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魏名言警句 历史

三国·魏名人名言

三国·魏历史:(220年-265年) 曹操之子曹丕废除献帝,汉亡,国号改魏。 司马昭之子司马炎废元帝刘奂,魏国亡,国号改晋。

三国·魏名人名言

人无志,非人也。 三国·魏名言三国魏文学家 嵇康
涓涓不壅,终为江河。

三国·魏·王肃《孔子家语·观周》。涓(juān娟)涓:细小的水流。壅(yōng拥):塞止。这两句大意是:不堵塞细小的水流,最终会成为大江大河。溪水虽小,汇而成江河;凡事虽小,积而成大业;注重具体的、平凡的积累,最终必将得到丰硕的收获。同时也说明了哲学上的一个道理:量积累到一定限度,即引起质的变化。

三国魏儒家学者 王肃 《孔子家语·观周》
感心动耳,荡气回肠。

三国·魏·曹丕《大墙上蒿行》。游气回肠:形容音乐十分动人,能使人柔肠回转,气息摇荡。气:指人的精神状态、情感意趣。这两句大意是:歌声感动人的心灵和耳朵,使人柔肠为之转折,感情为之摇荡。这两句极写歌乐之美妙,使人悦耳动心,荡气回肠。可用以盛赞动人的音乐,也可仅用“荡气回肠”或“回肠荡气”来形容文学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三国政治家 曹魏开国皇帝 曹丕 《大墙上蒿行》
思心一至,不闻雷霆。 三国·魏名人名言

三国·魏·刘邵《人物志·材理》刘炳注。这两句大意是:人的注意力集中于某事,即使霹雳闪电也会充耳不闻。此条是对“目察秋毫之末,耳不闻雷筵之声”一条的发展,其目的仍然是颂扬专心致志的学习境界,但比前者更简约、更精警、更具有格言特征。因此也更上口,更易于流传。

三国时魏国思想家 刘邵 《人物志·材理》
取其所长,弃其所短。

三国·魏·王肃《礼丛子·居卫》.长:长处。短:短处。这两句大意是:选取人的长处,丢弃人的短处。人无全美,善于用人的人,能取人的长处,弃人的短处,最大限度地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这两句词简义丰,具有格言性,因而百代习传,至今仍活在人们的笔下和口中,引用率颇高。

三国魏儒家学者 王肃 《礼丛子·居卫》
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三国·魏·曹植《洛神赋》。绰(chuò辍):绰约,形容女子姿态柔美。媚:美好。这两句大意是:情意缠绵,绰约多姿,谈吐从容,言语柔媚。此句正面描写洛神宓妃的谈吐与风韵。前句写身段形态,后句写音容笑貌,形容宓妃言语娓娓,姿态翩翩,笔法十分凝炼,声、态、形、貌俱佳。在历史题材的文学作品中时有引用。

三国文学家 曹植 《洛神赋》
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三国·魏名言

三国·魏·曹植《洛神赋》。荣:盛。曜:照耀。华:光彩。茂:茂盛。这两句大意是:容光焕发,有如秋菊;神采奕奕,有如春松。此名句以比喻手法表现人的容貌,使读者通过对秋菊、春松风采的联想展现笔下形象之美丽。其笔曲,其韵足,含蓄蕴藉,诱人想象。今天在评书和历史小说中描写人物美貌与风采时仍可运用。

三国文学家 曹植 《洛神赋》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三国·魏·曹植《洛神赋》。这两句大意是:体态轻盈,翩翩如鸿鹄惊飞;身姿优美,柔婉似游龙乘云。此名句以比喻手法表现宓妃的体态身姿,借鸿飞的矫健,龙腾的委婉,巧妙地写出美女的风韵,既生动形象又诱发想象,成为描写中国古典女性美的典范之句,后世“飘如游云,矫若惊龙”的名句,即化用此句意境,承继此句衣钵而成。可化用以描写女子轻盈矫健的美。

