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朝·东晋名言警句 历史

晋朝·东晋名人名言

晋朝·东晋历史:(316年-420年),中国朝代名,是由西晋皇室后裔司马睿在南方建立起来的朝廷,统治范围因为中原陆沉,形成特殊的统治形式。因少数民族内迁,建都洛阳的晋朝(西晋)亡国,琅琊王司马睿在建康即位,即晋元帝,史称东晋。与北方的十六国并存,这一历史时期又称东晋十六国。在东北和西北、北方的领土联系不畅,长期以属国的形式间接统治。东晋时代,也曾经内部四分五裂。420年,宋公刘裕废除晋安帝,建立刘宋,进入南北朝时期。东晋大都市有建康(南京)和会稽(绍兴)。

晋朝·东晋名人名言

东海三为桑田。 晋朝·东晋名言

晋·葛洪《神仙传·麻姑》。本句大意是:大海变为农田,农田变为大海,这种变化已经反复三次。《神仙传·麻姑》:“麻姑自说云,接待以来,已见~。”“~”比喻世事变迁很大,也有简说为”沧海桑田”的,后以“人世沧桑”比喻世事巨变或多变。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神仙传·麻姑》
朋友之交不宜浮杂。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
格言不吐庸人之口。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粉黛至则西施以加丽。 晋朝·东晋名人名言

晋·葛洪《抱朴子·勖学》。黛(dài代):青黑色的颜料,古代女子用来画眉。西施:春秋末年越国著名美女。本句大意是:有了化妆品的装饰,越国美女西施会更加美丽。此名句以比喻象征手法说明学习的道理。即使是学富五车的人,也像西施需要粉黛一样地需要学习,孤陋寡闻的人就更不用说了。此句比喻巧妙,寓意深刻,其道理通过具体的形象表现出来,显得既通俗又含蓄,既具体可感又耐人寻味,从而增强了文句本身的艺术魅力。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勖学》
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晋·王羲之《兰亭集序》。毕;尽。全。咸:全,都。这两句大意是:所有的贤良、英才都来出席,不论年长、年少统统集合相聚在一起。这是王羲之为形容在兰亭别墅中的一次盛会而写下的名句,颇有自得之意。“群贤”显现出参加者声望之高。人数之众;“少长”写出参加者年龄段之长;“毕”、“咸”是程度的描写,极有力地突出了集会的盛况。此名句精粹流丽,文约意丰,具有典型的文人作品的特征。描写盛会时可以化用。

东晋书法家 王羲之 《兰亭集序》
一言之善,贵于千金。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虽有兄弟,不如友生。 晋朝·东晋名言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
时移世改,理自然也。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伤人之语,剑戟之痛。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权贵之家,咫尺弗从。 晋朝·东晋名人名言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酒能益人,亦能损人。东晋学者 张湛 《养生要集》
出不辞劳,入不数功。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参差之上,无齐之下。 晋朝·东晋名言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谤来不戚,誉至不喜。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意在笔前,然后作字。

见晋·王羲之《题卫夫人》。意:这里指字的形体、结构、笔划搭配等。笔:这里指下笔书写。作字:写字。这两句大意是:在动笔书写之前,要先对所写的宇的形体结构偃仰横直等等有了充分的考虑,然后再下笔书写。书法家在动笔之前,不仅要对每个字的形体太小,笔划粗细,用墨浓淡,运笔急徐进行充分酝酿,精心设计,而且还要对字与字之间的互相搭配,整幅作品的结构布局有通盘的考虑,才能完成一件理想的书法作品。故而“意在笔前”是书法艺术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则。这两句可供论述在书法创作中应先认真思考,作到胸有成竹后再下笔书写;也可仅引用“意在笔前”说明在文学创作中应对要表现的内容有了深思熟虑之后再动笔。

东晋书法家 王羲之 《题卫夫人<笔阵图>》
疏广散金以除子孙之祸。 晋朝·东晋名人名言

晋·葛洪《抱朴子·守塉》。疏广:西汉宣帝时人,任太子太傅五年,后称病还乡.把皇帝所赐黄金广济乡人。他认为把钱财留给子孙,其子孙“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刚益其过”。本句大意是.疏广把自己的钱财散发给乡里邻居,为的是消除子孙后代未来的灾祸。疏广所为,不失为远见卓识之举。那些倚仗自己的权势、地位和优裕条件极力为子孙谋利益的人,对子孙看似爱之,实则害之,即使留下遗产如金山银山,不知道自力更生的不肖子孙也会坐吃山空,挥霍净尽,甚至为非作歹,作奸犯科,作父母的恐怕不能辞其咎吧。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守塉》
白云抱幽石,绿筱媚清涟。

