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名言警句 历史

元朝名人名言

元朝历史:(公元1271年~1368年),又称大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少数民族(蒙古族)建立并统治全国的封建王朝。1206年成吉思汗建立蒙古汗国。1271年忽必烈改国号为“大元”,取《易经》中“大哉乾元”之意。1279年统一全国。元朝的疆域空前广阔,今天的新疆、西藏、云南、东北、台湾及南海诸岛,都在元朝统治范围内。1368年被朱元璋建立的明朝灭亡。北迁的元政权退居漠北,仍沿用大元国号,与明朝对峙,史称“北元”。直至1402年才去元国号并改国号为“鞑靼”。元朝自忽必烈定国号起,历十一帝98年。

元朝名人名言

银样镴枪头。 元朝名言

元·王实甫《西厢记》第四本第二折。镴(Ia辣):是一种铅锡合金,色似银,亮而软。本句大意是:外表是银子做的,实际是镶做的枪头。~比喻中看不中用。后人用此语来比喻虚有其表,其实无用、无能的人或物。

元代杂剧作家 王实甫 《西厢记》
远亲不如近郐。

元·秦简夫《东堂老曲》。本句大意是:住在远处的亲人不如近在眼前的邻居。这句俗语是人们在长期社会生活中的经验总结,现在仍有现实意义。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总会遇到一些诸如突发急病、不测灾难等需要别人立即帮助的事,虽有亲人却不在身边.无济于事;而近门邻居则可以给予及时而有效的帮助,以解决燃眉之急,因此说“~。’人们在说明睦邻关系的重要性,调解邻居关系不和时常常说这句话,引用率颇高。

元代戏曲作家 秦简夫 《东堂老曲》
治以教化为本。元朝末期政治家,军事家 脱脱 《宋史·萧服传》
学必以德为本。 元朝名人名言元代哲学家 吴澄
无痰则不作眩。元代医家 朱震亨 《丹溪心法》
不患践言之难。元代文学家 苏天爵
官官相为倚亲属。 元朝名言

元·关汉卿《包待制三勘蝴蝶梦》第二折。为:助。本句大意是:官与官相互回护相互依靠,如同亲属一样。本句也有缩写为“官官相为”、“官官相卫”、“官官相护”的,可用以揭露做官的互相庇护。

元代杂剧作家 关汉卿 《包待制三勘蝴蝶梦》
船到江心补漏迟。

元·关汉卿《救风尘》第一折。本句大意是:船行到江心时才去修补语洞,就太迟了。漏船当然是在岸边停泊时就要修理完好,才能行驶;到了江心才修,已经无济于事,水波汹涌,事不由人,难免船翻人亡。这句多用于比喻事前考虑不周,发现问题过迟,已无法挽回;也可用以提醒人们发现问题要及早补救。

元代杂剧作家 关汉卿 《救风尘》
寒猿啼断西岩月。

元·周权《冷泉亭》。本句大意是:夜色寒冷,猿啼不止,一直到夜月消失在西边的山岩之后。夜深了,天冷了,只有西天桂着一轮孤月,那猿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孤清难耐,一直在不停地啼叫着、啼叫着,月儿不堪听,也默默地消失在西岩之后。此情此景,是引起了诗人思乡的孤寂,还是失意的凄愁,抑或是莫名的怅惘种种意绪,尽在不言之中。

元末诗人 周权 《冷泉亭》
好雨依时抵万金。 元朝名人名言

元·王恽《过沙沟店》。依时:适时。本句大意是:适时而来的好雨价值万金。这句写出了及时雨的可贵和人们久旱盼雨时的心情。可用于对及时雨的赞美,也可用来比喻人们急需某种东西而忽然得|比什么都贵重。

元朝诗人 王恽 《过沙沟店》
学诗须识味外味。揭奚斯 元代文学家 字曼硕 揭曼硕
事前要思免后悔。元代杂剧作家 关汉卿
农,天下之大本。 元朝名言元代农业机械学家 王祯
凡政皆务以利民。元朝末期政治家,军事家 脱脱 《宋史》
一朝天子一朝臣。

见元·金仁杰《追韩信》 明·汤显祖《牡丹亭·虏谍》。朝(cháo潮):朝代,这里指某一个皇帝统治的时代。天子:皇帝。这两句大意是:换一个皇帝,就要换用一班大臣。现多指一个人上台,下面的工作人员就另外换一批。封建时代任人唯亲,每一个皇帝多是任用自己的亲信,所以换一个皇帝,朝中的大臣也势必跟着被调换。这两句话往往用来揭露封建时代任人唯亲的弊病,至今仍有警戒意义。

元代学者 金仁杰 《追韩信》
文有大法,无定法。 元朝名人名言元初名儒 郝经
天马行空而步骤不凡。

元·刘廷振《萨天锡诗集序》。天马:神马,喻杰出人才。本句大意是:(萨天锡的诗)气魄恢弘,好像天马行空,风驰电掣,不同凡俗。这是一个可用来比喻诗文风格,也可用来褒扬人物的名句。“天马行空”形象鲜明,意境空灵,颇有神韵,喻人喻物,皆能给人以美的联想。

