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周·战国名言警句 历史

东周·战国名人名言

东周·战国历史:公元前475年-公元前221年(另有一说认为具体时间应该是从韩赵魏三家分晋开始算起直到秦始皇统一天下为止,即公元前403年-公元前221年)。战国时代是中国古代重要的历史时期之一,其主体时间线处于东周末期。战国时代是华夏历史上分裂对抗最严重且最持久的时代之一。

东周·战国名人名言

学无止境。 东周·战国名言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大仁不仁。庄周,战国哲学家 庄子
长幼有序。

战国·荀况《荀子·君子篇》指年长者和年幼者之间的先后尊卑。

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荀子·君子篇》
学问不厌。 东周·战国名人名言

见《荀子·大略》。厌:足。本句大意是:学习与求教不应该有满足的时候。这是中国人治学所追求的—种境界。“学”与“问”是学习过程中的两个重要范畴,二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是获取真知不可或缺的两个基本条件。知识无止境,学问也应该永不满足,它不仅道出了一个规律,而且道出了人的一种精神。正因为如此,这一名句成为千古习诵的格言。

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荀子·大略》
民齐者强。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愚公移山。

《列子·汤问》里的一篇文章比喻做事有毅力,有恒心,坚持不懈,不怕困难。愚公家门前有两大座山挡着路,他决心把山平掉,另一个“聪明”的智叟笑他太傻, 认为不能。愚公说:“我死了有儿子,儿子死了还有孙子,子子孙孙无穷无尽的,两座山终究会凿平。”后因感动天帝,所以天帝命大力神的两个儿子搬走两座山。比喻只要有毅力就可以成功。

战国思想家 列子 《列子·汤问》
食色,性也。 东周·战国名言

战国·孟轲《孟子·告子上》。食:食欲。色:性欲。本句大意是:食欲和性欲,这是人的本性。食欲和性欲,是人的生理需求,谁也不可避免,所以说是人的本性。虽然有时人为了更高的道德追求和事业追求,可以从意志上压抑和控制食欲和性欲,但这并不说明人本身没有这种需求。我们可以用这两句阐述食欲和性欲是人的本性,还可以用来引申说明社会应该创造条件,遵循一定的原则,合理地满足人的这种本性要求,还可以用来引申表明人的意志坚强,能够为了更高的道德和理想,抑制和克服这种本性的需求。

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孟子·告子上》
民不堪命矣。

《国语·周语上》。不堪:忍受不了。命:政令。本句大意是:人民以经忍受不了(你的)暴虐的政令了。这句是周厉王的卿士邵穆公(名虎)向周厉王反映民情时说的话。周厉王暴虐无道,为政苛酷,人民不堪其苦,怨声载道。邵穆公面谏厉王,直言相告:“~。”独夫民贼周厉王闻过则怒,不但不知悔悟,反而召来卫匪监视国人,杀死敢于议论他的人,搞得“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人民忍无可忍,终于在公元前八四一年起义。把周厉王赶跑到彘(今山西霍县)。“民不堪命”言简意赅,已成为形容政令苛虐,人民无法忍受的千古名句。

中国最早的一部国别史著作 《国语》 《国语·周语上》
小人甘以艳。庄周,战国哲学家 庄子
思索以通之。 东周·战国名人名言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酒乱其神也。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学不可以已。

见《荀子·劝学》。已:停止。本句大意是:学习不能够间断,应当持之以恒。学习,是一个连续的、循序渐进的过程。学习,自有其严整的内在逻辑。因此,学习是不能够间间断断、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荀子提出的~,是一条很重要的教育原则。它指出了教育与学习的规律,具有格言意义,因而流传甚久甚广,至今为人们所常用。

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荀子·劝学》
国人皆曰可杀。 东周·战国名言

战国·孟轲《孟子·粱惠王下》。本句大意是:全国所有的人都异口同声地说该杀。这句多用于斥责,诅咒那些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严重危害,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叛徒、内奸以及那些严重威胁人民生活和生命、财产安全的重大犯罪分子。

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孟子·粱惠王下》
志,气之帅也。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万事莫贵于义。

战国·墨子《墨子.贵义》一切事物没有比正义更可贵的。

墨翟,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军事家 墨子 《墨子·贵义》
通天下一气耳。 东周·战国名人名言庄周,战国哲学家 庄子 《庄子·知北游》
民之大事在农。中国最早的一部国别史著作 《国语》 《国语》
远水不救近火。

战国·韩非《韩非子·说林上》。本句大意是:远处的水救不了近处的火。这句话和“远水不解近渴”意思相近。《韩非子·说林上》:“失业而取水于海,海水虽多,火必不灭矣。~。”《庄子·外物》里说:庄周在路上看见干车沟里有条小鱼,小鱼恳求他给它一升半斗的水止渴救命。庄周说:好,等我到南方去,把西江的水引来救你。小鱼说:照你的说法,只好到干鱼店里去找我了。这两则故事都说明缓不解急的道理,有些事物虽然条件很好(如远海之水很多),但不切实际,解决不了眼前急须解决的现实问题(如眼前的火灾和涸辙之鲋)。

战国末期哲学家 韩非 《韩非子·说林上》
人处疾则贵医。 东周·战国名言

见《韩非子·解老》。处疾:生病。贵,尊重。本句大意是:人有病就尊重医生。人有病,希望医生能给自己治好.所以特别尊重医生。可用来说病人应该尊重医生;也可用来比喻人有了困难.就要尊重前来帮助的人。

