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经典语录 经典语句

柴静名言

柴静的照片

作者:柴静

柴静资料:1976年1月1日出生于山西临汾,毕业于北京大学艺术硕士。19岁电台主持《夜色温柔》节目;22岁到北广学习电视编辑,并在湖南电视台主持《新青年》节目。现为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主持人,曾出现在非典的第一线,矿难的真相调查,揭露一个个欲盖弥彰的谎言。2009年离开《新闻调查》,担任新闻频道《24小时》主播,新闻频道《面对面》主持人。2011年担任《看见》周末版主持人。

柴静经典语录

没有人会忘记,没有人会被忘记。
小人物也有权力发出自己的声音。 柴静经典语录
写不是义务,写本身就是写的报酬。《写本身就是写的报酬》
只要还能思考,恐惧就不能完全控制一个人。
我说,是我始终对新闻的现场有一种敬畏之心。 柴静名言
一个记者,给别人签名,要克服内心相当的不适。《给我签个名吧》
忽然想起有人当初说过的一句话“记者就是记着”
对媒体的容忍有多大,这个社会的进步就有多大。
我打破沉默的方法就是忘记自己,去倾听他人心底的沉默。 柴静经典语录
对一个记者来说,通往人心之处,也许是最艰难的一种历险。
即使在北京满是沙尘,没有星光的夜里,灵魂自会寻找方向。
要疑问,而不是质疑,“真正的歌者能唱出人们心中的沉默”。 柴静名言
文化看上去无形无色,却决定了我们的社会从何处来,往哪里去。
真相来自探寻,来自我们自身对世界的认识。而这个过程中,平衡是我们的道德责任。《话语权的另一半》
我们总想飞越什么,但是仅有灵魂,是不能飞翔的,要有能够搬动花岗石的勇气和力量。《仅有灵魂不能飞翔》
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包括艺术本身,唯一不朽的,是艺术所传达出来的对人和世界的理解。 柴静经典语录
你问的就是未知,问的是你的欲望,这就是新闻。做新闻,最好的位置就是离它最近的地方。
写在书本上的原则只是原则,不要把它提纯,不要把它看成绝对性的,要靠你自己的经验去得到答案。
记者虽然只是呈现不同的声音,但提问的能力取决于你的认识能力,你的了解有多深,提问才能有多深。 柴静名言《精确才能祛魅》
这个世界是一个很平衡的世界,是一种动态的平衡,你会发现,所谓的善和恶只不过是两种变化的律动。
偏见往往来自无知,纠正偏见的最好方式就是把意见市场流通起来,让意见与意见较量,去赢得多数人的理性。《能否问得准确是我惟一需要担心的——<南方周末>访问》
想起当年胡适留美,执教北大,终身倡导的就是梭罗式的思想。后来提倡“好政府主义”也是这样思想的延续。
简单地说,以合理的方式累积相当的财富,同时又以相当公平的规则来保护个人的权益,这个社会才会减低磨擦。 柴静经典语录《逃?逃到哪里去?》
这一切让你知道你跟这个时代的联系,让你知道你知道如果你仅仅为追求个人幸福而活着,你将永远得不到幸福。
无论谁拿着鞭子在我背上鞭打,我也不再进入梦乡,当然我也不再相信梦话。没有神,也就没有兽。大家都是人。
喜欢或是厌恶一个人都是自己的内心判断,但要依据的是尽可能真实具体的材料,而不是一个被高度漫画化的形象。 柴静名言《一句话的历史》
安乐死是饮鸩止渴——对这个社会而言。这个社会更为需要的,不是安乐死合法化,而是给与更多的生命活下去的理由。《你参与的是一个人的生命》
我不是去采访明星官员的,也不是在采访权力者,我在采访的是一个权力者能决定何种现实,和这个现实背后千万人的生活。《能否问得准确是我惟一需要担心的——<南方周末>访问》
文化,看似只是不起眼的泥土,然而我们期待的文明而有尊严的社会,就是从这里生根,抽芽,一片叶子一片叶子长出来的。
一个记者首先不是一个记者,而是一个人,只有你的内心先对别人袒露,才会得到别人的心灵,我希望自己永远都可以这样。 柴静经典语录
