞则已,一飞摩天。两句诗把雄鹰的形与神都描绘出来,可用于写鹰,也可用来比喻待时而动,大有作为的人。

南唐文人 高越 《咏鹰》
清露滴时玫翘藓径,白云开处唳松风。

五代·南唐·李中《鹤》。翘:举起,抬起,此处写仙鹤翘起翅膀。唳(lì立):鸟类的鸣叫声,此指鹤鸣。这两句大意是:在清露下滴的时候,在长满苔藓的小径上,仙鹤正抖动着翅膀;在白云散开的地方,在刮着清风的松林里,它正在高亢地鸣喝。作者以“清露”、“白云”、“藓径”、“松风”这样一些景物进行衬托,突出了环境的清幽和仙鹤的高雅,将振翅长鸣的白鹤,写得历历可见。

五代南唐诗人 李中 《鹤》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五代·南唐·李煜《虞美人》[春花秋月]。这两句大意是:倘若要问有多少愁苦?恰恰像一江春水无穷无尽地向东流去。以水喻愁者很多,而李煜此句最为有名。原因是“一江春水向东流”并非一般地喻愁,它形象地表达了李煜的愁之满、之深、之广、之长,滔滔不绝,不舍昼夜。而这“一江”是李煜故国金陵旁边的长江,以长江比愁,包含着他怀念故国的深情在内。它首先表现了李煜个人的愁苦,同时也反映了所有具有亡国之痛的人的愁苦。因这两句形象生动,意蕴丰富,概括性强,所以历代传诵,至今仍被人们引用。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虞美人》
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 五代十国·南唐名人名言

见五代:南唐·李煜《虞美人》[风回小院]。这两句大意是:凭阑赏春,无情无绪,独自半日无言语。虽然竹声新月一如当年,缺少的却是当年赏月时的处境和心绪。这是一首面对春景抒写愁思的词。说赏月而“独无言”者,包含有无谁共语和不堪占说的痛苦心情;说“似当年”者,便显得当年面对同样的景物时是如何欢乐,如何值得留恋,也显示出此时“独无言”的痛苦心情是在苦乐悬殊的对比中产生出来的。这样的写法既概括,又精炼,值得吟咏玩味。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虞美人》
独自莫凭拦,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南唐·李煜《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这几句大意是:不要独自去凭栏远望,故国的无限江山令人心伤。离别的时候那样容易,想再见却是如此困难!李煜本为南唐国主,过着豪奢的帝王生活。开宝七年,宋破金陵,他仓皇辞庙,被押北上,成为亡国之君,想再回到金陵已是不可能的事了,故吐出这无可奈何的苦语,抒发了无限的辛酸和悔恨。此句虽为李煜怀念故国之作,但它以精辟的语言道出人类共有的对离别的惆怅,因而能引起读者对离愁别恨的共鸣,收到了异乎寻常的艺术效果。可用以抒发离别的痛苦。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浪淘沙令》
六曲阑干偎碧树,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

五代·南唐·冯延巳《蝶恋花》[六曲阑干]。偎:紧贴着,挨着。这几句大意是:碧绿的杨柳依偎着曲曲折折的栏杆,在轻柔的小风中舒展着黄金般的柳丝。小小庭院,六曲阑干,轻风习习,杨柳依依,构成精新美丽的画面。这幅画图中的“杨柳”尤为可受动人,“偎”和“展”两个动词极为有情。可用来描写庭院中的杨柳。

五代南唐词人,官至宰相 冯延巳 《蝶恋花》
谁道闲情抛弃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 五代十国·南唐名言

五代·南唐·冯延巳《鹊踏枝》[谁道闲情]。闲情:指那种不知所来而又莫可名状,令人愁苦而又无法摆脱的情绪。惆帐:指内心恍有所失又恍有所求的哪种迷惘而又无可奈何的情意。这几句大意是:谁说那闲情早已抛却了呢?每逢春天到来,惆怅哀愁依然像过去一样萦绕在心头。这几句写出冯延巳所特有的一种莫名而永存的愁怨惆怅的感情,这种无法摆脱的闲愁到春末尤为难捱。它很能代表冯延巳的鲜明个性和他词作的特色。

五代南唐词人,官至宰相 冯延巳 《鹊踏枝》
晚凉天净月华开,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

