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朝·西晋名言警句 历史

晋朝·西晋名人名言

晋朝·西晋历史:(265年—316年),是中国古代的一个朝代名,由晋武帝司马炎于265年取代曹魏政权而建立,国号晋,定都洛阳,史称“西晋”。西晋为时仅五十一年,倘由灭吴始计,则仅三十七年。265年,晋王司马炎称帝,建立西晋;280年,灭东吴,完成统一;316年,为汉国(前赵)所灭。西晋统一仅37年,是魏晋南北朝长期分裂时期中的短暂统一,所谓“昙花一现”。318年,琅邪王司马睿于南方建立东晋,中国进入东晋十六国时期。

晋朝·西晋名人名言

兵贵神速。 晋朝·西晋名言

晋·陈寿《三国志·魏书·郭嘉传》。本句大意是:采取军事行动,最可宝贵的是行动迅速。“兵贵神速”乃千古治军克敌之妙诀。因为只有速度,才能打乱敌人的部署,争取到所需要的时间;才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才能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在今天,时间就是生命,时问就是效益,尤应重视速度,“兵贵神速”的古训,愈来愈为人们重视。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郭嘉传》
要言不烦也。

晋·陈寿《三国志·魏志·管辂传》注引《管辂别传》。要:切要。烦:又多又乱。本句大意是:切要的言论不多不乱不絮叨。据《管辂别传》记载一次何晏请管辂到他家,邓飏也在座。邓飏问管辂:人家都说你精通《周易》,为何你一句也不谈《周易》的道理昵?管辂说:精通《周易》的人是不谈论《周易》的。何晏听了赞扬说:“可谓~也。”后来人们用~形容说话扼要切题,一点不琐碎罗嗦。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志·管辂传》
不求备于一人。

晋·陈寿《三国志·吴书·周瑜鲁肃吕蒙传》。求备:要求完备、全美。本句大意是:不能要求一个人十全十美,完备无缺。人不可能全美,谁也不可能没有缺点。如果用形而上学的思想方法,吹毛求疵地求全责备于一人,那么这样的人是绝对找不到的。如果“此作为任用人的标准,那么就一定找不到可以任用的人。这句用于对人不可求全责备。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吴书·周瑜鲁肃吕蒙传》
集众思广忠益。 晋朝·西晋名人名言

晋·陈寿《三国志·野书·董和传》。集:集中。思:思想,意见。广:增广。益:好处。本句大意是:集中群众的意见和智慧,可以收到更大更好的效果。这是诸葛亮教育他的部属时说的话。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诸葛亮就是智慧的化身,是最聪明最有学问的人。可是诸葛亮却不自以为是,他懂得倾听群众的意见,集中群众的智慧,使自己成为足智多谋的政治家,军事家。他的这句名言,被缩写成成语“集思广益”,流传至今。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野书·董和传》
祸莫大于无信。西晋初年文学家、思想家 傅玄
上不正,下参差。

晋朝·杨泉《物理论》居上位的人行为不端正、不正派,居下位的人就会错误百出。说明领导者应该严于律己,以身作则。

西晋哲学家 杨泉 《物理论》
充内形外之谓美。 晋朝·西晋名言西晋文学家 左思
厚葬无益于死者。

见晋·陈寿《三国志·魏书·明帝纪》裴松之注引《魏略》。厚葬:指丧葬时奢侈铺张。本句大意是:大肆挥霍钱财操办丧事,对死者没有好处。古时贵族的生活很奢侈,不但活的时候挥霍浪费,死了还要厚葬,用以表示他们的尊贵。墨子早就提出过“节用”、“节葬”的主张,提倡减少无用的耗费,具有打破贵族等级制度的意义。古人已经认识到~,主张节约办丧事,现在却还有人以奢侈的葬礼表示孝心;更有甚者,老人活着的时候不好好奉养,死后却以厚葬为自己立名,不亦蒜夫!批判这种社会现象,提倡薄葬厚养的社会风尚时可以引用这旬古语。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明帝纪》
以计代战,一当万。西晋政治家、军事家和学者 杜预
为国者,以民为基。 晋朝·西晋名人名言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
美物者,贯依其本。西晋文学家 左思
婉若银钩,漂若惊鸾。西晋书法家 索靖
恶不可积,过不可长。 晋朝·西晋名言

晋·陈寿《三国志·吴书·陆凯传》裴橙松之注引《江表传》。长(zhǎng掌):滋长。这两句大意是:坏事不可积累,过错不可滋长。事物都有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干一两件坏事或有微小的过失看来算不得大问题,因为人非圣贤,谁能无过?但是,如果不引以为戒,不防微杜渐。而任其发展,就会积小恶为大罪,积小过为大错,最后不可收拾,引起了质变。因此,~和《左传·隐公六年》“善不可失,恶不可长”一样,都有劝诫意义,不可等闲视之。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吴书·陆凯传》
迷而知返,得道未远。

晋·王沈《魏书·高谦之传》引谚语。道:正道。这两句大意是:迷了路而知道返回,那么走不多远就会进入正道了。这里的迷路,指在人生道路上迷失了方向。误入歧速的人知道回头,自然能走上正道,“迷途知返”的成语就是这个意思。可用以勉励失足者。

