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朝·东汉名言警句 历史

汉朝·东汉名人名言

汉朝·东汉历史:(公元25年~220年),又称后汉,是中国古代继秦与西汉之后的又一个大一统王朝,由光武帝刘秀于公元25年建立。二十四史中的断代史—《后汉书》,即记载了上起光武帝,下至汉献帝的东汉一朝共196年的历史。东汉一朝中发生了许多影响世界历史的重大事件,如在东汉大军的反复打击下,匈奴西迁,远走欧洲、蔡伦对造纸术的重大革新和以汉明帝“永平求法”为代表的佛教传入中国,均为深远的影响了中国甚至世界的大事。东汉中后期,宦党弄权,残害忠良,造成了两次“党锢之祸”,东汉王朝亦走向没落,直至最终魏、蜀、吴三足鼎立,东汉灭亡。

汉朝·东汉名人名言

因时施宜。 汉朝·东汉名言

汉·班固《汉书·韦贤传》。本句大意是:根据不同的时事,灵活地施行与之相适宜的措施。《汉书·韦赞传》:“汉承亡秦绝学之后,租宗之制~。”社会是在发展的,时代不同,时事也不同,所以治世或处事的措施和方法,也要随之而变化,墨守成规,刻舟求剑,是要不得的。此句也写作“因时制宜”、“随时制宜”、“顺时施宜”的,与此意相同。这句话多用于说明方法、措施的制定要适应于时事的需要。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韦贤传》
爱民如身。

汉·荀悦《申鉴·杂言上》。身:自己。本句大意是:爱护人民就如爱护自身一样。人之爱心,都比不上爱自身,如能爱民如爱自身,那就可见爱民之深厚,可用于要求统治者要深切地爱民。

东汉末期政论家,史学家 荀悦 《申鉴·杂言上》
同志为友。东汉经学家,文字学家 许慎 《说文》
谦而四益。 汉朝·东汉名人名言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友邪则己僻。汉魏间文学家 建安七子之一 徐干
书肇于自然。东汉文学家、书法家 蔡邕
人生各有志。 汉朝·东汉名言东汉末年文学家 王粲
爱国如饥渴。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欲投鼠而忌器。

汉·班固《汉书·贾谊传》。本句大意是:想掷东西打老鼠,但又怕损坏了器物。《汉书·贾谊传》:“里谚曰:‘~’,此善谕也,鼠近于器,尚惮不投,恐伤其器,况于贵臣之近主乎!”意思是权贵接近君主,受到宠信,恐怕打击了权贵会得罪君主。本句常比喻想除去恶势力但又有所顾忌,不敢放手去干。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贾谊传》
誉人不增其美。 汉朝·东汉名人名言

汉·王充《论衡·艺增篇》。誉:赞美。本句大意是:赞美别人的时候不要言过其实,凭空增加他的长处。原作在后面还有“毁人不益其恶”之说,意思是批评别人的时候也不要凭空增加他的缺点。对人进行褒贬要实事求是.不能根据自己的好恶而夸大其辞。添枝加叶的溢美或添油加醋的中伤都是不正派的表现,都应该避免。

东汉哲学家 王充 《论衡·艺增篇》
止谤莫如修身。汉魏间文学家 建安七子之一 徐干 《中论》
荷天下之重任。东汉天文学家、数学家、发明家、地理学家、制图学家、文学家 张衡
不可同日而语。 汉朝·东汉名言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汉书》不能放在同一时间谈论。形容不能相提并论,不能相比。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
腐术不可以为桂。

汉·班固《汉书·刘辅传》。本句大意是:腐朽的术头不可以作柱子用。柱子顶大厦,立大屋,乃大厦大屋得以建成的关键材料,而朽木的本质已坏,用来作柱,则大厦必倾,大屋必毁。办大事,主持国家大政,需大才大德者充任,品质恶劣、才能低下的人不可用,用则必坏太事。本句多用来比喻无德无才的人不可委以重任。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刘辅传》
男儿宁当格斗死。

三国·魏·陈琳《饮马长城窟行》。本句大意是:男子汉大丈夫宁可与敌人搏斗而死。《饮马长城窟行》主要描写封建统治者修筑长城给人民造成的妻离子散的痛苦,此名句是“太原卒”愤然回答“长城吏”的话,它与下文“何能怫郁筑长城”一句既写出了男子汉甘于献身疆场,战斗而死的豪迈气质,又写出丁“太原卒”对无休止的徭投的痛恨之情。此名句后来在引用中卫有了新的含义,常表示男子汉为国捐躯的豪情.历代为之传诵。

