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朝·南朝·宋名言警句 历史

南北朝·南朝·宋名人名言

南北朝·南朝·宋历史:(420年~479年),中国古代朝代名。公元420年,宋武帝刘裕取代东晋政权而建立。国号宋,定都建康(今南京)。

南北朝·南朝·宋名人名言

掩目捕雀。 南北朝·南朝·宋名言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何进传》引谚语。掩:遮,捂。本句大意是:捂住自己的眼睛去捕麻雀。~和“掩耳盗铃”意思相同,说的是捉麻雀的人怕麻雀看见而飞走,连忙捂住自己的服睛;偷窃别人大钟的人,怕钟声响起来人家听见,急忙捂住自己的耳朵。这两个成语生动地讽刺了那种自己欺骗自己的人的愚蠢行动。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何进传》
疾风知劲草。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王霸传》。疾:猛烈。本句大意是。其有经过猛烈的大风,才能知道什幺样的草是最强劲的。~原是议光武帝刘秀赞誉王霸的话。“光武谓霸日:‘颍川从我者皆逝,而子独留努力,~。”’后世用以比喻只有经过危难或战乱的严酷考验,才能识别出谁的意志坚强,谁是忠诚可靠者。唐太奈李世民《赠萧瑀》诗云:“~,板荡识诚臣。”意谓经历动乱之世,才能分辨出谁是忠臣。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王霸传》
蒲鞭便示辱。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
结友使心晓。 南北朝·南朝·宋名人名言南朝宋文学家 谢惠连
有志者事竟成。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耿弁传》。竞:终于。本句大意是:有志气的人终于会把事业完成.耿弁是汉光武帝(刘秀)手下的大将,开国功臣。他在南阳时曾建议刘秀讨平齐地强敌张步;后来经过艰苦奋战,终于击败了张步,齐地悉平。刘秀认为耿弃的功劳大于西汉韩信当年平齐的功劳,称赞耿彝说:“将军前在南阳建此大策,常以为落落难舍,~。”从此,~成了著名格言,用以说明只要有志气,事业终于成功,干百年来为人所习用。荀子《劝学篇》说。“懊而舍之,朽术不折;镇而不舍,金石可镂”,俗话说“功夫不负有心人”,“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都是从各个不同的角度说明了~的道理。现可以此句勉励青年树立远大的志向,完成时代赋予自已的使命。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耿弁传》
枳棘非鸾凤所栖。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仇览传》。枳(zhǐ止)棘:多刺的灌木或小乔小。鸾凤:凤凰一类高贵的鸟,相传它非醴泉不饮,非梧桐不栖。本句大意是:枳棘这样低矮多刺的灌木丛,不是凤凰那样高贵的鸟类所栖居的地方。这句比喻杰出的人物不愿屈就局促的地方,也可用作谦词,说有名的人不肯到自己这小地方来工作。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仇览传》
年难留,时易损。 南北朝·南朝·宋名言南朝宋文学家 谢惠连
不为五斗米折腰。