三国文学家 曹植 《洛神赋》
风驰电逝,蹑景追飞。

三国·魏·嵇康《赠兄秀才入军诗十八章》其九。蹑(niè聂):追。景:日光。飞:指飞鸟。这两句大意是:骏马像疾风奔驰,像闪电飞逝,像追赶太阳,像追逐飞鸟。两句形容骏马飞驰的情景,连用四种事物作比喻,极写马的神速,这种修辞手法称为“博喻”。

三国魏文学家 嵇康 《赠兄秀才入军诗十八章》
美功不伐,贵位不喜。 三国·魏名人名言 《孔子家语》 《孔子家语》
交不为利,仕不为禄。三国魏文学家 嵇康
家有敝帚,享之千金。三国政治家 曹魏开国皇帝 曹丕
动静屈伸,唯变所适。 三国·魏名言魏晋玄学家 王弼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三国·魏·曹冏《六代论》百足:虫名,又名马陆或马蚿,约一寸长,全身三十多个环节,切断后仍能蠕动;僵:仆,倒。原指马陆这种虫子死后仍不倒下,现用来比喻势力大的人或集团虽已失败,但其余威和影响依然存在(多含贬义)

三国曹魏王公 魏明帝曹睿之子 曹冏 《六代论》
文若春华,思若涌泉。

三国·魏·曹植《王仲宜诔》。华:花。思:文思,灵感。这两句大意是:文章像春天烂漫的花朵,文思如山间奔涌的泉水。这两句以贴切的比喻,称赞“建安七子”之一——王粲(字仲宣)文思敏捷,创作丰富,诗文精美。现在可供引用评价、赞美古今其他有成就的作家、诗人。

三国文学家 曹植 《王仲宜诔》
得人则安,失人则危。 三国·魏名人名言

三国·魏·曹丕《秋胡行二首》其。人:贤能的人。这两句大意是:得到贤能的人就安稳,失去贤能的人就危险。这两句可用于说明国家安危重在得人。

三国政治家 曹魏开国皇帝 曹丕 《秋胡行二首》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

三国·魏·曹丕《典论·论文》。轻:轻视。然:如此。这两句大意是:文人相互轻视,自古以来就是如此。知识分子往往互相轻视,或由于自矜自高,或由于忌妒他人,自古以来就有这种陋习。今天,随着社会的进化,文明的发达,大家在发展社会主义经济,繁荣社会主义文化,共创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大前提下,这种陋习已有所克服,但还不能说已经根除。这两句多用来说明文人相互轻视由来已久,也用来反对文人相互鄙薄。

三国政治家 曹魏开国皇帝 曹丕 《典论·论文》
尸位素餐,难以成名。

见三国·魏·曹植《矫志诗》,尸位:占居职位而不尽责。素餐:白吃饭。成名:取得好名声。这两句大意是:白白地占居职位而不克尽职守的吃闲饭的人,难以取得好名声。不管做什么工作,要想赢得人们的称赞,取得好名声,就要勤奋努力,克己奉公,干出点成绩,作出点贡献。如果总是禄禄无为,尸位素餐,就难免被人们指责、议论。本名句可供劝诫人们奋发有为时引用。

三国文学家 曹植 《矫志诗》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三国·魏名言

三国·魏·曹植《白马篇》。这两句大意是:国难当头,挺身而出,甘洒热血;生死之际,视断头如回家一样坦然。此名句通过质朴的语言,恢宏的气魄直抒胸臆,表现为国捐躯的高尚情操。“捐”、“赴”二字写出国难之时挺身而出的勇敢精神,“视”、“归”一句显出为国而死的骄傲神情,意气雄壮慷慨,昂扬奋发。尤其后句,在承传中演化为“视死如归”的成语.成为表现壮士大义凛然为国捐躯的习惯用语。

三国文学家 曹植 《白马篇》
君子交有义,不必常相从。

三国·魏·郭遐叔《赠嵇康诗二首》其二。义:情义。这两句大意是:君子之交。重在情义.不必经常厮守相随。郭假叔认为君子相交,义最重要。所以他说:“天地有明理.远近无异同。三仁不齐迹,贵在等贤从。”微子、箕子.比干被称为殷朝“三仁”,他们的事迹不同,但重义却是一致的。现在可以给“义”以新解释.表明交友要以理想、原则、志趣为重。