南朝·宋·谢灵运《过始宁墅》。绿箍(xiǎ0小):嫩绿的细竹。媚:妍美。此处用如动词,有献美以表示友好之意。清涟:水清澈而有波纹。这两句大意是:天边的白云环抱着清幽的山石,嫩绿的纽竹频频向清澈的水波献出妩媚娇柔。诗文着一“抱”字和“媚”字,使自然山水富有了人的灵性和美好情感。这种以拟人手法表现山水自然美的方法,不仅形象鲜明突出,而且富有强烈的感情色彩,使诗歌具有独特的意境与情趣美。很值得今天写作时借鉴。

东晋末年诗人 谢灵运 《过始宁墅》
水则不决不流,不积不深。

晋·葛洪《抱朴子·勖学》。决:疏导,开通水道。这两句大意是:水道不疏通,水就不会畅通奔流;水若不积蓄容汇,也就不会成为深广的江海。这两句以水为比喻,前句说明在学习中遇有疑难,困惑不解,如果没有人具体指导,解疑释难,就不会茅塞顿开,一解百解;后句说明学习是一个渐进过程,如果不能坚持不懈,日积月累,就不能成为知识渊博、有学问有本领的人。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勖学》
火则不钻不生,不扇不炽。 晋朝·东晋名言

晋·葛洪《抱朴子·勖学》。钻:指钻木生火。炽:炽烈,火旺。这两句大意是:不去钻木就生不出火来,不用扇煽,火苗就不会炽烈旺盛。~比喻任何事物的产生和发展,都必须具备相应的外因。因此,要搞发明创造,要促进事业的兴旺发达,必须先创造必不可少的条件,否则只能成为空谈。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勖学》
春秋多佳日,登高赋新诗。

晋·陶渊明《移居二首》其二。这两向大意是:春秋之季,丽日和风,明媚澄碧,佳日自多,登临高山之巅,吟诗浩歌,使人适意畅怀,乐而忘返。此条“直是口头语,乃为绝妙词。极平淡,极色泽”(蒋薰评《陶渊明诗集》)。“登高”、“赋诗”,虽不正写诗人肖像,但一个迎风长啸、引吭高歌、欢乐自若的诗人形象惟妙惟肖,如站目前。这种善于捕捉人物神态的写法今天仍可借鉴。可引用以抒写登临时的喜悦之情。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移居二首》
鼓腹无所思.朝起暮归眠。

晋·陶渊明《戊申岁六月中遇火》。鼓腹:凸起肚子。这两句大意是:吃饱了饭,凸起肚子,无所思虑,黎明起床,日落归眠。据此诗前半部可知,此句描写的是上古理想社会的生活方式:“仰想东户时,余粮宿中田。~。”在传说中的东户季子时代,民风淳朴,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余粮堆田头,道路不抬遗。一切适于本性,超然物外,无所用心,这是陶渊明所追求的一种理想境界。此名句采用赋的手法去表现淳朴的远古民风,淡泊而传神,自然而疏朗。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戊申岁六月中遇火》
啸傲东轩下,聊复得此生。 晋朝·东晋名人名言

晋·陶渊明《饮酒二十首》其四。啸傲:傲然歌啸。轩:有窗的长廊。得此生:求得人生真意。这两句大意是:面临东轩的秋菊落英傲然歌啸,姑且以此求得此生真意。诗人因厌恶仕途而归隐园田,此条写出诗人清高矿达的情怀,上句写形,下句写意。“啸傲东轩”一语,仪态怏然,神形兼备,勾勒出一个隐逸山水,傲然自得的诗人形象。古人对此诗评价甚高,说其“通篇寓意高远……洗尽古今尘俗气”(李公焕《笺注陶渊明集》隐定斋语)。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饮酒二十首》
夏日长抱饥,寒夜无被眠。

