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南宋名言警句 历史

宋朝·南宋名人名言

宋朝·南宋历史:(1127年-1279年)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朝代,宋高宗赵构在北宋陪都南京(今河南商丘)仓促登基,后南迁绍兴率百官遥拜二帝,以绍兴为行都,以临安为行在,史称南宋,与金朝东沿淮水(今淮河),西以大散关为界。南宋与西夏、金朝和大理为并存政权。南宋偏安于淮水以南,是中国历史上封建经济发达、古代科技发展、对外开放程度较高,但军事实力较为软弱、政治上较为无能的一个王朝。

宋朝·南宋名人名言

语贵含蓄。 宋朝·南宋名言南宋文学家 姜夔
礼即理也。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贵贱无常。南宋文人 王懋
人定兮胜天。 宋朝·南宋名人名言

宋·刘过《襄阳歌》。本句大意是:人要与自然作斗争,而且一定可以征服自然。在中国哲学史上有思孟学派的“天人合一“的唯心主义观点与荀况的“天人相分”的唯物主义观点之争。荀子反对“天命”说,并且提出了“戡天”即征服自然的光辉思想。他说:与其尊崇天的伟大而思慕它,不如把天作为物质看待来制服它。刘过说的~即荀子的人定胜天的思想。“人定胜天”的思想已成为人类与自然作斗争,勇于改造自然,征服自然,为人类造福的强大的精抻武器。

南宋文学家 刘过 《襄阳歌》
草嫩鹿添茸。

宋·赵师秀《翠岩寺》。茸(róng荣):鹿茸,带细毛的初生的鹿角。本句大意是:小鹿吃着鲜嫩的青草,长出了带茸毛的嫩角。食嫩草,添鹿茸,表现了小鹿的生长规律,透出一股清新之气,有很强的感染力。

南宋诗人 赵师秀 《翠岩寺》
心安病自除。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志者诗之本也。 宋朝·南宋名言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知己肝胆相照。南宋民族英雄 文天祥
学能变化气质。南宋哲学家 陆九渊
百学须先立志。 宋朝·南宋名人名言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三分诗,七分读。

宋·周密《齐东野语》。这句话所在的原文大意是:有一个人仰慕苏东坡的大名,拿了自己的诗朗读给苏东坡听。读完之后问苏东坡他的诗能得几分,苏东坡说可得十分,这个人非常高兴。接着苏东坡幽默含蓄地说:“~”,意谓诗作本身并不佳,只能得三分,而朗读得很精彩,可得七分.揭了那个人的底。后世引用这句话时,大多抛开它的原意,而用来强调朗诵的重要性。因为在诗歌欣赏的整个审美过程中,朗诵是很关键的一环。朗诵得体,可以使本来很平常的诗增色不少。还可供引用说明要想真正领略一首诗的内容和艺术价值,必须反复朗读,用心体味。

南宋词人 周密 《齐东野语》
诗家气象贵雄浑。

宋·戴复古《论诗十绝》其三。诗家:指诗人的作品。气象:景象。雄浑:雄健浑厚。本句大意是:诗歌中的景象以雄浑为贵(不可过于雕琢或朴拙)。戴复古的这首诗全文是:“曾向吟边问古人,~。雕锼太过伤于巧,朴拙惟宜怕近村”。作者认为,诗歌的语言如果过于雕琢就伤于虚浮,如果过于质朴就近于村俗,而雄健浑厚则是最好的境界.这是作者对诗歌辞采的要求,这种文学主张可以借鉴。

南宋诗人 戴复古 《论诗十绝》
言有尽而意无穷。 宋朝·南宋名言

宋·严羽《沧浪诗话·诗辩》。本句大意是:语言完了而意味却无穷无尽。作者在这里强调的是一种含蓄的诗境,言虽尽而寓意无穷,耐人思索,耐人寻味。刘勰《文心雕龙》所谓“情在词外”,所谓“物色(风物景色)尽而情有余”,“辞已尽而势有余”,指的就是这种含蓄的美。无论写诗作文,都应追求一种深度和厚度,避免因过于直露而流于浅薄。

南宋诗论家、诗人 严羽 《沧浪诗话·诗辩》
蹉跎莫谴韶光老。

宋·朱熹《四时读书乐》。蹉黠:虚度光阴。韶光:指人的青春。本句大意是:切不可虚度光阴,让美好的青春白白地老去。~言简意赅,蕴吉丰富,一句话写出了对时间的急迫感,对青春虚度的痛惜情,有感叹,有告诫,也有警示,可以视为劝学惜时的格言。