宽容不是道德,而是认识。唯有深刻地认识事物,才能对人和世界的复杂性有了解和宽谅,才有不轻易责难和赞美的思维习惯。《陈虻不死》
假如没有对人的真正的关切,就不能成为记者;假如仅仅停留在对人的关切,而不是对问题的求解上,就不会成为一个好记者。
因为我发现我通常在对一样事物只有模糊看法的时候,我的判断越绝对,也越容易携带情感的痕迹。但这叫个人见解,不叫科学。 柴静名言《精确才能祛魅》
民主社会的土壤,就是在多方利益的搏奕之中达到的平衡。尊重权利、宽容、愿意妥协、尊重不同观点,这就是宪政意识的基础。《话语权的另一半》
我们要维护一条道德的底线,那条底线,是对生命的尊重,一个社会是有规则的,不是随性而为,不是暴力、滥交、背叛、屠戮!
但是我们起码能不能留下——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应该珍重和向往的?善和美是什么?做一个人最基本的尊严是什么?
他是一个在这个时代里,在这样的夜里,一直醒着的人。我只希望他能拥有那个只有水波和飞鸟的,宁静的内心世界。(写给崔永元) 柴静经典语录《孤独是一个人的骨头》
我喜欢韩老师,他打心眼儿里善良,热忱。我也喜欢他那些负责解说比赛时候被网友记下的语录,错得特别真诚,纯洁。(评价韩乔生)
没有什么,比人对自己生活的热爱更动人。也许很多努力貌似徒劳无获,但对一个人来说,他得到的是博尔赫斯说的“时光流逝而我心安”。《时光流逝而我心安》
很多时候,争论演变为漫骂的原因,是因为事实自己不出来说话,以后会尽可能地给大家对节目有疑问的地方做一些回复,以免引起不必要的争议。 柴静名言《一点声明》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现实切身的问题,但是,没有一个尊重每个具体生命的价值体系,没有对历史的思考习惯,我们就不可能期望这些问题能够得到解决。《死亡本身并无意义》
我们总是认为私人领域的事情与国家不能相比,而且是一个不必公开谈论与求解的问题。但我们内心中最私人的那个部分,不要以为它就不是社会公共生活。
中国式的学术研究包含了比西方多得多的目的,可是往往唯独缺少了一项:兴趣。那种孩子式的,在旧仓库里翻找的乐趣。尽管中国历史的这个仓库,也许打扫得过分干净了。
既冷静又保持关切,之后我尽量这样去做。许多事不是表面那么简单,那么善恶分明,不是义愤地指责可以解决问题的。那些在开始排斥、甚至有可能打击我们的人,也要给他(她)说话的机会。 柴静经典语录
对我来说,竞争是同一条红线,拉在那里,各有各的服务对象,我只关心我自己的受众。如果有交集,那就看谁的功课准备得充分,谁对现实了解得扎实,谁有一手资料,谁的提问形成自己的逻辑。《能否问得准确是我惟一需要担心的——<南方周末>访问》
作为一个记者,通往人心之路是如此艰难,你要付出自己的生命,才能得到他人的信任,但又必须在真相面前放下普通人的情感…在这个职业中,我愿意倾尽所有,但是,作为一个人,我是如此不安。《我的不安》
所谓的知识分子,开始被体制收编,良心知识分子开始退位,政策取向的知识分子刚在专业化的名目下,成为新的主流,他们不再对政治或社会的任何事物提出不同的愿景,而只会从事各种琐碎小事的思考与钻研… 柴静名言
博客属于大家,也包括与我们观点不一致的人,包括漫骂和人身攻击的人,如果这样的评论让你看上去不舒服,那这是我们为了表达自由必须付出的代价——但我的底线是不要猥亵。它会贬低人作为人应有的尊严。
记者是一个普通的人,人都容易犯错误,能够自知无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思考,同时接受思想市场的检验,才能尽可能地避免错误。所以感谢批评者,哪怕是过激的批评。希望不要因为对我个人的善意,演变成对批评者无底线的攻击。《一点声明》