《晋书·陶潜传》五斗米:晋代县令的俸禄,后指微薄的俸禄;折腰:弯腰行礼,指屈身于人。比喻为人清高,有骨气,不为利禄所动。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晋书·陶潜传》
忍辱含垢,常若畏惧。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曹世叔妻传》。忍辱:忍受耻辱。含垢(gòu购):承受侮辱。垢,污秽;也作“诟”,作耻辱讲。这两句大意是:忍受着耻辱,经常好像怀着畏惧。这是东汉曹世叔妻(即班昭)《女诫·卑弱篇》中的话:“谦让恭敬,先人后己,有善莫名,有恶莫辞,~,是谓卑弱下人也。”《女诫》宣扬男尊女卑、三从四德的封建伦理,不足为训;~要女人以忍辱负重、卑弱下人为美德,更是须要批判。现在抛弃其原意,可借以形容身处逆境中的人不得已而忍受耻辱,畏首畏尾,动辄得咎,经常处在恐惧的状态之中。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曹世叔妻传》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南北朝·南朝·宋名人名言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冯异传》。东隅(yu鱼):东边,指太阳升起的地方。桑榆;指太阳落下的地方。这两句大意是:早晨受到损失,傍晚挽救回来。此句是千年流传的民间俗谚,具有明显的劝诚意味,它劝导人们正视变故,正视损失,以积极的态度,从眼下做起,来弥补失误,不能因过失而失去心态平衡。此句长于打比方,说理贴切,手法委婉,句式整齐,结构谨严,富有积极意义,至今常为人频频引用。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冯异传》
位尊身危,财多命殆。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冯衍传》。殆(dài):危险。这两句大意是:地位尊贵,财产丰多,性命就危险。位太尊,就会引起别人的忌妒,或有人企图取而代之,有时还会引起皇帝的疑惧;财产太多,也会引起别人的忌妒,甚而图财害命,这些都会危及生命的安全。这两句可用以告诫人们对地位和财物的追求应该适可而止,也可用以提醒“位尊”“财多”者处事谨慎。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冯衍传》
精诚所加,金石为开。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光武十王列传·广陵思王荆》。精诚:真诚。加:施加。这两句大意是:真诚所施加的地方,再坚硬的金石也能把它打开。其含义和用法与前一条相同,也可写作“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说明人的行为至诚,就能使人感动,即使像金属、石块一样坚硬的东西也能被打开。这两句现常用以比喻有坚强的意志,什么困难都可以克服。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光武十王列传·广陵思王荆》
墙高基下,虽得必失。 南北朝·南朝·宋名言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郭太传》。基下:基础低矮。这几句大意是:高耸的大墙,其基础却十分低矮,这样的墙虽然建成了,但一定会倒塌。办什么事情,一定要打好坚实的基础,没有坚实的基础,其后患无穷。犹如参天的大树,如果根扎得不深,一遇风雨,便会被连棍拔起;高峻的太墙,其基础不牢,稍有震动,便会倒塌;人的的事业也是如此,若没有打下良好的基础,一有风吹草动,便会出现动荡,轻则事业受损失,重则整个事业垮台。可以此二句比喻做什么事都要打好坚实基础。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郭太传》
传闻之事,恒多失实。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臧宫传》。遗曲句大意是:传闻的事情,经常与事实不符。这两句点明了道听途说的不可靠性。传闻之事,往往加传播者个人的感情色彩,加以夸张,而且越传越神,越传越难以置信。对于传闻之事,应采取不信、不传的态度。《论语》指出“道听而途说,德之弃也”,就是这个道理。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臧宫传》
羊质虎皮,见豺则恐。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刘焉传论》。质:本质,本性。这两句大意是:本身是羊,虽披上虎皮,见到豺狼就感到恐惧。怯懦、软弱是羊的本性,在豺狼面前尤其如此。羊虽披上了虎皮,但本性未改,不敢“羊假虎威”,所以见到豺狼就情不自禁地害怕。后来人们用“羊质虎皮”的成语,比喻外表强大面内心空虚。此成语源于汉人扬雄《法言·吾子》:“羊质而虎皮,见草而悦,见豺而战,忘其皮之虎也”,十分真实地刻画了外强中干、名实不副的形象。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刘焉传论》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南北朝·南朝·宋名人名言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黄琼传》。盛名:很高的名声。副:符合。这两句大意是:一个人名声很大,其实际未必相符。东汉顺帝永建年间,有个名叫黄琼的人,名望根高,不少大官推荐他到朝中做官,他推脱不去。后朝廷下诏,他才勉强应聘。有个叫李固的人仰慕黄琼,给黄琼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峣峣者易缺,皦皦者易污。《阳春》之曲,和者必寡;~。”意在劝告黄琼不要做孤傲自恃、名不副实的人物。这两句现多用来批判某些徒有空名而无真才实学的人;也可用于谦指自己虽博得众人称誉,而实在不配。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黄琼传》
高树靡阴,独木不林。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崔骃传》。靡(mǐ米):无。这两句大意是:高树没有荫翳,独树不成森林。高树无荫,是比喻达官之不可依;也说明这样一个哲理:量(高)的增长超过限度(即成荫的高度)则引起质变(无荫)。独术不林,是比喻个人力量的薄弱;也说明量的变化达不到所必须的限度就不会引起质变。两句话从正反两个方面说明了对立统一规律的表现形态——量变和质变的道理,也可比喻人事。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崔骃传》
千里之差,兴自毫端。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南匈奴传论》。兴:起。毫端:原指野兽毛的尖端,比喻极细微的开头。这两句大意是:差之千里的大错,起于细微的开端。正由于人们往往忽视挺细小的失误,才会导致不可挽救的大错。量虽是一种不引人注意的形态,其变化又具有渐变的特性,但其达到一定限度就会带来质的突变。因此,这两句话告诫人们,一定要注意防微杜渐,免致大错。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南匈奴传论》
天命难知,人道易守。 南北朝·南朝·宋名言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冯衍传》。天命:天的意志。人道:指社会的人应恪守的行事原则。守:恪守,掌握。这两句大意是:老天的意志难以知晓,不可捉摸;而人世间为人行事应恪守的原则是容易掌握的。这两句的原意是说,人的命运难以预卜先知,而为人行事的准则易于把握;为人臣的只要恪守臣子的本分,不僭越妄求就不会招致灾祸。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冯衍传》
节用储蓄,以备凶灾。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肃宗孝章帝纪》。凶:凶年,指水旱灾害及战争动乱等。这两句大意是:节约用度,储蓄财物,用来防备灾害饥荒。无论一个围家或一个家庭,如果没有一定的物质储备,就难以应付突然出现的困难。因此,平时就要注意节俭、储蓄。这两句可供引用论述克勤克俭、节约储蓄的重要性。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肃宗孝章帝纪》
义动君子,利动贪人。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班固列传》。这两句大意是:正义能感动有道德的君子,财利能打动有贪欲的小人。以儒学占主导地位的中国文化推祟非功利性,“喻于义”者是君子,“喻于利”者是小人是我国社会的传统观念。西方文化则强调极端功利主义,认为追求个人利益才是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对我国的传统文化应该进行科学的分析和正确的认识,作为后代的继承者,应该根据具体的时空环境对传统进行创造性的整理与转换,树立社会主义的义利观,以重铸符合国情的中国政治文化精神。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班固列传》
廉约小心,克己奉公。 南北朝·南朝·宋名人名言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祭遵传》。廉约:为官廉洁,生活简约。克己:严格约束自己。奉公:以公事为重。这两句大意是:廉洁简约,小心谨慎,严格要求自己,一心以公事为重。这两句原是赞颂祭遵的话,现在可用来称扬清廉不贪,兢兢业业,严于律己,一心为公的干部。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祭遵传》
人各有能,因艺授任。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张衡传》。图:按照。艺:技艺,才能。授任:授职,任命。这两句大意是:人各有各的才能,要按照各人所具有的才能授给他相宜的职务。~,才能充分发挥每个人的作用,而要做到因才授任,首先必须做到知人。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张衡传》
乘兴而行,兴尽而返。

南朝·朱·刘义庆《世说新语·任诞》。这两句大意是:凭着内心兴致,欲走便走,欲止则止,兴致消尽就返归故里,不受礼节制约。《世说新语·任诞》曰:“王子猷(王徽之)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巾欲进则进,欲止则止,适性而往,任真无饰,是六朝人崇尚的人性美,表现出一任自然.旷达超迈的生活态度。诗句造语警约,表述传神,故能演变为成语,久为后人沿用。