西晋文学家 王沈 《魏书·高谦之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晋·傅玄《太子少傅箴》。朱:同“蛛”,朱砂.一种红色的颜料。这两句大意是:经常接近朱砂的人会染上红色,经常接近墨石的人会染上黑色。该名句以现实生活中常见的现象阐述交友和处世的道理,说明环境的熏陶,交游的感染,对一个人成长有重要影响。字面上看似叙事,实质是深刻的说理,形式上看似直陈,其实是比喻、象征,手法巧妙,喻理深刻。知名度、引用率颇高,久传不衰,沿用至今。

西晋初年文学家、思想家 傅玄 《太子少傅箴》
福来有由,祸来有渐。 晋朝·西晋名人名言

晋·陈寿《三国志·吴书·孙奋传》。由:原因。渐:渐进,逐渐。这两句大意是:幸福的到来都有原因,灾祸的到来都有从开端到发展的渐进过程。任何幸福的来临都不是偶然的,而是由一定的条件造成的;任何灾祸的到来也不是突发的,而有一个渐变的过程。所以,别人有了幸福,不必羡慕人家的命运好,那是他们努力创造的结果;自己有了祸灾,也不必一味归之于晦气,那是自己不注意防微杜渐的结果。这两句可用以告诫人们对于祸福不可怨天尤人,而要自己努力创造条件争取幸福,努力防微杜渐避免灾祸。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吴书·孙奋传》
人各有志,所规不同。

晋·陈寿《三国志·邴原传》。规:准则。这两句大意是;人各有各的志向,每个人所遵循的准则有所不同。~二句告诉我们,社会上的人有不同的志向,是因为他们遵循不同的政治原则和道德原则所致。其“所规”不同,则其政治态度、道德规范就不同,自然其节操、志向就有所不同,故看其志向,便知其人如何。可以此二句分析一个人的世界观与处世态度的关系,也可以“人各有志”说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志向,不能强求一律。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邴原传》
及溺呼船,悔之无及。

晋·陈寿《三国志·魏书·董卓传》裴松之注引《典略》。溺:没入水中。这两句大意是:等到没入水中才呼叫船只营救,后悔也来不及了。不会游泳就不能下水,想要过河就得准备船只。如果对可能发生的事变毫无预见,毫无准备,等到溺水以后再找船营救,自然来不及了。这两句以日常生活中人人明白的道理,说明了“防患于未然”的重要性。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董卓传》
度德而让,古人所贵。 晋朝·西晋名言

晋·陈寿《三国志·魏书·袁绍传》。度(duó夺)德:考虑自己的才德。这两句大意是:考虑自己的才德,把位置让给胜于自己的人,这是古人所看重的行为。度德而让,有自知之明,是一种美好的行为和高尚的品德,是古人所宝贵的,也会得到时人的敬仰。那种嫉贤妒能,占着茅厕不拉屎的人才是最可鄙的。这两句可用于让贤。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袁绍传》
识时务者,在乎俊杰。

晋·陈寿《三国志·蜀书·谱葛亮传》裴松之注引《襄阳记》。时务:客观形势。俊杰:英俊杰出之士。这两句大意是:正确认识眼前客观形势,在于英俊杰出之士。这是奉劝别人认清形势,照顾大局的名句。此话精粹、简约,话中有话,而又通俗易懂,因而使用率很高。但在后来的流传中,一般将两句合而为一,简作“识时务者为俊杰”。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蜀书·谱葛亮传》
善积者昌,恶积者丧。

晋·陈寿《三国志·蜀书·后主传》。这两句大意是多作好事,广积善行的人,一定能顺利昌盛;多行不义,广积怨恨的人,一定要失败灭亡。俗语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侯一到,一切都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可作此二句的注解。~虽带有因果报应的迷信色彩,但从历史的角度去看,还是有道理的。可以此劝诫那些行为不法者弃恶从善。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蜀书·后主传》
街谈巷说,必有可采。 晋朝·西晋名人名言

晋·陈寿《三国志·魏书·陈思王植传》。这两句大意是:街谈巷议,一定有可采纳的内容。孔子说过“三人行,则必有吾师”,事实也是如此,人民的街谈巷议,常常反映了他们的喜怒哀乐,表达了他们的意见和情绪,从中可以了解施政的得失,听到人民的心声。所以春秋时郑国著名政治家子产有“不毁乡校”之举,唐朝人韩愈还写了《子产不毁乡校颂》,都可说明应从街谈巷议中撷取有用的成份,以改善自己的工作,获得真正的批评和建议。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陈思王植传》
若卵投石,岂可得全。

晋·陈寿《三国志·魏书·吕布传》裴松之注引《献帝春秋》。卵:蛋。投:击。全:保全。这两句大意是:像用鸡蛋去撞击石头一样,鸡蛋怎能得以保全?“若卵击石”语出《墨子·贵义》:“以其言非吾言者,是犹以卵投石也,尽天下之卵,其石犹是也,不可毁也。”现在人们常用~说明在敌我双方的斗争中,要正确地估量彼此的力量,切不可不自量力,盲目行动,像鸡蛋碰石头一样自取毁灭。“若卵投石”现也常写作“以卵投石”、“以卵击石”。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吕布传》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

晋·陈寿《三国志·吴书·孙韶传》裴松之注引《会稽典录》。不居:不停留。这两句大意是:岁月不停留,时光似流水。此句感叹光阴似箭,采用了直陈其事的方法。两句于客观描述中暗露主观感情,看似“无我”而“我”在其中。这种以间接方式表现主观情志的手法,巧妙自然,而且使文意耐人咀嚼,字面上又不影晌行文的流畅,可谓一举几得。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吴书·孙韶传》
人命至重,难生易杀。 晋朝·西晋名言