东汉末年文学家 陈琳 《饮马长城窟行》
廉者昌,贪者亡。 汉朝·东汉名人名言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
太平之世多长寿人。

汉·王充《论衡·气寿篇》。本局大意是:世道太平,长寿人就多。太平之世,兵乱不兴,天灾不起,政治稳定,物资富足,人民安居乐业,身心健康,长恒寿人就多。本句多用于称赞太平盛世,也可用来说世凡多长寿是因为世道太平。

东汉哲学家 王充 《论衡·气寿篇》
天不变,道亦不变。

汉·班固《汉书·董仲舒传》。天:这里指的是我国古代唯心主义哲学家所说的世界的精神本源,宇宙万事万物的主宰者。道:这里指的是来源于“天意”的人世的规律与法则。董仲舒是“天命论”者,他认为“天”是有意志的。这两句大意是:“天”不会发生变化,体现“天”的意志的人世之“道”也不会发生变化。~是董仲舒的著名论点,是形而上学宇宙观的表现。它是为“君权神授”的唯心主义观点,为巩固封建制度服务的。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董仲舒传》
人不可以不矣就师。 汉朝·东汉名言

汉·王符《潜夫论·赞学》。本句大意是:人不能够不跟随老师学习。该名句强调,人具有自身的局限性,不可能一切事都无师自通。因此,在人生的道路上,即使十分聪慧的人,也必须向别人学习。“就师”就是“从师”拜别人为师,或跟随别人学艺。人如果不就师、素质就很难提高,社会的发展速度就会受到严重影响。因此,~一句所揭示的道理具有普遍意义。属于一种格言式的语言。

东汉政论家、文学家 王符 《潜夫论·赞学》
为国者以富民为本。

汉·王符《潜夫论·务本》。为(wei围):治理。本句大意是:治理国家的入应当以富民作为根本。民为国之本,若要国家富强安定。必须先使人民生活富裕安定。此句可用来阐述以富民作基本国策的重要性。

东汉政论家、文学家 王符 《潜夫论·务本》
兵出无名,事故不成。

汉·班固《汉书·高帝纪》。这两句大意是:出兵而没有正当的理由,一定打不了胜仗。刘邦与项羽争天下,新城三老董公劝他说“~”,只有师出有名,才能号召群众。《礼记》也曾说:“师必有名”,可见前人十分重视发动战争是否具有正义性。因为“师直为壮,曲为老”(《左传·僖公廿八年》),“抗兵相加,哀者胜矣”(《老子》六十九章),名正言顺的战争才能得到人民的支持,得到人民支持的战争才能获胜。后常用此名句说明发动不义战争必然要遭到失败。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高帝纪》
顺我者昌,逆我者死。 汉朝·东汉名人名言

顺从我的就可以存在和发展,违抗我的就叫你灭亡。形容剥削阶级的独裁统治。顺:顺从;昌:昌盛;逆:违背;亡:灭亡。

东汉末年军阀 董卓
一犬吠形,百犬吠声。

汉·王符《潜夫论·贤难》引谚语。吠(fèi费):狗叫。吠声:指许多猗闻声跟着叫。这两句大意是:一只狗见形而叫,一百只狗闻声也跟着叫。这两句话比喻一些人不察真伪,胡言乱语,随声附和。可用于讽刺某些头脑简单,随波逐流,专好附和某种情势井聒嗓不休的人。

东汉政论家、文学家 王符 《潜夫论·贤难》
福生有基,祸生有胎。

汉·班固《汉书·枚乘传》。基、胎:均指事物的开始。这两句大意是:幸福与灾祸的发生都有个开始。任何事物的发生都不是突发的,都有一个由萌生到形成的过程,幸福也好,灾祸也好,都是如此。所以,对于祸害的苗头,一开始就要引起注意,及早采取防范措施,避免其发生发展。这两句可用来说明对于灾祸应注意防微杜渐,幸福的争取也应从细小处着手。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枚乘传》
太刚则折,太柔刚废。 汉朝·东汉名言

汉·班固《汉书·隽不疑传》。折(shé蛇):折断。废:无用。这两句大意是:过于刚硬就会折断,过于柔弱就没有用处。事物的发展需要合适的环境条件,处事讲求“中和”,超越了客观限度,矛盾就必然向相反方面转化而适得其反。可用于说明矛盾转化的哲理和为人处事的原则。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隽不疑传》
外内表里,自相副称。