三国·魏学者 郭遐叔 《赠嵇康诗二首》
君子遗人以财,不若善言。

三国·魏·王肃《孔子家语·六本》。遗(wèi未):赠送。若:如。善言:有益的话。这两句大意是:君子与其赠送人钱财,倒不如给人留下有益的话。儒家古训,重义而轻利。因此,赠人以钱财,远不如赠人以合乎儒家之道的善言贵重。钱财再多是有限的,而善言使人得益则是无穷的,这就是~的原因。这句话今天仍有启迪作:赠送同志、亲朋以金钱,不如给他以忠告,促使他努力奋进为好。

三国魏儒家学者 王肃 《孔子家语·六本》
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 三国·魏名人名言

三国·魏·曹植《君子行》。未然:还未发生。处:置身于。这两句大意是:高尚的人要预防还未发生的事情,不要置身于犯嫌疑的境地。曹植《君子行》:“~。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意思是高尚的人应洁身自爱,行为要明智,对于可能被误会和怀疑的处境要预先避免,以免受嫌疑不好洗刷。这两句多用于告诫人们要处事谨慎,要避开嫌疑。

三国文学家 曹植 《君子行》
君子以行言,小人以舌言。

三国·魏·王肃《孔子家语·颜回》,君子:道德高尚的人,行:行动。小人:道德低下的人。这两句大意是:道德高尚的人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说话,道德低下的人只是以自己的舌头说话。君子重行不重言,他并不大肆宣扬,自我炫耀,而是以行为表明自己人品的高尚;小人重言不重行,他说得天花乱坠,以言语惑众正是为了掩盖自身的鄙陋。这两句用于教育人要重在做而不要重在说,也用于说明不可轻信那些说得美妙动听的言论。

三国魏儒家学者 王肃 《孔子家语·颜回》
舟非水不行,水入舟则没。

三国·魏·王肃《孔子家语》。没:沉没。这两句大意是:船没有水不能行走,而一旦水进入船内,船就会沉没。“舟”与“水”是矛盾的两个方面,同时也是互为依附的条件。就“行”来说,是矛盾双方相对稳定的结果。一旦超越“舟浮于水”的条件,矛盾双方向其反向转化,则会产生舟沉于水的结果。可用于说明矛盾转化的哲理,向人们提示处事的方法。

三国魏儒家学者 王肃 《孔子家语》
春生者繁华,秋荣者零悴。 三国·魏名言

三国·魏·应璩《与侍郎曹长思书》。荣:茂盛。零:凋零。悴:憔悴。这两句大意是:春天生长的植物逐渐花繁叶茂,葱茏昌盛;秋天茂盛的植物不久将枝枯叶黄,憔悴凋零。这两句用自然规律说明一种社会事理:生得其时者,会有广阔的发展前途;生不逢时者,即使很有才干,也难于大有作为,从而说明时运、机遇、条件的重要性。

三国时曹魏文学家 应璩 《与侍郎曹长思书》
鸱枭鸣衡轭,豺狼当路衢。

三国·魏·曹植《赠白马王彪》。鸱枭(chīxiāo吃消):一种性情凶狠的小鸟,喻小人。衡轭(饿):衡,车辕前的横木,轭,横木下夹住马颈的曲木。衢(qú柴):道路,这两句大意是:鸱枭在车上叫嚣,豺狼在路上横行。恶鸟在乘舆之旁,喻君侧多恶人;豺狼横行,喻奸邪当道。~两句比喻小人得志,正直的人处境危险。

三国文学家 曹植 《赠白马王彪》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

三国·魏·曹植《白马篇》。这两句大意是:将自己的身躯交给锋利的刀刃,性命有什么值得留恋呢?此条极写忠勇的士气。诗句毫不雕琢,把气冲牛斗的战斗热忱用近于口语的文字表现来,更生动、更感人、更富有气势。尤其“弃身锋刃端”一句。忠勇气概似乎从锋刃流泻出来,战场的险恶凝于笔端。统现全句.抒情慷慨昂扬.写志积极奋发.语言铿锵有力,常为今人写作时援引。