元代文人 刘廷振 《萨天锡诗集序》
大凡读书,不能无疑。

元·赵孟頫《叶氏经疑序》。大凡:大抵。本句大意是:大体上说,读书就不能没有怀疑与疑问。此条原文说:“~,读书而无所疑,是盖于心无所得故也。”古人读书,讲究独立思考,不盲听盲从。他们认为,读书无疑即无所得,道理是深刻的。正确的读书方法是一边学习,一边独立思考,发现问题。这样,才能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此条语言朴素、平易,然而说理深刻,寓有哲理,多为后人引用。

元代画家 赵孟頫 《叶氏经疑序》
熟读精思,攻苦食淡。 元朝名言

元·脱脱等《宋史·徐中行传》。精:精深,专一。这两句大意是:反复烂熟地阅读,精深专一地思考,治学不辞艰苦,饮食极其清淡。~是形容徐中行刻苦间读胡瑷所授经术的情景。《宋史·徐中行传》:“(中行)得(胡)瑷所授经,~,夏不扇,冬不炉,夜不安枕者逾年。”读经至于“熟”,深思至于“精”,工夫下得刻苦,生活极为清淡,能作到如此地步,自然能得其要旨,领会其意蕴了。后来人们常以“熟读精思”形容反复阅读和精心思考相结合,以期领会精微要义;用“攻苦食淡”形容刻苦自励,意志坚定。

元朝末期政治家,军事家 脱脱 《宋史·徐中行传》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元·马致远《汉宫秋》。这两句大意是:千军万马比较容易组织起来,一个优秀的将领却很难找到。这是汉元帝的一句唱词,却道出了军事上一条重要的经验,即良将难觅。因为将领是全军的统帅。士兵的灵魂。主帅的一个错误判断,可以导致全军覆没,甚至危及社稷江山,而主帅的一个果断,正确的决定,可以力挽狂澜,使江山转危为安。因而择将必须慎之又慎,而一个优秀的将领又极难发现。此句常用来说明杰出的将领难以发现,必须注意寻求。

元代戏剧家 马致远 《汉宫秋》
一人拼命,万夫难当。

元·关汉卿《单刀会》。这两句天意是;一个人拼命作战,一万个人也难以抵当。此二句谈士气的重要。一个人若下定必死的决心,一定无所顾忌。兵法说“必死则生,幸生则死”(见《吴子·治兵)就是这个道理。此二句形容士气的重要,全军都能以死相拚,视死如归,就可以勇夺三军。

元代杂剧作家 关汉卿 《单刀会》
养军千日,用军一时。 元朝名人名言

元·马致远《汉宫秋》。这两句大意是:长期培养军队,以应一时之急需。此二句强调军人在关键时刻应持的态度。作者认为军人平时受国家供养,训练,不让他们干其它工作,为的是一旦国家需要,就能奋不顾身地报效国家。此二句也作“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用以强调军人的义务和责任,或表示“有备无患”、“安不忘危”的思想。

元代戏剧家 马致远 《汉宫秋》
三冗不去,不可为国。

元·脱脱等《宋史·宋祁传》。三冗:指天下有定官而无限员,天下厢军不任战而耗衣食,僧道日益众多而无定数。为国:治理好国家。这两句大意是:不把三种多余的人员去掉,就不能把国家治理好。这是宋祁给宋仁宗赵祯上疏中的两句话。宋朝为了加强中央集权,防止分裂割据.以高官厚禄为条件,解除将领及藩镇兵权,从中央到地方,官职虽是一定的,但官员没有限制,吏治混乱;除京师正规军禁军外,各州还招募大量厢军,国家供养了一支庞大而不能作战的军队;不从事生产的和尚、道士也日益增多,不加节制。“三冗”的存在,消耗了国家大量的财政开支,形成了宋代积弱积贫的严重局面。针对这些政治弊端,宋祁提出了罢还僧道,驱散厢军、裁减冗官的主张,以期改变宋朝的孱弱局面。这些卓有见地的政治主张,也可供后世人作为借鉴。

元朝末期政治家,军事家 脱脱 《宋史·宋祁传》
得土地易,得人心难。

元·脱脱等《朱史·杨茼俸》。两句大意是:攻城掠地,“强力可得,相对来说比较容易,而要得到人心,使人心信服,进而得到人民的拥戴,则很困难。”宋宁宗时,北方金人控制区因闹灾荒,大批人投奔到南宋来,南宋守边官吏拒不接待还射杀他们。杨简针对此事说了选样的话,表现出杨筒重民、爱民的思想。

元朝末期政治家,军事家 脱脱 《朱史·杨茼俸》
人海阔,无日不风波。 元朝名言

元·姚燧《中吕阳春曲》。这两句大意是:人海广阔,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有风波。人多事多。茫茫人海,芸芸众生,心性各异,追求不同.更兼善恶正邪之殊,随时都会有矛盾和斗争发生。这两句以海之阔来比人之多,以海之风波无体无止来比人类社会时时都有矛盾斗争,比喻非常恰当,多用来感叹人世的复杂。