战国末期哲学家 韩非 《韩非子·解老》
恶之者众则危。

见《荀子·正论》。恶(wǜ务):憎恨。本句太意是:憎恨这人的多了,这人就危险了。得人心则安,失人心则危,因此遭到憎恨的多少,就是一个人(或一个国家)危险与否的标志。

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荀子·正论》
巧诈不如拙诚。

见《韩非子·说林上》。本句大意是:巧妙的欺骗不如笨拙的诚实。在一般情况下,人们都喜欢“巧”而不喜欢“拙”,但是,欺骗愈巧妙,恶果愈严重。因此,人们憎恶花言巧语的欺诈,倒喜欢虽然笨嘴拙舌,却心地诚笃的人。这种认识符合常情常理,至今仍可引用。

战国末期哲学家 韩非 《韩非子·说林上》
华而不实,耻也。 东周·战国名人名言

《国语·晋语四》。华而不实:只开花不结果,比喻只有好看的外表,而无实在的内容。华,即花;实,即果实。这两句大意是:做事虚夸而不实在,是可耻的。做人办事应该表里一致,实实在在。一切虚飘浮夸、弄虚作假都是可耻的,不足取的。这两句可用于批评华而不实的人和事,也可从反面劝告人要实实在在。

中国最早的一部国别史著作 《国语》 《国语·晋语四》
居移气,养移体。

战国·孟轲《孟子·尽心上》。这两句天意是:所处的环境可以改变人的气度,所受的奉养可“改变人的体质。作者认为:安居可以改变人奋斗不息的气质,使人变得懒惰,安于现状,不求上进。养尊处优更会使人变得娇贵,经不起风攻雨淋。因而人应不断地奋斗,有所追求,这样才能精力旺盛,自强不息。这两句说明优越的环境和生活条件有时也会给人带来一定的不利因素,人们应当善于利用优越条件,而克服其可能带来的消极影响。

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孟子·尽心上》
战胜易,守胜难。

战国·吴起《吴子·图国》。这两句大意是:夺取胜利容易,巩固胜利成果困难。常言说:打江山容易坐江山难,说的也是这个道理。因为在夺取胜利之前,人都有股闯劲,有股拼劲,有奋斗的目标。在夺取胜利之后,则往往丧失前进的动力,在没有奋斗的目标,甚至思想保守,或沉湎于安逸享受之中.久而久之,安能不败?因此,守胜远比夺取胜利难得多。以此二句说明要重视守业,十分恰切。

战国初期军事家 吴起 《吴子·图国》
人皆可以为尧舜。 东周·战国名言

战国·孟轲《孟子·告子下》本句大意是:只要努力.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尧、舜那样的圣人。这是曹交问孟子的话:“~,有诸?”孟子给予肯定的答复:“然。”众所周知,尧舜一向是儒家尊崇的圣人。《论语·泰伯》“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与焉”,“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等句,而孟子却肯定“~”.在这方面表现出孟子的唯物史观和辩证的方法论.孟子认为:尧舜之道.不过就是孝悌而已,人只要努力.说尧舜的话.作尧舜的所作所为,皆可以成为尧舜。可以此二句说明只要有坚定的志向,不懈的努力,干什幺事都可以成功。

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孟子·告子下》
悦其名而丧其实。

战国·尹文《尹文子·大道上》。本句大意是:喜好虚名而丧失了真实。《尹文子》记载了这样一则故事:齐宜王喜欢射箭,又喜欢别人说自己能用硬弓,其实他用的弓不过三石的力量。他把自己的弓章绐左右侍臣看,侍臣们一一试拉,拉到一半都装着拉不动了,都说:“大王的弓不下九石的力量,除了大王谁能用这样硬的弓呢!”齐宣王听了很得意。尽管宣王所用的弓不过三石的力量,而他一直到死都认为是九石的硬弓。三石,是事实;九石,不过是虚名。宜王是“~。”这则故事体现了尹文对事物要综名按实的思想。而现实生活当中,确有一些徒爱虚名而本无其实的人,他们自鸣得意,自欺欺人,其实是和齐宣王一样可怜而又可悲,永远被人嗤笑。

战国时代哲学家 尹文 《尹文子·大道上》
虽九死其犹未悔。

战国·屈原《离骚》。九死:泛指死亡多次。本句大意是:即使多改面临死亡也决不后悔。原诗中,诗人用这句誓言表示自己追求光明理想和坚持高尚品德的决心永不动摇。可供引用表明自己坚持某种信仰,至死不悔的决心,也可用于形容有些人意志坚决,生死不移。

战国时期爱国主义诗人 屈原 《离骚》
蹈白刃而不还踵。 东周·战国名人名言

战国·孙膑《孙膑兵法》。蹈:踩,踏。还:同“旋”。踵:脚后跟。还踵,调转脚跟。本句大意是:即使踩到锋利的刀刃也不后退。这句形容士兵在战场上勇敢刚毅,意志坚强,明知征途有危险,但仍然勇往直前,决不退缩,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意近,用法也大致相同。

战国时期军事家 孙膑 《孙膑兵法》
登泰山而小天下。

战国·孟轲《孟子·尽心上》。本句大意是:登上了泰山,就觉得天下也小了。孟子的原话是:“孔子登东山(指蒙山,在今山东蒙阴县南)而小鲁,~,故观于海者难为水,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现在常用这句话比喻站得高就能看得远;或说明见识多、阅历广的人眼界就高,对一般事物看不上眼。

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孟子·尽心上》
雷填填兮雨冥冥。

战国·屈原《九歌·山鬼》。填填:形容声音巨大。冥冥:昏暗。本句大意是:雷声隆隆震耳啊,雨下得地暗天昏。~写深山雷鸣电闪、风狂雨急的凄厉景象。填填、冥冥这些形容词现在还在使用。