晋·陶渊明《怨诗楚调示庞主簿邓治中》。这两句大意是:家境贫寒之至,以至于夏天终日饥饿,冬夜没有被褥御寒。此诗状写陶渊明归隐后期的尴尬境遇。诗的中八句写道:“炎火屡焚如,螟蜮悠中田。风雨纵横至,收敛不盈廛。~。造夕思鸡鸣,及晨愿乌迁。”此名句以赋的手法,直言饥寒交迫生活的凄楚难耐,如泣如诉,真切感人,常被人用来表现旧社会劳动人民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苦难生活。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怨诗楚调示庞主簿邓治中》
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衰。

南朝·宋·谢灵运《岁暮》。朔风:北风。这两句大意是:明月照在积雪上,闪烁着寒光;强劲的北风怒吼着,声音多么悲凉!“明月照积雪”是传诵的佳句。钟嵘《诗品·总论》评论说:“‘明月照积雪’,讵出经、史!观古今胜语,多非补假,皆由直寻。”意思是:写诗重在写出作者深刻的主观感受,而不贵于用典。谢灵运直写雪夜明月之景,虽未借助于经史,却收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两句可引用以描写数九寒天的风雪夜景。

东晋末年诗人 谢灵运 《岁暮》
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 晋朝·东晋名言

南朝·宋·谢灵运《登池上楼》。园柳变鸣禽:园中的柳树上,鸣叫的禽鸟变换了种类。这两句大意是:池塘边生出了绿茸茸的春草,园中的柳树开始泛青,树上啼叫的鸟儿也与秋冬时不同了。这两句从春草的初生和啼鸟的更换着眼,捕捉到了春天最初的踪迹,不仅概括地描绘出初春景象,而且表达了诗人的新鲜感觉。语言清新质朴,自然天成,不愧为历代备受推崇的名句。可用于表现初春景色。

东晋末年诗人 谢灵运 《登池上楼》
人之有礼,忧鱼之有水矣。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论珍则不可以细疵弃巨美。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 晋朝·东晋名人名言

晋·王羲之《兰亭集序》后人看待今天的人和事,也和我们现在看待过去的人和事一样。

东晋书法家 王羲之 《兰亭集序》
冬不欲极温,夏不欲穷凉。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
不怨秋夕长,常苦夏日短。

南北朝·宋·谢灵运《道路忆山中》夕:夜。诗句实叹夏夜之长。

东晋末年诗人 谢灵运 《道路忆山中》
紫电光牖飞,迅雷终天奔。 晋朝·东晋名言

东晋·曹毗《霖雨诗》。光牖(yǒu有):明亮的窗子。这两句大意是:紫色的闪电飞进明亮的窗子,迅疾的惊雷像在满天奔驰。写闪电如龙蛇飞舞,迅雷如骏马奔腾,赋予自然现象以生命力,显得形象生动。可用来描写电闪雷鸣。

东晋文学家 曹毗 《霖雨诗》
明治病之术者,杜未生之疾。

晋·葛洪《抱朴子·用刑》。|杜:断绝。这两句大意是:深明病理和医术的人,可以杜绝没有发生的疾病。医术高明的医生,深明病理,了解疾病产生的原因,可以在疾病还没暴露出来之前先作预防,不使疾病产生,可用于说明良医不单能治疗疾病,而且能预防疾病;也可用以比喻为政和处世经验丰富的人,可以预防、杜绝事故的发生。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用刑》
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晋·王羲之《兰亭集序》。觞(shāng商):酒杯。本句大意是:身处秀林幽景之中,一杯芳香四溢的醇酒,一句畅怀适意的新诗,都足以把心中的深情表露无遗。永和九年(公元353年),王羲之与诸友同游会稽山阴之兰亭,写下了这脍炙人口的名句。它与上文“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一起,构成了一个纵情山水的艺术境界。此名句写喜悦之情不是浓墨渲染,而是从酒香岚气中流出,语言优美素雅,意境清新别致,体现了六朝人放浪山水,由自然之性灵悟自我之性情的审美情趣,为今天表现山水之乐提供了范例,也可直接引用。