元代文学家 姚燧 《中吕阳春曲》
名标青史,万古流芳。

元·纪君祥《赵氏孤儿》第二折。标:写明。青史:史书,古人在青竹简上记事,故称青史,留:保留。芳:芳香。这两句大意是:美名载入史册,千秋万代被人传扬。《赵氏孤儿》写春秋时晋国权臣屠岸贾杀贤臣赵盾全家,井搜捕孤儿赵武;跟赵家友善的民间医士程婴和正直老臣公孙杵臼,共谋救出孤儿,为赵家报了仇。~两句是程婴从宫中救出初生的孤儿,交托给公孙杵臼时说的话:“老宰辅(指公孙忤臼),你若存的赵氏孤儿,当~。”这两句常用来形容人的功劳很大,已被写进史册,将美名永传。

元代杂剧作家 纪君祥 《赵氏孤儿》
自律不严,何以服众?元代散曲家 张养浩 《风宪忠告》
真情常在,虚脾终败。 元朝名人名言

元·张养浩《述怀》为人真诚,就能永远得到别人信任;为人虚伪,最后必然失败。

元代散曲家 张养浩 《述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元代诗人 杨载
廉能清正,奉公守法。元代散曲作家 曾瑞
励精图治,将有大为。 元朝名言元朝末期政治家,军事家 脱脱 《宋史》
达人远见,不与物争。元代学者 许名奎 《劝忍百箴》
寸土尺树,天然可爱。元代学者 吴莱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元朝名人名言

元·奥敦周卿《双调蟾宫曲二首》其二。苏杭:苏州、杭州。这两句大意是:天上有天堂,人间有苏、杭。诗句赞美苏州、杭州风景之秀丽可与天堂相媲美。曲子全文是:“西湖烟水茫茫。百顷风潭,十里荷香。宜雨宜晴,宜西施淡抹浓妆。尾尾相衔画舫,尽欢声无日不笙簧。春暖花香,岁稔时康。真乃~。”天堂,是人们向往憧憬而又难以涉足的地方,而苏、杭则是现实存在,人皆可往的去处。这两句写人间的苏杭犹如无上的天堂,不仅一语道尽苏杭的美好,而且还增加了苏杭的吸引力和神秘感,使人们产生了到苏、杭一游的急切欲望,加之它生动易记,琅琅上口,家喻户晓,苏、杭也因之名声更大。

元初女真族人,元散曲前期作家 奥敦周卿 《双调蟾宫曲二首》
劳于读书,逸于作文。元代著名的学者、诗人和教育家 程端礼
小事糊涂,大事不糊涂。

元·脱脱《宋史·吕端传》。这两句是宋太宗用以评价吕端的话。这种为人处世的态度。至今仍有其积极意义。可用来形容那种不斤斤于琐屑之事,而对重大问题却非常清醒的人。

元朝末期政治家,军事家 脱脱 《宋史·吕端传》
文约而义薄,辞近旨远。 元朝名言元朝诗人 方回
诚以待物,物必应以诚。元朝末期政治家,军事家 脱脱 《宋史》
关节不到,有阎罗包老。

元·瞪脱·阿鲁囝《朱史·包捶传》。关节:行贿请托。阎罗:梵文“阎魔罗阁”的译音.迷信者以为是主管地狱的神,也称“阎罗王“、“阎王”,此处比喻包拯。这两句大意是:有像阎罗王一样铁面无私的包拯在,靠行贿请托是无济于事的。包拯是宋代有名的刚直不阿的宰相,他执法如山,不徇私情,贵戚宦官都不敢私通关节,当时人们便以“~”来形容包拯的正直清廉。可用来赞颂那种坚决抵制行贿请托等不正之风的领导者。

元朝末期政治家,军事家 脱脱 《朱史·包捶传》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为殃。 元朝名人名言

元·纪君祥《赵氏孤儿》第四折。殃:祸害。这两句大意是:先动手的占优势,后动手的遭祸害。双方敌对,在对方还没有准备好之前先动手,可以取得优势;相反,后动手的,往往处于被动地位,要吃亏。也有以后一个“为”字作“遭”字,或单说“先下手为强”的。这两句多用来劝人抓紧时机,及早动手。

元代杂剧作家 纪君祥 《赵氏孤儿》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元·关汉卿《窦娥冤·楔子》。这两句大意是:鲜花调谢了来年还有重展风采的日子,人衰老后却再也不能回到少年时代了。此句先言它物以引起所咏之事,采用既比且兴的手法,通过“花”与“人”的对比,表现出莫大的遗憾。这遗憾是对生命与生活的极度热爱与留恋。花草本非有价值的东西,但凋谢后还有“重开”之日,然而,作为万物灵长的人,青春一去,却再无年步之望,该是何等的悲哀!此句语言精粹,对比鲜明,感情浓重,先由花及人,又由人而连及人生的感想,通过微妙的心理活动表现出强烈的主体意识。

元代杂剧作家 关汉卿 《窦娥冤·楔子》
千金何足惜,一士固难求。

元·迺贤《南城咏古》。士:有才能的人。这两句大意是:千金有什么可惜,一个有才能的凡原本是难以求得的。相传燕昭王渴望中兴,深探认识到人才的重要,曾于易水南筑台,置千金于其上,以延请天下士。作者咏唱~,就是以“千金”与“一士”相对比,以强烈的反差衬托士之难求可贵。千金只不过千金而已,而燕昭王招徕人才,得一乐毅,任为亚卿,率军击破齐国,下齐七十余城,使燕国成为战国七雄之一,成就千秋功业,足见“一士”比“千金”贵重得多。这种对比衬托的表达方法可以学习,也可用此名句论说有才能的人的难得与可贵。