南朝·宋文学家 刘义庆 《世说新语·任诞》
穷当益坚,老当益壮。 南北朝·南朝·宋名言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马援传》。益:更加。这两句大意是:失意时志向应更加坚定,年老了志气应更加豪壮。此二句点出人所应有的心理状态。失意时,常有壮志难酬,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慨,如若不是懦夫,一定会坚定志向,为达到自己的目的锲而不舍。同样.年老体弱时,也应该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曹操《步出夏门行·龟虽寿》)。可用以说明人越在困境中,越应激发积极奋进的精神;或劝勉处于逆境中的人应坚定信心,决不能消极颓废,自暴自弃。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马援传》
飘如游云,矫若惊龙。

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容止》。这两句大意是:飘逸像天上的游云,矫健如惊起的蛟龙。此句以比喻的手法描绘人的风神。其比喻贴切传神,使人物形象极其鲜明,很为后人描绘历史人物风采时所喜用。据《晋书·王羲之传》,当对人称道王羲之书法的笔势不凡,也用~来形容,后人效法者屡见不鲜。故此名句不但可以表现人的神采,也可以用来评论古今书法名作,尤其是草书佳作。

南朝·宋文学家 刘义庆 《世说新语·容止》
面如凝脂,眼如点漆。

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容止》。凝脂:凝结后的动物脂肪,形容人的肌肤白晳细腻,光洁滋润。点漆:黑漆一点。这两句大意是:面容如白嫩细润的脂肪,眼珠如圆转的一点黑漆。这是王羲之称颂杜弘治姿容美丽的话。“王右军见杜弘治,叹曰:“~,此神仙中人。”一个人的美与不美,主要看人的面容;而面容的美与不美,主要看用以表达内心感情的一双眼睛。王羲之就是抓住这两点并用两个形象的比喻称扬杜弘治的,他举轻以包重,以局都代表全体,姿容美如神人的杜弘冶就恍然若见了。其巧用比喻和抓住要害部位描写人物的方法,都值得学习。

南朝·宋文学家 刘义庆 《世说新语·容止》
千岩竞秀,万壑争流。 南北朝·南朝·宋名人名言

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言语》。:争,比。壑(hè贺):山谷。这两句大意是:多少座山岭竞比秀美,多少个山谷溪水争流。两句原是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对会稽地区山川之美的概括。重重叠叠的青山,沟沟壑壑的水流,加上一个“竞”字,一个“争”字,赋于客观山水以主观包彩,使千岩万壑具有活的神采。这一名句,脍炙人口,具有很强的表现力,使用频律也很高,在今天表现江南风景的山水游记和散文中经常引用,在后来的流传过程中演化为成语“千岩万壑”,其义与原意稍有不同,用来形容高山峻岭的重重叠叠。

南朝·宋文学家 刘义庆 《世说新语·言语》
以意为主,以文传意。

南朝·宋·范晔《狱中与诸甥侄书》文章以意旨为主,而用文采来传播意旨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狱中与诸甥侄书》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第五十六章《陈王列传》一间屋子都不打扫,拿什么去扫清天下?连自己所属的本分都做不好或没有做,何来能力去治理天下呢?比喻要想成就大事,就应该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做起。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
势力之交,古人羞之。 南北朝·南朝·宋名言南朝·宋文学家 刘义庆
神龙失势,与蚯蚓同。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任重道悠,利深祸速。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皇后纪序》任务还很繁重,道路还很遥远,还需努力。 获利愈多,灾祸来得愈快。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皇后纪序》
内政不理,心腹之患。 南北朝·南朝·宋名人名言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
古之建国,教学为先。南朝宋大臣 傅亮
孤犊触乳,骄子骂母。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仇览传》原意是独生子因溺爱,助长了骄气,父母反受其害。后比喻无依无靠的人请求别人的援助。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仇览传》
福不虚至,祸不易来。 南北朝·南朝·宋名言

晋·陶渊明《命子》福和祸都不是无缘无故地来临的。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命子》
拨乱反正,以宁天下。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 顺帝记》治理好乱世,使之恢复正常,使天下安宁。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顺帝记》
以明防前,以智虑后。

见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识鉴》刘孝标注引《文士传》。这两句大意是:用聪明事前防患,用智慧考虑善后。任何事情都是发展变化并与其它事物相关联的。所以每做一件事,都要思前顾后,采取必要的措施,以防止出现意外或留下后遗症。这两句可用于说明凡事要前后左右考虑周到。

南朝·宋文学家 刘义庆 《世说新语·识鉴》
夫建大事者,不忌小怨。 南北朝·南朝·宋名人名言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岑彭传》。忌:顾忌。这两句大意是:建立大事业的人,不能顾忌小恩小怨。此二句是讲应如何处理大事大业与小恩小怨之间的关系。一个人若要办成大事,必须胸怀开阔,目光远大,不能顾忌个人的恩恩怨怨。《左传》记载,晋文公重耳为了登上中原霸主的宝座,抛开了在楚时受到楚成王礼遇的恩惠,大败楚兵,他也不计较寺人披曾奉献公之命至蒲城追杀自己的旧怨,而听信他告密免受灾难,最后终于达到了目的,夺得晋国的政权,成为春秋五霸之一。可见前人在处理事业与小恩怨问题上,都是将事业放在首位的。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岑彭传》
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晋·陶渊明《桃花源记》。黄发,指老人。人年老后,头发变白再变黄。垂髫(tiáo条):指儿童。古代孩子头发下垂称,“髫”,长大后就把头发束起来。这两句大意是:无论是老人还是孩子,都生活得高高兴兴,快快活活。桃花源是陶渊明幻想中的乌托邦,那里与世隔绝,“春蚕收长丝,秋熟靡王税”,“童孺纵行歌,斑白欢游诣”,男女老少都生活得“怡然自乐”。这里的“黄发垂髫”,实际上指代“人人”。现在可化用以形容社会主义条件下农村的富足景象及人们的愉悦神态。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桃花源记》
酒能祛百虑,菊为制颓龄。