三国文学家 曹植 《白马篇》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三国·魏名人名言

三国·魏·曹植《七步诗》。这两句大意是:我们本是同母所生,为何这样绝情地威逼呢?据《世说新语》记载:“文帝(曹丕)尝令东阿王(曹植)七步中作诗,不成者行大法。”于是曹植应声而对,写下了千古传诵的诗句。它与上文“煮豆持作羮,漉豉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一起,用贴切的比喻,一语双关,看似同情“豆”的遭遇,实是抒发自身的悲怨。诗句恨中有怒,怒中带斥,情绪激然。后人常以此比喻骨肉自相残杀。如蒋介石发动“皖南事变”后,周恩来曾发表“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一诗,即化用此典。

三国文学家 曹植 《七步诗》
丈夫志四海,万里犹比邻。

三国·魏·曹植《赠白马王彪》。比:近,挨着。这两句大意是:大丈夫有四方之志,即使相隔万里,也感到就像近邻一样。黄初四年,曹植与任城王曹彰、白马王曹彪到京师洛阳朝会。进京后,曹彰暴薨。后曹植及白马王彪还国,欲同路而行,以叙契阔之思,但监国使者不许二人同行,曹植愤激之下写下了这首赠别的名作。此条直抒胸臆,于豪放之中蕴含无限离别之痛,旷达之外凝聚自慰之心,表情达意,不落俗套,为后人称道。“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曾有“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送杜少府之任蜀川》)的名句,即从此化出。

三国文学家 曹植 《赠白马王彪》
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三国·魏·曹植《散马篇》。接:迎射。猱(náo挠):一种似猿而小、动作敏捷的动物,攀援时轻捷如飞,故称“飞猱”,散:碎裂。马蹄:箭靶名。这两句大意是:抬弓迎射行动矫捷的飞猱,俯身射散称为“马蹄”的箭靶。此名句塑造了一个弓马娴熟、箭无虚发的英雄少年的形象。写作上以赋的手法直陈其事,通过“仰”、“俯”、“接”、“散”四个动词状写人物动作,一着一式,生动逼真,大有呼之欲出之妙。可用于描写善骑射者的英武气概。

三国文学家 曹植 《散马篇》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 三国·魏名言

三国·魏·曹植《白马篇》。狡捷:矫健而敏捷。剽(piāo漂):行动迅猛。螭(chī痴):传说中形状如龙,黄而无角的猛兽。这两句大意是:矫健敏捷赛过了猿猴,勇猛剽悍如同那虎豹与虬螭。这是原诗在追述游侠少年勤于武功,弓马娴熟的往昔经历之后·对其人物形象特征的一个概括。两句前写柔的特点,后写刚的特点,刚柔结合,刻划出一个理想化的人物形象。这种塑造又是通过比喻手法,让人通过形象的联想而完成的,属于典型的形象思维。今天在历史体裁的文学作品中,~仍时常可见。

三国文学家 曹植 《白马篇》
行徒用息驾,休着以忘餐。

三国·魏·曹植《美女篇》。行徒:走路的人。用:因。息驾:停车,此指停步不走。忘餐:忘掉了吃饭。这两句大意是:路上行人因看见美女而止步,休息着的人也为她的美丽而忘记了吃饭。这是用侧面描写,也叫烘云托月的手法,描写人物的美丽。它和《陌上桑》中“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用的是同一表现手法,但把八句压缩为两句,从路人的出神、失态中,反衬出女子的美丽动人。现在人们用“回头率高”形容女性的美,也是这个意思。

三国文学家 曹植 《美女篇》
南国有佳人,容华若桃李。

三国·魏·曹植《杂诗》。这两句大意是:江南有那么一位美人,她的容貌就像融融春日里的桃李花一样光彩照人。此名句以比喻手法写人物肖像,委婉含蓄。虽然诗的原意是通过象征手法,用美人迟暮来表现自己怀才不遇、抱负难以施展的情怀,但由于此名句笔法委曲,形象生动,具有洗炼简洁而形神并出的特点,故后人常用它来表现美人容貌,南国佳人也由此成为后世文人时常表现的对象。