元代回族诗人 迺贤 《南城咏古》
愧乏经济才,徒然守章句。 元朝名言

元·王蒙《暮宿田家作》。经济:经世济民,治理国家。徒然:白白地。这两句大意是:我自愧没有治国济民的才干,只会白白地守住经书文章死读。这首诗是作者暮宿田家时有感于兵戈未息,赋税日重,农民生计困苦而作,末四句是:“我愿息兵戈,海宇重农务。~”,反映了一个正直士大夫对农民的同情,对时局的关怀而又无可奈何的心情。

元朝画家 王蒙 《暮宿田家作》
鸿雁飞南北,关河隔弟兄。

元·萨都剌《寄舍弟天与》。关河:泛指一般关隘山河。这两句大意是:鸿雁犹可南北相飞,而我们弟兄却被遥遥关河隔绝。诗句用鸿雁之南北相飞反衬弟兄之关河相隔,在人不如雁的慨叹中抒发深沉的手足之情。可化用以写千里迢迢,关山相阻之思念。

元代诗人,画家,书法家 萨都剌 《寄舍弟天与》
芳横无终日,贞松耐岁寒。

元·关汉卿《望江亭中秋切鲙》杂剧第一折。这两句大意是:芳艳的术槿花不到一天就会凋谢,而坚贞的青松经受岁末严寒也不减翠色。作者用比喻说明富贵、优裕条件下的爱情往往不会牢固持久,而经历了艰苦的磨难爱情就能久远。这两句从唐代刘希黄“愿作贞松千岁古,谁论芳槿一朝新”的诗意中化出,可用于赞美坚贞持久的爱情。

元代杂剧作家 关汉卿 《望江亭中秋切鲙》
空庭疏雨后,四壁乱蛩鸣。 元朝名人名言

元·刘诜《对客暮坐》。这两句大意是:傍晚时分,一阵微雨过后,在空阔的庭院四壁,一群蟋蟀正在杂乱地鸣叫。诗句采用了以静衬动的手法。雨后的庭院空旷寂寥,阒无人声,只有蟋蟀在四壁争先恐后地乱鸣,显得分外聒噪。可用来描写乱蛩的鸣声。

元代音乐家 刘诜 《对客暮坐》
老蚕或雪茧,吐丝乱纷纭。

元·赵孟頫《题耕织图》。这两句大意是:长老的蚕要结出雪白的茧,正在慢慢地纷纭不断地吐丝。老蚕要吐丝结茧,为了结成这个厚厚的丝茧,它需要不停地吐丝,耗尽自己的生命和形体,正所谓“春蚕到死丝方尽”。“纷纭“二字,写出了蚕吐丝的繁多和辛劳。这两句可用于写蚕结茧,也可用来比喻人到老时成就纷出,硕果累累。

元代画家 赵孟頫 《题耕织图》
三月蚕始生,纤细如牛毛。

元·赵孟頫《题耕织图》。这两句大意是:三月里蚕刚刚生出来,体形细得像牛毛一样。蚕在三月出生,刚孵化出来的幼蚕体形十分细小,如果不太注意,几乎发现不了。诗人以纤细的牛毛来比喻,非常恰当。两句把蚕生的时节和体形,交代得既具体又形象。

元代画家 赵孟頫 《题耕织图》
鹤立花边玉,莺啼树杪弦。 元朝名言

元·张养浩《庆东园·即景》。树杪(miǎo秒):树枝的细梢。这两句大意是:白鹤挺立在花边像玉雕般清丽,黄莺啼叫于树梢如弦乐般动听。鹤洁白而竦身,故用“立”用“玉”绘其挺然玉立之姿;莺常啼而悦耳,故用“啼”用“弦”状其婉转如乐之声。诗人抓住特点写出了鹤、莺的神韵,可见炼字的重要。

元代散曲家 张养浩 《庆东园·即景》
桂花留晚色,帘影淡秋光。

元·倪瓒《桂花》。桂花:即木犀,秋季开花,花簇生于叶腋,花极芳香。留晚色:秋日众花早已纷谢,桂花晚开,故曰留晚色。这两句大意是:晚开的桂花,把它的姿色留给凉爽的三秋季节,在帘外的月光里,洒下它疏淡的影子。这是倪瓒七律《桂花》的首联,这首诗写诗人由看到桂花而引起的故园之思。~可用于咏月下秋桂。

元代画家,诗人 倪瓒 《桂花》
大舸中流下,青山两岸移。

元·揭奚斯《归舟》舸(gě葛):大船。这两句大意是:大船自激流中飞下,青田从两岸向后移行。此条上句平平,下句甚工,“移”字尤具点睛之力。诗人捕捉住乘舟自中流而下的真实感觉,用诗的语言加以表现,颇有奇趣。原本是船在行走,而置身船与急流中,倒感觉是青山自行移动。一个“移”字,表现出多少韵味和生气!这种一笔点活全盘的方法,可为今天写作时提供借鉴。