晋·陶渊明《九日闲居》。祛(qū去):驱除。制:限制。颓龄:衰年。这两句大意是:饮酒能驱除一切忧虑烦恼,食菊能扼制自己的衰老。喝酒能麻痹人的神经,所以人能够在饮酒后暂时忘却人世的一切忧虑;菊花纯洁清高,能作药用,食菊可以散风清热,平肝明目,静心除病,延年益寿。陶渊明出于对当时污浊的社会现实的憎恶而归隐田园,他饮酒食菊,忘忧祛病,过着一种闲适自在、心旷神怡的恬淡生活,自然有益于身心健康。~是他总结的一种养生之道。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九日闲居》
峣峣者易缺,皦皦者易污。 南北朝·南朝·宋名言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黄琼传》引古语。峣(yáo摇)峣:高峻的样子。缺:残破。皦(jiǎo绞)皦:洁白貌。这两句大意是:高峻的东西容易残破,洁白的东西容易被玷污。事物矛盾的双方在一定条件下会向其相反的方面转化。这两句话告诫人们:居要位者要特别严于律己,因为此时最容易出现史误。可用于对人立身的劝说,或用于说明矛盾转化的道理。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黄琼传》
奇文共欣赞,疑义相与析。

晋·陶渊明《移居二首》其一。奇文:新奇、精美的诗文。疑义:指诗文中的疑难之处或见解分歧的地方。相与:互相。这两句大意是:得到新奇、精美的诗文,便与朋友、邻居们共同欣赏,遇有疑难问题或意见分岐,就互相分析、讨论。原诗是表现作者归隐田园后的闲适自得生活的,这两句写自已日常与朋友谈诗论文的欢乐。可供说明阅读文学作品时应经常与别人交流看法,以加深理解,提高鉴赏能力。也可只引前一句反用其义,以“奇文”指代那些奇谈怪论,讽刺某些人经常散布一些破格之谈;以“共欣赏”指让大家共同见识,分析批判。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移居二首》
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晋·陶渊明《归园田居五首》其二。道:只说。桑麻:泛指各种农作物。这两句大意是:彼此相见之后不谈其它的话题,只说桑麻等农作物生长的情况。诗表现作者归隐后常与农民交往,一切尘俗杂虑都已屏绝,只关心农事,这两句则高度概括了这种生活情况。可供描写乡间质朴的民风时引用,也可用于表现人们常常在一起谈论共同关心的某些事情。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归园田居五首》
时危见臣节,世乱识忠良。 南北朝·南朝·宋名人名言

南朝·宋·鲍照《代出自蓟北门行》。忠良:指忠诚贤良的人。这两句大意是:时局危急可以看出臣子的节操,社会动乱可以识别谁是忠良。这两句表明,在太平年月,人的品质往往不易识别,而在严俊考验面前,有的动摇,有的坚定,有的屈节投降,有的舍身取义,良莠就明显地区别出来了。可化用以表现在艰苦的考验中去识别人的品格。

南朝宋文学家 鲍照 《代出自蓟北门行》
春蚕收长丝,秋熟靡王税。

晋·陶渊明《桃花源诗》。靡王税:没有君王租税的负担。这两句大意是:春天养蚕缫出长长的蚕丝,秋天收获没有交纳租税的负担。陶渊明在《桃花源记并诗》中描绘了一个没有阶级剥削、没有国家政权、没有战乱和徭役、人人和睦相处的理想社会,借此抒写情怀,寄托自己美好的情趣,.并以此为参照物对当时的黑暗现实给予批判和否定。这种幻想的理想国在封建社会里永远不会实现,但它反映了农民美好善良的愿望。陶渊明的空想,比思格斯、列宁曾经充分肯定过的圣西门、傅立叶提出的空想学说要早一千四百年,其进步意义难道不应给以充分肯定吗?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桃花源诗》
上邪下难正,众枉不可矫。

南朝·宋·何承天《上邪篇》。枉;歪斜。矫:纠正。这两句大意是:在上位的人走邪道,下面的人就很难走正道,等到众人都歪斜不正形成了风气,想纠正这种歪风邪气就不可能了。俗话说:“跟着好人学好人,跟着巫婆跳假神”,“上粱不正下粱歪”。在上位的人走歪门斜道,搞不正之风,就很难要求下面的人光明正大走正道。这两句话仍不失现实警戒意义。

南朝宋大臣、著名天文学家 何承天 《上邪篇》
童孺纵行歌,斑白欢游诣。 南北朝·南朝·宋名言

晋·陶渊明《桃花谭诗》。这两句大意是:孩子们纵情地放声歌唱,白发人欢乐地到处游玩。这是陶渊明理想境界中人民生活的写照。在这个桃花源中。没有剥削压迫,也没有烦恼愁苦,老老少少都是“怡然有余乐”。可化用以描写社会主义条件下人民安居乐业、尊老爱幼的情状。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桃花谭诗》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晋·陶渊明《归园田居五首》其一。樊笼:关鸟兽的笼子,此处喻壮宦。这两句大意是:脱离官场重归田园,如同长久被关在笼中的鸟兽重返大自然一般,欢自由,扬眉吐气。此名句表现诗人初近田园时的强烈感受。上句以“樊笼”作比,暗喻现实社会禁锢思想扭曲人性,没有人身自由,比喻贴切。“久”字既点出时间之长,又写出置身“樊笼”的深切体验。毫不掩饰地表现出厌恶之情。下句写返朴归真的心愿了却时的欣慰。“复”字用得极妙,其间有渴望,有欢愉,有如释重负的解脱感。诗句不言欢乐而欢乐之情贯通笔端,可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充分体现出陶渊明用平淡自然的语言抒写无限纯真的心情的艺术风格。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归园田居五首》
望云惭高鸟,临木愧游鱼。