五代·南唐·李煜《浪淘沙》[往事只堪哀]。秦淮:即南京秦淮河,原属南唐。河中有画舫游艇,河岸有歌楼舞馆,为金陵胜地。这几句大意是:晚风送凉,天清月白,想那秦淮河畔的楼殿,如今只有月光空照,白白地把倒影投入河内。这是李煜亡国入宋后怀念故国而写的词。通过对月下秦淮河景物的回想,表现了思乡怀国的哀痛心情。特别是末句那个“空”字,把物是人非,不堪回首,对故国美景无限眷恋但已不得再见的无可奈何的感情,十分隐曲地表现出来,用字之妙,大可玩味。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浪淘沙》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钓,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五代·南唐·李煜《相见欢》[无言独上]。这几句大意是:默默无言地独自登上西楼,空中眉月如约。在那深深的庭院里,闭锁着寂寞的梧桐,凄清的秋色。这首词是李煜囚居汴京时的作品,~是词的上阙。“无言”,写自己满腹心事、无限哀愁,无法说,不敢说,也无处可说。“独上”,说明自己已失去了帝王的地位,孑然独处,无人侍奉。“西搂”,软禁之所,已非昔日的“风阁龙楼”。“月如钩”,写登楼仰望所见,一弯眉月在后主眼里恰似一把钩子,钩起他无限的心事:钩月残缺不全,正像自己国破家亡,不得团圆的身世,月亮园缺盈亏各有其时,钩月尚可复园,南唐的江山却承无复原之日了;天边钩月能在空中自由运行,而自己遭软禁,受监视,已失去了行动的自由,连钩月也不如……从西楼往下看,夜色秋气笼罩着栽满梧桐的寂静的院落。“寂寞”写环境的冷清、寂静;“梧桐”是令人生愁的景物;“深院”言门关重重,形若囹圄;“清秋”写秋色、秋气凄清萧瑟,况又被“深园”“锁”了起来,更令人生愁。这几句用环境、景物烘托人物的感情,字面上虽无一言言愁,却句句含愁,字字含愁,烘托出浓重的悲愁气氛,反映了亡国之君李煜的切身感受和无可解脱的愁苦。前人评曰:“此词最凄惋,所谓‘亡国之音哀以思’也。”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相见欢》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五代十国·南唐名人名言

五代·南唐·李煜《相见欢》[林花谢了]。这几句大意是:林花谢了,春红褪了,春归太匆匆!令人感到无奈的,是那催春的朝雨,晚间的寒风。《相见欢》[林花谢了]为词人后期代表作之一。作品通过描绘春残花谢的自然景象,抒发人生失意的无限惆怅。首句写出春残花谢、落红满地的衰败景象,令人惋惜伤怀。“太匆匆”三字,使本来已经颇为浓重的惜春之情表现得更加强烈。最后一句揭示了春归的必然原因:朝来寒雨,晚来急风,朝朝暮暮对百花横施淫威,百花焉能不凋零,春光焉能不匆匆归去?可以此几句抒发惜春之情。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相见欢》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五代·南唐·李煜《相见欢》[无言独上]。这几句大意是:思愁像悠悠流水,像一团乱麻,欲剪不断,越理越乱,这是非同一般的离愁,另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用流水、乱麻作比喻,使看不见摸不着的“愁”具有立体感和可视性。这样化无形的思维活动为有形的可感物质,虽然具体,形象,但后主“离愁”的况味,仍不能为一般人们所感卸,因为它非同寻常的游子思乡,思妇怀远的离愁,而是辞乡、别亲、国破、家亡、与失去的一切永无相会之日的离愁,它不可名状也无法言传,别是一番滋味任自日品尝。后主把自己真实的感情,深切的体会,用新奇的手法抒写出来,成为千古传诵的佳句。现在人们还用“剪不断,理还乱”形容繁乱难理的愁绪,用“别是一番滋味“形荣那种不同一般而又无法名状的感觉。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相见欢》
云一緺,玉一梭,澹澹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螺。

五代、南唐·李煜《长相思》[云一縜]。云:比喻女子鬓发。一緺(wō窝):指一束盘结的发髻。玉:指女子头上插戴的玉簪。澹澹(dàn淡):水波动荡的样子,此处形容衫儿像水波一样轻轻舒卷。颦(pín频):皱眉。黛螺:古代妇女用以画眉的青黑色颜料,引申为女子眉毛的代称。这几句大意是:如云的鬓发在头上盘结成一束,一支梭子般的玉簪插戴在髻上,身上穿着轻轻舒卷的衫儿薄薄的罗裙,青黑色的双眉微微地蹙着。作者从人物外貌和服饰着笔,描摹她可爱而又略带愁容的形象。可用来描写年轻女子的外貌。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长相思》
船上管弦江面绿,满城飞絮滚轻尘,忙杀看花人。 五代十国·南唐名言