元代文学家 揭奚斯 《归舟》
夕阳山外山,春水渡边渡。 元朝名人名言

元·薛昂夫《楚天遥过清江引·送春二首》其一。渡:指渡口。这两句大意是:夕阳下,山外有山,山山相接;春水旁,渡边有渡,渡渡相望。这两句的构句法比较新颖,面面富有层次感。可用来描写春山春水。

元代散曲家 薛昂夫 《楚天遥过清江引·送春二首》
海风吹浪急,江雨入楼深。

元·萨都剌《用韵寄龙江》。海风:从海上吹来的风,此指大风。这两句大意是:大风掀起了急浪,把江上的暴雨吹洒到阁楼深处。可用于写急风暴雨。

元代诗人,画家,书法家 萨都剌 《用韵寄龙江》
山谷苍烟薄,穿林白日斜。

元·黄镇成《东阳道中》。这两句大意是:薄薄的晚烟浮游在山谷里,斜斜的夕阳穿过树林向下坠落。可用来描写山林暮色。

元代山水田园诗人 黄镇成 《东阳道中》
清霜醉枫叶,淡月隐芦花。 元朝名言

元·许有壬《荻港早行》。这两句大意是:早晨,清凉的霜露使枫叶红颜如醉;入夜,浅淡的月光使芦花隐藏在一片微茫之中。清霜、淡月、枫林、芦花,已经很有诗意,醉、隐两个使动词,又绐诗句增添了富有动感的美。可用于描写清秋景色。

元代文学家 许有壬 《荻港早行》
学问有渊博,文章有法度。揭奚斯 元代文学家 字曼硕 揭曼硕
休道黄金贵,安乐最值钱。元代戏曲作家 石君宝
为人但知足,何处不安生? 元朝名人名言蒙古帝国大臣 耶律楚材
四海有知己,何处不为家。元代曲作家 白朴
山河频入梦,风雨狡关心。元代诗人 画家 王冕
三杯和万事,一醉解千愁。 元朝名言元代戏曲作家 武汉臣
人之大节一亏,百事涂地。元代诗人 刘因 《辋川图记》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元·杨文奎《儿女团圆》指人的青春短暂。比喻好景不长或友情难以持久。

元代曲作家 杨文奎 《儿女团圆》
钱,金数两;名,纸半张! 元朝名人名言元代诗人 陈草庵
离了名利场,钻入安乐窝。元代杂剧作家 关汉卿
黄花金兽眼,红叶火龙鳞。元代戏曲作家 杨显之
道非文不著,文非道不生。 元朝名言元初名儒 郝经
地生连理枝,水出并头莲。

元·王实甫《西厢记》连理枝,并头莲:比喻夫妻相伴相随,感情深厚。

元代杂剧作家 王实甫 《西厢记》
不信好人言,必有栖惶事。元代杂剧作家 关汉卿
仰窥条上猿,攀萝去相逐。 元朝名人名言

元·黄溍《游西山同项可立宿灵隐西庵》。这两句大意是:抬头看藤条上的猿,正在攀萝荡藤相互追逐嬉戏。猿多活动在枝条藤萝之间,时而悬条蹲枝,时而攀荡远扬,或独戏,或相逐,诗句描写生动,富蕴野趣。

元代文学家 黄溍 《游西山同项可立宿灵隐西庵》
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

元·白朴《天净沙》[孤树落日]。这两句大意是:秋季到来,秋色明丽,山水为白草、红叶、黄花点染,别呈一番姿色。白朴的散曲,如诗如画,摹写长于着色,句法长于依次罗列,此条即由五个名词依次排列而成。这种表现手法,不落俗套,既扩大了句子的容量,又使所状之物一一呈现眼前,符合文学作品形象思维的特点。另外,此条十字,却出现青、绿、白、红、黄五种颜色,可谓重彩浓抹,色调鲜明。此名句表现的图画感极强的特色,特别值得写作诗歌和抒情散文的同志学习。

元代曲作家 白朴 《天净沙》
啼莺舞燕,小桥流水飞红。

元·白朴《天净沙·春》[春山暖日]。飞红:飞舞着的红色花瓣。这两句大意是:莺在歌唱,燕在飞舞,在小桥流水旁,点点落花正在飘落。两句虽未带一个“春”字,但通过花丛里莺歌燕舞,小桥下春水潺潺,天空中飞红万点的铺排叙述,表现了乡野间盎然的春机,有一种和谐、恬美、欢畅的韵味,可用于描写村野暮春美景。

元代曲作家 白朴 《天净沙·春》
雪浪拍长空,天际秋云卷。 元朝名言

见元·王实甫《西厢记》。这两句大意是:江间波浪汹涌,如一堆堆白雪直向长空冲击,天边秋云翻卷。诗句境界开阔,气象雄浑,可用来描写风急浪险的秋江景色。

元代杂剧作家 王实甫 《西厢记》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元代戏曲作家 高明
律诗要法:起、承、转、合。

