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名人名言 名句大全 历史

奥地利名言名句

奥地利首都:维也纳

奥地利名人名言

音乐是人生的艺术。十九世纪奥地利音乐世家 施特劳斯
勇敢是处于逆境时的光芒。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理性是罗盘,欲望是暴风雨。奥地利哲学家 卡尔·波普
它好似一曲持续而静止的音乐。奥地利诗人及剧作家 史达尔
错误在所难免,宽恕就是神圣。奥地利哲学家 卡尔·波普
本性决定行为,本性取决于行为。奥地利作家 罗伯特·穆齐尔
幻想的天性富有永远年轻的秘密。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真正的对手会灌输给你大量的勇气。奥地利小说家 卡夫卡
希望贯穿一切,临死也不会抛弃我们。奥地利哲学家 卡尔·波普
谁和我一样用功,谁就会和我一样成功。奥地利作曲家 莫扎特
没有一个没有理智的人,能够接受理智。奥地利精神病医生及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 弗洛伊德
从来没有例子证明好话能安慰饥饿的胃。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为原则而战要比按照这些原则生活容易些。奥地利精神病学家 阿尔弗雷德·阿德勒
有很多人是用青春的幸福作了成功的代价。奥地利作曲家 莫扎特
有许多人是用青春的幸福作为成功的代价的。奥地利作曲家 莫扎特
对于成功的坚信不疑时常会导致真正的成功。奥地利精神病医生及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 弗洛伊德
走向成熟就是独立得更彻底而又联系得更紧密。奥地利作家 霍夫曼斯塔尔
一切伟大的科学理论都意味着对未知的新征服。奥地利哲学家 卡尔·波普
我们的朋友比我们想象的少,却比我们认识的多。奥地利作家 霍夫曼斯塔尔
与恋爱相同,忠诚也常常会有被肚子左右的时候。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没有真实是不可能生活的,真实大约就是生活之道。奥地利小说家 卡夫卡
人生像曲曲折折的山涧流水,断了流,却又滚滚而来。奥地利哲学家 卡尔·波普
将无法实现之事付诸实现正是非凡毅力的真正的标志。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无知就是无知,谁也没有权利相信它能衍生出任何东西。奥地利精神病医生及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 弗洛伊德
理智的声音是柔和的,但它在让人听见之前决不会停歇。奥地利精神病医生及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 弗洛伊德
爱情是女人一生的历史,而只是男人一生中的一段插曲。奥地利诗人及剧作家 史达尔
只想到开始,也要想到发展,而尤其是不能不想到结局。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即使是要自杀的人,也总是想弄明白生活的真谛是什么。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不可能存在没有真实的人生,真实恐怕就是指人生本身吧。奥地利小说家 卡夫卡
妒忌是一种感情状态,如悲伤一样,可以归结为是正常的。奥地利精神病医生及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 弗洛伊德 《图腾与禁忌》
人不是根本不相信自己的死,就是在无意识中确信自己不死。奥地利精神病医生及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 弗洛伊德
书籍是任何一种知识的基础,是任何一门学科的基础的基础。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在这一人航海的人生浩瀚大海中,理想是罗盘针,热情是疾风。奥地利哲学家 卡尔·波普
专家,由于职业关系,应对所有超出常规的计划抱不信任态度。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宁可受苦而保持清醒,宁可忍受痛苦而思维,也胜似不进行思维。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战争的发生往往是由于玩弄了危险的词句,由于刺激了民族的热情。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一个人成年累月,日夜不停地做着唯一的白日梦,他会忽然信梦为真。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世上的暴君,若准备打一场战争,不到万事俱备,总是要侈谈和平的。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良心是一种内心的感觉,是对于躁动于我们体内的某种异常愿望的抵制。奥地利精神病医生及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 弗洛伊德
欢乐从不屑于我们,只有当你走进坟墓时,才算最终卸去了肩头的重担。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希望永远在人的胸膛汹涌。人要经常感觉不是现在幸福,而是就要幸福了。奥地利哲学家 卡尔·波普
思索简直就像是一种肉体的抽紧,使他全部器官都异乎寻常地往一起收缩。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如果我们过于爽快地承认失败,就可能使自己发觉不了我们非常接近于正确。奥地利哲学家 卡尔·波普
我自信即使是躺在灵床的时候,你如果来叫我,我也会挣扎着要起来赴约的。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任何人都可能犯错误,除蠢人外,谁也不想坚持错误。谚语说,重新考虑最好。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但是,衡量一本书的价值是它公开表示了什么,而不是隐藏的看不出来的意义。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礼貌建筑在双重基础上:既要表现出对别人的尊重,也不要把自己的意见强加于人。奥地利作家 霍夫曼斯塔尔