晋·陶渊明《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作》。这两句大意是:仰望白云看到高空中的鸟自由自在地飞翔,为自己忙于仕途经济而羞惭;来到水边见到游鱼悠然自得地戏水,为自己在尘世日夜奔波而心愧。这是陶渊明出任镇军将军刘裕的参军时期写的诗句。诗人有感于仕途的奔波与官场的束缚违反人的自由本性,羡慕鱼、鸟的自由自在,由此产生联想.准备归隐田园。诗句以对比手法摹写心理,十分微妙、生动、细腻。一“惭”一“愧”,既有肯定又有否定,既有追求又有厌弃,文笔自然而意蕴深刻。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作》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南北朝·南朝·宋名人名言

晋·陶渊明《饮酒二十首》其五这两句大意是:在东篱下采摘秋菊,悠悠然见到南山。该条上句写动作所触,旷远静谧之情于清幽雅趣中表现;下句写视觉所见,“悠然”二字用语极工,神情毕现,写出了诗人有心无心之间若有所见若有所悟的淡泊宁静的心情,达到超然物外,飘飘欲仙的艺术境界。意境平淡疏放,诗意含蓄蕴藉,理趣盎然。这种用写意笔准表现物态情状的艺术技巧,抒写心境时可以借鉴。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饮酒二十首》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晋·陶渊明《归园田居五首》其一。韵:气质,品性。本:本来。这两句大意是:从小就没有适应世俗的气质,本性就喜爱山水林壑的自然风貌。此句通过一反一正即对“世俗”的否定与对“本性”的肯定的方法,旗帜鲜明地表现出对官场尘俗及山水自然的态度,一憎一爱,一抛弃一追求,主观情志豁然自出,诗句平淡质朴,内蕴十分丰富,故而千古流传。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归园田居五首》
野风吹秋木,行子心肠断。

南朝·宋·鲍照《代东门行》。这两句大意是:旷野漫漫,荒草萋萋,树木的枝干在瑟瑟秋风中摇曳,浪迹天涯的游子触景伤情,肝肠欲裂。该名句长于比兴。以“野风吹秋木”起兴喻旅愁缠绕行子,以寂寞空旷、荒凉萧条的秋景展示游子飘零在外,有室难归的悲怨心境。上句写景,景中有情;下句抒情,情自景生。两相映衬,凄楚旅怨尽现眼前。后人评曰:“风吹秋木,本是无心,入离人之耳,则以为离声耳”(钱钟联《鲍参军集洼》引吴伯其语)。

南朝宋文学家 鲍照 《代东门行》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南北朝·南朝·宋名言

晋·陶渊明《归园田居·少无适俗韵》。羁鸟:养在笼中的鸟。这两句大意是:圈在笼中的鸟依恋出生的森林,养在池中的鱼思念出生的深渊。此名句采用比兴手法,引出下两句“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羁鸟”、“池鱼”暗比受官场束缚的自己。鸟、鱼尚有向往自由的林、渊之思,自己弃官归隐便是十分自然的了。诗文借物作比,巧妙地表达了对本性的追求和对田园自然风光的向往,于冲淡宁静中寄寓了强烈的主观感情。句法工整对仗,句式同一反复,客观上也起到了突出情感的作用。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归园田居·少无适俗韵》
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

晋·陶渊明《归击来兮辞》。帝乡:仙乡。期:及,至。这两句大意是:富贵不是我的本愿,仙境也不可企及。上句引用《论语·述而》:“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一段话,写脱尘去俗的高蹈情志。下句对“乘彼白云,至于帝乡”(《庄子》)的求仙思想抱以怀疑。诗句在双向否定中蕴含任真自得、疏放自许的生活态度。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归击来兮辞》
直如朱丝绳,清如玉壶冰。

南朝·宋·鲍照《代白头吟》。玉壶:玉制的壶,后用以比喻高洁。这两句大意是:我的秉性耿直,有如琴瑟的丝弦;我的为人清正,有如玉壶中的冰晶。这是鲍照感叹自己怀才不遇而借《白头吟》这种长于表现见弃之情的乐府形式写的一首名作。此为全诗首二句,采用“比”的写作手法,以琴弦比喻孤高耿直,以玉壶冰比喻自己的品行洁净。这两句又是全诗的起兴。由咏朱丝绳、玉壶冰入手,引出表现自己满腹经纶不被见重的义愤,引出对当时门阀政治的批判。这种既比且兴的手法使诗文生动形象,内涵丰富,具有很强的感染力,故屡为后人称道。壬昌龄《芙蓉楼送辛渐》中“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即化用此句意境。可用以表现刚直清正的人品。

南朝宋文学家 鲍照 《代白头吟》
盲人骑瞎乌,夜半临深池。 南北朝·南朝·宋名人名言

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排调》。这两句大意是:瞎子骑着一匹瞎马,半夜来到深池旁,危险之至。此名句以生动的比喻表现人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而不自觉。“盲人”更兼“瞎马”,再加上“夜半”来到“深池”,各种不利条件,层层叠加,登峰造极,大有千钧一发之势,如越雷池一步,必将大难临头。此语暗含哲理,语言精约,具有警世喻人的意义。