元·杨载《杨法家数》。律诗:又称近体诗或格律诗,是一种严格讲究平仄、对仗的诗体,分五律、七律等。起:开头。承:承接。转:转折。舍:收束。本句大意是:创作律诗最重要的法则是要求各句在结构上依照起、承、转、合的次序。律诗是一种很难写作的诗体,除内容、语言及字音、形式上的诸多要求外,诗句的结构顺序也必须符合固定的模式,这句便是主要强调律诗在结构上的普遍法则的。律诗每两句为一个单位,四个单位的意思在顺序上要分出起、承、转、合来。元代范椁的《诗法》说:“起要平直,承要舂容,转要变化,合要渊永”,可为这句作注脚。本名句可供论述律诗的创作法则时引用,也可用于强调诗文在结构上要注意起伏趺宕、曲折变化与整体照应。

元代诗人 杨载 《杨法家数》
“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元朝名人名言

元·脱脱等《宋史·岳飞传》载韩世忠语。莫须有:恐怕有.也许有。本句大意是:以“莫须有”为罪名给人判刑,怎么能让天下人心服?《宋史·岳飞传》:“狱之将上也,韩世忠不平。诣桧(秦桧)诘其实。桧曰:‘飞(岳飞)子云(岳云)与张宪书虽不明,其事体莫须有’。世忠日:‘~?’”本句斥责了秦桧制造冤狱,诬陷迫害抗金将领岳飞及其子岳云等的丑恶行为。后来人们常用“莫须有”斥责凭空捏造罪名,诬陷好人的卑劣行径。

元朝末期政治家,军事家 脱脱 《宋史·岳飞传》
愿普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属。

见元·王实甫《西厢记》第五本第四折。本句大意是:祝愿普天下的有情人都能结成美满的夫妻。在长期的封建杜会中,“门当户对”的择偶标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包办形式,成为青年男女自由结合的严重阻碍。《西厢记》,描写了青年男女对爱情的要求以及他们对封建势力的斗争和胜利,并在他们的美满结合中发出了“~”的美好愿望。这一愿望提出“有情”是青年男女择偶的唯一标准,婚姻应建立在自觉自愿、由当事人自己主宰的基础上,这无疑喊出了封建杜会无数青年男女的心声,成为数百年米封建礼教束缚下的青年男女为追求爱情幸福而斗争的号角。在今天,一些旧的封建传统观念仍然没有消失,在婚姻上还存在。好事多蘑的现象,而~仍然是对“有情人”的美好祝愿。

元代杂剧作家 王实甫 《西厢记》
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元·王实甫《西厢记》第四本第三折。霜林醉:树林经霜而变红。醉,指红。这两句大意是:早晨,经霜的树林都变红了,是谁把它染得红颜如醉?都是离人那流不尽的眼泪。这两句是莺莺送别张生时的唱词,形容伤别的眼泪染红了如醉如痴的枫林。在“霜林”前面用了“谁染”二字,好像景物的变化是有人促成似的。树林经霜变红,这是自然现象,然而莺莺泪眼望去,好像枫林也都带着悲哀的色彩。这不但化静为动,写活了秋景;同时以有情看无情,使景物尽著感情色彩,充分地写出了莺莺内心的离情与别苦。作者这种移情的手法运用得很高妙,我们可借来描写离愁别恨。

元代杂剧作家 王实甫 《西厢记》
人无横财不富,马无野草不肥。 元朝名言

元·张国宾《合汗衫》第三折。横财:意外之财,不义之财。这两大意是:人没有不义之财就不会富,马不吃野外之草就不会肥。前一句话是旧时的人讲的生财之道,意思是一个人规规矩矩、正正经经地创家立业,很难富足,而有了不义之财,瞬间就会富起来。后一句话也有说“马无夜草不肥”的,与此意同。这两句多用来说某些暴发户突然间富了起来,但他的钱财来路不正当;旧时也用来说人要富就要发不义之财,是典型的害人肥己的人生观。

元代戏曲作家 张国宾 《合汗衫》
宁可少活十年,休得一日无权。

元·严忠济《天净沙》[宁可少活十年]。这两句大意是:宁肯少活上十岁,也不能一天手中没权。严忠济曾官至东平路行军万户,政绩显著;元世祖又命其为帅,战功卓越。他任职东平路时,因替他的部下、臣民缴纳官税,曾向一些有钱的人借贷。那些有钱人慑于严忠济的地位、权势,又企图讨好、巴结于忠济,无不个个奉迎,慷慨解囊。后因严忠济威权过盛而被免官,顿时门前冷落,债主纷纷前来讨还债务。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使他深有感慨。他从身居要位、大权在握时的显赫,到免官失权时的萧条,前后判若天渊的对比中,深知有“权”的重要和无“权”的痛苦,于是发出了“~”的感叹。这虽然是一种失意的封建官史心态意绪的表现,却也真实地反映出一种社会现象和社会心理。现在可借以概括那种见利忘义、嗜官居贪权者的所遵信条。“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之说是~思想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元代文学家 严忠济 《天净沙》
眼前红日又西斜,疾似下坡车。

元·马致远《双调夜行船·秋思》。这两句大意是:转眼又到傍晚,红日西沉,快得像下坡的车。两句以日落之速感叹岁月飞逝,可用以抒发珍惜时间之情,也可借以感叹岁月蹉跎之意。