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四时读书乐》
位卑未敢忘忧国。

宋·陆游《病起抒怀》。位卑:指职位低下。本句大意是:地位低下仍不肯忘记忧心国事。这是陆游五十二岁时写的诗句。当时作者在范成大幕府当参议官,是个地位不高的闲职所以自称“位卑”。这首诗写他久病初愈,“病骨支离”,刚能起床就忧念国事,深更半夜还在挑灯细读诸葛亮的《出师表》,其忧念国事之心,由此可见。~确是老诗人心灵的写照,今天抒写忧国情怀仍可沿用。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病起抒怀》
万点飞花愁似雨。 宋朝·南宋名人名言

宋·杨炎正《蝶恋花》[万点飞花]。本句大意是:千万点落花飞舞,愁绪像绵绵细雨。这是这首词的起句,上阙是:“~。峭杀轻寒,不会留春住。满地乱红风扫聚,只教燕子衔将去。”这几句写的是残春景象,抒发了作者的惜春情绪。此时,他正“独倚阑干闲自觑”,面对“满地乱红”,为留春不住而满心惆怅。这种春愁,轻轻地,淡淡地,却又萤绕心扉,抹不去,驱不散,就像那绵绵春雨,轻柔,迷蒙,却又洒遍人间,连绵不断。以“雨”来比喻士大夫、文人惜春伤春的闲愁,确切而形象。同是面对“万点飞花”的景象,秦观说“愁如海”,杨炎正说“愁似雨”,一字之差,愁的分量、内涵自有明显的差别。比喻贵在精当,由此可见。

南宋词人 杨炎正 《蝶恋花》
小鱼出水圆纹见。

宋·陆游《龟堂晚兴》。本句大意是:一尾小鱼倏然跃出水面,圆圆的水纹在水面扩散。小小的鱼儿,轻轻地跳跃;细细的波纹,圆圆地扩散。一句七字,绘出了一幅小巧清丽的景观,而诗人的闲适亦可想见。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龟堂晚兴》
饥鸦啄雪枝上啼。

宋·谢翱《送人归乌伤》。本句大意是饥饿的乌鸦有的正在啄食着积雪,有的正在树枝上啼叫。冬季,大地上白雪茫茫,鸟雀极难寻到食物。乌鸦不善于筑巢储食,因而冬天常常忍受饥饿之苦。饿极则只得“啄雪”,只得在枝上悲啼。“饥鸦”的形象被刻画得活灵活现,真切可见。可用来描写饥饿的乌鸦。

南宋爱国诗人 谢翱 《送人归乌伤》
乍飞乳燕低无力。 宋朝·南宋名言

宋·陆游《小轩》。乍:初,始。乳燕:雏燕。本句大意是:雏燕刚刚学飞,双翅无力,飞得很低。雏燕试飞,由于毛羽尚未丰满,当然不可能飞得很高,很轻捷娇健。但正是这种稚拙的低飞动作,有如小儿学步时的蹒跚踉跄,稚态可掬,才越发使人怜爱。可用于描写乳燕。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小轩》
五更橱叶最佳音。

宋·曾几《苏秀道中自七月二十五日夜大雨三日秋苗已苏喜而有作》。本句大意是:五更里的梧恫叶风摇雨打,发出的声响最为动听。梧桐叶大,遇风遇雨时,响声便显得分外清晰,具有不同心境的人听到它的声音也会产生不同的感受,因此梧桐夜雨成为古典文学中经常吟咏的题材。诗人此时心情高兴,故夜里听到雨落桐叶的响声也仿佛听到了“最佳音”,和温庭筠《更漏子》:“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大相异趣。可用来描写桐叶,抒发高兴的心情。

南宋诗人 曾几 《苏秀道中自七月二十五日大雨三日秋苗以苏喜雨有作》
榴花满山红似火。

宋·范成大《竹枝歌》。榴花:石榴花。石榴品种很多,大致可分果石榴、花石榴两大类。花石榴是供观赏用的,品种众多,一般开红花,千姿百态,十分耀眼。本句大意是:满山的石榴花像一片红色火焰。石榴花颜色红艳,所以咏石榴多用“火”“红”来形容。如白居易《石榴树》:“春芽细炷千灯焰”,用“千灯焰”比喻花色的红艳鲜丽;张新《榴花》:“日向午临疑喷火”,说石榴花在中午烈日照耀下像要喷火一样……。范成大的《竹枝歌》写的是满山的石榴花,不是万绿丛中一点红,而是望之如火满山红,境界宏大,景象十分壮观,故常为人所称引。