我的惶恐是,如果一个媒体,如果拥有的都是不必寻找就主动提供的线索,不必掘地三尺撬开他嘴巴,而是可以耐心等着你布好光的新闻当事人,有不用费力就可以问到的问题,有不用求证就可以主动提供的数字。那么,也就会有随之而来的,可以策划出来的现实吧。
最初我去学习了很多新闻报道的准则,公正、客观和平衡,后来我发现,所有准则的背后都不存在一致性。不用学习技巧,我们要试图去发现技巧背后的价值观,每一种文明,每一种社会形态背后的价值观都是不一样的。爱因斯坦说过:“伦理本身也是可以推论的。” 柴静经典语录
我跟每个普通人一样都有弱点,有冷酷、有自私、有虚荣心,道德只不过让我看清这些弱点,然后去抑制它,或者从身边的人身上学习优点。一个人的思想跟他的职业是不可分割的,不可能我做记者的时候是一个样,现实生活中又是另外一个样子,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慈善,当然做比不做好,有做的压力比没有强。但是,只谈扶贫济困,不谈怎么给弱势群体说话的权力,争取权利的权力,监督强者的权力,与强者享受同等机会的权力……就象往一只空杯子里倒水。社会公正是这个杯子的底。——如果这个杯子没有底,要倒多少水进去?《没底的杯子?》
一个记者,最怕的事情,是你在工作,卖命地工作,但你是在为你的制片人,奖金,虚荣心,甚至为你的恐惧…而工作。而丢失了最简单的东西。——它比什么都脆弱,也比什么都坚韧。我和我的节目,都走过了十年。陈虻说过“不要因为走的太远,忘了我们为什么出发”。 柴静名言《不要因为走得太远》
前两天,看一本书叫《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很有意思是写得很好看的历史书,写的人是一位在银行工作的32岁的年轻人。他说:“中国的历史研究者有很多比西方的研究者更多的目的——意识形态,职称,工资……,但是往往欠缺一项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兴趣。”我希望你所准备的是你自己的欲望。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很少和陌生人交谈。但是在这里,只要你有耐心,就会听到,那么多的人:五十多岁身患重病还在耕田养家的农妇,为医疗制度改革写下万言的年青人,领不到工资还是留在孩子身边的教师——他们在这里开口说话,用最简单的方式,用即使在艰辛的遭遇中也从不改变的正直与纯洁。
陈氓说:“如果文如其人的话,为什么不从做人开始呢?”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很多年前,我也想过自己不需要做一个完美的人,也跟人争辩过说,我只需要做一名称职的记者。但后来发现一名优秀的记者,在面对每一个新闻事件的时候,都需要先在自己心里的天平上称一称,然后你的弱点和优点在这个职业里面,什么都掩藏不了了。
其实在别人本子上签字,对我来说总有一种隐隐的羞耻感。柴静,这个名字只属于我自己,我从小歪歪斜斜地写在自己作业本上,长大了最多签在要报销的发票背面,但是要把它写在陌生人的书上,或是本子上,留在那儿,在我看来,再荒诞不过。甚至有人递给我一张皱巴巴的过路费,要我在背面签上这两个字。当然,有更多递本子的人其实根本不认识我。 柴静经典语录《给我签个名吧》
三年前,温家宝总理到中央台座谈,我在座问他的问题就是,一个记者经常会有挫折感,请问您怎么保持你当年的情怀?”他说,他去河北视察,在路边见到一位老农民身边放着一幅棺材,他下车问,农民说“太穷了,只好把自己的棺材板拿出来卖掉”他给了农民500块钱,让他回家,他说讲这个故事给你听的用意是,要执著。中国大地上的事情是无穷无尽的,不要在意一城一池的得失。