汉·王充《论衡·超奇》。这两句大意是:外表与内里应相符相称,即表里如一,名实相符。~两句,原指文章的内容与形式相符。作者说:“实诚(指内在思想)在胸臆,文墨(指写出的文辞)著竹帛,~,意奋而笔纵(指思想感情充沛自然文笔纵横恣肆),故文见而实露也(所以写出的文章就表现了内在的思想)。”我们也可借以称赞人们表里如一、言行一致的美德。

东汉哲学家 王充 《论衡·超奇》
十围之术,始生如蘖。

汉·班固《攫书·枚乘传》。十围:十双手合抱才能围拢的大树。蘖(niè聂):树木砍去后又长出来的新芽。这两句大意是:十双手合抱那么粗的大树,开始生长的时候不过是一枚新芽。大树是由嫩苗长成的。事物的运动变化,总是从量变开始,量变达到一定界限,引起质的变化。新的质又开始新的量变过程,如此循环往复,构成了事物从低级到高级的无限多样的发展过程。因此,认识事物发展的本始状态,对于理解其本质有着积极的作用。可用于说明事物由量变到质变的原理,也可说明成就大事业要从小事做起。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攫书·枚乘传》
众煦漂山,聚蚊成雷。 汉朝·东汉名人名言

汉·班固《汉书·中山靖王刘胜传》。煦(xū许):吹气。漂:浮动。这两句大意是:众人吹气能使大山浮动,蚊子的声音聚集起来会成雷声。这两句话的原意是强调人言的可畏。但也说明这样一个道理:相同质物体的量的组合会引起质的突变。也可用以说明集微成众,团结起来力量大的道理。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中山靖王刘胜传》
与狐议裘,无时焉可。

汉·王符《潜夫论·述赦》。这两句大意是:与狐狸商量用它的皮做皮袄,什么时候能商量成呢?比喻只凭主观愿望谋求对方牺牲自己的根本利益,只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根本不会成功。现有成语“与虎谋皮”,原作“与狐谋皮”。

东汉政论家、文学家 王符 《潜夫论·述赦》
学之乃知,不问不识。

汉·王充《论衡·实知篇》。这两句大意是:只有学习才能懂得世间的道理;如果耻于向人求教,许多东西就会永不知晓。学习始终应是开放的过程。而人在学习的过程中出于自尊等心理因素的影响,往往羞于启齿向他人求教,这样就使他的学习成为一个封闭式的过程。这句格言以其精粹的句式,质朴的语言,告诫人们要遵循学习的规律,虚心就学,不耻下问,养成良好的学风和谨严的治学态度。它是一句经得起实践检验的箴言,应该书之座右,铭记于心,

东汉哲学家 王充 《论衡·实知篇》
忘战者危,极武者伤。 汉朝·东汉名言

汉·李尤《弩铭》。这两句大意是:忘掉战争是危险的,必然带来祸患;过份重视武力,也台受到损伤。此二句从两个极端论述战争。作者认为:若忘记战争的危险,麻痹大意,势必给外敌造成可乘之机,随之而来的就是灾难;若过分迷信武力.动辄兵戎相见,则会加重人民的负担,也势必会给人民带来损伤。因此既要居安思危,常备不懈,又要尽量减步战事,使人民能休养生息,发展生产。可以此二句强调既不要忘掉战争,又不要迷信战争的思想。

东汉文史学家 李尤 《弩铭》
贪贾三之,廉贾五之。

汉·班固《汉书·货殖传》。贪贾(gu股):贪心的商人。廉贾:廉正不贪的商人。这两句大意是:贪心的商人牟取暴利,反得利少,只能十得其三;廉正的商人薄利多销,反而得利多,可以十得其五。商人都以营利为目的,不图利何用经商?但廉正不贪的商人目光长远,薄利多销,讲究信誉,赢得顾客的信任,虽然一次获利不多,生意却越做越红火,得利越来越多;狼贪豺狠的商人则搞短期行为,一锤子买卖,为了牟取暴利,弄虚作假,不讲信誉,能坑就坑,能骗就骗,短期可能获利非小,长此下去,生意却越做越萧条,甚之倒闭破产。~,是古人对两种商人、两种经营思想成败的经验总结,今天对我们的经济工作者、工商企业家也不先启迪意义,它警示我们切不可只顾眼前,图牟暴利,贪心黑心.坑骗顾客,否则非砸锅不可。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货殖传》
臣门如市,臣心如木。