南宋诗人 范成大 《竹枝歌》
满架冰肌含碧云。 宋朝·南宋名人名言

宋·周必大《闻西省赏酴醾芍药……》。冰肌:像冰雪一样晶莹洁白的肌肤,比喻酴醾花。碧云:绿色的云,喻酴醾的翠叶。本句大意是:满架雪白的酴醾像凌霄碧云里一群肌肤洁润的仙子。酴醾花攀缘在高架上开放,叶翠花娇,引起诗人奇妙的联想,把它比作高空碧云里一群冰肌玉骨风姿绰约的仙子。比喻贴切,意境优美,由花及人,由人及仙,可引起人们无限的遐想,扩大了诗的审美容量。

南宋政治家、文学家 周必大 《闻西省赏酴醾芍药……》
春到人间草木知。

宋·张栻《立春偶成》本句大意是:春天降临人间,草木首先感知。春到人间.大地回暖.草木开始发芽、生长,所以说草木最早感到春的气息。此句与苏轼《惠崇春江晚景》“春江水暖鸭先知”含意相近,常以此说明春天与草木的依存关系。

南宋理学家、教育家 张栻 《立春偶成》
愿坚晚节于岁寒。南宋诗人 杨万里
英雄儿女各千秋。 宋朝·南宋名言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倚天万里须长剑。南宋爱国词人 辛弃疾 《水龙吟·举头西北浮云》
一寸丹心惟报国。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守正直而佩仁义。 宋朝·南宋名人名言

宋·朱熹《宋名臣言行录》守:操守。做人要存正直之心,行仁义之德。

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宋名臣言行录》
人是一粟太仓中。

宋·辛弃疾太仓:古时京师储谷的大仓;粟:小米。大仓里的一粒小米。比喻非常渺小。

南宋爱国词人 辛弃疾
人情冷暖古今同。南宋词人 周密
朋友,以义合者。 宋朝·南宋名言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男儿到死心如铁。南宋爱国词人 辛弃疾
满园桃李闹春风。南宋词人,书法家 张孝祥
节饮食,慎言语。 宋朝·南宋名人名言宋末元初隐士 蒋捷
寂寞西楼待雁音。南宋末期爱国诗人 林景熙
一丘一壑也风流。

见宋·辛弃疾《鹧鸪天》[枕簟溪堂]。丘壑:指山水幽深的处所。本句大意是:这里的每一座山丘、每一道沟壑,都有着无限的韵味。辛弃疾遭到投降派排挤,离开官场闲居江西上饶农村,对那里的自然风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本句以大笔总写山林风光,流露出作者对大自然的热爱。

南宋爱国词人 辛弃疾 《鹧鸪天》
东风吹雨细于尘。 宋朝·南宋名言

见宋·辛弃疾《浣溪沙》[花向今朝]。本句大意是:东风吹落的细雨比灰尘还要轻,还这句词抓住了春雨“润物细无声”(见杜甫《春夜喜雨》)的特点,写出了春天和风轻柔、细雨迷蒙的景色。精细的观察是作者写景的基础,以灰尘的轻细来喻雨,也颇精当。

南宋爱国词人 辛弃疾 《浣溪沙》
动则生,静则乐。南宋诗人 杨万里
善学者通一经而足。

宋·陆游《万卷楼记》。经:指懦家经典。本句大意是:善于学习的人当以一种经书为中心,把一种经书真正读通,就一通百通了。这是陆游著名的治学主张,谈的是读书精与博的辩证关系。读书宜精不宜滥,为了使“一经”达到“精通”的程度,又必须博览,这个“博”并非泛滥无归,而是以约御博,博中有精,紧紧围绕要“通”的“一经”去博览。如要读通《诗经》,就必须训诂名物,通古今异音,不能不读《尔雅》;必须明了礼制服饰,不能不读《礼记》;必须清楚《诗经》中引用的历史典故,不能不读《春秋》。如此等等,旁征博学,目的是为了读通《诗经》。这样把《诗经》读熟了,精通了,你也获得了丰富而广博的学问。这种严谨的治学态度和治学方法,很值得学习。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万卷楼记》
学而不化,非学也。 宋朝·南宋名人名言

宋·杨万里《庸言》。化:融会贯通。非学,指不是卓有成效的学习。本句大意是:学习却不能融会贯通,便不是卓有成效的学习。此条强调学习必须融会贯通,倡导扎扎实实的学风,反对囫囵吞枣,不求甚解.融会贯通是一条根重要的教育原则,故而杨万里把它提高到区分“学”与“非学”的衡量标准来认识,确实起到了震聋发聩的作用。此句短小质朴,而说理精到,本身即是谨严学风的最好说明。