晋·陈寿《三国志·魏书·王朗传》。这两句大意是:人命关天,难生难养,杀之却很容易。此二句强调人命关天,不可轻易处人以死刑。因为误判、错判尚可以改判;一旦误处极刑,想改正也来不及了。故古人有“重刑再覆”(见《旧唐书·刘宴传》)之说,就是要重调查,重证据,一审再审,获得确凿罪证后,当杀者再杀。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王朗传》
从令纵敌,非良将也。

晋·陈寿《三国志·魏书·任城王传》。从令:墨守成令。这两句大意是:在战斗中,机械地执行上级的命令,贻误战机,放走敌人,决不是好的将领。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而军令条文是死的,以死的条条来应付万变的形势,自然不行,故前人有“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的话。为了消灭敌人,保存自己,应不拘于命令条文,相机行事。这才是好的将领。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任城王传》
兵法贵在不战而屈人。

晋·陈寿《三国志·魏书·陈泰传》。屈人:使人降服。本句大意是:兵法最可贵之处在于可以不进行战争便使敌人降服。兵法本是战争经验的总结,使用异法可以显示自己的力量,使敌人胆战心寒。如巧妙的布阵,可使敌人眼花缭乱,整齐的军容,可使敌人感到震慑;神出鬼没的战术,可使敌人不知虚实。所以,使用兵法可以取得意外的胜利,甚之可以不动一兵一卒,使敌人屈服。可以此二句说明学习和使用兵法的重要。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陈泰传》
兵有利钝,战无百胜。 晋朝·西晋名人名言

晋·陈寿《三国志·吴书·吕蒙传》裴松之注引《吴录》。兵:兵力。利钝:指强弱。这两句大意是:兵力有强有弱,战争没有百战百胜的道理。常言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世上没有永不打败仗的常胜将军。兵力有时我强敌弱,有时敌强我弱,战争不会百战百胜。因而良将对战争的胜败应作好充分的准备;偶有失败,切不可气馁,一定要鼓足勇气,总结经验,以利再战。可以此劝慰失败者,或强调战前作好各种准备的必要性。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吴书·吕蒙传》
计投府库,量入为出。

晋·陈寿《三国志·魏书·卫靓传》。计较(jiao叫):计算校棱。府库:官府储存财物的仓库。量入为出;根据收入计划支出。这两句大意是:计算核查仓库中所储存的财物,根据收入多少汁计划支出。这两句可供引用说明无论一个国家、一个家庭还是每个人,都应该重视积贮并遵循“量入为出”的消费原则,这样才不致在经济上出现赤字,陷入围境。也可只引用“量入为出”一句,表达同样时意思。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卫靓传》
图匮于丰,防俭于逸。

晋·潘岳《藉口赋》。图:考虑,谋划。匮(kui溃):缺乏,不足。俭:贫乏,穷困。逸(yi易):安乐。这两句大意是:在丰年富裕之时,就要考虑、图谋可能出现的匿乏不足;在安闲逸乐之时,就要提防以后的穷困贫乏。孔子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人们不应满足于一时的富足与安乐,而应居安思危,作长远的打算,才能防备“乐极生悲”。这两句就表达了这样的意思,可用于论述节俭、积蓄的重要作用,也可用以说明人在顺境时,要考虑以后可能遇到的困难。

西晋文学家 潘岳 《藉口赋》
凿石索玉,剖蚌求珠。 晋朝·西晋名言

晋·陈寿《三国志·蜀书·秦宓传》。这两句大意是:凿开石头索取宝玉,跑剖开河蚌寻求珍珠。玉藏于石中,不凿石则不能得美玉;珠产于蚌中,不剖蚌则不能得宝珠;人才隐于百姓之中,不深入寻求则不可得人才。这两句用于比喻要深入探求和发现人才。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蜀书·秦宓传》
用人无疑,唯才所宜。

晋·陈寿《三国志·魏书·郭嘉传》裴松之注引《傅子》。这两句大意是:任用人无须疑虑,只要是才能所适宜的。用人无疑,疑人无用,只要才能适宜,看准了就大胆任用,放心地让他去干。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郭嘉传》
不以人所短弃其所长。

晋·陈寿《三国志·吴书·诸葛恪传》。短:短处。长:长处。本句大意是:不因为人的短处而弃去人的长处。人各有所长,亦各有所短。有的人短处多一些,有的人短处少一些。若看人、用人只取人的短处,而看不到人的长处,就会把人看得一无所是,而埋没了人的长处。这样看人、用人,就很少有人可用。这是一种片面化、绝对化的取人方法。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吴书·诸葛恪传》
吏多民烦,俗以之弊。 晋朝·西晋名人名言

晋·陈寿《三国志·步骘传》。这两句大意是:官吏多,烦扰百姓就多。习俗因此产生弊端。政府各级官员直当提高办事能力,以精简为宜。官员过多就增加百姓的负担,而且官多事少,无所事事,就会无事生非,生事扰民,百姓当然要反对。这两句用于说明精简政府工作人员的重要。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步骘传》
知人善察,难眩以伪。