汉·班固《汉书·郑崇传》。这两句大意是:登于我门的人熙熙攘壤如市场上的人一样多,但找的心却像水一样澄澈精白。郑崇曾为汉哀帝尚书仆射,因得罪权贵受谗被疏。皇帝责问郑崇:“君门如市人,何以欲禁切主上?”郑祟回答说:“~,愿得考覆。”这两句可用以说明:身在高位,门庭若市,有求于自己的人很多,自己却不能仗权挟势谋取私利,心地应该如水一样清白。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郑崇传》
明扬仄陋,唯才是举。 汉朝·东汉名人名言

三国·魏·曹操《求贤令》。明扬:发现和推举。仄(zé昃)晒:狭隘,卑贱,这里指贫穷,低贱的有才之士。这两句太意是:发现和推举出身贫贱的宥才之士,只要有才能就应荐拔。不论贫富,不绝社会地位,只耍有才能就荐拔,唯一的标准就是才能。在门阀制度森严的社会条件下,曹操这种人才观是难能可贵的。~表现出曹操的政治家风度和他诚恳求贤的心情。这两句可用于表现唯才是举的用人精神和措施。

东汉末年政治家、军事家、诗人 曹操 《求贤令》
举网以纲,千目皆张。

汉·桓谭《新论·离事》。纲:提网的大绳子。目:圈上的眼。这两句大意是:提网如果提起大绳子,一个个网眼就都张开了。《吕氏春秋-用兵》:“一引其纲,万目皆张。”及郑玄《诗谱序》:“举一纲而万目张”与~意思相同.后多引作“纲举目张”。这两句常用来比喻条理分明,也比喻做事要抓住主要环节,带动次要环节。

东汉哲学家、经学家、琴家 桓谭 《新论·离事》
何以解忧,惟有杜康。

三国·魏·曹操《短歌行》。杜康:传说古代最早造酒的人,此处借指酒。这两句大意是:怎样解除找内心的忧郁?只有借助美酒痛饮一醉。《短歌行》作于赤壁之战以后,曹操统一全国的大业暂时受阻,心中忧郁。此名句即表现他自安自慰,借酒浇愁,从酣饮中求超脱的思想感情。这两句直抒胸臆,诗风雄健,颇具诙谐意味,劝饮时可借用。以人名“杜康”代指酒,是修辞学上的借代格,写作时可以应用。

东汉末年政治家、军事家、诗人 曹操 《短歌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汉朝·东汉名言

三国·魏·曹操《短歌行》。这两句大意是:高朋满座,应当举觞酣歌,人生在世,生命多么短促!《短歌行》是曹操著名的“求贤歌”。诗文起首即以此条喟叹人生短暂,抒情酣畅沉郁,表现出深厚质朴、悲凉慷慨、急于建功立业的志向,但由于语句中又有幸福不能长驻的思想情绪,后人多以此表现及时行乐一类主题。

东汉末年政治家、军事家、诗人 曹操 《短歌行》
千人所指,无病而死。

汉·班固《汉书·王嘉传》引谚语。千人:很多人。指:指责。进两句大意是:受到众人的指责诅咒,即使发有病也会死去。汉哀帝时,岳臣董贤把大量税收物资赠授私人,王嘉上书皇帝引了~一段俚谚,指斥董贤的做法必将引起众人的忿恨,最终不得好下场。“千人所指”现多写作“干夫所指”、“千夫指”.用以警告坏人:触犯众怒,必将在强大杜会舆论压力下完蛋。成语“众怒难犯”与此义近。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王嘉传》
国耳忘家,公耳忘私。

汉·班固《汉书·贾谊传》。耳:同“而”。这两句大意是:为国忘家,为公忘私。古人提倡的这种为国忘家、为公忘私的精神,与当今提倡的无私奉献是一脉相通的。中华民族优秀的道德传统,值得继承。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贾谊传》
危于累卵,难于上天。 汉朝·东汉名人名言