元代戏剧家 马致远 《双调夜行船·秋思》
投至两处凝眸,盼得一雁横秋。 元朝名人名言

元·马致远《汉宫秋》第二折。投至:临到。两处凝眸:指汉元帝、王昭君南北相望。一雁横秋:鸿雁在秋空中飞来,古有鸿雁传书之说。这两句大意是:双方两地相望,盼着对方的消息。这是汉元帝与王昭君即将分别时的唱词。《汉宫秋》写汉元帝与王昭君两情相爱,由于番兵的威逼,汉朝的软弱,元帝不得不与昭君分别。人尚未别,已经想起分隔两地之后的相思。他无比悲痛伤感,唯盼着鸿雁能传递双方的相思之情。这两句可化用以写临别时的感伤,也可以抒写两地相思之情。

元代戏剧家 马致远 《汉宫秋》
宫样眉儿新月偃,侵入鬓云边。

元·王实甫《西厢记》第一本第一折。宫样:宫中打扮。偃(yǎn演):卧。这两句大意是:细长的宫眉像伏卧着的一弯新月,延伸到如云一样的鬟发边。在原词中,这两句写莺莺的美貌。她既有新月似的细长弯曲的眉毛,又有云彩一样松软美丽的鬓发。作者以新月入云喻娥眉入鬓,恰切而形象。可化用以写女子的美貌。

元代杂剧作家 王实甫 《西厢记》
衣食以厚民生,礼义以养其心。元代政治家、教育家 许衡
学足以辅其志,志足以御其气。 元朝名言元代文学家 黄溍
他得志笑闲人,他失脚闲人笑。元代散曲家 剧作家 张可久
人之学力有限,术业贵乎专攻。元代文学家 黄晋
孤村落日残霞,轻烟老树寒鸦。 元朝名人名言

元·白朴《天净沙·秋》。这两句大意是:孤零零的村落笼罩在落日的残霞中,缕缕轻烟,棵棵老树,点点寒鸦,交织成一幅凄凉的图画。此条写村野日暮凄凉之景,与“枯藤老树昏鸦”有异曲同工之妙。那落日中飘着炊烟的孤村,那夕阳下投宿老树的寒鸦,都能触发游子思乡之情。

元代曲作家 白朴 《天净沙·秋》
得放手时须放手,得饶人处且饶人。

元·关汉卿《窦娥冤》第二折。这两句大意是:该放手的时候就要放开手,不要揪住不放;能饶人的地方姑且饶了人,不要纠缠不休。这两句在剧中原是无赖张驴儿引的两句俗语。张驴儿向赛卢医讨毒药,阴谋毒死蔡婆婆霸占窦娥为妻,赛卢医不肯卖给张驴儿毒药,却被张驴儿认出是前日谋害蔡婆婆之人,硬要拉去见官。赛卢医不得已给了张驴儿毒药,~是张驴儿拿到毒药放开塞卢医时的两句道白,充分表现出一副无赖嘴脸。撇开这两句在原剧中的特定意义,可借以说明对人对事应当宽厚容忍,有点灵活性,不可过于苛刻,老是楸住人家不放。

元代杂剧作家 关汉卿 《窦娥冤》
天也有昼夜阴晴,人也有吉凶祸福。

元·郑廷玉《后庭花》第二折。这两句大意是:大自然有白昼、黑夜、阴天和晴天的变化,人生有吉祥、凶险、祸灾和幸福等遭遇。《后庭花》第二折:“他他他天也有昼夜阴晴,是是是人也有吉凶祸福。”正像大自然有昼夜阴晴的变化一样,吉凶祸福也是人类社会普遍存在的现象。这两句是对人的命运莫测的深沉感叹,具有极其复杂的情感。它可以是对自己不幸遭遇的嗟叹和哀怨,又可以是对自己由不幸遭遇转为吉祥幸福的庆幸和喜悦,可用于抒发对命运变化的感叹。

元代戏曲作家 郑廷玉 《后庭花》
雨里孤村雪里山,看时容易画时难。 元朝名言

元·关汉卿《望江亭中秋切鲙》第一折。这两句大意是:细雨朦胧中的孤村和白雪皑皑的山峰,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神奇之处,但要把它描绘出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这两句写绘画时的真切感受,也可用来喻指人们常有的眼高手低的弊病。

元代杂剧作家 关汉卿 《望江亭中秋切鲙》
光阴似箭催人老,日月如梭赶少年。

元·高明《琵琶记·牛相教女》。趱(zǎn攒):逼赶。这两句大意是:光阴像箭飞一样催人立老,日月像织布的梭子穿梭般地逼走少年的岁月。这名句连用两个比喻,描写时光流逝之快。前者以箭的飞速作比,后者以梭子的速度为喻,形象地应现出看不见、摸不着而又无时不在流逝的时间的特点。由于它的形象描绘,使文句生动且富于文采,雅致且通俗上口,因而该名句一直流传在民间。只是第二句“趱”字不太通俗,故民间将其改为“赶”宇,完全口语化了,从而使这个名句更增强了生命力。