南宋诗人 杨万里 《庸言》
人之操履无若诚实。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不可自暴自弃自屈。南宋哲学家 陆九渊
闻善而慕,知过而惧。 宋朝·南宋名言

宋·陆九渊《陆象山集·语录》。慕:仰慕.敬仰思幕。这两句大意是:听到别人有美德,就对他仰幕;知道自己有过错,就感到害怕。仰慕别人的美德,就会向他学习;害怕自己有过错,就会惊惧面悔改。这两句是化用了《论语·里仁》“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的句意。可引用以自勉或赞扬那些从善如流,知过而改的人。

南宋哲学家 陆九渊 《陆象山集·语录》
濯去旧见,以来新意。

宋·朱熹《学规类编》。濯(zhuó茁):洗,此为涤除。这两句大意是:涤除陈旧过时的见解,从而得来新的意义。此条阐明学习应该坚持除旧布新的道理,以之作为学者治学的基本常识和基本规范。这在讲求师承,讲求“疏不破注’的传统十分盛行的时代具有破旧立新的积极意义。此名句短小警约,讲求对偶,既新且雅,带有明显的典籍文化的特点。

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学规类编》
痛定思痛,痛何扣哉。

宋·文天祥《指南录后序》。这两句大意是:在巨大的悲痛平静以后再来回顾当时的悲惨遭遇,心情是多么沉痛啊!这是民族英雄文天祥回忆自己出使金国被拘禁及逃亡途中九死一生的遭遇时发出的感叹。当时,文天祥经历了种种险恶境遇,“及于死者不知其几”,“非人世所堪”。他将生死置之度外,历尽艰险,终于返回故国。在回顾这一段经历时,文天祥心情十分沉重,发出了~的呼喊。这一声呼喊出自肺腑,八十字内竟用了三个“痛”字,表现力和感染力很强;“痛定思痛”也成为流传千古的成语,抒写一种剧烈的、持久的、令人后怕的悲痛,至今仍常引用。

南宋民族英雄 文天祥 《指南录后序》
志大量小无勋业可为。 宋朝·南宋名人名言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知贤非难,用贤为难。

宋·罗大经《鹤林玉露·蘧伯玉》知道有才德的人并不难,难的是能任用有才德的人。

南宋学者 罗大经 《鹤林玉露·蘧伯玉》
疑人莫用,用人莫疑。南宋史学家 袁枢
惟变所出,万变不从。 宋朝·南宋名言

宋·吕本中《〈江西诗社宗派图〉序》唯有千变万化而不盲目苟同,这样创作出来的作品才能创新而不随从。

南宋诗人,词人,道学家 吕本中 《〈江西诗社宗派图〉序》
为学乃能变化气质耳。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天下事,坏于懒于私。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忍”字常须作座铭。 宋朝·南宋名人名言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人光明磊落便是好人。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立志不坚,终不济事。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宽而不畏,严而见爱。 宋朝·南宋名言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兼取从长,以为己善。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刁刻伤气,敷衍露骨。南宋文学家 姜夔
辞达则止,不贵多言。 宋朝·南宋名人名言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南宋文学家 洪迈 《容斋续笔》
春在乱花深处鸟声中。

宋·陈亮《南歌子》[池草抽新碧]。本句大意是:春光就在繁花深处的鸟语声中。在姹紫嫣红、五颜六色的花丛深处,在悠扬宛转、悦耳动听的鸟语声中,人才最能体会到春天的存在,所以词人说“~”。可用来表现春天的喧闹和生机。

南宋思想家、文学家、诗人 陈亮 《南歌子》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宋朝·南宋名言

见宋·朱熹《四书集注·论语·学而》注语。

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四书集注·论语·学而》
内无妄思,外无妄动。

见宋·朱熹《朱子语类辑略》。内:内心。妄思:错误的思想。妄动:错误的行动。这两句大意是:内心没有胡思乱想,形体就不会轻举妄动。人的任何行动.都是受思想支配的。世上根本没有思想纯洁高尚,而行动胡作非为的人。因此,无论检查自己或批评别人的错误行为,都要注意查找思想根源。可供论述思想与行为的联系时引用.也可作为自我修养的要求。当然,何为“妄思”,何为“妄动”,在不同的时代是有不同理解的。

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朱子语类辑略》
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

宋·朱熹《诗集传》卷一注。这两句大意是:比这种表现手法,就是用那种事物来比这种事物。这种表现手法,相当于现代所说的比喻。通过比喻,可以把意思表达得更加生动鲜明。亚里斯多德在《诗学》里说:“比喻是天才的标识”,《礼记·学记》也说:“不学博依,不能安诗”。“博依“就是广设譬喻。从某种意义上说,没有比喻就没有诗歌,就没有文学。作为一种表现手法,“比”在《诗经》里已被广泛运用,并被后世文学家所继承,将千古流传,经久不衰。