战国时期爱国主义诗人 屈原 《九歌·山鬼》
以五十步笑百步。 东周·战国名言

战国·孟轲《孟子·梁惠王上》战场上逃跑。有的人跑了一百步停住脚,有的人跑了五十步停住脚。那些跑了五十步的士兵,竟耻笑跑了一百步的士兵,其实逃了五十步和逃了一百步,虽然在数量上有区别,但在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逃跑。

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孟子·梁惠王上》
养心莫善于寡欲。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言之易,行之难。战国末期商人,政治家 吕不韦 《吕氏春秋》
小信诚则大信立。 东周·战国名人名言战国末期哲学家 韩非
务本节用财无极。

《荀子.成相篇》 注:务本:古时经济以农为本,务本就是搞好耕、织这个根本。简释:务本节用,就是开源节流。一方面致力于生财的根本,努力创造财富;一方面有计划地合理消费,节约开支。这样,财富就会不断积累,无限丰富

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荀子·成相篇》
天下之治赖纪纲。战国末期商人,政治家 吕不韦
事师之犹事父也。 东周·战国名言

战国·吕不韦《吕氏春秋》对待老师要像对待自己的父亲一样,表明对老师的尊重。

战国末期商人,政治家 吕不韦 《吕氏春秋》
通于一而万事毕。庄周,战国哲学家 庄子 《庄子·天地》
仁人无敌于天下。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苦之,以验其志。 东周·战国名人名言战国末期商人,政治家 吕不韦
君子反道以修德。战国末期商人,政治家 吕不韦 《吕氏春秋》
公生明,偏生暗。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王顾左右而言他。 东周·战国名言

战国·孟轲《孟子·粱惠王下》。顾:回头看。他:其它的事情,别的话题。本句大意是:齐宣王回过头来左右张望,把话题扯到别处去了。这一章全文写:孟子对齐宣王说:“您的一个臣子把妻室儿女托付给朋友照顾,自己到楚国去了。等他回来的时候,他的妻子儿女正在挨饿受冻。对这样的朋友,该怎么办呢?”齐宣王说:“和他绝交!”孟子接着说:““如果当官的不能管好他的下级,该怎么办呢?”齐宣王说:“撤他的职!”孟子又说:“如果一个国君不能把国家治理好,那又该怎么办呢?”~。意思是说齐宣王先前不知孟子问话的用意,一步步上了孟子的圈套。在孟子逐渐把问题引到他自身的时候,他羞赧、尴尬,无法正面回答,只好环顾左右,改变话题,以掩怖自己羞愧、困窘之态。现在可引用“顾左右而言他”描写有的人为了摆脱进退两难的尴尬处境,只好避开原有话题,拉扯别的事情。也可用于形容有些人对别人的问题绕弯抹角,不作正面回答。

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孟子·粱惠王下》
良医之门多病人。

见《荀子·法行》。本句大意是:好医生的家中病人多。人有病,都希望能尽快治好,所以凡是医术高明的医生。去上门求医的人就多。本句多用来说明从病人的多少,可以看出医生技术的高明与否;也可用以比喻知识渊博、处世经验丰富的人,登门求教的人就多。

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荀子·法行》
兼相爱,交相利。

兼相爱:指不分亲疏、贵贱、贫富、一视同仁的爱所有的人。交相利:互相帮助,共谋福利,反对争夺斗争。墨子认为天下的一切祸害皆起于人们之间“交相别”,即亲疏远近,彼此利益之别。因此,要除去天下之大害,就必须以“兼相爱,交相利之法易之”。

墨翟,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军事家 墨子 《墨子·兼爱中》
我善养吾浩然之气。 东周·战国名人名言

战国·孟轲《孟子·公孙丑上》。浩然之气:指浩荡博大.耿直刚强的正气。本句大意是:我善于培养我的浩然之气。可引用“善养路然之气”形容某些杰出的人具有博大的胸怀,高尚的品行,耿直的性格,刚强的意志,坚贞的气节等。也可用于表现某些人能坚持正义.决不动摇,面临严峻的考验仍胸怀正气,不可侵犯。

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孟子·公孙丑上》
婚姻,祸福之阶也。

《国语·周语中》。阶:阶梯。本句大意是:婚姻,是通向灾祸或幸福的阶梯。婚姻一向对人的生活带来重大的影响,历来被认为是人的终身大事,引起人们极大的关注。结婚之后,夫妻共同生活,朝夕相处,不但经济上合为一体,精神生活也须协调一致。如果感情契合,志趣相同,互敬互让,夫良妻贤,和睦共处,那么对于男女双方来说,都是莫大幸福。如果感情不合,互不相谅,争吵不断,那么对于男女双方都是一种痛苦;更甚者打闹不止,或者各有外遇,将会给家庭和个人带来不可料想的灾祸。婚姻,可以使人幸福,也可以给人带来痛苦和灾难。所以,对于婚姻大事,不可不慎而又慎。这两句可用来说明婚姻对人生的重大意义,也可用以说明要慎重对待婚姻大事。

中国最早的一部国别史著作 《国语》 《国语·周语中》
君子养心莫善于诚。

战国·荀况《荀子·不苟》。养心:指自我修养。本句大意是:君子的自我修养以真诚为最好。“诚”是古代重要的道德标准之一,有真诚、忠诚、诚恳、诚实等多方面的含义。撇开当时的封建内涵,那与奸诈、虚伪相对的“诚”,仍是当代应该提倡的一种精神文明,在讲为人处事的准则时可以化用。