汉·班固《汉书·枚乘传》。累卵:把蛋堆叠起来,比喻非常危险。这两句大意是:处境比把蛋堆叠在一起还危险,要奏效比登天还困难。枚乘是汉代文、景时代著名的辞赋家,曾在吴王刘濞手下任职。吴王谋反前,枚乘上书谏阻。其中说道:“能听忠臣之言,百举必脱。必若所欲为,~。”吴王不听。于是.枚乘与邹阳等人一道离开吴国投到粱孝王门下。此名句以两个生动的比喻把难以明说的道理表现得十分充分,强调了背叛中央搞分裂的危险性与成功的无可能性,言简意赅,震聋发聩,可谓善于言理。可用以比喻危险的处境。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枚乘传》
御政之首,鼎新革故。东汉炼丹理论家 魏伯阳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东汉末年政治家、军事家、诗人 曹操 《短歌行》
养寿之士,先病服药。 汉朝·东汉名言东汉政论家、文学家 王符
修学好古,实事求是。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
兴利除害,尊主安民。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
天地合气,万物自生。 汉朝·东汉名人名言东汉哲学家 王充
所谓圣者,须学以圣。东汉哲学家 王充
所贵惟贤,所宝惟谷。东汉天文学家、数学家、发明家、地理学家、制图学家、文学家 张衡
士死知己,怀此无忘。 汉朝·东汉名言东汉末年政治家、军事家、诗人 曹操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
仁不异远,义不辞难。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人有知学,则有力矣。 汉朝·东汉名人名言东汉哲学家 王充
人事为本,天道为末。东汉末年哲学家、政论家 仲长统
人生在勤,不索何获?东汉天文学家、数学家、发明家、地理学家、制图学家、文学家 张衡
前圣后圣,未必相袭。 汉朝·东汉名言

汉·桓谭《新论·正经》袭:沿袭。 说明圣人都不是因循守旧的。

东汉哲学家、经学家、琴家 桓谭 《新论·正经》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
棋法阴阳,道为经纬。东汉文史学家 李尤 《围棋铭》
名不常存,人生易灭。 汉朝·东汉名人名言东汉末年哲学家、政论家 仲长统
民为国基,谷为民命。东汉政论家、文学家 王符
吏不廉平,则治道衰。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
君子独处,守正不挠。 汉朝·东汉名言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
举大事者,不忌小怨。东汉王朝开国皇帝 光武帝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东汉哲学家 王充 《论衡·感虚篇》
国之将兴,尊师重傅。 汉朝·东汉名人名言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富民者,以农桑为本。东汉政论家、文学家 王符
大人不华,君子务实。

汉·王符《潜夫论·叙录》卓越的人不追求虚有其表,有修养有名望的人致力于实际。

东汉政论家、文学家 王符 《潜夫论·叙录》
侈而无节,则不可赡。 汉朝·东汉名言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侈恶之大,俭为共德。东汉末年政治家、军事家、诗人 曹操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东汉末年军阀 李傕 《犯长安·李傕定计》
谗言伤善,青蝇污白。 汉朝·东汉名人名言东汉哲学家 王充
不览古今,论事不实。东汉哲学家 王充
安不忘危,盛必虑衰。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
家富势足,目指气使。 汉朝·东汉名言

汉·班固《汉书·贡禹传》。目指:动目以指物,即不说话而用眼睛示意。气使:出气以使人,即用神情支使人。这两句大意是:家产富有,势力显赫,常用眼神气色指挥别人。这是汉时大臣贡禹给皇帝上书中的话。他指出当时社会败坏,奸邪横行,一些行为连猪狗都不如的人,~,也成了“贤”者。“目指气使”后来写作“颐(yí宜)指气使”。颐,即腮帮子。北宋·孔平仲《续世说·谗险》:“朱梁李振,唐自昭宗迁都之后,王室微弱,朝廷班行,备员而已。振皆颐指气使,旁若无人。”用“颐指气使”形容有权势者支使别人时的傲慢神态,是非常形象贴切的。这个成语现在还被广泛使用。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贡禹传》
以管窥天,以蠡测海。

见班固《汉书·东方朔传》。管:竹筒,竹管。窥:看。蠡(lí离):瓢。这两句大意是:拿竹管子来窥看天,拿瓢来测量海,都是很蠢笨的。茫茫宇宙,浩瀚银河,都是无穷无尽的,企图以管来窥看,犹如坐井观天一样,所见不过数星而已。无垠的大海,一望无际,企图以瓢测量,真是可笑得很。此二句形象地比喻视野狭窄、以偏概全的思维方法,并已概括成“管窥蠡测”的成语,用以形容见识狭窄、短浅。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东方朔传》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见三国·魏·曹操《步出夏门行·观沧海》。萧瑟:形容草木被秋风欢拂所发出的声音。洪波:巨大的波涛。这两句大意是:秋风飒飒作响,大海涌起了巨浪。这两句诗以简洁而健拔的笔触勾勒出秋风劲吹、海涛汹涌的壮阔景象。气势雄浑。可用来描写大海和抒发雄心壮怀。