要是一个女人竭力保持了自己的贞洁,那么,她对于男人们真是有着七倍的诱惑力。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书的世界——也是永恒运转和变化再生的世界,观察着这个在我们的世界之上的世界。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任何宗教,即使是自称为博爱的宗教,对于那些不属于它的人们,也一定是冷酷无情的。奥地利精神病医生及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 弗洛伊德
精神健康的人,总是努力的工作及爱人,只要能做到这两件事,其它的事就没有什么困难.。奥地利精神病医生及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 弗洛伊德
现在我知道了(是你教会的)男人心中的女人印象,是像镜子里面的影子一样容易消失。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如果我写了一千页,过筛以后,八百页扔进字纸篓,只留下二百页精华,我也绝不抱怨。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钱腐蚀灵魂就像锈腐蚀铁一们。问题还不只在薪金。经手现金的官员总要趁机中饱私囊。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爱情的快乐不能在激情的拥抱中告终。爱,必须有恒久不变的特质,要爱自己,也要爱对方。奥地利哲学家 卡尔·波普
对于一个男人或一位女子,感觉所能告诉我们的东西比世界上所有产文件所能提供的还要多。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只要巴尔扎克一开始写作,除了他自己所创造出来的东西以外,在他周围就没有一样真实的了。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往一个少女的眼睛里洒进第一个火星,这比开什么玩笑都更加危险,更加诱人,更会毁掉一个人。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命运之神喜欢热闹,有时还喜欢嘲弄人,它每每令人可恼地给伤心惨目的悲剧掺进一点滑稽的成分!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独裁者经常在一旦得到彻底的胜利之后才承认人道主义,在一旦确保权力之后才较容易允许言论自由。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人类的具体历史,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所有人的历史,也必然是人类的一切希望、斗争和受难的历史。奥地利哲学家 卡尔·波普
一滴油不可能平息波涛汹涌的大海;一个针尖般大小的国家不可能让那些比她大千倍的国家永远俯首称臣。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他出卖了他的才能,做下文丐的工作,跟文学制造家合力生产,帮助造成舆论,变成了一个新闻界的妓女。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有先于死亡的死,也有超出一个人生活界限的生。我们和虚无的真正分办界线,不是死亡,而是活动的停止。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世界史虽然往往被描叙成人类英勇卓绝的历史,却并不仅仅是人类英勇卓绝的历史,同时也是人类懦怯的历史。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人生就象弈棋,一步失误,全盘皆输,这是令人悲哀之事;而且人生还不如弈棋,不可能再来一局,也不能悔棋。奥地利精神病医生及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 弗洛伊德
一个女人与其像一般常见的那样,偎在丈夫怀里闭着眼睛撒谎,不如光明磊落地顺从自己的本能,那倒诚实得多。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你哪里知道,我的情形完全不同;我的脱口而出的承诺,是渴望已久的心声,忍受了不止一千天的恋情的爆发呢!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思想虽然没有实体的,也要有个支点,一失去支点它就开始乱滚,一团糟地围着自己转;思想也忍受不了这种空虚。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将人生投于赌博的赌徒,当他们胆敢妄为的时候,对自己的力量有充分的自信,并且认为大胆的冒险是唯一的形式。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一项法律,一项看不见的法律,它只能管到几块路牌之内,这几块路牌的那一边它就管不着了,这难道不是真的吗?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在这里的病人,除在病历上有名字之外,已失去一切做人的权利;躺在床上的不过是个活的肉体,可供实验的东西……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在严格求实的探索已山穷水尽之处,却可以让想象展开翱翔的翅膀,发挥有益的,在某种意义上说来也是可靠的作用。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永恒的进步从每一种制度那里所接受的仅仅是合乎需要的部分,而将限制自己的都抛弃掉,就像我们扔掉水果皮一样。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光勤劳是不够的,蚂蚁也非常勤劳。你在勤劳些什么呢?有两种过错是基本的,其他一切过错都由此而生:急躁和懒惰。奥地利小说家 卡夫卡