晋·陈寿《三国志·魏书·武帝纪》裴松之注引《魏书》。察:洞察。眩:使目迷。伪:假象。这两句大意是:了解人并善于洞察事物,就很少被假象所迷惑。了解人的才能、性格和为人,就能对人的所作所为傲出比较准确的判断,加上善于洞察事物,如果所了解的人制造了假象,或者他人为所了解的人身上蒙上了一层假象,就难以被迷惑,而易于看透事物的客观本质。这两句用于说明知人善察,就易于看穿伪装。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武帝纪》
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晋·李密《陈情表》。茕茕(dióng穷):孤独的样子。孑(jié节)立:孤立无依。吊:慰。这两句大意是:一个人孤孤独独,可以互相安慰的,只有自己的形体和影子。李密是一个极有辩才、以文学见称的历史人物。父早死,母改嫁,自幼由祖母抚养,与祖母相依为命。公元二六七年,晋武帝征召李密为太子洗马。李密以奉养祖母为由,写了《陈情表》辞不应征,此即其中为人称道的名句。其写作上的特点是以夸张手法表现一个人孤立无援的哀怨,感情真切、凄楚,而语句却显得优雅动人。尤其后~句更为人们表现孤独境遇时所喜用。

西晋文学家 李密 《陈情表》
宁我负人,毋人负我。 晋朝·西晋名言

晋·陈寿《三国志·魏书·武帝纪》裴注引孙盛《杂记》。负:亏欠,背弃。毋(wù无):不可,不要。这两句大意是:宁肯我负别人,不教别人负我。东汉末年董卓废少帝而立献帝,京都大乱。董卓荐曹操为骁骑拉尉,欲共计大事。曹操料董卓必败,就逃归多里。途中经过故人吕伯奢家,伯奢不在,其五子皆在,备宾主之礼。曹操听到食器声,以为图谋自己,就把伯奢的五个儿子杀掉,并说“~!”《三国捕义》上这两句话作:“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后人常以此话形容极端自私狠毒的处世态度。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武帝纪》
举觞对膝,破涕为笑。

晋·刘琨《答卢谌书》。觞(shāng伤):古代喝酒用的器物。涕:眼泪,此指哭泣。这两句大意是:举起酒杯对膝而饮,停止哭泣,转悲为喜,脸上露出笑容。刘琨为晋将领、诗人。晋室南渡后任大将军,都督并州诸军事,招抚流亡,坚守并州,忠于晋王室,与石勒、刘聪对抗,后兵败投奔鲜卑贵族段匹石单,被段所害。刘琨在段部时,卢谌曾写信寄诗给他,这是刘琨给卢谌的答书,激昂慷慨,抒写了壮志未酬的悲愤感情。答书中说:“国破家亡,亲友凋残。负杖行吟,则百忧俱至;块然独坐,则哀愤两集。时复相与~,排终身之积惨,求数刻之暂欢。”在原书中,~本是表现痛苦的感情,写在无可奈何的家国之痛中,与好友借酒排愁,强作欢颜。现在“破涕为笑”成了写人们转悲为喜的神情的常用成语。

西晋将领、音乐家、文学家 刘琨 《答卢谌书》
忧国忘家,捐躯济难。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
以仁为富,以义为贵。 晋朝·西晋名人名言西晋史学家 陈寿
事亲以敬,美过三牲。

晋·挚虞恭恭敬敬地侍奉双亲,其开心程度超过吃牛、羊、猪肉。

西晋文学家 挚虞
禄无常家,福无家门。西晋文学家 挚虞
精骛八极,心游万仞。 晋朝·西晋名言

西晋·陆机 《文赋》精:神。骛wù:驰。八极:喻极远之处。万仞:喻极高之处。意谓诗人进行艺术构思,不受时空之限制而驰骋无边。

西晋文学家,书法家 陆机 《文赋》
纲范万度,永垂不朽。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
非常之事,何得因循。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
德比于上,欲比于下。 晋朝·西晋名人名言西晋初年文学家、思想家 傅玄
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西晋初年文学家、思想家 傅玄
病从口入,饱生众疾。西晋初年文学家、思想家 傅玄
一为不善,众美皆亡。 晋朝·西晋名言

陈寿《三国志》卷59,吴主五子传一旦做了一件坏事,做过的所有好事将化为乌有。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
战捷之后,常苦轻敌。

见晋·陈寿《三国志·吴书·陆逊传》。这两句大意是:打了胜仗后,常常苦于轻敌情绪难以消除。打了一场胜仗后,便轻敌自负,骄傲自满者,必败,即所谓“战胜而将骄卒惰者,败”(司马迁《史记·项羽本纪》),因此有远见的指挥员常常为胜利后部队中的轻敌自满情绪而发愁,因为他们深深知道这种情绪,是失败的种子,是灭亡的祸根。要防患于来然,必须警钟常鸣,常备不懈,克服麻痹轻敌思想。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吴书·陆逊传》
振穷救急,倾家无爱。

见晋·陈寿《三国志·魏书·吕布传》。振:同“赈”,救济。爱:吝啬。这两句大意是:行侠好义,无偿地救济穷人;急人之难,不惜倾家荡产,毫无吝惜之心。此句通过几件典型事例的罗列,表现一位侠义之士的品行。“振穷”与“救急”,“倾家”与“无爱”是两组近义词。这种近义词反复使用的写法,其妙处在于起刊强化作用,看似文繁,实则笔墨经济,形象突出。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吕布传》
言过其实,不可大用。 晋朝·西晋名人名言