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荀子·不苟》
不明察,不能烛私。 东周·战国名言

战国·韩非《韩非子·孤愤》。烛私:洞察隐私。这两句大意是:不仔细调查研究,了解情况,就不能够洞察隐私真情。调查研究是了解真实情况的最好的方法,只有了解到真实情况,才能作出正确的结论。~借用于执法,可说明明察重据、调查研究在侦破、断案工作中的重要性。

战国末期哲学家 韩非 《韩非子·孤愤》
不劲直,不能矫奸。

战国·韩非《韩非子·孤愤》。劲直:刚劲正直。矫奸:纠正奸行。这两句大意是:没有刚劲正直的节操,就不能纠正奸佞的行为。此二句是说:纠正好佞行为,打击邪恶势力,并非像请客吃饭拿样容易,做这样的工作,必须有勇气,有决心,有刚劲正直的节操,不贪财,不受贿,依法行事,否则很难做到矫奸止邪。

战国末期哲学家 韩非 《韩非子·孤愤》
良农不为水旱不耕。

战国·荀况《荀子·修身》。不为:不因。水早:指水灾,旱灾。本句大意是:好的农夫不因为出现水灾、旱灾就不耕种。这句原义是单指农业生产的,但现在可广用其义,用于论述人们在从事各种工作时,不能因为出现困难就停止不前。

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荀子·修身》
天下殆哉,岌岌乎。 东周·战国名人名言

战国·孟轲《孟子·万章上》。殆:危险。岌岌:形容危殆的样子。这两句大意是:天下岌岌乎危险得很呀!这是孟子的弟子咸丘蒙向孟子请教时转述孔子的两句话,“于斯时也,~!”~实际为“无下岌岌乎殆哉”的倒装.“岌岌”作为状语,表示危殆的程度,成语“岌岌可危”即从此化来。此名句原是形容天下形势的,而“发岌可危”的成语现在既可用来形容政治形势十分危急,又可用来形容高大建筑物快要倒塌的样子,也可用来形容人的极其危险的处境。

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孟子·万章上》
言不信者,行不果。墨翟,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军事家 墨子
仁者荣,不仁者辱。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口言之,身必行之。 东周·战国名言墨翟,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军事家 墨子
礼者,人道之极也。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凡治天下必因人情。战国末期哲学家 韩非 《韩非子》
笃志而体,君子也。 东周·战国名人名言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彼一时,此一时也。

战国·孟轲《孟子》表示时间不同,情况也就不同了。

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孟子》
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见《孟子·离娄上》。患·忧患。好(hao号):喜欢。本句大意是:人的忧患就在于喜欢事事做别人的老师。好为人师是一部分人的毛病。此条通过否定这种人的错误行为,阐述人应该谦虚谨慎的道理。一个人即使很有知识,也还是应该坚持谦虚的美德。只有这样,才会使自己永不停步。当一个人自以为很有知识,事事指手画脚、好为人师时,那就意味着他的悲剧的开始。这样一来,不仅反映出他的浅薄与骄傲,而且会贻笑大方,导致他因脱离群众而陷于孤立。因此.这毛病确为“人之患”,应该注意克服避免。

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孟子·离娄上》
人告之以有过则喜。 东周·战国名言

见《孟子·公孙丑上》。本句大意是:别人告诉他有过失他就觉得高兴。这本是孟子称赞孔子弟子子路的话,原文是:“子路~,禹闻善言则拜。”知过才能改过,改过才能免祸,所以当别人指出自己的错误时,子路觉得高兴。后人把这句话简化为“闻过则喜”,经常引用,可作为自我修养的要求,也可用以赞扬乐于听取批评的人。

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孟子·公孙丑上》
事以密成,语以泄败。

战国·韩非《韩非子·说难》。以:因为。这两句大意是:事情由于保守机密而成功,说话不慎、泄露机密会导致失败。保守机密,慎之又慎。无论是政治决策、经济情报还是军事机密、科技成就,一切应该保守机密的事情都应该严守机密,谨防泄露,一旦泄密,特别是关系到国家、政府、军队、国计民生方面的重大泄密,将给事业带来不可估量的巨大损失。因此,~的古训,今天仍有教育意义,每个人都要引为鉴戒,机要工作者更应书之座右。

战国末期哲学家 韩非 《韩非子·说难》
不踬于山,而踬于垤。

战国·韩非《韩非子·六反》。踬(zhì智):被绊倒。垤(dié蝶):小土堆。这两句大意是:不被大山绊倒,却被小土堆绊倒。战国·韩非《韩非子·六反》:“先圣有谚曰:‘~’。山者大,故人顺之;垤微小,故人易之也。”山大,不易跨越,但正因为其大,困难多,人们重视,小心谨慎,所以能安全通过。土堆小,易于跨越,但也正困为其小,不成其为困难,引不起人的注意,产生麻痹心理,所以往往反而被绊倒。韩非用这条谚语强调重刑能使人畏惧,因而无人敢犯,轻刑则使人轻视麻痹,因而易于犯法。今天我们可用来告诫人们对小困难也要重视,免得过了大风险,却在小困难面前绊倒。

战国末期哲学家 韩非 《韩非子·六反》
言而不信,何以为言。 东周·战国名人名言

战国·谷梁赤《谷梁传·僖公二十二年》。这两句大意是:说话不算数,还能算是话吗?人要讲信用,说出的话就要算数;如果不讲信用,说了话又不算数,还算什么话?别人以后还怎么听你的话?这两句多用于斥责、讥讽说话不算数的行为,也可反其意而用之,用来保证说过的话就一定算数。

战国经学家 谷梁赤 《谷梁传·僖公二十二年》
怒不过夺,喜不过予。

战国·荀况《荀子·修身》。过:过分,夺:剥夺。予:赐予.这两句大意是:愤怒时不对人过分地处罚,高兴时不对人过分地赐予。处事要遵守一定的原则,不可同情绪方面的原因而在执行时过宽或过严,这就须要人有较高的修养,善于控制自己的情绪,使情感服从于理智,不为喜怒所左右。对犯过错甚面触犯刑法的人,即使再恼怒.也不惩罚过分;对作出成就或自己欣赏的人.即使再喜欢,也不奖赏过分。这几句可用于告诫人们要善于控制自己的喜怒情绪,作到赏罚得当.