南朝·宋文学家 刘义庆 《世说新语·排调》
若鱼游釜中,喘息须臾耳。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张纲传》。若:像。釜:相当于现在的锅。须臾:片刻.这两句大意是:就像鱼在做饭的锅里游动一样,苟延残喘也不过片刻之间罢了。唐时广陵官吏暴虐,逼得张婴等聚众起义,长达十余年之久,官府无可奈何。后来朝廷派张纲为广陵太守,张纲放弃武力镇压手段改以怀柔的方法,亲自找张婴谈判。张婴对张纲说:自己是因为不堪忍受欺凌才挺而走险,“~。”现在可用来比喻身处危境。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张纲传》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晋·陶渊明《归园田居》其三。兴:起。秽(huì会):荒芜。荷:肩负。这两句大意是:清晨就起来整理荒芜的田地,直到月亮高挂才扛着锄头、披着月光归去。此句描写典型的田园生活,朴实中含带恬淡自得的乐趣。写作上以赋的手法直陈农事,寄一种“拙趣”于其中。尤其后一句清丽可爱,每被后人改动字句去形容踏着月光归去的生活情趣。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归园田居》
竖儒守一经,未足识行藏。 南北朝·南朝·宋名言

南朝·宋·鲍照《诗》。竖儒:对懦者的鄙称,讥其学识浅陋,犹如童仆。竖,奴仆。一经:指懦家的一种经书。行藏:行止,举动,这两句大意是:学识浅陋的儒生只知道死守一种经书,却不懂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处世之道。可化用以形容只读死书,不通世事的书呆子。

南朝宋文学家 鲍照 《诗》
雄发指危冠,猛气冲长缨。

晋·陶渊明《咏荆轲》。这两句大意是:头发直竖撑起顶戴的高冠,英雄气概使系冠的带子为之飘动。战国末年,秦国空前强大。燕太子丹为了报秦国欺辱之仇,招来荆轲等壮士行刺王政。荆轲出发前,燕太子丹在易水设宴送行,荆轲~,引吭高歌,大家流涕合唱,场面十分悲壮。此名句在写法上借鉴《史记》“怒发上冲冠”等名句的表现手法,运用夸张的形式,正面描写人物盛怒而又激动不已的英雄形象。“指”,“冲”二字带有很强的动感,使形象生动传神,如在目前。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咏荆轲》
梅花一时艳,竹叶千年色。

南朝·宋·鲍照《中兴歌》。这两句大意是:梅花虽美,只能艳丽一时;竹叶的青色,却可千年永存。这两句通过梅花和竹叶的对比,突出了竹叶朴素无华、青翠长存的品格。可用来咏竹或竹叶,也可引申其义,用来颂扬永葆本色的人或事物。反衬对比的写作手法,可以借鉴。

南朝宋文学家 鲍照 《中兴歌》
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 南北朝·南朝·宋名人名言

晋·陶渊明《饮洒二十首》其七。裛(yì)露:沾带露水。裛,通“浥”,沾湿。掇(duō多):选摘。英:花。这两句大意是:秋菊的颜色清丽可爱,把那沾带露水的花瓣选摘下来。菊花是花中“四君子”之一,它“避桃李之娇艳,绝松柏之坚心”,具有不同凡俗的品格,历来为隐人逸士所喜爱。陶渊明最爱菊花,他“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表现了厌恶尘俗,性爱自然的雅趣。菊花在古代诗词中占有重要位置,是秋花的代表,傲寒的象征,不少篇什中都写到了它。这两句既写了秋菊的“佳色”,也写了作者喜爱菊花的心情。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饮洒二十首》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晋·陶渊明《饮酒二十首》其五。气:气象,景象。日夕:傍晚。相与还:结伴归巢。这两句大意是:山中傍晚的景色很美,一群一群飞鸟都结伴归巢了。诗是陶渊明辞官归隐后的作品,诗中表达了诗人对污浊的官场生活的厌恶和对美好的田园生活的喜爱。傍晚山间幽静的景色,结伴归巢的飞鸟,都与诗人辞官归田的欣然之情达到了和谐的统一。情与境会,真淳自然。可以用来描写山间幽静的环境和表现作者恬淡的心境。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饮酒二十首》
露凝无游氛,天高风景澈。

晋·陶渊明《和郭主薄二首》其二。游氛:雾气。风景:当是“夙景”之误。夙景,早晨的景色。澈:清新。这两句大意是:秋天的早晨白露凝结,无风无雾,天高气爽,风景十分清新。晴天无风的夜间或早晨才有露水,故言“露凝无游氛”;无云无雾,故显“天高”;早晨空气清新澄澈,故云“夙景澈”。此句可用于写霜晨景色。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和郭主薄二首》
静念园林好,人间良可辞。 南北朝·南朝·宋名言

晋·陶渊明《庚子岁五月中从都还阻风于规林二首》其二。这两句大意是:静心回想园林中幽静的环境,闲适的生活,多么富有魅力!对比之下,人间确是不足眷恋的.此条写诗人追慕隐逸生活的心情,诗人把“园林”与“人间”作为一组对立的概念,意在创造一个理想的境界,反对现实生活的黑暗。黄文焕评此名句日:‘园林何尝非人间.然较之朝市,则天上也.非人间也。”(《陶诗析义》)这种象征对比手法在向往隐逸之中暗含对黑暗社会的痛恶.反映出强烈的主体意识。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庚子岁五月中从都还阻风于规林二首》
迢迢新秋夕,亭亭月将圆。

晋·陶渊明《戊申岁六月中遇火》。迢迢(tiáo条):漫长。亭亭:高远的样子。这两句大意是:在漫漫的早秋之夜,高高的明月将圆未圆。这两句适合于描写清秋月夜之景。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戊申岁六月中遇火》
白日沦西阿,素月出东岭。