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诗集传》
为学患无疑,疑则有进。 宋朝·南宋名人名言

宋·陆九渊《语录》。这两句大意是:治学最可担忧的是提不出疑问,有了疑问就有了进步的基础。这是一条劝学格言。它警示学者应带着怀疑的眼光治学,不能使学问停留在前人的水平上,而应该在怀疑中发现问题,解决同题,有所创新,有所前进。~指出,学习中“有疑”与“无疑”是衡量学者是否学会了治学,是否能有所成就的一个标尺,这个主张很有见地。今天的学者仍可书于座右,奉为科律。

南宋哲学家 陆九渊 《语录》
一夜清霜,染尽湖边树。

宋·陆游《蝶恋花》[禹庙兰亭]。这两句大意是:一夜之间,清霜把湖边的树木都染成了红色。岑参有“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名句,写一夜飞雪,梨花万树的奇观。陆游~则写一夜清霜,万树流丹的妙景。两个名句有异曲同工之妙。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蝶恋花》
天选地设,极湖山之美。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仁者,以天下为己责也。 宋朝·南宋名言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不念旧恶,此清者之量。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不能感人,皆诚之不至。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清心而寡欲,人之寿矣。 宋朝·南宋名人名言

宋·崔敦礼《刍言》卷上。清:清净。寡:少。这两句大意是:内心清净,世俗的欲望少,这样的人就会长寿。内心清净,摒除私心杂念,少起世俗的欲望,就能性情平和,不受气恼,血气顺畅,这样疾病自少,延年益寿势在必然。可用以说明长寿之道。

南宋文学家 崔敦礼 《刍言》
商借农而立,农赖商而行。南宋思想家、文学家、诗人 陈亮 《龙川文集》
语贵脱酒,不可拖泥带水。

宋·严羽《沧浪诗话·诗法》。脱洒:指干净利落。拖泥带水:比喻写文章不简洁。这两句大意是:语言以干净利落为贵,不能拖沓冗长。文贵筒明,语贵凝练。拖沓冗长既有害文辞的优美,又有害文意的表达。~两句论的虽是诗法,对作文也完全适用。

南宋诗论家、诗人 严羽 《沧浪诗话·诗法》
村村皆画本,处处有诗材。 宋朝·南宋名言

宋·陆游《舟中作》。这两句大意是:每个村庄都可以入画,每个地方都有作诗的素材。陆游这首诗,本意是赞扬江山风物之美,可用以说明生活是文学创作的源泉,在现实生活中到处都有文艺创作的素材。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舟中作》
汝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

宋·陆游《示子遣》。汝:你。果:果真。这两句大意是:你如果真正想学作诗的话,必须具备的素养应该在诗外去寻找和积累。文学创作本来就是件困难的工作,而诗歌由于语言、形式上的诸多要求,更是很难学成的文学体裁。同时,要想写出优秀的诗歌,不仅要有一定的文字工夫,而且首先必须具备敏锐的观察力,要能够认识生活,理解生活,把对生活的思考和认识准确地表达出来,所以仅仅在诗歌技巧下工夫还远远不够。“工夫在诗外”是杰出诗人陆游在自己长期的创作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真知灼见,对每个立志从事文学创作的人都有教益和启迪。这两句可供论述文学创作必须具备深厚的生活基础,具备多方面的素养,也可仅引用“工夫在诗外”以评价、赞美某些诗人、作家的高深造诣。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示子遣》
法存则国安,法亡则国危。

宋·杨万里《上寿皇乞留张械黜韩玉书》。这两句大意是:法制发挥作用,国家就安定;法制丧失作用,国家就危险。法为治国之根本,实行法治的社会。必然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这样,社会秩序得以维护,自然是国泰民安。相反,实行人治的国家无法可依,任凭长官意志行事;有法不依,徇私舞弊、贪脏卖法之风盛行,执法不严,违法不究,刑不上大夫,法不治官吏,则势必丧失民心。民心一失,焉能不乱?此二句精警明确,把“法存”、“法亡”提到“国安”、“国危”的高度,用以说明法治之重要,背法之危险,有振聋发聩的作用。