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荀子·修身》
君子莫大乎与人为善。

战国·孟轲《孟子·公孙丑上》。大乎:大于。与:偕同,跟别人一起。为善:行善,做好事。本句大意是:君子最高的德行莫大于跟别人一起做好事。要“与人为善”,不要“与人为恶”,已成为现在人们的习常口语和道德规范。但现在所说的“与人为善”通常指善意助人,“善”的含义也已和孟子所说的“善”有所不同。

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孟子·公孙丑上》
相嘘以湿.相濡以沫。 东周·战国名言

战国·庄周《庄子·无运》。嘘(xū嘘),张口嘘气。濡(rǘ儒):沾湿,润泽。沫:口水,唾沫。这两句大意是:(鱼在陆地上)嘘着气,吐着唾沫,用来互相沾湿。《庄子·天运》:“泉涸,鱼相与处于陆.~,不如相忘于江湖。”意思是说:泉水干枯了。鱼赴于陆地,互相以唾沫沾湿,虽见关切之情,终无济于事,还不如在江湖里各游各的好。~在《庄子》原文中,是以鱼吐沫相比喻儒家鼓吹的仁义.认为小惠相及不如相忘于浑沌。后常用以比喻同处于困境之中,彼此关怀,互相救助.但毕竟作用太小,无济于事。

庄周,战国哲学家 庄子 《庄子·无运》
居必择乡,游必就士。

战国·荀况《荀子·劝学》。这两句大意是;(君子)居住必定选择风俗醇美之乡,交游必须接近贤德之士。荀子是。“性恶论”者,他强调人的后天学习、改造的重要性。他认为环境对人有重要影响.所以主张~.认为选择良师益友和有利于学习的环境,可以使人远邪近正.修身立德。

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荀子·劝学》
兄弟谗阋,侮人百里。

《国语·周语中》。谗:谗言。阋(xì隙):争吵。这两句太意是:兄弟之间因误听谗葺而争吵,但仍一致抵御欺侮自己的人于百里之外。~可借以说明:内部尽管会有误会,矛盾、争吵甚至仇隙,但在面临外侮、大敌当前时,则应捐弃前嫌.一致对外;切不可不顾太局,搞“窝里斗”,做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

中国最早的一部国别史著作 《国语》 《国语·周语中》
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 东周·战国名人名言

战国·孟轲《孟子?告子下》。本句大意是:忧愁患难足以人生存,安逸享乐足以使人死亡。人生谁不厌忧患而喜安乐?但忧愁患难能磨练人的意志,使人清醒,使人振奋,因而得以在奋斗中求生存;而安逸享乐使人丧失斗志,使人麻木怠情,因而无力抵御祸患,势必导致死亡。这是古人从丰富的人生阅历中总结出来富于辩证法的经验教训,可用于告诫人们不可耽于安乐,而要具有忧患意识。

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孟子·告子下》
怠慢忘身,祸灾乃作。

战国·荀况《荀子·劝学》。怠慢:懒惰,松懈。作:发生。这两句大意是:懒惰、懈慢就会忘记自身,灾祸就会发生。在社会生活中,人要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而懒惰、懈慢会便大脑处于松弛、麻木的状态,以至于忘记了自身的处境,忘记了对自身的防护,对一切持一种漫不经心的态度,送样就会导致灾祸的发生。这两句可用于告诫人们要警觉、谨慎,不可懈怠。

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荀子·劝学》
甘井近竭,招木近伐。

战国·墨子《墨子·亲士》。竭:尽,完。招木:乔木,高大的树木。这两句大意是:甘甜的井水易于枯竭,高大的树木易被砍伐。井水甜则喝水的人多,自然容易枯竭;高大的树木用处多,自然很快地招来斧斤。露头的椽子先烂,这是常见的现象。墨子由此提倡中庸思想,认为“太盛难守”,使人们甘居中游,不敢冒尖,这种传统思想在今天是不足取的。

墨翟,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军事家 墨子 《墨子·亲士》
疑行无成,疑事无功。 东周·战国名言

>战国·商鞅《商君书·更法》。疑:游移,摇摆不定。这两句大意是:行动迟疑不决,作事犹豫不定,就不会获得成功。办事必须果断。情况一明,就立即决策·决策一定,就立即行动;动则雷厉风行,一鼓作气,直至成功;若迟疑不决,犹豫不定,反反复复,就会贻误时机,导致失败。这两句多用于告诫人们办事要果断干脆。

战国时期政治家,思想家 商鞅 《商君书·更法》
强自取柱,柔自取束。

战国·荀况《荀子·劝学》。柱:通“祝”,折断。束:被约束。这两句大意是:过于刚强就自己招致折断,过于柔弱就自取约束。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一定的跟度,超过这种限度,就会导致矛盾向相反方面转化,这两句话正说明这样的哲理。可用于对性格的规劝。