以前,做电台的时候,我喜欢说,这是一个像流沙一样的世界。那是非常文艺和情绪的字眼,而2000年接近25岁的时候,我在一本书的扉页上写下:现在是时候该蹲下来观察地面上的沙粒了,观察它们的湿度、密度、结构、流向和探究为什么这样流向的原因。我庆幸,在迈入成年的门槛时,从自我的世界里走了出来,开始关心他人,关心社会公共事务,关心将自己和这个世界联系在一起的东西。
但是,我一直记得,在我十四五岁的时候,我曾经写信给一个台湾电台的主持人,希望他帮我要一个郑智化的签名,我有点记不清为什么那种情感会那么强烈,但我记得我每天去邮箱前等,心砰砰跳。一直等了半年,才死了心。今天这些签名,大部分,一转头就会被撕下来丢掉,但我仍然会在形形色色的递过来的纸上潦草地写下我的名字。因为我不知道人群中有没有一个,因为被拒绝而会感到刺痛的孩子。 柴静名言《给我签个名吧》
这个我们为之奋斗的世界,将来不是都是留给这些小胖手掌的么?我们将不能不留给他们腐臭的河流,不能不留给他们看不见的星空,不能不留给他们拆迁迨尽的故乡,不能不留给他们没有传说和民谣的历史,不能不留给他们有沙尘暴的春天,不能不留给他们永远再也见不到的野生物种… 但是我们起码能不能留下——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应该珍重和向往的?善和美是什么?做一个人最基本的尊严是什么?《我很庆幸不必面对他的双眼》
直播,始终是一个记者的狂欢。谁都喜欢那一瞬间,肾上腺素急速分泌的感觉。忘掉一切世事。但前提是,看的,问的,是人想知而未知的。还有,懂得在何时沉默,因为事件的自然声有时胜过人的千言万语。昨天三联记者为调查十周年采访,问我从调查中学习到的最重要的是什么。我说,是我始终对新闻的现场有一种敬畏之心。因为我自知无知----这是我所有观察和思考的起点。现场,并不代表真实。我们所能探寻到的真相,取决于我们对人和世界的认识。《直播!直播!》
“文化?它是随便一个人迎面走来,他的举手投足,他的一颦一笑,他的整体气质。他走过一棵树,树枝低垂,他是随手把枝折断丢弃,还是弯身而过?一只满身是癣的流浪狗走近他,他是怜悯地避开,还是一脚踢过去?电梯门打开,他是谦抑地让人,还是霸道地把别人挤开?一个盲人和他并肩路口,绿灯亮了,他会搀那盲者一把吗?他与别人如何擦身而过?他如何低头系上自己松了的鞋带?他怎么从卖菜的小贩手里接过找来的零钱?”文化,是公民社会的那块黏土吧。离离原上草,从此中萌芽。
哪一天,我们随便进一家医院,遇见的是温柔地和你说话,不会给你开高价药,也不会让你觉得不给红包就不敢上手术台的医生…这个医生去送孩子上学的时候,遇见的是不会向他乱收费,也不靠办补习班贴补家用的老师…这个老师家庭装修的时候,遇见的不会是偷工减料,也不用每年到年底跑到塔吊上用极端的方式向老板索要工资的打工仔…这个打工仔有什么情况要向媒体反映的时候,遇见的是不会向他收车马费,也不靠报票来补稿费的记者…那样的时候,我们的背后一定有了深藏不露却又深植不移的文明。 柴静经典语录
二十岁的我,是个刚刚读完财会专业的女生。我不知道十二岁的胡适,背诵抄写的的是《新民说》、《天演论》、《群己权界论》。老师们出的作文題目是“论日本之所由強”和“言论自由”。在采访陈丹青离职事件时,他说“我们的政治考试是反政治的,没有人尊敬这个学科"夜里翻书,才发现我的问题,胡适在一九三○年早就问过:少年的朋友們,请仔细想想:你进学校是为什么?你进一个政党是为什么?革命是为了什么而革命?政府是为了什么而存在?许多年之后,电影导演柏格曼突然想通了自己为什么会那样拥戴希特勒,“我们从来没听过自由这个词,从来没尝过自由的滋味。在一个权威体系里,所有的门,都是关着的。”

经典语录

名人名言

老办法 Copyright (C) 2009-2012 www.laoban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20139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