东晋书法家 王羲之 《兰亭集序》
怏然自足,曾不知老之将至。 晋朝·东晋名人名言

晋·王羲之《兰亭集序》。这两句大意是:意惬神旷,陶然自乐,忘记了自己已是垂暮之年。此名句典出《论语·述而》:“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对。子曰:‘汝奚不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描写情感,贵在独抒性灵。~两句正是通过内心的情性表现,写出了超脱自我任情适性的“魏晋风度”与独到的心理感受。可用以表现忘却流年的喜悦之情。

东晋书法家 王羲之 《兰亭集序》
临凝结而能断,操绳墨而无私。

晋·葛洪《抱朴子·行品》。凝结:指难分难解的纠葛。操:掌握。绳墨:本是木工打直线的工具,比喻规矩或法度。这两句大意是:遇到纠葛而能作出决断,掌握法度而能无所偏私。在当今选个提倡法制的时代,人民希望执法者都能到“~”。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行品》
良骏败于拙御,智士踬于暗世。

晋·葛洪《抱朴子·官理》。御(yù预):驾驶车马的人。踬(zhì描):被绊倒。这两句大意是:良马失败于拙劣的驾御者,才智之士羁绊于昏暗的世道。好马须有良御,智士须逢明世。再好的马遇到拙劣的骑手和御手也跑不快;再有才智的人生在暗世也发挥不了自己的才能,不能有所作为。这两句以“良骏败于拙御”作比兴,通晓易明地揭示了“智士踬于暗世”的悲剧。这种以浅比深的说理方法可以借鉴。可用这两句揭示智士不能有所作为的原因,也可用以抒发智士逢暗世而不能有所作为的感叹。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官理》
详交者不失人,泛交者多后悔。 晋朝·东晋名言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过载者沉其舟,欲胜者杀其身。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微旨》
富贵之多罪,不如贫贱之履道。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盖不私其身,处天下以至公也。 晋朝·东晋名人名言东晋著名学者 郭璞
名美而实不副者,必无没世之风。

晋·葛洪《抱朴子·博喻》。副:相称,符合。没世:永久。风:风范。这两句大意是:博得美名而与实际不副的人,必无永久的可以传世的风薄。世界上有许多名不副实的人或物,凭借机遇、势力、欺骗宣传或其他原因,名噪一时,甚或名重一世,但却经不起时间老人的检验,最终必将还其本来面目,这就是历史的辩证法。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博喻》
鸾凤食粒于庭,则受辱于鸡鹜也。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学之广在于不倦,不倦在于固志。 晋朝·东晋名言

见晋·葛洪《抱朴子·崇教》。固志:坚定志向。这两句大意是:学问的广博在于学而不倦,学而不倦在于志向坚定。~二句“严密的逻辑,指出学问的博大精深来源于学而不倦,能作到学而不倦的内因在于目的纯正,志向坚定。苟子《劝学篇》说“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枳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可见学问在于积累,而积累必须有恒心,有志者事竟成。可以这两句说明青年人应树立正确的学习目的和坚定的志向,才能有强大的学习动力,才会作出巨大的成就,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崇教》
云厚者,雨必猛,弓劲者,箭必远。

晋·葛洪《抱朴子·喻蔽》。劲:强劲。这几句大意是:云层密厚的,下的雨一定很猛;硬弓强劲的,射出的箭一定很远。这几句说的虽然是自然现象和物理现象,但其中蕴含的道理却可用于论教和治学,说明博览今古,学贯中西,根基扎实,功底深厚的人,他的见识、成就、学术造诣就会超出一般人。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喻蔽》
金钩玉饵虽珍,不能制九渊之沉鳞。

晋·葛洪《抱朴子·广譬》。饵:钓鱼用的鱼食。九渊:深渊。制:制服,指钧得。沉鳞:沉在水底里的游鱼。这两句大意是:黄金做成鱼钩,白玉当作鱼饵,虽然都租珍贵,却不能钓得沉在渊底的游鱼。天下之物各有所用,只有用得其所,才能发挥它的最大功能,取得最佳的效益;用得不得其所,即使再珍贵,也等于废物。用人也应作如是观。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广譬》
执志不绝群,则不能臻成功铭弘勋。 晋朝·东晋名人名言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养生以不伤为本,积伤至尽则早亡。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位高而器不称者,不免致冠之惑也。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外篇博喻》
仁者为政之脂粉,刑者御世之辔策。 晋朝·东晋名言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妙不可尽之于言,事不可穷之于笔。