五代·南唐·李煜《望江南》[闲梦远)。这几句大意是:游船在碧绿的江面上滑行,船上飘出悠扬的管弦声;柳绵满城飞舞,车水马龙扬起轻尘,忙坏了游春赏花的人。词句描绘出南国春景:绿波荡漾,繁花似锦,飞絮扑面,轻尘滚滚。前两句为写景之笔,而景中有人:人在船上赏春,乐声应和,其乐融融;人在城内观花,足踏尘起,熙熙攘攘。这就逼出了结句“忙杀看花人“。这一句正面写人,而南国百花盛开,姹紫嫣红之状可见,这种情景交融、物我一体的艺术手法,值得学习。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望江南》
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

五代·南唐·李煜《望江南》[闲梦远],这几句大意是:千里江山充满了寒凉的秋色,芦花深处停泊着一叶孤舟,幽怨的笛声在明月之夜从楼头传出。孝煜抓住几个最有代表性的事物,对南国的清秋景色进行了细致的刻画,有山有水,有声有色,有月有花,有人有舟。这是他囚居汴京时对故国风光的追忆,字里行间流露出凄凉的心境。选取最典型、最富特征性的衷西来写景,就能收到以步胜多、以局部见全貌的艺术效果。寓情于景的笔法,也值得学习。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望江南》
潜来珠琐动,惊觉阴屏梦,脸慢笑盈盈,相看无限情。

见五代·南唐·李煜《菩萨蛮》〔蓬莱院闭〕。潜来:偷偷地来。珠琐:用珠子做的以环相勾连的环琐,为身上佩带的饰物。银屏:白色而有光泽的屏风。脸慢:即“慢脸”。意为娇美的面庞。.“慢”,“曼”的借字。这几句大意是:偷偷地走进房来,身上环琐的响动惊醒了银屏后的睡梦,她娇萎美的面庞上笑意盈盈,脉脉相视含着无限深情。这是写一位男子与一位女子幽会的情景,他轻轻地走进女子所居的卧室,不意珠琐的响声惊醒了屏风后正在昼寝的女子.她(他)们笑盈盈地相视着,沉醉在温馨缠绵,无限深情的爱恋之中。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菩萨蛮》
花明月暗笼轻露,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五代十国·南唐名人名言

五代·南唐·李煜《菩萨蛮》〔花明月暗〕。刬(chǎn)袜:以袜着地。金缕鞋:用金线绣的绣花鞋。这几句大意是:在鲜花盛开,淡月朦胧,轻雾迷蒙的良宵,正好去和情郎幽会,手提着绣鞋,双袜踏着香阶,偷偷地向他那边走去。这是描写一个女子偷偷地去和她的情人幽会的情景。词人先描写一个花明月暗,朦腺胧胧,若隐若现的境界,继而生动细致地塑造一个手提绣鞋,双袜着地,神情慌张,蹑手蹑脚地朝情人住处潜去的女子形象。下面接着写:“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姿意怜。”她初见情人时的片刻还面带羞怯,心有余悸,紧偎着意中人微微地发抖,然后就向心爱的人表白自己火热的爱情。写男女幽会大胆、直率,已成脍炙人口的名作,它已冲破抒情小词的界域而兼有戏剧、小说的情节和趣味了。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菩萨蛮》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南唐·李煜《虞美人》[春花秋月]。了(1iǎo):了结,终结。这两句大意是:春花秋月何时才能不再照临人间?一见到这良辰美景,多少往事把我的身心熬煎!李煜是南唐的最后一个君主,亡国后被囚禁在宋都汴京。从人君到四徒,这是多么大的变化!时李煜来说,这种痛苦是难以忍受的,他不仅过着“日日以眼泪洗面”的生活,而且留下了许多血泪凝成的词章,这首《虞美人》就是其中之一。春花秋月本来是赏心悦目的,可是它却勾起了李煜对欢乐往事的许多回忆。当年他在花月春风之夜与大臣、嫉妃同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见《望江南》),何等气派,何等惬意!而现在独处囚室,思前想后,怎不心如刀绞!因此他诅咒这勾起他回忆的“春花秋月”,希望它永远不再照临人间。这两句本是抒写李煜的亡国之痛,可它带有很强的艺术概括力和艺术感染力,很能引起失意人的共鸣,千百年来侍诵不衰。

南唐第三任国君,后亡国被俘,被宋太宗毒杀 李煜 《虞美人》

经典语录

名人名言

老办法 Copyright (C) 2009-2012 www.laoban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20139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