晋·陶渊明《杂诗十二首》其二。沦:沉没。西阿(ē婀):阿,大陵;西阿,即西山。素月:白色的皎月。这两句大意是:白日没入了西山,明月从东岭升起。这两句诗语言清新质朴,描绘出日月交替的自然景观。“白日”与“素月”、“沦”与“出”、“西阿”与“东岭”相对成文,自然妥贴。这是陶诗中倍受人们欣赏的名句,可用来描绘黄昏前后红日西沉,皓月东升的景色。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杂诗十二首》
丈夫志四海,我愿不知老。 南北朝·南朝·宋名人名言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以龙虎之姿,遭风云之时。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
一生复能几,倏如流电惊。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未言心相醉,不再接杯酒。 南北朝·南朝·宋名言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天下不如意,恒十居七八。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
士者贵其用也,不必求备。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生而富者骄,生而贵者傲。 南北朝·南朝·宋名人名言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
人情贱恩旧,世议逐衰兴。南朝宋文学家 鲍照
贫游不可忘,久交念敦敬。南朝宋文学家 鲍照
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 南北朝·南朝·宋名言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是以明者慎微,智者识几。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德音流千里,功名重泰山。 南北朝·南朝·宋名人名言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
大丈夫当雄飞,安能雌伏?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
大丈夫处世,当扫除天下。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
步步寻往迹,有处特依依。 南北朝·南朝·宋名言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白日正中时,天下共明光。

南朝·来·鲍照《学刘公干体诗五首》其五。这两句大意是:一轮明亮的太阳正悬中天之时,普天之下共享着它的光明。白日中天,普照山河,这一形象不仅可以用来描写中午的太阳,也可以引申其义。用来讴歌赞颂造福人类,泽被四海的伟人或其他光明美好的事物。

南朝宋文学家 鲍照 《学刘公干体诗五首》
俯仰终宇宙,不乐复何如。

见晋·陶渊明《读山海经十三首》其一。俯仰:一俯一仰之间。终:穷尽。复何如:又怎样。这两句大意是:在一俯—仰的瞬间就游遍了宇宙,怎不使人快乐呢?这两句写作者归隐田园后悠然自得,“泛览周王传。流观山海图”的无穷乐趣。《周王传》即《穆天子传》,叙述周穆王驾八匹骏马周游四海的神话传说;《山海图》指《山海经》及郭璞为它作的圈赞,此书共十八卷,大多记述古代海内外山川异物及神话传说。作者在“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的优美景色中流览这些书籍。仿佛宇宙间古往今来的各种景观一下子都来到心中,怎不感到快活?这两句既可表现隐居之乐。又可表现读书之乐,后一句以反问增加盛情色彩的写法,也可借鉴。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读山海经十三首》
吁嗟身后名,于我若浮烟。 南北朝·南朝·宋名人名言

见晋·陶渊明《怨诗楚调示庞主簿邓治中》。吁嗟:感叹词。这两句大意是:可叹死后留名这类事,在我看来就像飘浮不定的烟云。这是陶渊明晚年在“夏日抱长饥,寒夜无被眠”的情况下所作的人生抉择,表现出诗人的傲骨和不同流俗的节操。写作上采用“比”的手法,通过“浮烟”这种具体可感的物质,表现“身后名”一类物欲的淡而不足道,有助于诗歌内容的表达。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怨诗楚调示庞主簿邓治中》
有生必有死,早终非命促。

见晋·陶渊明《拟挽歌辞三首》其一。早终:早死。促:短促。这两句大意是:人有生就必定有死,既然如此,那么早死也不算命短。人总是要死的,这是一个谁也逃脱不掉的规律。既然如此,晚死也是一死,早死也是一死,那就不必为“早终”而过于悲伤。当然这里有宽慰的意思,但也表现了作者能够正视人生,能够以淡泊的心情对待人生,对死亡无所畏惧的精神状态。这两句多用于表现达观恬淡的人生态度。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拟挽歌辞三首》
以身教者从,以言教者讼。

见南朝·宋·范晔《后汉书·第五伦传》。讼:争辩是非。这两句大意是:以自己的模范行动教导百姓,百姓就接受你的教化;若只流于言论,说一套做一套,百姓就不接受你的教化,反而会生出是非。该名句是东汉名臣第五伦给汉章帝所上奏章中的两句话。当时,王公外戚骄奢淫佚,不守法度,第五伦以~立论,希望章帝革除弊政。该名句反映了我国传统的教育思想——身教重于言教。它强调教育要从自身的德化与自身的行动做起,并从正、反两个方面论述了不同的做法所得到的迥然相异的社会效果,使道理一目了然。此名句说理深刻而通俗平易,故具有长久的活力。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第五伦传》
以小人之虑,度君子之心。 南北朝·南朝·宋名言

见南朝·束·刘义庆《世说新语·雅量》。虑:思考,思想。度(duò夺):推测。选两句大意是,用小人的心胸,猜度君子的襟怀。该名句采用对比的手法,使较为抽象的心理如“小人之虑”、“君子之心”之类通过比较,形成反差,形象而易于理解。“以”、“度”两个动词的运用,使抽象的心理带有动作性,符合心理活动的特点。其成功姓还在于以警约的语言揭示出一种生活中常见的现象,准确而生动,因此至今沿用不衰。也可说成“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南朝·宋文学家 刘义庆 《世说新语·雅量》
欲言无予和,挥杯劝孤影。

见晋·陶渊明《杂诗十二首》其二。无予和:无人与我相应和。这两句大意是:想交谈却无人与我应和,举杯劝酒却只有身影与我相伴。此名句用画描笔法勾勒出诗人孤独、寂寞的神态,形象鲜明突出,造型别致新颖,如特写镜头令人难忘,这种画面清晰单纯又传情无限的素描手法,是今天写作时的良好范例。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杂诗十二首》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见晋·陶渊明《拟挽歌辞三首》其三。山阿:山陵。这两句大意是:死去有什么关系,无非寄身山陵与自然化为一体罢了。此条写诗人对生死的达观。诗人一生崇尚自然,纵浪其中,不畏不惧。在他看来,生是主观能动地与大自然交合,无论生死都在自然之中,所以死也就不值得大惊小怪了。这种轻松愉快地去迎接死亡的旷达人生观,与汉诗所表现的畏惧死亡形成了鲜明对比。同时我们也可看出诗句在旷达之中带有朴素的唯物论思想和正确认识人生的因素。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拟挽歌辞三首》
日月掷人去,有志不获骋。 南北朝·南朝·宋名人名言