晋·郭璞《江赋》。这两句大意是:长江景色的美妙,是语言叙述不尽的;与长江有关的历史事件,是笔墨记录不完的。原文虽然是针对长江的,但也可用来泛指其它事物。例如可供引用形容山川的壮丽、园林的秀美或某次经历的丰富多采,令人难忘等。也可用以说明写诗作文以含蓄隽永、耐人寻味为上,所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而不宜过于直露。

东晋著名学者 郭璞 《江赋》
西施有所恶而不能减其美者,美多也。

晋·葛洪《抱朴子·博喻》。西施:古代著名的美女。恶:丑。这两句大意是:尽管西施也有长得美中不足的地方,但并不减少她的美色,因为她长得美的地方太多了。俗话说“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世上再美好的事物,从不同的角度和视点去观察,也总能找出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白璧微瑕,并不影响整体的美。这两句可供论述瑕不掩瑜的遭理,也可供论述对任何人和事都不能求全责备的道理。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博喻》
小疵不足以损大器,短疾不足以累长才。 晋朝·东晋名人名言

晋·葛洪《抱朴子·博喻》。疵(cī刺):小毛病。本句大意是:不能因为一点儿小毛病就损坏一个大的器物。这句话说明: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世上任何事物都有缺点,不能吹毛求疵,因小失大,看人待事都应这样。可说明事物的相对性及衡量人才的标准。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博喻》
常制不可以待变化,一涂不可以应万方。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金以刚折,水以柔全,山以高陊,谷以卑安。

晋·葛洪《抱朴子·广譬》。以:因为。全:保全。陊(duò堕):坠落。这几句大意是,金属所以易断折,是因为它刚强;水所以能安全,是因为它柔和;高山容易发生山崩而坠落,是因为它高;山谷所以能平安自适,是因为它低。~几句以自然物性为喻,阐述一种哲理,一种社会现象:刚强耿直的人,容易受挫折、遭打击;柔和无争的人,则能够明哲保身。“露头的椽子先烂”,“树大招风”,地位高的头面人物,竞争者多,树敌也多,易受攻击,也容易倒台;地位低下的人,默默无闻,不被人所知,也不为人所重,倒常平安无事。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广譬》
金舟不能凌阳侯之波,玉马不任骋千里之迹。 晋朝·东晋名言

晋·葛洪《抱朴子·用刑》。凌:渡。阳候:古代传说中的波涛之神,此指洪波巨浪。任:胜任。骋:驰骋,奔驰。这两句大意是:金制的船不能横渡洪波巨浪,玉雕的马不能胜任千里驰驱。船的功用在于渡河,马的功用在于奔驰。金舟玉马既贵重又精美,却无渡河之实和驰骋之用,因此徒有“舟”、“马’之名,而无“舟”、“马”之实,只具有可供观赏的工艺品价值而已。~所说明的是成事必须务实的道理,颇有鉴戒意味。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用刑》
虽云色白,匪染弗丽;虽云味甘,匪和弗美。

晋·葛洪《抱朴子·勖学》。匪:非。这几句大意是:丝虽然说很白,不经漂染,不会明丽喜人;美味虽然甘甜,不经调和,不会脍炙人口。此条是葛洪在阐明教学的重要性时所打的比方,其目的在于通过未加工与加工过的东西的物性差别,说明教育和学习的必要性。生丝虽然很有价值,然而只有经过了漂染、加工,才能更加明丽。同理.人虽然是万物灵长,也只有经过学习,接受教育,才能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发挥出更大的人生价值。此条通过具体可感的实物,说明重视教育的道理,手法巧妙,表述生动。这是古人说理文中常用的一种表现手法。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勖学》
坚志者,功名之主也。不惰者,众善之师也。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
官达者,才未必当其位;誊美者,实未必副其名。 晋朝·东晋名人名言

晋·葛洪《抱朴子·博喻》。选:显贵。当(dOng荡):适台。誉美者:被赞誉称美的人。副:符合。这两句大意是官职显贵的人,才能未必就适合他所占据的位置;设赞誉称美的人,他的行为未必与名声相符。古人立身道德讲究“名实相符”,但在封建社会里的十普遍现象是位高才下,名实不符。可用于对这种社会现象的讽刺,也可用以提醒人们对“官达”、“誉美”者要考察其实际表现不可因其地位、名声而轻信。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于·博喻》
千仓万箱,非一耕所得;干天之木,非旬日所长。