见晋·陈寿《三国志·蜀书·马良传》载刘备语。这两句大意是:言语浮夸,超过自己实际能力的人,不能得到重用。言语浮夸,超过自己实际能力的人,往往没有什么真本事,靠夸夸其谈,大言欺人;或者是虚论高议纸上谈兵。如果真的让他去做,常常是所说的与实际不相符合,办不成事。所以这种人不可重用,重用则误大事。三国时蜀国的马谡(sù粟)丢失街亭而误军机就是典型的一例。这两句可用于说明不可重用夸夸其谈的人;也可用“言过其实”说明某人言语浮夸,不切实际。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蜀书·马良传》
读书百遍,其义自见。西晋史学家 陈寿
性清者荣,性浊者辱。西晋女文学家 左芬
兵犹火也,不戢将自焚。 晋朝·西晋名言

晋·陈寿《三国志·吴书·周瑜传》。戢(Jí急):收敛。这两句大意是:战争像烈火一般,该停止时不停止,必然自己烧死自己。此二句源于《左传·隐公四年》:“夫兵,犹火也,弗戢,将自焚也”发动战争给别国带来灾难,也给本国人民带米灾难。若当停不停,势必像玩火者一样自己烧死自己。以此二句强调好战者必亡,具有警戒意义。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吴书·周瑜传》
不曾远别离,安知慕俦侣。

晋·张华《情诗五首》其五。幕:想念。俦(chóu愁)侣:伴侣。这两句大意是:没有体验过远别痛苦的人,哪里知道想念伴侣的滋味!两句写出深刻的人生体验,是经历人生离别之苦后总结出的一个颇有哲理的名句。这首诗为思念妻子而作,~两句采用直陈其事的表现手法,有如推心置腹地与人亲切交谈,把道理巧妙地化入叙述之中,既给人亲切感,又给人深刻感。

西晋文学家 张华 《情诗五首》
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待。

晋·陈寿《三国志·吴书·吕蒙传》裴松之注引《江表传》。刮目:擦眼精。待:看待,对待。这两句大意是:读书人离别三天,就应该用新眼光去看待他。东吴将领吕蒙以军务繁忙不肯读书,孙权劝他好好学习,他才开始就学,笃志不倦,大有长进,使鲁肃大为惊奇。吕蒙对鲁肃说:“~”。这句话现在还常引用,赞扬某人时间不长已有显著进步,不能再用老眼光看待。有时也用作作讽刺性的反语。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吴书·吕蒙传》
司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 晋朝·西晋名人名言

晋·陈寿《三国志·魏书·三少帝纪》裴松之注引《汉晋春秋》。司马昭:魏未权臣司马懿的儿子。曹髦在位时,司马昭以大将军身份专国政,蓄意夺取政权。这两句大意是:司马昭的用心何在,连不相干的人也知道。曹髦即位后,看到皇权一天天被司马昭篡夺,很不满意,对侍中王沈等说了~的话,然后亲率数百憧仆讨伐司马昭,被司马昭所弑。此句直言其事,旗帜鲜明,但其揭露司马昭狼子野心的意义,字面上并没有点破,这一层意思全凭直觉把握,显得十分含蓄,形成独到特点,成为后世揭露人所共知的祸心、野心的习用警语。后一句在沿用中已简化为“路人皆知”。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三少帝纪》
名如画地作饼,不可啖也。

晋·陈寿《三国志·魏书·卢毓传》。名:名声。啖(dàn淡):吃。这两句大意是:名声如同地上画的烧饼,不能吃啊。三国时期,荐举官职常以某人名声的大小而决定其官位的高低,这种重名不重实的选官方法带来许多弊端。魏文帝曹丕在举中书郎时下诏说“选举莫取有名,~。”成语“画饼充饥”即从此而来,现多用来比喻徒有虚名而无实惠,或比喻凭借空想来自我安慰。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卢毓传》
非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

晋·左思《招隐诗二首》其一。丝竹:丝指弦乐器,竹指管乐器,此处泛指音乐。这两句大意是:并非必须有乐器才能演奏妙乐,山山水水自能奏出清朗悦人的音响。这一名句反映了魏晋人在发现山水自然美时的难以描摹的喜悦之情,历来为后人传诵。至今仍可以用来讴歌自然美的奇趣。

西晋文学家 左思 《招隐诗二首》
求贤如饥渴,受谏而不厌。 晋朝·西晋名言

晋·陈寿《三国志·吴书·张纮传》。谏:臣下的劝谏。这两句大意是:求取贤才如饥似渴,接受臣下的劝谏毫不厌烦。如饥似渴,可见其求取贤才的急切心情;毫不厌烦,可见其听取臣下批评和意见的真诚态度,这两句可用于说明古之君王或今人最高领导应广开求贤之路,乐意听取下属的批评和意见。“求贤若渴”已成人们口头常用的成语。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吴书·张纮传》
机权多门,是纷乱之原也。

晋·陈寿《三国志·夏侯玄传》。机权:国家重要事务的管理权。多门:许多部门。原:“源”的本字,根源之意。这两句的大意是:重要事务的管理权由好几十部门掌管,这是引起纷乱的根源。这原是夏侯玄与司懿议论政事时说的话,意思是人事大权要集中到中央。现在用这两句话多强调要政归于一,以免政出多门。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夏侯玄传》
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

晋·刘琨《重赠卢湛》。这两句大意是:哪料到经过千锤百炼的刚强性格,随着时间的流逝被消磨得如同绕指的柔丝一般!此条以比喻与对比手法,写壮志难酬的慨叹。通过不同时期的思想感情在特定时空中的表现,把诗人孜孜追求、终成幻化的惆怅、失意与对世事维艰的愤懑杂揉一体,情感错综复杂,诗风悲凉刚健,虽有自嘟之意,仍不失奋发之心。“百炼刚”与“绕指柔”的对比,既生动地表现了思想转变的全过程,又显得形象鲜明,富于质感,故而千古传诵。