三国文学家 曹植 《杂诗》
泰山成砥砺,黄河为裳带。 三国·魏名人名言

三国·魏·阮籍《咏怀诗》三十八。砥砺(dǐlì底厉):磨刀石。裳带:衣带。这两句大意是:泰山变得磨石一样小,黄河变得衣带一样细。这本是刘邦封侯时发的誓言,表明自己永不夺取功臣们的爵位,除非~。从本义来看,是托物明志,即以泰山、黄河为喻,表现一种不变的决心。这个角度,今天写作时仍可借鉴。阮籍在这首《咏怀诗》中从相反的意义上化用了这个典故,用以感慨功名难恃,人生如云,世态变化莫测:“~,视彼庄周子,荣枯何足赖。捐身弃中野,乌鸢为患害。”后世即以“砺山带河”代指功名。

三国魏诗人 阮籍 《咏怀诗》
惊风飘白日,忽然归西山。

三国·魏·曹植《赠徐干》。惊风:暴风。这两句大意是:暴风一刮,太阳就匆匆落山了。作者在这里用了“惊风”、“飘白日”、“忽然”等字眼,好像太阳忽然间给暴风吹落了似的,以此渲染风力之大,语言精警动人。~是《赠徐干》诗的开头两句,发端突兀,出人意外,作者用精警的语言打动读者,力避平庸。所以沈德潜在《说诗晬语》里说“陈思(曹植)极工起调”。这种不同凡响的“开头”值得学习。

三国文学家 曹植 《赠徐干》
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

三国·魏·曹植《七哀诗》。流光:指月光,清光似水,给人以流动的感觉。徘徊:回旋荡漾。这两句大意是:皎洁的月亮照在高楼上,溶溶如水的月光正在回旋荡漾。诗句所描写的是一个凄清的夜晚,冷月寒光,徘徊徜徉,烘托了少妇对月怀人,孤独寂寞的婉转愁思,古人以为这是建安绝唱。这两句诗可用来描写月光,也可用以引出对月怀人的思绪,“徘徊”两字既形容月色荡漾,也喻指愁思萦绕。

三国文学家 曹植 《七哀诗》
白日曜青春,时雨静飞尘。 三国·魏名言

三国·魏·曹植《侍太子坐》。曜(yào耀):照耀。青春:黄节注曰:“此诗作于夏日,而言青春者,谓雨后日出,可爱如春。”时雨:及时雨。这两句大意是:雨过天晴,阳光可爱如春地照耀着大地;时雨刚洒过地面,使涤滤过的空气中没有半点灰尘。这两句写雨过天晴、白日照耀的美景。在原诗中本是比喻太于曹丕的,除去喻意,用来描写雨后日出,清丽可爱的自然环境,也是很好的句子。

三国文学家 曹植 《侍太子坐》
自是者不章,自建者不立。

三国·魏·阮籍《达庄论》自是:自以为是。章:同“彰”,清楚,明白。自建:自我夸耀。立:建立,有实绩。自以为是的人糊涂,自我夸耀的人无功。

三国魏诗人 阮籍 《达庄论》
丈夫四海志,万里犹比邻。三国文学家 曹植
愿为双飞鸟,比翼共翱翔。 三国·魏名人名言

三国·魏·阮籍《咏怀》丹、青:丹砂、青雘,是古代绘画中常用的两种颜料,不易褪色。始终不渝,光明显著。

三国魏诗人 阮籍 《咏怀》
英可以为相,雄可以为将。三国时魏国思想家 刘劭 《人物志·英雄》
虚则欹,中则正,满则震。 《孔子家语》 《孔子家语》
闲居非吾志,甘心赴国忧。 三国·魏名言三国文学家 曹植
人生若尘露,天道邈悠悠。三国魏诗人 阮籍
旷然无忧患,宁然无思虑。三国魏文学家 嵇康
今日乐相乐,别后莫相忘。 三国·魏名人名言三国文学家 曹植
古之君子,绝友不出丑语。三国魏文学家 嵇康
凡物穷则思变,困则谋通。魏晋玄学家 王弼
恩爱苟不亏,在远分日亲。 三国·魏名言三国文学家 曹植
天地无终极,人命若朝霞。