东汉末年政治家、军事家、诗人 曹操 《步出夏门行·观沧海》
处颠者危,势丰者亏。 汉朝·东汉名人名言

见王充《论衡·累害篇》。颠:顶端。丰:满。亏:缺。这两句大意是:处在顶端的东西易生危险,状态丰满的东西容易亏缺。“处颠”与“势丰”是事物已经发展到了极致,无以复加,故矛盾必向其相反方面转化,易生危险,易生亏损。可用于说明某种事物的态势或事物矛盾转化的哲理。

东汉哲学家 王充 《论衡·累害篇》
不得慕虚名而处实祸。

曹操《让县自明本志令》不能因追求虚名而招来灾祸。追逐名利,害人害己

东汉末年政治家、军事家、诗人 曹操 《让县自明本志令》
无德而贿丰,祸之胎也。

汉·王符《潜夫论·遏利》。贿:财物。这两句大意是:没有道德的人而拥有丰厚的财物,就埋下了灾祸的胚胎。没有道德的人而财物丰厚,就会引起人们的不平;甚者,利用丰厚的财物胡作非为,为害一方,这样都会引来祸害,那财物就不是福而是造成祸害的根子了。这两句可用于说明拥有的财物要与自身的道德修养相称,要以德取财,不取不义之财。

东汉政论家、文学家 王符 《潜夫论·遏利》
文人之笔,劝善惩恶也。 汉朝·东汉名言

汉·王充《论衡·佚文篇》。这两句大意是:文人的笔,是用来劝人为善,惩戒恶行的。王充在这里说的是一种写作目的,认为文人应该用自己的笔来“劝善惩恶”。这里的“善”、“恶”,自然是以封建社会的道德标准来衡量的。但王充已经认识到文学的社会性,指明了文人的社会责任,这是应该肯定的。社会主义时代的文学家,应该用自己的笔来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提倡好人好事,惩戒恶行劣迹,爱憎分明,褒贬得当。从这个意义来看,~两句对当前的写作仍然是有积极意义的。

东汉哲学家 王充 《论衡·佚文篇》
唯才是举,吾得而用之。东汉末年政治家、军事家、诗人 曹操
舜无立锥之地以有天下。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
深念远虑兮,胜乃可必。 汉朝·东汉名人名言东汉儒家学者,经学家 马融 《围棋赋》
教,上所施,下所效也。东汉经学家,文字学家 许慎
公之为言,公正无私也。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汉朝·东汉名言东汉末年政治家、军事家、诗人 曹操
象以齿焚身,蚌以珠剖体。

汉·王符《潜夫论·遏利》。齿:指象牙。焚:毙命。焚身犹言丧生。蚌(bàng棒):生活在淡水中的一种软体动物,贝壳内有珍珠层,有的可产出珍珠。这两句大意是:大象由于牙齿贵重而丧命,蚌蛤因为可产珍珠而被剖体。“象以齿焚身”是由《左传·襄公二十四年》“象有齿以焚其身,贿也”演化而来。贿,即财。晋国范宣子执政时很贪财,常要求诸侯给他送厚礼。郑国子产带信给他,劝他不要过分重视财物,钱财过多会招致毁灭性的灾祸。~两句比喻身边财富过多,就会招祸甚至丧生。

东汉政论家、文学家 王符 《潜夫论·遏利》
衰世好信鬼,愚人好求福。

汉·王充《论衡·解除篇》。衰:没落。好(hào浩):喜好。这两句大意是:没落的时代喜好相信鬼魅,愚蠢的人们喜好祈求福分。世上本无鬼,鬼由人心生。而人们之所以心中生出鬼来,则是由于世道纷乱,灾祸并作,人们生活不安定,精神有所困惑不安所致。若处盛世,诸灾皆无,人们无忧无虑,没有什么可惧可惑的,鬼从何而生?一个人的祸福,一个朝代的盛衰,都有一定的现实因素,都是前有因后有果,如何能祈求得来?只有愚蠢的人才会不从现实的努力中去创造幸福,而向冥冥中去祈祷福佑。这两句表现了王充无神论者的唯物思想。可用于分析信鬼求福的现实原因,让人们破除迷信,致力于现实的创造。