想象力和现实融会贯通在一起的时候巴尔扎克小说的可惊异的本质,才能以一种最完美的现实与幻想混合而成的姿态出现。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每当前人的信件被后人如此“编辑”或销毁时,我们不禁要怀疑这是在掩盖会引起麻烦的事实,以达到某种不便告人的目的。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对门德尔来说,能把一本珍贵的书捧在手里,就像有的人和女人幽会似的。对他来说,这样的时刻就是柏拉图式的深情之夜。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尽管说得天花乱坠,娓娓动听,但协定的双方都很清楚。他们的誓约并不高尚,这种誓约就像猫头鹰或蝙蝠一样见不得阳光。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用一种适当的安排,同一的人物可以重复地出现,一个或两个医生就可以代表一切的医生,一个银行家就是一切银行家的标本。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同情有点像吗啡,它起初对于痛苦确是最有效解救和治疗灵药,但如果不知道使用的分量和停止的界限,它就会变成最可怕的毒物。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勇敢精神正像任何精神力量一样,一定要在考验中得到锻炼和巩固。罗兰一直在追寻强大的力量,所以他早就是他这一时代最勇敢的人。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没有一个艺术家平日一天二十四小时始终是艺术家的,艺术家创造的重要的一切,恒久的一切,总是只在罕有的充满灵感的时刻完成的。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一种科学要对人类的知识有所贡献,也不必勉强人家信服。相信不相信,要看成绩,它可以耐心等待用自己的研究成果来引起大家的注意。奥地利精神病医生及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 弗洛伊德
伟大的发现者并不一定是伟人。谁比哥伦布给世界带来的变化更大?他是什么人?一个冒险家,他有个性,这是真的,但他却不是一个伟人。奥地利精神病医生及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 弗洛伊德
愈是想努力抓住的回忆,它愈是狡狯地溜走;如同在我们脑海里的最深处飘忽地若隐若现地游动着一支闪光的水团,苦于无法将它捞起和抓住。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她忘记了,或者不懂得,这种诽谤的毒液只要有一滴进入舆论的血液循环,就能像传染病毒似地繁殖起来,即使最高明的医生也对之无可奈何。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今晚新发现的、对自己肉体的爱,似乎穿过无数刚张开的毛孔源源不断地涌进她的心房,使她的心灵饱含激情,准备迎接的、从未体验的感受。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要知道,人们所发现的,或上帝和自然之仅赐予人类的所有美好的事物、理性和全部满足,所有快乐的感觉,都在于三个词:健康、安宁和称职。奥地利哲学家 卡尔·波普
许多订了婚的情人,他们知道偷来的果子最甜,躲起来吃面包更有味道,于是不等牧师的祝福,就瞒着双亲和长辈,享受他们春风初度的第一夜。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创新应当是企业家的主要特征,企业家不是投机商,也不是只知道赚钱、存钱的守财奴,而应该是一个大胆创新敢于冒险,善于开拓的创造型人才。奥地利经济学家 熊彼特
任何真正的作品,都是从那些被否定了的作品腐殖质中生长出来的。罗曼·罗兰的作品,由于十分伟大的不谋私利精神比任何人的作品生长得更加茂盛。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她像着了迷似的追求镜花水月,老是在一个圈子里活动,丧失了种种机会;就像宫廷木偶戏中的一个木偶,她虚度了最美好的岁月——去不复返的岁月。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奉献乃是生活的真实意义。假如我们在今日检视我们从祖先手里接下来的遗物,我们将会看到什么?他们留下来的东西,都有是他们对人类生活的贡献。奥地利精神病学家 阿尔弗雷德·阿德勒
事实比编造的故事更离奇。富于想象力的作家有时也不能不感到最好是向读者大众鞠躬告别,体面地搁笔引退,因为生活总能轻易地胜过他幻想杜撰的作品。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一个女人的生活可以是一个多么巨大的秘密,一个外人根本看不透的秘密啊,社交应酬的雍容、端庄只是一副假面具,能把最狂热放纵的情欲遮掩得天衣无缝!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国王,可以说是一架报时巨钟的主发条,它无情地规定了作息时间。从生到死的一举一动,从清晨起身到暮夜上床,甚至爱情嬉戏的瞬间片刻,不属于他自己。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一个人如果老是居高临下地俯视世界,只是从皇帝的宝座、从象牙塔的高处或从权力的顶峰俯视世界,那他只能看到阿谀奉承之徒的的笑容和他们的危险的驯服。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她应该增进知识。对安托瓦内特来说,的确到了认真读书的时候了。一天两小时不算太多,这会使她机灵些,让她在一天二十四个时的其余二十二小时中更有头脑。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一件作品的固有力量从来不会被长期地埋没或禁锢。一件艺术品可能被时间遗忘,可能遭到查禁,可能被埋进棺材,但威力强大的东西总要战胜没有过大前途的东西。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对一个平庸的作者来说,最幸运的莫过于其生命力短暂的作品的某一情节,被一位罕世奇才借用到自己的传世之作中,借雄鹰的翅膀,将其默默无闻的名字升入永恒。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正是这种民族主义强迫民族和民族之间相互疏远。它们很像森林中的树要,都想傲然独立,但在地下深处,它们的根却盘结交错,在地面上空,它们的枝叶却相互依偎。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我们当然有着思想准备,把死亡看作是生命的必然归宿,从而同意这样的说法:每个人都欠大自然一笔帐,人人都得还清帐——死亡是自然的,不可否认的,无法避免的。奥地利精神病医生及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 弗洛依德