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荀子·劝学》
肉腐出虫,鱼枯生蠹。

战国·荀况《荀子·劝学》。虫:蛆虫。蠢(dù杜):此指虫子。这两句大意是:肉腐烂了就会生蛆,鱼干枯了也会生虫。荀子是以~作比喻,说明世上任何事物的发生,都有它各自发生的原因,一个人享受荣誉还是蒙受耻辱,也是依据各自的品德高下来决定的,因此君子应当善于选择良师益友,远邪近正,加强修身立德的锻炼。这两句可用以说明:坏事情的发生必有其发生的条件,应当检查,反思,多从自身去寻找原因。

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荀子·劝学》
白玉不毁,孰为珪璋。 东周·战国名人名言

战国·庄周《庄子·马蹄》。毁:指破开玉石进行雕琢。孰:哪能。珪璋:贵重的玉器。这两句大意是:洁白的玉石若不剖开精心雕琢,哪能成为贵重的玉器呢?~与《礼记·学记》“玉不琢,不成器”,《汉书·董仲舒传》“常玉不琢,不成文章”意思相近,都在说明学习的重要性,否则即使有很好的本质,缺少必要的条件(学习),也难以成材。

庄周,战国哲学家 庄子 《庄子·马蹄》
以子之矛,陷子之盾。

战国·韩非《韩非子·难一》。子:你。陷:指刺。本句大意是:拿你的矛来刺你的盾,(怎么样)?这两句话出自一个著名的寓言故事。说的是有一个楚国人在卖矛和盾。他先拿起盾,夸赞说:“我的这面盾坚硬极了,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刺穿它,”又拿起自己的矛,夸赞说:“我的这把矛锋利极了,什么东西都能被它刺穿。”有人问:“用你的矛去刺你的盾,怎么样?”这个人不能回答。在哲学上,“矛”和“盾”便指一组相对的概念,即事物内部因素或此事物与彼事物之问的冲突。这则“自相矛盾”的故事,其启示是很深刻的:它揭示了事物间有互相排斥的一面,不可刺破的盾和什么都可刺破的矛是不可能同时存在的。它告诫人们,做任何事情或发表议论,一定要实事求是,不要把事物绝对化,否则就会陷进形而上学的泥坑;言论违背了矛盾律,就会造成逻辑上的错误,自蹈窘境,贻笑世人。“自相矛盾”的成语即出于此。

战国末期哲学家 韩非 《韩非子·难一》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战国·屈原《楚辞·卜居》。这两句大意是:尺比寸长,但和更长的东西相比就显得短;寸比尺短,但和更短的东两相比就显得长。事物的存在都是相对的,事物的质、量也是相对的。尺对于寸来说,它是长的,但对于丈来说,它却是短的;寸对于尺来说,它是短的,但对于分、毫来说,它却是长的。任何事物本身的优势只存在于某种环境之中,某种条件之下,因而没有绝对的优势与劣态。可用于说明事物的相对性,也可用于说明做人的道理,人各有长处,也各有短处,彼此都有可取之处,所谓尽善尽美,至备无瑕的完人是不存在的。

战国时期爱国主义诗人 屈原 《楚辞·卜居》
天生万物,唯人为贵。 东周·战国名言

战国·列子《列子·天瑞》。天:大自然。贵:宝贵,重要。这两句大意是大自然能生长万物,万物中唯人最为宝贵。“天命论”者认为:天能生长万物,也能主宰万物,唯天为贵,至高无上。列子则说:天能生长万物,却不可主宰万物;万物之中,唯“人”具有灵性,可以顺应规律,改造自然(天),人定胜天,唯人为贵。两句看似平常,却闪耀着唯物主义的思想光辉。

战国思想家 列子 《列子·天瑞》
其曲弥高,其和弥寡。

战国·宋玉《对楚王问》。弥:愈,越。高:高雅,此指唱起来难度大。和(hè贺):声音相应,此指随着唱。寡:少。这两句大意是:歌曲越是高雅难唱,跟着唱和的人就越少。那些高雅复杂的曲调,只有经过专门训练的人才会演唱,而通俗简易的曲调,普通人也会跟着别人哼哼。因而“曲高和寡”的情况无论古代还是现在,都是常见的。后世引用时,多抛开它的原意而表达这样的意思:对于那些高深的理论和见解,一般人很难理解与附和。此句常用于贬意,讽刺某些人脱离群众,得不到支持。

战国时辞赋作家 宋玉 《对楚王问》
知而好问,然后能才。

战国·荀况《荀子·儒效》。知(zhī志):同“智”。这两句大意是:聪明并且好问,只有这样才能成才。此条道出了人的资质聪明与虚心求教对于成才的辩证关系。人的成才是需要以聪明为条件的,但它不是唯一的条件。资质聪颖却不认真学习,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人才。只有既聪慧又不自恃,反而好学善问的人,才能成为栋梁之材。这其中的深刻道理,至今仍有鲜明的现实意义。

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荀子·儒效》
习俗移志,安久移质。 东周·战国名人名言

战国·荀况《荀子·儒效》。移:改变。质:车质。这两句大意是:习俗风尚能改变人的志向,长期安居能转变人的气质。荀子《劝学》有:“君子居必择乡,游必就士,所以防邪僻而近中正也”,可以作此二句的注释,说明环境可以改变人的志向,性格,品德,气质。人是社会的人,离不开其周围的客观环境,必然会受到客观环境的影响。可以此二句说明风俗、环境对人影响之大,强调移风易俗的重要。