西晋将领、音乐家、文学家 刘琨 《重赠卢湛》
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僚。 晋朝·西晋名人名言

晋·左思《咏史》。世胄(zhòu昼):贵族的后裔。蹑(niè聂):登。下僚:下层官吏。这两句大意是:士族豪门不分贤愚世代盘踞高位,英俊贤士虽怀良才终生沉沦下僚。此条通过一高一下、一升一沉的对比手法,揭露士族制度压抑人才,抒发了贤士沉沦的愤慨之情。从诗句可想象出情深志大,向封建门阀制度勇猛冲刺的诗人形象。写作时可用以表示封建时代贤士大夫的不幸遭遇,对比手法可资借鉴。

西晋文学家 左思 《咏史》
蛟龙得云雨,终非池中物。

晋·陈寿《三国志·吴书·周瑜传》。这两句大意是:蛟龙得到云雾雨露,最终将不会甘作池中之物。赤壁战后,孙权拜刘备为左将军领荆州牧。周瑜不以为然,上疏劝孙权调刘备到江南,以美色、酒肉使其意志消沉,把关羽、张飞等臂膀调离,使之不能成大事。用瑜认为:给刘备土地,使他独占一方,又让刘、关、张三人凑在一起,就好像是~,一有机会就会飞走。后刘备果建蜀汉,形成我国历史上魏、蜀、吴三足鼎立的局面。写作上此句以“比”的手法见长,以蛟龙比刘备,云雨比机遇,池中物比无大志之人。该句语言精粹,比喻贴切,暗含哲理,发人深省,很为后人乐道。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吴书·周瑜传》
盈盈荷上露,灼灼如明珠。

晋·陆云《芙蓉诗》。盈盈:清澈晶莹的样子。灼灼(zbuó茁):明亮的样子。这两句大意是:绿荷上清澈晶莹的露滴,宛如一颗颗明亮剔透的珍珠。这是陆云《美蓉诗》仅留下的两句,把亭亭玉立的绿荷上晶莹的露珠欲滚似流的状态写得宛然可见。写荷咏露,都可引用。

西晋文学家 陆云 《芙蓉诗》
腾云似涌烟,密雨如散丝。 晋朝·西晋名言

晋·张协《杂诗十首》其三。这两句大意是:翻腾的乌云如涌出的浓烟,密集的秋雨如披散的蚕丝。状物逼真,而且写出了云飞雨落的动态。应学习作者善于观察体物,巧妙的比喻也可借鉴。

西晋文学家 张协 《杂诗十首》
振衣千仞冈,濯足万里流。

晋·左思《咏史》其五。濯(zhuo茁):洗。这两句大意是:站在万丈高峰抖衣.抖落俗世的沙尘;投足万里长流清洗,洗净尘世的污浊。此名句表现诗人旷放、超脱的性格。“千仞冈”、“万里流”,气势雄迈,格谓非凡;“振衣”、“灌足”,傲骨峥然,清高自许,于豪放气度中展现鄙视尘俗的高蹈意志。诗句笔力矫健,意境开阔,形象鲜明.具有强烈的艺术魅力。

西晋文学家 左思 《咏史》
雄心志四海,万里望风尘。西晋初年文学家、思想家 傅玄
吐言若覆水,摇舌不可追。 晋朝·西晋名人名言西晋初年文学家、思想家 傅玄
同声自相应,同心自相知。西晋初年文学家、思想家 傅玄
死者虽自贵,视之若埃尘。西晋文学家 左思
开收谏之路,纳逆己之言。 晋朝·西晋名言西晋初年文学家、思想家 傅玄
开敢谏之道,纳逆己之言。西晋初年文学家、思想家 傅玄
何世无奇才,遗之在草泽。西晋文学家 左思
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 晋朝·西晋名人名言

西晋·陈寿《三国志》三国·阮籍《咏怀诗》孤鸿(天鹅)在野外哀号,飞翔盘旋着的鸟在北林鸣叫。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
富贵他人合,贫贱亲戚离。西晋官员、文学家 曹摅
团团三五月,皎皎曜清辉。

晋·傅玄《杂诗》。三五月:农历十五的月亮。曜(yào要):照耀,此处有焕发义。这两句大意是:十五的月亮又大又圆,明明亮亮,焕发着清辉。以“团团”和“皎皎”两组叠字形容“三五月”,质朴的文字中流露出作者的愉悦之情。可用来描写十五的月亮。

西晋初年文学家、思想家 傅玄 《杂诗》
正者吉之路,邪者凶之征。 晋朝·西晋名言

晋·傅玄《履铭》品行端正使人吉祥,德行邪恶终归招致凶险

西晋初年文学家、思想家 傅玄 《履铭》
忧喜更相接,乐极还自悲。

晋·傅玄《明月篇》忧和喜,乐和悲,到了极点,就会互相转化。

西晋初年文学家、思想家 傅玄 《明月篇》
言之难尽,而试之易知也。

晋·傅玄《马钧传》难以讲清楚的道理,用实际行动来加以验证,就容易明白了。

西晋初年文学家、思想家 傅玄 《马钧传》
玉颜随年变,丈夫多好新。 晋朝·西晋名人名言

见晋·傅玄《豫章行苦相篇》。这两句大意是:如玉的容颜随着岁月的变化而衰老,男子们则多厌弃旧妻而喜爱新人。红颜不长,青春难驻,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在男尊女卑,夫妻不平等的社会里,白发老翁不妨再娶朱唇皓齿的少妻,而年老色衰的妇女却往往要遭到“秋扇见捐”的厄运。~两句典型地概括了在女子成了男子附庸和私有物的社会里,广大女性无端遭弃的共同命运。可用以揭露封建婚姻制度的罪恶。