三国·曹植天地是永恒的,永无终极,人生是极其短暂的,就象朝霞,绚烂夺目一时,转瞬消逝,因此我们要珍惜生命,在短暂的瞬间,尽量活出自己的意义。

三国文学家 曹植
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

三国·魏·曹植《君子行》。纳履(1ǚ吕):整理鞋子。整冠:正帽。这两句大意是:在瓜田里不提鞋子,在李树下不整帽子。在瓜田里弯腰提鞋,就会造成偷瓜的嫌疑;在李树下举手正帽,就会造成偷李子的嫌疑。《君子行》云:“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就是以这两句比喻明智的人应防患于未然,避免嫌疑的产生。今有“瓜田李下”、“瓜李之嫌”等成语,则分别指容易涉嫌的场合和容易被误会的嫌疑。如《北史·袁聿修传》:“今日仰过,有异常行;瓜田李下,古人所慎。”《三侠五义》第五十二回:“他因家下无人,男女不便,有瓜李之嫌”。这两句多用于告诫人们要避免嫌疑。

三国文学家 曹植 《君子行》
燕雀戏藩柴,安识鸿鹄游。 三国·魏名人名言三国文学家 曹植
轻千乘之国,而重一言之信。 《孔子家语》 《孔子家语》
君子修道立德,不为困而改节。

三国·魏·王肃《孔子家语·在臣》。这两句大意是:君子修养道德,确立操守,不因为困窘而改变其志向节操。汉乐府《猛虎行》有“饥不从猛虎食,暮不从野雀栖”之句,君子修道立德,决不能随波遂流,见风使舵,从而丧失品格,为人所不齿。

三国魏儒家学者 王肃 《孔子家语·在臣》
一公则万事通,一私则万事闲。 三国·魏名言魏晋学者 袁准 《袁子正论》
实淡泊而寡欲兮,犹咍乐而长吟。

三国·魏·曹植《蝉赋》。淡泊:平静恬淡。咍(hai嗨)乐:快乐。这两句大意是:内心平静恬淡而没有多少私欲啊,依然快快乐乐地长声吟唱。这两句托物抒怀,借赞美蝉的“淡泊”、“寡就”、“咍乐”、“长吟”等习性,抒写自己不慕名利、不求富贵的襟怀和吟啸自如、怡然自乐的心境。

三国文学家 曹植 《蝉赋》
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三国政治家 曹魏开国皇帝 曹丕
百足之虫,至死不僵,扶之者众也。 三国·魏名人名言

三国·魏·曹冏《六代论》。百足:虫名,又名马蚿,长寸许,体如圆筒,躯干有二十余个环节,每节生出一对脚,切断后仍可蠕动。这几句大意是:百足虽然死了还能蠕动,这是因为扶持它的脚多的缘故。这几句比喻一个有权势的人,或财力雄厚、势力很大的集团、家族,一旦人死了或集团、家族垮了,其势力影响仍然残存,因为扶持它的力量多,还会保持着虚架子,不至于立刻破产。如《红楼梦》第二回介绍贾府说:“古人有言,‘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今虽说不如先前那样兴盛,较之平常仕宦人家,到底气象不同。”这几句《意林》引《鲁连子》为:“百足之虫,断而不蹶(仆倒),持之者众也”。

三国曹魏王公 魏明帝曹睿之子 曹冏 《六代论》
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

三国·魏·曹丕《典论·论文》。盖:句首发语词,无实义。文章:指诗、文创作。经国:治国。经,经营.治理。不朽:指永不消亡.这几句大意是:文学创作是有关治理国家的伟业,是万世永不消亡的大事。曹丕强调了文章的价值,把文学提到与事功并立的地位,肯定文学要为政治服务这一功能,从而突破了两汉以来轻视文学的观点,这对魏晋以后文学的发展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本名句可供论述文学创作的重要意义时引用。