东汉哲学家 王充 《论衡·解除篇》
言多令事败,器漏苦不密。 汉朝·东汉名人名言

三国·魏·孔融《临终诗》。器。器皿。这两句太意是:话说得多了,一定会使事情失败;器皿漏水是苦于它不严密,有漏洞。孔融对曹氏政权多有抨击,终被曹操所害,此二句是他对曹魏野蛮专制政权的控诉,也是对自已惨遭不测的总结。作者认为,自己的悲剧是由于言多所致,其实不然,在没有民主、没有自由的时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

东汉文学家 孔融 《临终诗》
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

汉·何休《春秋公羊传解诂·宣公十五年》。这两句大意是:饥饿的人唱出的歌都是有关他所吃的食物的,劳累的人唱出的歌都是有关他所从事的劳动的。这是两句常常被引用的名句,多用来论述诗歌的现实主义传统,表明民歌表达了人民的感情与愿望,反映了广泛的社会生活;同时也用以说明任何文艺创作都具有一定的功利目的。

东汉经学家 何休 《春秋公羊传解诂·宣公十五年》
少成若天性,习贯如自然。

汉·班固《汉书-贾谊传》。习贯:习惯。这两句大意是:少年老成好像是天性如此,实则是习惯成为自然。存在决定意识。人生活在社会上,一定会受客观环境的影响。贾谊少年老成,看来是天性如此,实则是他长期瑾言慎行.克己抑欲,时问长了,也就成了习惯。此二句可用来说明人的思想性格、行为举止,无不是在客观环境中逐新形成的。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贾谊传》
豺狼横道,不宜复问狐狸。 汉朝·东汉名言

汉·班固《汉书·孙宝传》。豺狼:喻犬奸大恶的人。复:再。狐狸:比喻奸猾小人。这两句大意是:太奸大恶的人当道执政,就不用再推究狡奸猾的小人了。大奸大恶之人祸国殃民,罪大恶极;相比之下,那些奸滑小人作奸犯科,欺睢百姓,就不足挂齿了。两句写尽封建社会狐狸遍地,豺狼当道的穷凶极恶的社会现象。

东汉历史学家 班固 《汉书·孙宝传》
被褐怀金玉,兰蕙化为刍。

汉·赵壹《鲁生歌》。被(pī披)褐:穿粗布衣服,指地位低下。怀金玉:指胸有才德。兰蕙:香花美草。刍(chú锄):喂牲口的干草。这两句大意是:位卑身贱,但却胸怀才德;香花美草,竟被当作草料。此条通过被褐怀玉,兰蕙化刍的比喻抒发诗人胸有才德,渴望成就功业而不被世用的郁闷。一个“化”字把压抑人才的黑暗社会的腐朽污浊写了出来。作者在慨叹中带有满腔愤激之情。今天可用于反映封建社会士大夫的不幸遭遇。

东汉辞赋家 赵壹 《鲁生歌》
文籍虽满腹。不如一囊钱。

汉·赵壹《秦客诗》。文籍:文章书籍,指学问。囊:袋。这两句大意是:学问虽然满腹,价值却不如一袋钱。在封建社会,许多文人虽然满腹经纶,却不能为世所用,大志不伸,穷困潦倒,为人所贱;而那些富贵之人,虽然不学无术,无所事事,但却趾高气扬,为人所重。诗句以学问与金钱作比,以“满腹”和“一囊”对照,表现了封建社会世人重金钱不重才学的现实,含蕴着不平和悲愤之情。这种以对比见意的方法可以学习,也可直接用成句揭示旧社会重财不重才,有才之士不得其用的现实。

东汉辞赋家 赵壹 《秦客诗》
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 汉朝·东汉名人名言

三国·魏·徐干《室思》。穷:穷尽。已:停止。这两句大意是:思念你的情怀有如潺潺的流水,哪里有穷尽消竭的时候?此名句采用比喻的手法,以无尽的流水喻斩不断、理还乱的离愁,恰到好处地表达了相思的苦楚。借具体的形象状无形的思绪,既含蓄又生动。后句直抒胸臆,感叹愁绪之长,别离之苦,突出了抒情主人公强烈而真挚的情感。此名句如叙如诉,自言自语,准确地剖白了思妇的心绪,感情炽烈,具有很强的感染力。徐干是较早用水喻愁的的诗人,这种表现手法使后人受到启迪而仿效创新,演化出许许多多脍炙人口的以水状愁的名句来。