南宋诗人 杨万里 《上寿皇乞留张械黜韩玉书》
令在必行,不当徒为文具。 宋朝·南宋名人名言

宋·张孝祥《论治体札子》。文具:没有实际内容的文章。这两句大意是:制定和颁发法令,期在必须贯彻执行,不能仅仅停留在书面文字上,成为一纸空文。立法是为了执法,不然立法再完备,有法不依,有令不行,这样的法令只能是水中月,镜中花,徒具形式而已。

南宋词人,书法家 张孝祥 《论治体札子》
不论天有眼,但管地毛皮。

宋·洪咨夔《狐鼠》。这两句大意是:不管苍天有没有眼睛,只管有没有可刮的地皮。两句写贪官搜刮百姓,全无天理良心,以“天有眼”“地无皮”相对,又以“不论”“但管”两词相关联,写尽贪官搜刮之苛毒。可用以形容贪官搜刮百姓之心狠手毒。

南宋诗人 洪咨夔 《狐鼠》
一钱亦分明,谁能肆谗毁。

宋·陆游《送子龙赴吉州掾》。:任意。这两句大意是:即使一文钱也甩得清清楚楚,有谁能够对你任意谗毁诽谤呢?居官清廉明正,一丝不苟,不该用的钱一文不用,清自如水,该用的钱用得分明,有案可查,谁能随意说你坏话?即使有人说又有何碍?可用~对为政廉洁者勉励,清廉者也可借以自慰。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送子龙赴吉州掾》
黄金无足色,白壁有微瑕。 宋朝·南宋名言

宋·戴复古《寄兴》。足色:即纯金。瑕:玉上的斑点。这两句大意是:黄金没有十足的纯金,白玉上面也有微小的斑点。这两句用于比喻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也比喻世上没有毫无缺点错误的人,即平常所说的“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的意思,以这样的思想方法看人待物,才不致陷入形而上学。

南宋诗人 戴复古 《寄兴》
欲归还小立。为爱夕阳红。

宋·陆游《东村》。这两句大意是:正要回家,又稍立片刻,因为爱看血红的夕阳。这首诗是陆游公元一二○○年闲居山阴时的作品,当时作者已是七十六岁的老人。傍晚时分,绚丽的夕阳吸引了“欲归”的老诗人,使他情不自禁地停步小立,注目凝望。他为什么如此爱看这红红的夕阳?是在想:“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见李商隐《乐游原》)?还是在想“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见李商隐《晚晴》)?从作者的处世态度看,也许更接近于后者。就在两年以后,他又以七十八岁的高龄被朝廷起用了。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东村》
战死士所有,耻复守妻孥。

宋·陆游《夜读兵书》。所有:指应尽的职责。妻孥(nú奴):妻子儿女。这两句大意是:战死疆场是士大夫应尽的职贵,耻于再守在妻子儿女的身边。陆游生当南宋山河破碎、民族危亡之秋,毕生以抗金复国、为国捐躯为己任,常恨朝廷妥协投降,使志士“报国欲死无战场”。这两句就表现了他为国忘家,视死如归的牺牲精神,男子汉大丈夫应该有这种英雄气概。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夜读兵书》
富贵非吾事,归与白鸥盟。 宋朝·南宋名人名言

宋·辛弃疾《水调歌头》[长恨复长恨]。归与白鸥盟:回去与白鸥结盟为友,比喻隐居。这两句大意是:富贵不是我的事情,还是回到家乡和白鸥结为盟友吧!公元一一九二年,辛弃疾在闲居江西十年之后又被起用,在福建任职,第二年奉命赴京都,友人为他设宴送行,这是写于饯别宴上的作品。早在十年以前,当作者第一次被罢官时,就曾与鸥鸟约盟为友,写出了“凡我同盟鸥鹭,今日既盟之后,来往莫相猜”(见《水调歌头·盟鸥》)的词句;现在,尽管已经复职,他对南宋小朝廷并不抱多大希望,所以在这首词中再一次重申了“~”的意愿。果然,一年以后,辛弃戎又被罢官,又一次与白鸥结盟十年。辛弃疾是一个胸怀报国壮志并有英雄气质的人,隐居山林并不是他的本愿,而是投降派排斥打击的结果。所以,这里的~之句并不反映作者的闲适情怀,而是他在黑白颠倒的黑暗现实中被迫作出的一种无可奈何的、痛苦的选择。这首词以“长恨复长恨”开端,就反映了作者的满腔愤恨。

南宋爱国词人 辛弃疾 《水调歌头》
谁知对床语,胜读十年书。

宋·张孝祥《钦夫、子明、定叟夜活舟中……明日赋诗以别》。这两句大意是:与好友对床夜话,朋友的博学宏论,使我受益匪浅,胜过读十年书。这是诗人与好友作别时写的诗。友人们学问高深,议论非凡,聆听友人的高论大有收益。~两句是对友人的赞誉之词,从中日暗含着对此次离别的惋惜。现在常说的“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就是从这两句演化出来的。此话使用率很高,常用于对朋友学识渊博,议论精辟的高度赞赏。