三国政治家 曹魏开国皇帝 曹丕 《典论·论文》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

三国·魏·曹丕《燕歌行》。这两句大意是:萧瑟的秋风使天气转凉,草木飘摇坠落,露水凝结成霜。这两句以人的感觉和自然景物的变化,显示了深秋的气象。可用于表现深秋情景。

三国政治家 曹魏开国皇帝 曹丕 《燕歌行》
古人贱尺璧而重寸阴,惧求时之过已。 三国·魏名言三国政治家 曹魏开国皇帝 曹丕
善养者终之,旁忧者半之,虚用者夭之。三国文学家 曹植
动摇则骨气得消,血脉流通,病不得生。三国魏医药学家 吴普
仁义在身而色不伐,思虞通明而辞不专。 三国·魏名人名言

春秋·孔子《孔子家语·五仪解》一个人若有仁义之心,就不会自我夸耀;考虑问题若能明辨是非,通达事理,说起话来就不会自以为是。

三国魏儒家学者 王肃 《孔子家语·五仪解》
都蔗虽甘,杖之必折;巧言虽美,用之必灭。

三国·魏·曹植《矫志诗》,都蔗:粗大的甘蔗。这几句大意是:粗大的甘蔗虽然味道甜美,但当作手杖来拄则必定断折,谗佞人的蜜语巧言听起来很舒服,但按照它去办事则必定失败。这几句说明用人行事不能光看外表,而要讲求实用,不然的话,就会受骗上当。这种用比喻补充说明问题的方法也是值得学习的。

三国文学家 曹植 《矫志诗》
善喻者以一言明数事,不善喻者百言不明一意。

三国·魏·刘劭《人物志·材理》。这两句大意是:善于运用比喻的人,用一句话就能说明几件事;不善于运用比喻的人,用许多话还说不明白一个意思。这两句话告诉我们:好的比喻既要贴切,又要含义深广,否则将会越比越胡涂。可用以说明运用比喻时应妥为选择。

三国时魏国思想家 刘劭 《人物志·材理》
人生处一世,去若朝露唏。年在桑榆间,影响不能追。 三国·魏名言三国文学家 曹植
名在壮士藉,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三国文学家 曹植
夫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所以载舟,亦所以覆舟。 《孔子家语》 《孔子家语》
膏火自煎熬,多财为患害。布衣可终身,宠禄岂足赖。 三国·魏名人名言

魏晋·阮籍《咏怀》油脂可以点火,所以自讨燃烧;一个人钱财太多,可能招致杀身之祸;宠禄不足以维生,布衣反而可以终养天年。

三国魏诗人 阮籍 《咏怀》
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三国文学家 曹植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三国·魏·曹植《洛神赋》。皎:明亮。迫:临近,接近。灼(zhuó茁):鲜明。芙蕖(qǘ渠):荷花。渌(lù录):清澈。这几句大意是:远远望去,明亮得像初升的太阳,霞光万道;从近处细看,鲜丽得像渌波中的荷花,亭亭玉立。这几句用比喻和烘托的手法来写洛神各种惊人的美丽,可用以形容女子美丽的容貌和娴静的身姿、神态。

三国文学家 曹植 《洛神赋》
金玉满堂莫收,古人安此尘丑。独以道德为友,故能延期不朽。 三国·魏名言三国魏文学家 嵇康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三国·魏·李康《运命论》。秀:出众,突出。摧:摧残。堆:土堆。湍(tuān):水势急,这里是冲刷的意思。非:非议,诽谤。这几句大意是:嘉木高出于树林,必然首先遭到大风的摧折;土堆突出于堤岸,必然首先遭到急流的冲刷;品行高出于众人,必然受到世俗的诽谤。品行出众的人,容易遭到忌妒,受到攻击诽谤,这是一种比较普遍的现象,而众人的这种作法又显然是不正确的,作为品行高尚的人,当然应该顶住这股风,坚持自己的作为。在这几句中。作者以“木秀於林”和“堆出于岸”的遭遇,恰如其分地阐明了“行高于人”者的遭遇,这种以物理喻人情的方法很巧妙。今天有俗话如“树大招风”、“雨淋出头椽”、“枪打出头鸟”等,也都有类似的意思。这种写作方法值得学习。