晋·葛洪《抱朴子·极言》。一耕:一次耕耘。干天:冲天,耸人云天。木:树。旬日:十日。长(zhǎng掌):生长。这几句大意是:千仓万箱的粮食,不是一次耕耘就能得到的;高人云天的大树,不是十天工夫就能长成的。这几句话是比喻任何事业的成功都不可能一蹴而就,要想得到硕果,就必须不断努力,坚持不懈地下工夫,因为任何事物的发展都必须经过渐变的过程。可用于说明对待学习和事业应持的态度。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极言》
役其所长,则事无废功;避其所短,刚世无弃材。

晋·葛洪《抱朴子·务正》。役(yì忆):驱使,任用。废功:不成功。材:问“才”。这几句大意是:任用人所擅长的本领,事情就没有不成功的;避开人的短处,世上就没有可弃掉的人才。任用人的长处,因为是其所擅长,干起事来得心应手,就易于把事成功。人有短处,如果任用时能避开他的短处,只用他的长处,帮么世上就班有完全没用的人了。这几句用于说明任用人如果能扬长避短,则人人可用;能人尽其用,也就易于把事情办成功。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务正》
用得其长,则才无或弃;偏诘其短,则触物无可。 晋朝·东晋名言

晋·葛洪《抱朴子·博喻》用人如果用他擅长的方面,那么人才就不会被弃之不用;如果片面责难他不擅长的方面,那么所有的人都会觉得不合意。出自《抱朴子·博喻》。诘(jié):追问,责问。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博喻》
劳谦虚己,则附之者众;骄慢倨傲,则去之者多。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必死之病,不下苦口之药;朽烂之材,不受雕镂之饰。

晋·葛洪《抱朴子·博喻》。雕镂(lou漏):雕刻。这几句大意是:对于无法挽救的病人,不必再给他下苦口的药了(以免增加他的痛苦);已经朽烂的木头,不能再雕镂精美的花纹了(没有保存的价值)。良药苦口利于病,是对于可治之病讲的,若病入膏肓,无可挽救,还给病人吃苦口之药,只是徒然增加其痛苦罢了;“朽木不可雕也”(见《论语·公冶长》),雕了也没有美学价值,不能成为传世之作。故以此二句说明办事应实事求是,不能沽名钓誉,图幕虚名,否则只是白费功夫,甚至会带来相反的效果。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博喻》
灵菊植幽崖,擢颖陵寒飙。春露不染色,秋霜不改条。 晋朝·东晋名人名言

晋·袁山松《咏菊》。擢颖:秀拔。陵:同“凌”。飙(biāo标):狂风。这几句大意是:灵异的菊花种于深山,秀拔挺立,蔑视风寒。春天的雨露染不出它的艳色,秋季的霜雪摧不毁它的枝条。菊花是我国的传统名花之一,在我国十大名花的评选中它位居第三。菊花高洁丰丽,傲霜怒放,通过它表现出一种不屈的精神和高尚的人格,深受人们的喜爱。这首诗歌颂菊花挺拔不群,傲寒凌霜的特性。

东晋诗人 袁山松 《咏菊》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晋·陶渊明《归园田居五首》其一。暧(ài爱)暧:昏暗的样子。依依:轻柔的样子。墟(xū虚)里:村落。这几句大意是:远远望去,幽暗的村落依稀可辨,远村上空飘起了轻柔的炊烟,阵阵犬吠从深巷中传出,声声鸡鸣发自桑树的顶端。诗人以平淡质朴的笔触,写出了真实的自然景致:时远时近,时动时静,时形时声,依依稀稀,朦朦胧胧,突出了田园风光恬静闲适的特点。诗句既表现了诗人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志趣,又表现出自然界的勃勃生气,成为自然天成,最为后人乐道的描绘田园风光的名句。《红楼梦》四十八回中林黛玉曾引用这两句诗与王维诗进行比较,并称道其比王诗“淡而现成”。