西晋初年文学家、思想家 傅玄 《豫章行苦相篇》
金张籍旧业,七叶珥汉貂。

见晋·左思《咏史八首》其二。金张:金,指金日(midi密低)家,自汉武帝时起,至汉平帝时止,金家七代为内侍。张,指张汤家,张汤的儿子张安世子孙相继,自汉宣帝、元帝以来为侍中、中常侍共十余人。七叶:七代。珥(er耳):插。貂(diao刁):貂尾。汉代凡侍中、中常侍等大官都戴貂尾。这两句大意是:金张两家的子孙凭借祖先的功业,世世代代都做大官。这首诗通过对现实与历史上不合理的社会现象的否定,把矛头指向门阀政治。诗人是以金、张两家凭借祖业代代高官、世世厚禄作为参照,对比生活在汉初的冯唐虽为一代将才,却“白首不见招”,一生屈居郎署,深刻地揭露了门阀制度的罪恶。

西晋文学家 左思 《咏史八首》
患名之不立,不息年之不长。

晋·陈寿《三国志·魏书·贾逵传》。患:忧虑.害怕。名:美好的名声。年:指年齿,涛命。这两句大意是:只怕美好的名声树立不起来,不怕寿命短促,曹操东征时进人贾逵的祠庙,回想起他部下这位大将的业绩,怆然有怀,发出了这番感慨。人活在世上,不仅要珍视自己的生命,更要珍视自己的名声。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等革命先烈为了祖国和人民的解放事业,贡献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他们虽然寿命并不长,但却能名垂青史,彪炳千秋。如果一个人混混噩噩地活着,对杜会没有一点积极的贡献,那么即使长命百岁,也没有任何价值。这个名句可供劝勉青少年为祖国、为人民努力奋斗.争取立名时引用。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贾逵传》
政在去私,私不去则公道亡。 晋朝·西晋名言西晋初年文学家、思想家 傅玄
人谁不死?死国,忠义之大者。

晋·陈寿《三国志·魏书·杨阜传》裴松之注引皇甫谧《列女传》。死国:为国捐躯。这几句大意是:谁能不死?为国而死,是大忠大义。人谁也躲不过死,但死有不同。有为己死,有为友死.而唯以为国而死最为高尚.是大忠大义之死。这几句表现丁对为国而死者的极高赞扬。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杨阜传》
治狱者得其情,则无冤死之囚。

见晋·陈寿《三国志·魏书·王朗传》。治晋:掌管司法。得其情:调查到真实情况。这两句大意是:掌管司法的人调查到真实情况,就不会有含冤而死的囚犯了。这两句强调执法者必须注重调查研究,而不靠主观臆断,才能避免冤假错案。只有调查研究,才能避得真实情况,才能对案情作出恰如其分的判决,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过一个坏人。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王朗传》
治疾及其未笃,除患贵其未深。 晋朝·西晋名人名言

晋·陈寿《三国志·吴书·骆统传》。笃:病重。患:祸患。这两句大意是:治疗疾病要赶在病未重之时,消除祸害贵在祸殃未深之时。人有病,一发现就要及时治疗,拖延时日,病变转移,病入膏肓就难于诊治;祸患一有苗头就要抓紧时机消除,怠慢迟延,祸深则不易根绝。两句以治病之理喻除祸之理,通俗易明。可用于告诫人们除祸要及时。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吴书·骆统传》
察其言,观其行,而善恶彰焉。

晋·陈寿《三国志·魏书·锺繇传》裴松之引袁宏语。察:调查。彰:明显。这几句大意是:了解和掌握了一个人的言行,这个人是好人或是恶人就清楚了。言和行是一个人的品质的外在表现,而人的品质又主要是通过其言和行体现出来的。所以了解一个人品质的善与恶,只需认真地观察他的言语和行为就行了。这几句可用于说明如何知人。

西晋史学家 陈寿 《三国志·魏书·锺繇传》
谢朝华于已披,启夕秀于未振。

晋·陆机《文赋》.谢:辞谢,抛开。朝华:早晨开的花。已披:已开败。启:开。夕秀:晚上开的花。未振;未开。这两句大意是:抛开早晨已经开败的花朵,使傍晚含苞来放的花蕾绽开。作者在此以花为喻,把早晨开过的花比为古人且用过的辞与意,把晚上未开的花比为古人采用过的辞与意,强调文艺创作应抛开前人的陈辞,不要重复前人已有的成就,而要锐意剖新,不落前人之窠臼。

西晋文学家,书法家 陆机 《文赋》
石韫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 晋朝·西晋名言

晋·陆机《文赋》。韫:同“蕴”,藏。媚:美好。这两句大意是:石中蕴藏着美玉就能使山岳生辉,水中含有珍珠就能使江河秀媚。陆机是以美玉、珍珠为喻,说明在诗文中虽然佳句丽辞不多,但它独具的风致和魅力,也能使整篇文章为之生色,从而说明辞采对文学创作的重要性。当然,最好的诗文不应该只有少数佳句丽辞而应通篇俱佳,但佳句丽辞的作用也不可轻视。因有名句而使作品传世,在文学史上是不乏其例的。