汉魏间文学家 建安七子之一 徐干 《室思》
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

三国·王粲《七哀诗》。这两句大意是:(作者走出长安)出门别无所见,所看到的唯有累累白骨覆盖着原野。东汉末年军阀混战,兵连祸结,造成人民的大量惨死。特别是董卓的部将“李催、郭汜之乱”更给中原人民带来一场浩劫。《七哀诗》写的就是作者离开长安时所看到乱离景象和悲痛心情。~两句中,一个“无”字与一个“蔽”字形成鲜明对照,说明中原大地除了白骨之外已别无他物了,战祸之惨,于此可见。它与曹操的“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一样,真实而典型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现实,都是建安文学名作中名句,常被后人引用。

东汉末年文学家 王粲 《七哀诗》
边城多健少,内舍多寡妇。

三国·陈琳《饮马长城窟行》。健少:年轻的士卒。内舍;内地的家里。这两句大意是:青壮年男子都去戍边打仗了,内地的家中尽是寡居的妇女。战争,这个吃人的怪物,吞噬了多少人的生命,又使多少人受到折磨。此二句貌似平常,却内含多少思妇之泪及征夫之苦,人们的反战情绪也在不言之中了。~揭露战争造成无数的旷夫怨女,给人民带来了悲剧。

东汉末年文学家 陈琳 《饮马长城窟行》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汉朝·东汉名言

三国·魏·曹操《蒿里行》。这两句大意是:(战乱给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以致)暴尸原野,无人收殓;行军千里,听不见鸡鸣犬吠之声。~像一幅特写镜头:但见白骨皑皑,惊心动魄;残垣断壁,无有人烟。诗句写得典型、形象,揭露深刻,遂传诵千古。形容战祸之惨,多被人引用。

东汉末年政治家、军事家、诗人 曹操 《蒿里行》
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

三国·魏·曹操《蒿里行》。这两句大意是:(由于连年征战,)战士身上的铠甲都生了虱子,无数百姓因战争而死亡。这两句写出战争给士卒和人民带来的无穷灾难。铁甲上一般是不会生虮虱的,但由于连年征战,人不解甲。马不下鞍,以致铠甲上都生出虮虱;无辜的黎民死于战火之中,无数劳动成果毁于一旦。揭露战争给人民带来的捕苦,可引此名句。

东汉末年政治家、军事家、诗人 曹操 《蒿里行》
势家所多宜,咳唾自成珠。

汉·赵壹《刺世嫉邪赋》,这两句大意是:有权势的人家干什么都被认为是合适的,说话时喷出的唾沫星子也会被人奉为珍珠。这是汉末流行的一句俗语,又作“势家多所宜,咳吐自成珠”。写作上前一句直陈其事。属于“赋”的手法,后一句夸张比拟,属于“比”的手法。“咳唾”句画龙点睛地写出封建社会的世态炎凉,具有辛辣的讽刺意睐。两句一直一曲,交相映衬,成为千载不衰的隽永名句。流传中演化出“咳唾成珠”的成语,多用来从贬义角度讥讽某些人言谈的“名贵”。有时也可从正面用来比喻文字优美,出口即成佳句。

东汉辞赋家 赵壹 《刺世嫉邪赋》
路有饮妇人,抱子弃草间。 汉朝·东汉名人名言

三国·魏·王粲《七哀诗》。这两句大意是:路边一个瘦骨嶙峋,饥肠辘辘的妇女,把幼儿抛弃在乱草之中。东汉末年,西凉太守董卓为乱,胁迫献帝迁都长安,纵兵奸杀,无恶不作,王允等策动吕布杀董卓,董卓部将李傕、郭汜围攻长安为董报仇,连年战祸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王粲为避战祸从长安流亡荆州,写下《七哀诗》真实地记录了当时的惨象。此句即其中情景之一。诗句以记实的手法传写出骨肉分离、母子不能相保的人生悲剧场面,悲凉而凄惨,久为后人称道。此句之意境后世乐府诗也时有化用。

东汉末年文学家 王粲 《七哀诗》

经典语录

名人名言

老办法 Copyright (C) 2009-2012 www.laoban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20139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