但在世界史上,古往今来,一再重复出现一种令人惊讶的现象;偏偏是那些最有魄力的人,在最要紧的节骨眼上却缩手缩脚,生发出奇特的优柔寡断,仿佛得了精神麻痹。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人们在晚上讲的故事,终归都要陷入淡淡的哀愁的情绪。朦胧的夜色降落到这些故事上面,给它们蒙上层层轻纱,寓于夜色之中的全部悲悲哀的书,才给我们以充分的享受。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一个替同时代人写传记的作家,最愿意看到他所描写的人以新的面貌和成就跨过他著作中所叙述的界限,因为描写本身过时和褪色比一个有创造性的人过时和褪色不是更好吗?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一种教条一旦控制了国家机关,国家就会成为镇压的工具,并迅即建立恐怖统治。任何言论,只要是向无限权力挑战的,都必须予以镇压,还要扼住那持异议的言者和作者的脖子。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生活变成了算术,不断加呀,乘呀,算来算去,算了又算,数学和数目没完没了,像一个大漩涡。这个大漩涡把人的最后一点家当也都席卷而去,吸入那永远填不满的无底深渊……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没有什么能和一个孩子的暗中热爱相比的,这是无所希求无所企图,绝对的耐心绝对的深情。这是成熟的女人的贪婪之爱中所有能有的,只有孤独寂寞的孩子才会培养出这种感情。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每一个思想家,一待时机成熟,他的主要思想便不可避免地要寻找出口,其势就像扎刺从化脓的手指上流出去;婴儿从母亲的子宫里寻求分娩;膨胀的果子寻求脱壳而出一样不可阻挡。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爱情的陶醉和战栗,占有的痉挛,探听不到秘密激起的怒火,全都消逝得无影无踪:只有爱情带着忧伤甘美的滋味把他紧紧地搂住,一种已经几乎没有任何渴望、可是无比强烈的爱情。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一个人的羞耻心在基本一点上被刺痛,那么,它的余波会在不知不觉中迅速传到全身哪怕最远处的神经末梢,只要轻轻一碰,偶尔一想,都能使一度感到羞愧的人重新感到数倍于前的痛楚。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被点燃的灵魂又一次成就了意志的奇迹,一如先前瘫痪的躯体成就了复活的奇迹。一切都已写了,创作了,塑造了,在旋律中激情中展开了——只差一个词,这部作品的最后一个词“阿门”。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有许多时候,最简单的和最无分歧的真理,在它能传播以前须伪装一下;最人道和最神圣的思想,得像小偷一样戴上假面具和面纱偷偷摸摸地从后门运出,因为前门有巡捕和当局的雇佣军们看守着。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年轻姑娘到这年龄,无论读的是好诗还是歪诗,是感情纯真的还是骗人的诗,她们都不在乎。对她们来说,诗只不过是解渴之杯罢了,她们根本不注意酒的本身,酒还没喝,好莱坞的心就已经醉了。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他通过无形的音乐,说明人类伟大的东西不属于一个时代一个民族,它像一束神圣的火炬,超越时代的界线,从一个大师手里传到另一个大师手里而永远光芒四射,除非人类停止呼能吸,它才会熄灭。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肉太贵,黄油太贵,一双鞋太贵。她克丽丝蒂娜呢,差不多连大气也不敢出,害怕空气是否也会太贵了。那些最起码的生活必需品似乎也被吓跑了,躲进囤积者的私窝,藏到哄抬物价者的巢穴里去了。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对一个机灵的女人来说,掌握了一个男人的弱点就等于用绳索套住了他;我们这位艳如桃李的骗子迅速绕好了绳索,她牢牢地牵住一头,让主教那头笨熊在绳索的另一端跳舞,榨不干他的钱财决不放手。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声誉有聪明的,也有愚蠢的;有公正的,也有不公正的;声誉有短促的、轻率的、昙花一现的;也有缓慢的、艰难的、紧跟着创造后面羞怯而来的。有的声誉凶多吉少,总是姗姗来迟,并耗尽了人的心血。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从十三岁到十六岁,我的每一小时都是你的,什么傻事我没有做过?我吻你触过的门柄,捡你丢弃的烟头;晚上不知找过多少借口,跑到街上看你哪一个房间亮着灯光,从那灯光我更清楚地感到你的存在。奥地利作家 茨威格

经典语录

名人名言

老办法 Copyright (C) 2009-2012 www.laoban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20139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