南宋词人,书法家 张孝祥 《钦夫、子明、定叟夜活舟中……明日赋诗以别》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宋·文天祥《正气歌》。时穷:指时世艰危。节:刚毅忠贞的气节。见:同“现”,表露,显现。丹青:本为不易泯灭的红色、青色颜料,通常借指绘画,此处借指史册。这两句大意是:时局艰难的时候不屈的气节就表现出来,一一记在史册上,垂名后世。《正气歌》是宋末民族英雄文天祥兵败被俘后关押在元人狱中的作品,表现了作者不屈不挠、视死如归的浩然正气。这两句歌颂古往今来临危不惧、为国捐躯的仁人志士的刚正气节,“时穷节乃见”与鲍照的“时危见臣节”,韩愈的“士穷乃见节义”一脉相承,都是表现艰难时世对人的考验。

南宋民族英雄 文天祥 《正气歌》
鱼队猎残香,故故作吞吐。 宋朝·南宋名言

宋·姜夔《赋千岩曲水》。故故:屡屡,多次反复。这两句大意是:鱼儿成群结队游弋着争相猎取残剩的香物,屡屡地做着吞吐之状。诗人以“故故作吞吐”来状摹鱼儿吞食食物的状态,把鱼鳃的一鼓一陷,鱼口的一吞一吐描绘得生动逼真,表现出作者遣词造句之工。可用来描写鱼儿猎食。

南宋文学家 姜夔 《赋千岩曲水》
风蝉断还续,枝间终夕噎。

宋·陆游《七月十一日雨后夜坐户外观月》。这两句大意是:随风飘来的蝉鸣声乍断还续,在树枝间整夜地喧噪。这是一个初秋雨后的夜晚,暑热尚未完全退去,诗人移坐户外纳凉观月,然而蝉却不停地鸣叫,声声聒耳,此落彼起,喧嚷终夕。诗句中表面上只写蝉鸣,实际却含蕴着诗人的情绪。诗人也许思绪满怀,借观月以遣情,然而蝉却毫不知趣,喧嚷打扰,使诗人思绪更乱。诗句写物见人,含蓄有味。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七月十一日雨后夜坐户外观月》
高蝉多远韵,茂树有余音。

宋·朱熹《南安道中》。这两句大意是:栖在高处的蝉多有悠远的声韵,茂密的树林中传出它们袅袅的余音。高则传远,障则婉转,诗人根据声音传播的这一规律,描绘了蝉处于不同地方的鸣声特点。高与茂相间,悠远与袅袅相和,给我们展现了一个优美的群蝉大合唱的旋律,有如身临其境一般。

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南安道中》
藤深猿不见,声到客愁边。 宋朝·南宋名人名言

宋·杨万里《晓晴过猿藤径》。这两句大意是:(到了猿藤径)却看不见古猿的影子,只有那凄厉的猿啼声从枯藤深处传到了愁客的耳边。这首诗是写猿藤径之猿的,但在诗中“猿”并未出现,只是通过对猿所生活的环境氛围的描写(“入径惟逢树,无人况有烟”)和猿的啼声的描写(“~”),说明辕在此山中,藤深不知处。读者通过山荒林密、烟重藤深的景物和从中传出的凄厉哀鸣,已可想象到猿的生活情景了。诗句诱人想象,含而不露,这是一种别致的描写方法。

南宋诗人 杨万里 《晓晴过猿藤径》
冻雀栖檐角,饥乌啄草芽。

宋·戴复古《立春后》。这两句大意是:寒雀在屋檐角下栖息着,饥饿的乌鸦正在啄食草芽。雀为“冻雀”,乌为“饥乌”,因天寒而“栖”于檐角,因腹饥而啄食草芽。作者观察细微,描写也很细腻。可用来描写春寒中的鸟雀。

南宋诗人 戴复古 《立春后》
溪添半篙绿,山可一亩青。

宋·陆游《杂感》。可:当、对。这两句大意是:春雨潇潇,给山溪增添了半篙绿水;春山对窗,满窗都是青翠之色。从溪涨绿水,窗满青色,写出春雨之后春色转浓的景物变化。可用以写春雨后的山、溪景色。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杂感》
雨添山翠重,舟压浪花分。 宋朝·南宋名言