西晋文学家,书法家 陆机 《文赋》
立片言而居要,乃一篇之警策。

晋·陆机《文赋》。片言:极少的言辞。居要:处于关键、紧要的地方。警策:原义是使马惊动而疾奔的鞭子,此处比喻精练扼要、含意深刻能使读者闻之惊警的妙句。这两句大意是:在关键、紧要处蜜插一句或几句精辟的话,就会成为一篇文章的警句。人们往往称一篇文章或一首诗、词中那些最能切合题意、点明主旨以及见解独到、含意深刻的语句为“文眼”、“诗眼”、“词眼”。有了几句甚至一句这样的话,就能使整篇文章生辉,这些话也大多能成为久传不衰的格言、警句,故作者称之为“警策”。这两句可供引用强调在从事文学创作时,要注意在每篇文章中安插一些不同凡响、发人深省的语句,也可引用以称赞那些含有见解精辟、引人惊警的名言佳句的作品。

西晋文学家,书法家 陆机 《文赋》
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

晋·陆机《文赋》。须臾:片刻。抚:轻按,引申为采摘。这两句大意是:作家在精心构思时.顷刻之间能神驰古今,观览所有;也可在眨眼的工夫囊括四海,采摘万物。~讲的是通过想象进行构思的情况。作家进行创作时,可以展开想象的翅膀任意驰骋,不受时空的限制,把包罗万象的大千世界都纳入自己的艺术思维活动之中。陆机用形象的语言,把看不见摸不着的艺术思维过程生动地描绘出来,遂成传世名言,常为研究文论者所援引。

西晋文学家,书法家 陆机 《文赋》
思风发于胸臆,言泉流于唇齿。 晋朝·西晋名人名言

晋·陆机《文赋》。思:文思.风:喻文思如风那样迅速发出来。言:文词。这两句大意是:灵感忽来时,文思有如风那样迅速发于作者的心中,文词有如喷泉那样流淌于作者的唇齿之间.作家在运用想象进行文学创作时,经常出现文思开塞的现象,用现在的话说,即忽然来了灵感,于是“…”。陆机最先提出这个文学现象,在文学理论上有首创之功。现可用班形容作家灵感来时文思泉涌,挥笔疾书,警句妙语贯珠而出的情景。

西晋文学家,书法家 陆机 《文赋》
诗缘情而绮靡,赋体物而浏亮。

晋·陆机《文赋》。绦:循,这里指表情达意。绮靡:美丽细致,这里指华美细腻。赋:古代的一种文体。体物:状物。浏(liū刘)亮:明朗。这两句大意是:诗是用来抒情的,因而要写得精美华丽;赋是用来状物的,因而要写得清楚明朗。我国古代文体繁富,各种文体都有比较固定的抒写内容和语言风格,这两句指出了诗和赋的基本职能与特点。可能引用说明各种文体分别有不同的职能,人们对它们的艺术风格也各有不同的要求。

西晋文学家,书法家 陆机 《文赋》
颂优游以彬蔚,论精微而朗畅。

晋·陆机《文赋》。颂:一种以赞颂为内容的文体。优游:指文辞从容自然。彬蔚:华美盛大的样子。论:一种文体,即论说文。精微:精深微妙。这两句大意是:颂的文辞从容自然,华美盛大;论的内容精深微妙,文辞明朗畅达。各种文体都有它特定的内容和风格,写作时应该注意。

西晋文学家,书法家 陆机 《文赋》
铭博约而温润,箴顿挫而清壮。 晋朝·西晋名言

晋·陆机《文赋》。铭:文体的一种,多刻铸在器物金石上,记述事实和功德。博约:博渭意深,约谓文省。温润:温和柔润,使人感到亲切。箴(zhēn真):文体的一种,用于警戒,规劝。清壮:清新壮健。这两句大意是:铬是用来记述功德的,意欲广博,文欲简约,语气应该韫和;箴是用于警戒、规劝的,语气应抑扬顿挫,文辞应滑新健朗。~对箴、铭两种文体的作用及语言特点作了概说,便于理解也便于记忆。

西晋文学家,书法家 陆机 《文赋》
临危而智勇奋,投命而高节亮。

晋·潘岳《西征赋》。奋:振作。投命:弃命。高节:高尚的节操。亮:显露。这两句大意是:面临危难则智勇振奋,捐弃生命则高节显现。这两句对仗工整的句子,本是赞扬汉代张骞,苏武两位著名人物的。~前面有“衔使则苏属国,震远则张博望”等句。张骞奉汉武帝之命出使大月氏,相约共攻匈奴,在外十三年。后又随大将军击匈奴,智勇双全,临危不惧,封为博望侯。苏武奉命出使匈奴,被匈奴扣留,胁迫其投降,不从,徙北海上,持节牧羊,留匈奴十九年乃还,表现了视死如归的高风亮节,归投后拜典属国。这两句可化甩以歌颂与国内外敌人拼死搏斗的无私无畏的英雄。

西晋文学家 潘岳 《西征赋》
喜不可纵有罪,怒不可戳无辜。西晋史学家 陈寿
渴不饮盗泉水,热不息恶木荫。 晋朝·西晋名人名言西晋文学家,书法家 陆机

经典语录

名人名言

老办法 Copyright (C) 2009-2012 www.laoban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20139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