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荀子·儒效》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

战国·孟轲《孟子·尽心上》。英才:优秀人才。本句大意是得到天下的优秀人才并把他们培养教育成真正的栋梁,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孟子在《尽心》一章中认为,君子有三乐:父母俱存,兄弟无隙为一乐,天伦之乐;不愧于天,不作于人为二乐,坦诚之乐;一为第三乐,是人本身价值自我实现,为社会培养有用人才的一种精神的满足。此观点反映出孟子重视教育,重视人生价值的思想,是我们民族文化中的精华部分之一。

孟轲,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代表人物 孟子 《孟子·尽心上》
法不阿贵,绳不挠曲。

战国·韩非《韩非子·有度》。阿:偏袒.曲从。绳:木匠用来取直的墨线。挠:通“桡”.弯曲,引申为迁就、屈服,曲:指弯曲不正的木料。这两句大意是:法律不能因为豪门权贵犯了法而偏袒、曲从他,就像墨线不能弯曲来迁就歪斜不正的木料一样。这两句说明法律的严肃性,公正性。治国应当以法为准绳,“法之所加,智者弗能辞,勇者弗敢争”,有权势者不敢以身试法,平民百姓不敢以身触法,国家就容易治理了。~两句现在仍不失为至理名言,尽管古今说起来都很容易,而在实践中却不无困难.

战国末期哲学家 韩非 《韩非子·有度》
用赏贵信,用刑贵正。 东周·战国名言

春秋战国《鬼谷子·符言》。这两句大意是:进行奖赏,重要的是恪守诺言;使用刑罚,关键是要公正.奖赏能够恪守诺言,及时兑现,就能激励立功之士努力奋斗,甚至捐躯殒生,建立功勋。用刑能够公正无私,会使受刑之人没齿无怨,受刑人的亲属也心服口服。

又名王诩,王禅 春秋战国时期著名的思想家、谋略家,兵家、教育家 鬼谷子 《鬼谷子·符言》
治民无常,唯法为冶。

战国·韩非《韩非子·心度》。这两句大意是:治理百姓没有固定不变的方法,只有实行法治才能够把百姓管理好。韩非是先秦法家之集大成者。他主张实行法治,用严刑峻法钳制人民。他的“以法治国”的“法”体现的是国君的意志。他的法治主张有其历史进步意义,也有其历史局限性。但“以法治国”的提法现在仍有借鉴意义,我们可以用人民通过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来治理国家,建立社会主义的新法制。

战国末期哲学家 韩非 《韩非子·心度》
治民者,禁奸于未萌。

战国·韩非《韩非子·心度》。这两句大意是:统治人民的人,应在邪恶的事情尚未萌芽时便有所禁止。《三国志·吕蒙传》指出:“明者防祸于未萌,智者图患于将来”,善于治理国家的人,应该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如视民犯法而不见,“及陷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鼠也”(《孟子·齐桓晋文之事章》)。~二向提出“禁奸于未葫”,完全符合防患于未然的道理。只有这样作,才能减少犯罪率,稳定社会秩序,才是关心人民,爱护人民的表现。

战国末期哲学家 韩非 《韩非子·心度》
勤劳之事,将必先己。 东周·战国名人名言

战国·尉缭《尉缭子·战威》。先己:身先士卒,严于律己。这两句大意是:军中辛勤劳苦之事,为将者一定要身先士卒。用兵之道,在于获得士卒的支持和拥护,这样才能上下齐心,同仇敌忾。因此,军中辛勤劳苦之事,将领应身先士卒;安乐享受之事,要先人后己,作到“军井成而后饮,军食熟而后饭,军垒成而后舍,劳佚必以身同之”(见《尉缭子·战威》),这样就一定能使士卒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战国时期军事家 尉缭 《尉缭子·战威》
将失一令而军破身死。

战国·吕不韦《吕氏春秋·慎小》。本句大意是:将领一道失误的命令,将导致全军覆没,身死名裂。此句强调了三军统帅在说每句话、发布每道命令时都必须慎之又慎;所谓一着不慎,全盘皆输,就是这个道理,在两军对垒时,情况千变万化,危机四伏。统兵的将领必须仔细分析敌情的变化,及时采取正确的措施。否则就有可能导致“军破身死”,为天下人所耻笑。此句说明军令的重要,身为将帅的人必须慎之又慎。

战国末期商人,政治家 吕不韦 《吕氏春秋·慎小》
战阵之间,不厌诈伪。

战国·韩非《韩非子·难一》。不厌:不厌弃。这两句大意是:战阵之间,诈伪的战术变化无穷,谁都不厌弃使用这种战术去欺骗敌人。战争,乃是“死生之地,存亡之道”,因此使用诡诈之术以迷惑对方,从而获得战争的胜利,这是理所当然的。这种诈伪,与道德品质上的诈伪不同,一个正直的指挥员可以使用诡诈之术来欺骗敌人,而决不会受到良心和道义上的谴责。但一个善战的将领若在道德上有欺诈行为,照样会受到鄙视。以此二句说明对敌实施诡诈之术的合理性,十分恰切。

战国末期哲学家 韩非 《韩非子·难一》
力分者弱,心疑者背。 东周·战国名言

战国·尉缭《尉缭子·攻权》。这两句大意是:用兵分散,力量就会削弱;对人怀疑,军心就会离散。《尉缭子》是一部军事著作,这两句论述用兵之道,告诫人们作战时兵力应该集中,军队中将帅应该同心。如果对内互相猜疑,对外分散兵力,必将导致溃败。