元代戏曲作家 高明 《琵琶记·牛相教女》
花到三春颜色清,月过十五光明少。

元·王和卿《自叹》.三春:春季的最后一个月。这两句大意是:花到了晚春的时侯,花润叶朗的颜色褪了:月亮过了满月的十五,它的光亮度就越来越少了。这是一个感伤时光流逝、万物盛衰之道不可抗拒的名句。诗文并不直言其事,直抒胸臆,而是采用了比兴手法,以“花”与“月”在时光中的变迁来说明人生道理,文曲意深,委婉含蓄,有意有象,诗味盎然。

元代散曲家 王和卿 《自叹》
欲赋生来惊人语,必须苦下死工夫。 元朝名人名言

元·顾德润《(南吕]骂玉郎过感皇恩采茶歌二首》其一。惊人语:暗用杜甫“语不惊人死不休”之句。这两句大意是:要想写出非同凡响、语言惊人的诗文来,必须孜孜学习,埋头写作,非苦下一番死工夫不可。不朽的巨著,传世的佳作,乃至一篇精采的诗文,数语惊人的名句,都不是轻易得来的。没有深厚的生活基础和文学修养,没有刻苦的磨炼和写作实践,写不出惊人之作来。这两句话是深懂写作甘苦的经验之谈,可用以说明写作的艰苦性,无论对新、老作者都有教育意义。

元代学者 顾德润 《(南吕]骂玉郎过感皇恩采茶歌二首》
人不率,则不从;身不先,则不信。

元·脱脱等《宋史·宋祁传》。率:率先,表率。这两句大意是:自己如果不做表率,别人就不会跟从,自己如果不事事率先,就不会获得信任。这里强调为师、为将的模范带头作用。前后两十分句,意义相近,析而盲之,在于阐明与强调。“从”与“信”并不来自一个人的地位,只有当你身为剐人先,事事做表率,你才能使人“从”、“信”,才能获得真正的威信。遗些古老格盲所阐述的道理.根能发人深省。

元朝末期政治家,军事家 脱脱 《宋史·宋祁传》
吴娃二八正娇容,斗草寻花趁暖风。

元·贡性之《暮春》。吴娃:吴地的美女。二八:指十六岁。斗草:指斗百草的游戏,以草为比赛对象,或对花草名,或斗草的多寡、韧性等。这两句大意是:一群年轻美丽的南方少女,趁着春日暖风在田野里寻花采草,一起作斗草的游戏,玩得真够尽兴。诗的下两句写:“日暮归来春困重,秋千闲在明月中。”意思是晚上归来的时候感到困倦,再也没精神去打秋千了,让秋千在大好月光下静静地闲着。这首诗写了少女的欢乐生活,也写出了少女的娇憨之态,他们无忧无虑,尽情尽兴,洋溢着青春的真趣。

元代学者 贡性之 《暮春》
茅庐竹径,药井蔬畦,自减风云气。 元朝名言

元·马致远《般涉调·哨遍》[半世逢场作戏]。药井:芍药栏边的水井。蔬畦(qi七):有土埂围着的菜畦。这几句大意是:住于茅庐里,走在竹径上,井畔浇芍药,畦里种蔬菜,生活在恬静的田园里,自然就会减少愤世嫉俗的风云气概。马致远早年追求功名,未能得志。晚年隐居田园,过着“酒中仙、尘外客、林间友”的生活,闲散自适,~即他晚年生活、思想的具体写照,表现闲适生活,田园情趣,可以借用。

元代戏剧家 马致远 《般涉调·哨遍》
今朝有酒今朝醉,且尽樽前有限杯。

元·白朴《阳春曲·知几》。这两句大意是:今日有酒今日就来个一醉方休,姑且喝完眼前这有限的酒。作者生活在异族统治的元代,大志不伸.不得其用.深感社会的黑暗和不平,唯有以酒来浇愁。这里有消极颓废思想的表现,更是作者不得意的自我排遗。现在常用来形容得过且过.消极苟且的生活态度,也形容人只顾眼前.没有长远打算。

元代曲作家 白朴 《阳春曲·知几》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元·孟汉卿《魔合罗》第一折。这两句大意是:画老虎时,画虎皮容易,画出它的骨骼十分困难;了解一个人,认识他的面貌容易,认识他的思想则十分困难。此二句极言真正了解一个人的困难。因为人的思想感情很复杂,要了解一个人究竟如何,的确很困难。一般来说,“路遥知马力”,“烈火见真金”。只有通过时间或艰苦的考验,才能看清一个人的思想本质。可以此二句说明社会复杂,人心不易知;也可用来告诫人们对人要深入考察,不要轻信,以免受骗上当。

元代杂剧作家 孟汉卿 《魔合罗》
江山王气空千劫,桃李春风又一年。 元朝名人名言

元·耶律楚材《鹧鸪天》。王气:指王朝的气运。千劫:佛家说世间一成一败叫一劫,千劫指时间久远。这两句大意是:古往争今来,代代王朝徒然地你兴我替,唯有桃李不管这些,在春风的吹拂之下,一年一度地开放。诗句通过世事的变迁,桃李的荣谢,表现了对世事、人生的慨叹。人事的兴替与自然景物的变迁浑然一体,增强了诗句的苍茫之气。这两句可用来表现世事沧桑之感。

蒙古帝国大臣 耶律楚材 《鹧鸪天》

经典语录

名人名言

老办法 Copyright (C) 2009-2012 www.laoban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20139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