宋·陆游《涪州道中》。这两句大意是:蒙蒙微雨为青山增添了绿意,更显得苍翠欲滴;小舟驶过江面,压出的白色浪花向船的两边扩散开去。写景如画,清丽可爱;“添”、“重”、“压”、“分”,动景如见。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涪州道中》
激电光人牖,奔雷势掀屋。

宋·陆游《夜雨》。牖(yǒo有):窗子。这两句大意是:急剧的闪电,光线射入窗子;奔腾的迅雷,声势简直要掀倒房屋。闪电“入牖”,奔雷“掀屋”,迅猛的气势可见可闻可感。可用来描写雷电。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夜雨》
风如拔山怒,雨如决河倾。

宋·陆游《大风雨中作》。句大意是:狂风震怒,像要把大山连根拔起;暴雨倾注,如黄河决口汹涌而来。作者用夸张、比喻的手法,写出狂风暴雨的狂暴之势,令人惊心动魄。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大风雨中作》
浩歌惊世俗,狂语任天真。 宋朝·南宋名人名言

宋·陆静《醉书》。浩歌:大声歌唱。天真:这里指不加矫饰的本性。这两句大意是:放声高敦震惊世俗,狂言真语一任本性。陆游常以“浩歌”“狂语”指点时弊,对抗世俗,吐露性情,宣泄积郁,诗集中的不少《醉歌》、《醉书》等等。其实是非常清醒的作品,要了解其性情怀抱,不可不读。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醉书》
大笑了今古,乘兴便西东。

宋·张元千《水调歌头》[袖手看飞雪]。了(1iao):了结,这里有看透世事的意思。乘兴:乘着一时高兴,这里有随心所欲的意思。这两句大意是:大笑着了结古今一切世事,乘着兴致东南西北任意往来。这两句写对古往今来的事不必认真,只管以大笑了之;东南西北也不必有目标,只管乘着兴致自由往来,反映了抒情主人公看破红尘事,“放浪形骸外”的精神状态,有愤世嫉俗、消极回避的一面。

南宋词人 张元干 《水调歌头》
五岭皆炎热,宜人独桂林。

宋·张孝祥《水调歌头》[五岭皆炎热]。五岭:大庾蛉,越城岭、萌渚岭、骑田岭、都庞岭为南方五龄,此指岭南地区。这两句大意是:广大的南方地域都是炎热难耐,唯独桂林风景物候最为宜人。词句可用于对桂林山水气候的赞美,其反衬手法可资借鉴。

南宋词人,书法家 张孝祥 《水调歌头》
万里冰轮满,千丈玉盘浮。 宋朝·南宋名言

宋·张元干《水调歌头》[万里冰轮满]。冰轮、玉盘:指洁白的圆月如轮如盘。这两句大意是:一轮皓月把清辉洒满万里长天,千丈高空浮游着一个圆圆的白玉盘。前一句从广阔无垠的空间写月色朗照,后一句从巍巍无际的高度写明月悬空;一个“满”字写出月色的充盈,一个“浮”字写出明月的动态。诗句对仗工稳,用字精当,景象阔大,意境优美,可用以描绘满月朗照的景色。

南宋词人 张元干 《水调歌头》
日摇秋水面,波闪白龙鳞。

宋·杨万里《过横山塔下》。这两句大意是:太阳在秋水上摇曳,水波闪烁,像是一层层白色的龙鳞。这里描写日光照射水面的景象:水在动荡,看上去仿佛太阳在摇曳;波光闪烁,看上去仿佛龙鳞在闪光。比喻恰切,形象逼真。可用来描写水上日光。

南宋诗人 杨万里 《过横山塔下》
海曙云浮日,江遥水合天。

宋·魏庆之《诗人玉屑》引唐·刘仓句。这两句大意是:海上晨光初露时,一轮红日像是浮在云霞之中;江水从遥远的上游流入大海,望不到边际,水天相连,合为一体。诗人描写海上日出和江天相连的景象,极为壮观。可用来描写江水入海处的日出景象。

南宋诗人 魏庆之 《诗人玉屑》
野迥星辰大,天空河汉流。 宋朝·南宋名人名言

宋·陆游《初秋夜坐》。迥(jiǒng):远。这两句大意是:原野平旷,无边无际,星辰显得格外大;天空晴朗,无一丝云气,银河流得格外欢。因平野广阔,故星辰突出,似较平时变大了;因天晴无云,故银河特别醒目,如在欢畅地流淌。“迥”与“大”、“空”与“流”巧妙关合,炼字颇工。可用来描写晴朗的夜空。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初秋夜坐》

经典语录

名人名言

老办法 Copyright (C) 2009-2012 www.laoban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20139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