战国时期军事家 尉缭 《尉缭子·攻权》
必死则生,幸生则死。

战国·吴起《吴子·治兵》。必死:抱定牺牲的决心。幸生:企图侥幸苟存。这两句大意是:抱定牺牲的决心,则有可能存活下来;企图侥幸苟活,则难免丧命。此二句是谈生与死的辩证关系。作者认为:在战争中抱定牺牲的决心,心中没有顾忌,与敌人决一死战,就会一夫拼命,万夫难当,有可能获胜。而企图侥幸苛活,畏首畏尾,顾虑重重,不敢冲锋陷阵,反倒会失败送命。此名句说明决战时应力求克敌制胜,不应考虑个人安危。若心存杂念.则必败无疑。

战国初期军事家 吴起 《吴子·治兵》
长袖善舞,多钱善贾。

战国·韩非《韩非子·五蠹》贾(gu古):经商,做买卖。这两句大意是:袖子长了好跳舞,钱财多了好经商。原文中韩非引用这两句俗语,是为了说明条件越好就越容易办好事情。现在可用于比喻无论做什么事,都得具备一定的条件,可资凭借的条件越齐备,事情越容易办好。

战国末期哲学家 韩非 《韩非子·五蠹》
不期修古,不法常可。 东周·战国名人名言

战国·韩非《韩非子·五蠡》。期:向往。修古:远古之世。修:远。法:效法。常可:长久通行的办法。这两句大意是:不向往远古的制度,不效法过去常用的方法。这两句表选了韩非主张变革的进取精神。过去的制度和方法,虽然在以往是行之有效的,但那是根据过击的具体情况村制定的。社会不断发展,情况不断变化,要解决当世的问题,治理当今的社会,就不必一定按照过去的制度和方法去办。正确的作法应该是研讨当代的形势,从而采取合适的措施。如果头脑僵化,一味照搬过去的条条框框,而不思变革和创新,那是办不好事情的。这两句对我们当今的改革仍有借鉴意义。

战国末期哲学家 韩非 《韩非子·五蠡》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国语·周语上》。防:阻碍,堵塞。这两句大意是:堵塞民众的言论,比堵截河流还要危险。《国语·周语上》:“~。川塞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河流被雍塞,最后导致决口,淹死人必定很多。所以治水者不能一味堵水,而应进行疏导泄流。对于民众,一味实行高压政策,不让人民说话,民怨民怒积累起来,最终会引起民众的反抗,造成社会危机。这种重视民众舆论,反对高压手段的思想,对后世的政治家,思想家和开明帝王都是有所启迪的。~已成为流传百代的警句箴言。

中国最早的一部国别史著作 《国语》 《国语·周语上》
俭节则昌,淫佚则亡。

战国·墨子《墨子·辞过》。淫佚:也作“淫逸”,嗜欲过度,放纵恣肆。这两句大意是:生话节俭,国家就昌盛;嗜欲放纵,国家就衰亡。墨子主张“节葬”、“节用”,他认为一个国家,从国君到百姓,整个社会风气祟尚节约俭朴就民富国强,走向兴旺发达。若一味追求淫佚享受,就国弱民困,国家必然会走向衰亡。这两句用干说明国家要尚节俭而戒淫佚,以保证昌盛久安。

墨翟,战国时期思想家,教育家,军事家 墨子 《墨子·辞过》
乱则国危,治则国安。 东周·战国名言

战国·荀况《荀子·王霸》。这两句大意是:动乱,国家就危险;大治,国家就安全。社会混乱,动荡不定,政令难以施行,生产难以进行,国家就危险了;社会大治,有良好的秩序,令行禁止,生产发展,国家就安全了。这两句用于说明乱则危国,治则安国。

荀况,战国末期思想家 荀子 《荀子·王霸》
事在四方,要在中央。

战国·韩非《韩非子·扬权》。要:枢纽,指国家的最高权力。这两句大意是:处理各种各样繁多的事务,在于周围四方的臣民,而国家的最高权力要掌握在君主一人手中。这两句体现了高度的封建中央集权制。作为君主,要善于发挥臣下的才能,信任他们,政事分给地方官吏去管理。但国家的最高权力,则要集中在君主手中,以免出现地方各自为政,臣下各行其令的现象,造成混乱和分裂。今天我们处于改革的年代,中央实行一定的权力下放,充分发挥地方的积极性;但最高权力的集中仍是必要的,地方必须服从中央。否刚,我们这个多民族的大国就无法实行统一的部署和领导。这两句在今天可用于强调中央集中领导的重要性。

战国末期哲学家 韩非 《韩非子·扬权》
甘露时雨,不私一物。

战国·吕不韦《吕氏春秋·孟春纪·贵公》。私:偏爱。这两句大意是:甘霖雨露对天下万物都是公平的,它不因偏爱而独降于某一物上。过两句通过自然现象,说明了理政、处事应出以公心。不可偏私的道理。

战国末期商人,政治家 吕不韦 《吕氏春秋·孟春纪·贵公》
乱国之俗,甚多流言。 东周·战国名人名言

战国·吕不韦《吕氏春秋·精谕》。流言:不符合实际的言论。这两句大意是:混乱国家的习俗,通常会有很多流言蜚语出现。国家混乱,人心惶惶;众口杂辞,惑言熏天;小道消息,政治谣言,不胫而走。国情如此,这十国家就危险了,这两句说明流言盛行,是国家混乱的一个标志,应引起治国者的高度注意。

战国末期商人,政治家 吕不韦 《吕氏春秋·精谕》

经典语录

名人名言

老办法 Copyright (C) 2009-2012 www.laoban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20139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