见晋·陶渊明《杂诗十二首》其二。掷:抛弃。获:能够,骋。指实现壮志。这两句大意是:日月飞速抛弃世人而去,即使有远大志向,也没有驰骋壮志的机会。陶渊明生逢“真风告逝,大伪斯兴”的时代,到处存在着欺骗与虚伪,面对着世界,他“欲言无予和”,只能“挥杯劝孤影”,在隐逸与饮酒的孤独生括中以沉默的方式来回答。联想到自己少学琴书,游好六经,希望大济苍生的志向,更感到日月飞逝,岁月蹉跎,发出“有志不获骋”的感叹,这是压抑与不甘的心灵的躁动,是人的自我实现本能的流露。诗文质朴冲淡,感情十分强烈,别具一番风格。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杂诗十二首》
人生归有道,衣食固其端。

见晋·陶渊明《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生:指生计。归:归趋。道:常理。固:固然。端:开始。这两句大意是:人的生计归结于一种不变的道理,衣和食固然是这种常道的发端。穿衣吃饭,是人类生存的最起码的条件;无衣无食,生且不能,何论其它!所以古人认为“民以食为天”,“民以衣食为本”,陶渊明的这两句诗,说的就是这种道理。可用以说明丰衣足食是人生的合理要求,进而表明发展生产、繁荣经济的重要。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
倾壶绝余沥,窥灶不见烟。

见晋·陶渊明《咏贫士》。沥:液体的点滴。这两句大意是:倾倒酒壶没有一滴剩酒,看看炉灶没有一丝炊烟。此名句以记实的写作手法,通过生活中典型而微小的细节表现诗人无衣无食,难以为生的贫士生活与尴尬,冷落的现实处境。两个细节,一个空倒酒,一个空看灶,通过一个“绝”字传神。无论是字面上的“绝”字,还是字里含的“空”字,都是表现这种家中景况的绝好形式。一“倾”一“窥”两个动作,写出人物穷窘又无可奈何的心态,使人物形象如在目前。所以,我们说,陶诗看似随手拈来,淡而又淡,其实颇具匠心,意蕴极深。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咏贫士》
归去来兮,田蜀将芜胡不归。 南北朝·南朝·宋名言

晋·陶渊明《归去来兮辞》。来:语助词。芜:荒芜。胡:为何。这两句大意是:回去吧,田园将要荒芜了。为什么还不回去?此条长于抒情。诗人以直抒胸臆的质朴形式抒发朴素的乡土之情,使人凭直觉即可感受到归心似箭的感情激荡,真切,淳朴,自然,疏朗。这是一种艺术上的炉火纯青,返朴归真,上句中的“来兮”虚词连用,用舒缓语气表现出坚定不移的思想感情。下句用《诗经·式徽》“式微,式微,胡不归”的成语构成反问句式,上下联系,反复咏叹,写出愤世嫉俗而急于归隐之心,“胡不归”三字准确地传达出诗人急不可耐的心理。此种以同义反复及反问语气加强情感的艺术手法在写作时仍有借鉴意义。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归去来兮辞》
创基冰泮之上,立足枳棘之林。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黄琼传》。冰泮(pàn盼):正在融解的冰块,比喻危险境地。枳(zhǐ止)棘:多刺的树木,比喻艰难的环境。这两句大意是:在即将融化的冰块上创立基业,在满是荆棘的丛林中立足,都是危险、艰难的。这是黄琼给皇帝的上巯中称颂光武帝复兴汉室,极言创业艰难的两句话。试想在即将融化的冰块上创立基业,是多么的危险;在荆棘中立足,又是多么艰难困苦。尽管作者没有用“出生入死”、“腥风血雨”等刺激人感官的词汇,仅以“冰泮”、“枳棘”作比,便足可以调动读者的想象力,你可以任意地想象其危险、艰难的程度,从而加强了语言的感染力和艺术效果。可以此二句说明创业之难。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黄琼传》
救奢必于俭约,拯薄无若敦厚。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郎凯传》。奢(she):奢侈.不节俭。薄:不厚道。敦厚:成实忠厚。这两句大意是:改正奢侈的毛病必须于俭省节约着手,拯救浮薄的风俗无过于推崇诚实忠厚。民风民俗不仅关系到人民的追求崇尚,而且关系到国家的盛衰兴亡。奢侈浮薄的风俗诱导人民追求享受,贪图安逸,崇拜金,.缁铢必争,长此以往,国将不国。改变选种状况的最好手段,是推祟俭省节约,培养淳朴忠厚的民风,使人民意识到节俭于国于民的好处,从而自觉抵制靡的风尚。可以此二句说明匡正奢靡风俗,必须倡导节俭敦厚之风。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郎凯传》
采择狂夫之言,不逆负薪之议。 南北朝·南朝·宋名人名言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班固传》。狂夫:狂妄的人。不逆:不违背。盘薪:背柴者,此指地位低微的人。这两句大意是:择取狂妄盼人的正确言谈,不违背地位低徽的人的精当议论。即使是狂夫的活,只要合理也予以采纳;即使是地位低微的人的议论,其要正确也不违背。这就是说,无论是谁的话,只要正确合理,都应尊重和采纳,所看的是话,而不是人。

南朝宋史学家 范晔 《后汉书·班固传》

经典语录

名人名言

老办法 Copyright (C) 2009-2012 www.laoban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20139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