三国时魏国文学家 李康 《运命论》
或谗言似信,不可谓有诚;激盗似忠,不可谓无私;此类是而非是也。三国魏文学家 嵇康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三国·魏名人名言

三国·魏·曹植《七步诗》锅里煮着豆子,是想把豆子的残渣过滤出去,留下豆子汁来做成糊状食物。豆茎在锅下燃烧,豆子在锅里哭泣。你我本来是同条根上生出来的,你又怎能这样急迫地煎熬我呢?这首诗用同根而生的萁和豆来比喻同父共母的兄弟,用萁煎其豆来比喻同胞骨肉的哥哥残害弟弟,表现了作者对兄弟相逼,骨肉相残不满与厌恶。《七步诗》现代版本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三国文学家 曹植 《七步诗》
内不愧心,外不负俗,交不为利,仕不谋禄,鉴乎古今,涤情荡欲,何忧于人间之委曲?三国魏文学家 嵇康
故曰所谓天下之至仁者,能合天下之至亲也;所谓天下之至明者,能举天下之至贤者也。

春秋·孔子《孔子家语·王言》所以说,天下最仁德的人,能聚合天下最亲的人;天下最圣明的人,能推举天下最有才能的人。

三国魏儒家学者 王肃 《孔子家语·王言》
聪明睿智,守之以愚;功被天下,守之以让;勇力振世,守之以怯;富有四海,守之以谦;此所谓损之又损之道也。 三国·魏名言

《孔子家语·三恕第九》自己聪明智慧,要保持愚笨的样子;功劳覆盖天下,要保持谦让的样子;既勇敢而力气盖世,要保持怯弱的样子;财富拥有全天下,要保持谦逊的样子,这就是所谓谦让了再谦让的办法。

三国魏儒家学者 王肃 《孔子家语·三恕第九》
曾子曰:“敢问何谓七教?”孔子曰:“上敬老则下益孝,上尊齿则下益悌,上乐施则下益宽,上亲贤则下择友,上好德则下不隐,上恶贪则下耻争,上廉让则下耻节,此之谓七教。七教者,治民之本也。政教定则本正也。凡上者民之表也,表正则何物不正是故人君先立人于己,然后大夫忠而士信,民敦俗璞,男悫而女贞。六者教之致也,布诸天下四方而不窕,纳诸寻常之室而不塞,等之以礼,立之以义,行之以顺,则民之弃恶如汤之灌雪焉。”

《孔子家语·王言》曾参问:“请问什么是‘七教’呢?”孔子说:“上位尊敬老人,下民就更孝敬;上位重次列,下民就更顺长者;上位爱施舍,下民就更宽厚;上位亲近贤者,下民就选择交友;上位德行好,下民就不会隐藏错处;上位不贪利,下民就耻于争斗;上位廉洁谦让,下民就会耻于供上的太少,这就叫七教。这七种教化,是治理百姓的根本,政治教化有这样的基本原则,那么治民的根本就是正确的。凡是身居上位的人,都是百姓的表率,表率正,那么还有什么不正呢?所以,君王首先在自己身上树立仁德,这之后大夫就忠了,士讲诚信,百姓敦厚,风俗纯朴,男人朴实,女人正派,这六点是教化达到的结果,散布到天下四方,不会出现空隙,纳入到不大的屋民不会显得满塞。用礼来划分人的等级尊卑,用道义立身处世,用顺从礼法的原则行事,那么,百姓厌弃坏的,就像热水放入雪一样不相容。”

三国魏儒家学者 王肃 《孔子家语·王言》

经典语录

名人名言

老办法 Copyright (C) 2009-2012 www.laoban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20139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