东晋末期南朝宋初期诗人、文学家、辞赋家、散文家 陶渊明 《归园田居五首》
昏旦变气候,山水含清晖。清晖能娱人,游子憺忘归。东晋末年诗人 谢灵运
不欲极饥而食,食不过饱,不欲极渴而饮,饮不过多。 晋朝·东晋名言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善养生者:食不过饱,饮不过多;冬不极温,夏不极凉。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其取非义之财,不避怨恨,譬若以漏脯救饥、鸩酒解渴。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志坚者,功名之柱也。登山不以艰险而止,则必臻乎峻岭。 晋朝·东晋名人名言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量才而授者,不求功于器外;揆能而受者,不负责于力尽。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锐锋产乎钝石,明火炽乎暗木,贵珠出乎贱蚌,美玉出乎丑璞。

晋·葛洪《抱朴子·博喻》。锐锋:指具有锐利锋刃的刀、剑等。钝石:粗笨的矿石。炽(chi赤):原义是火旺,这里是燃烧意。璞(pú仆):中间藏有美玉的石头。这几句大意是:锐利的刀剑来源于粗钝的矿石,明亮的火光来源于燃烧的暗木,珍贵的明珠出自轻贱的河蚌,华美的宝玉出自丑陋的璞石。自来人人都喜爱锐锋、明火、贵珠、美玉,却每每忘了它们来源于不起眼的钝石、暗木、贱蚌、丑璞。这几句可供论述伟大往往孕育于平凡之中的道理,也可供论述从质朴中可以提炼出精美的道理。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博喻》
以玉为石者,亦将以石为玉矣;以贤为愚者,亦将以愚为贤矣。 晋朝·东晋名言

晋·葛洪《抱朴子·擢才》。这几句大意是:把宝玉当作石头的人,也会把石头当作宝玉;把贤人当作愚人的人,也会把愚人当作贤人。~以前两句比喻后两句,说明一些人知识浅薄,目光短浅,贤愚不分,能把贤人当作愚人,也能把愚人当作贤人。以贤为愚会埋没人才,以愚为贤又会重用蠢才,这对国家对事业都是极其危险的。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擢才》
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

晋·王羲之《兰亭集序》。品类,指世间万物。游目:随意流览。骋怀:驰骋怀抱。极:尽。这几句大意是:翘首远眺,浩浩苍穹,辽阔深邃;纵目大地,万紫千红,气象壮观,使人眼观美景,心驰神往,顿觉世间欢乐穷尽此中。这几句表现观照自然领悟真谛的喜悦心情。通过“仰”、“俯”、“游”、“骋”一系列动作化的描绘,既写出视野的广阔,自然的丰赡,又写出感受自然的惬意。文句从大处落笔,往细处体验,表现了“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形诸物咏”的审美特征。写作时可引用以表现观赏自然所引发的由衷感叹。

东晋书法家 王羲之 《兰亭集序》
若平直相似,状如算子,上下方整,前后平齐,便不是书法,但得其点画耳。

晋·王羲之《题卫夫人》。算子·算盘子。这几句大意是:(创作书法)如果平直相似,样子像算盘子,上下方方整整,前后平齐划一,便称不得节法艺术,只不过是得到一些字的点画罢了。书法是一门艺术。书法的形态结构与人的生理、心理结构有一种“同形同构”的关系。一点失当,一画败笔,都会破坏整体的艺术美,如明人陶宗仪形象比喻的那样:“一点失所,若美女之眇一目;一画失所,如壮士之折一肱”。所以王羲之强调书法家进行创作前,要“先乾所墨,凝神静思,预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动,令筋脉相似,意在笔前,然后做字。”若呆板无变,整齐划一,千字同面,状如算子,了无生气与性灵,便称不得书法,不过是排列整齐的一行行点点、画画罢了。~不愧为书圣的经验之谈,学书者当以之为戒。

东晋书法家 王羲之 《题卫夫人<笔阵图>》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道乖者不以咫尺为近。故有跋涉而游集,亦或密迩而不接。 晋朝·东晋名人名言

晋·葛洪《抱朴子·博喻》志向投合的人不认为山海的阻隔遥远,意见不合的人不认为咫尺的距离很近。所以有的人跋山涉水从各处来相聚,也有的人就在眼前却不相交往。

东晋医学家,道教学者,炼丹家 葛洪 《抱朴子·博喻》

经典语录

名人名言

老办法 Copyright (C) 2009-2012 www.laoban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20139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