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名言警句 历史

宋朝名人名言

宋朝历史:(960~1279年)是中国历史上承五代十国、下启元朝的时代,分为北宋和南宋。960年,后周大将赵匡胤黄袍加身,建立宋朝。真宗、仁宗时期步入了盛世,北宋初期加强了中央集权,解决了藩镇割据问题。中期出现了社会危机,经过王安石变法得以缓解。1127年靖康之变,北宋灭亡。宋高宗赵构南迁建立了南宋。南宋后期,抗蒙战争连年,到1276年,元朝军队占领临安,1279年,8岁的小皇帝赵昺被大臣陆秀夫背著跳海而死,南宋残余势力被元朝消灭。两宋时期民族融合和商品经济空前发展,对外交流频繁,文化艺术发展迅速,是中国历史上的黄金时期。

宋朝名人名言

德才兼备。 宋朝名言

宋·许月卿《先天集·人邑道中三首》:“天涵地育王公旦,德备才全范仲淹。”德:品德;才:才能;备:具备。既有好的思想品质,又有工作的才干和能力。

宋代文人 许月卿 《先天集·人邑道中三首》
曹衣出水。

宋·郭若虚《图画见闻志》。曹:指北齐画家曹仲达。这句大意是:曹仲达所画的人物,衣服紧贴在身上,宛如刚从水中出来似的。~代表一种笔法稠叠的人物画的艺术风格,和吴道子的人物画人称“吴带当风“迥然不同。

宋代书画鉴赏家 郭若虚 《图画见闻志》
开卷有益。

宋·王辟之《渑水燕谈录》。益:增益。本句大意是:只要翻开书本就会有所增益。~是人们劝学的常用名句。它肯定读书的重要作用,引导并鼓励人们认真读书学习,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一直被人奉为绝对真理。进入当代,此句虽仍活在日常口语中,但大多使用者都认为,在各种信息充斥的今天。开卷未必一定有益.读书应该有选择,不健康的书不读.对组成自己知识结构无用的书不读。这是对~的一种修正与发展。

宋代文人 王辟之 《渑水燕谈录》
至言不繁。 宋朝名人名言

宋·苏轼《与孙运勾书》。至言:至理名言。本句大意是:最正确的道理,最精辟的话语,不多而意明。话不在多,而在意明理明,至理名言多言简而意赅。本句可用于强调语言要精要,也可用于称赞精辟简要的语言。

北宋文学家 苏轼 《与孙运勾书》
语贵含蓄。南宋文学家 姜夔
天不容伪。

宋·苏轼《潮州韩文公庙碑》虚伪的言行,天道不容。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潮州韩文公庙碑》
礼即理也。 宋朝名言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贵贱无常。南宋文人 王懋
妒前无亲。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 司马光
诚者无妄。 宋朝名人名言宋代教育家 程颢、程颐
吴带当风。

宋·郭若虚《图画见闻志》。吴:指唐代著名画家吴道子。本句大意是,吴道子画中的人物,衣带有当风飘举之势。吴道子,唐代画家,曾从王维、贺知章学习书法,绘画远祖张僧繇,近学张孝师。所画人物、神鬼、鸟兽、台阁都冠绝一时,后人奉为“画圣”。他“落笔雄劲”,“敷粉简淡”,变化丰富,发展了线描的艺术方法,笔势圆转,所画人物的衣带有当风飘举之势,极富运动感和节奏感,为人称道。“~”和“曹衣出水”代表古代两种不同的人物画的风格,常常被人称引。

宋代书画鉴赏家 郭若虚 《图画见闻志》
人微言轻。

见宋·苏轼《上文侍中论强盗赏钱书》。本句太意是:地位低下的人,言论主张常常不被重视。此名句一针见血地指出在等级社会中,人所起的作用与其所处的地位成正比。地位越高,说话越起作用,甚至奉为金口玉言,金科玉律;地位低下的人即使有真知灼见,也往往不被承认。《后汉书·孟尝传》“身轻言微”与~意同。现多用作自谦之词.表示自己地位低,说话没分量.也可用以反映一种不正常的待人态度。

北宋文学家 苏轼 《上文侍中论强盗赏钱书》
小人无朋。 宋朝名言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朋党论》
人定兮胜天。

宋·刘过《襄阳歌》。本句大意是:人要与自然作斗争,而且一定可以征服自然。在中国哲学史上有思孟学派的“天人合一“的唯心主义观点与荀况的“天人相分”的唯物主义观点之争。荀子反对“天命”说,并且提出了“戡天”即征服自然的光辉思想。他说:与其尊崇天的伟大而思慕它,不如把天作为物质看待来制服它。刘过说的~即荀子的人定胜天的思想。“人定胜天”的思想已成为人类与自然作斗争,勇于改造自然,征服自然,为人类造福的强大的精抻武器。

南宋文学家 刘过 《襄阳歌》
心正则笔正。

宋·苏轼《书唐氏六家书后》。心正:指人的思想、品行端正。笔正:指书法纯正。本句大意是:只有思想、品行端正,下笔写字才会书法纯正。“~”本是唐代大书法家柳公权回答穆宗问他为什么善于用笔对说的话,意思是思想纯正,没有邪念,写字就会写得纯正,合乎章法。其实“心正”与“笔正’之间并没有必然的直接联系,但一个人的才识、学问甚至性格、品格等修养,往往能通过书法体现出来。如风流倜傥的人,字也多半写得潇洒飘逸;忠厚淳朴的人,字也大都写得朴实无华。作者云“~”,无非是强调作人要注意思想品德的修养,这是至今我们都应该认真借鉴的。这句可供论述书法艺术中个人品质修养的重要性。

北宋文学家 苏轼 《书唐氏六家书后》
用财如粪土。 宋朝名人名言

宋·苏轼《方山子传》。本句大意是:把金钱视为粪土一样,随意挥霍。~与“挥金如土”义略同。可用来形容不看重金钱的人,也可用来批评挥霍浪费的行为。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方山子传》
草嫩鹿添茸。

宋·赵师秀《翠岩寺》。茸(róng荣):鹿茸,带细毛的初生的鹿角。本句大意是:小鹿吃着鲜嫩的青草,长出了带茸毛的嫩角。食嫩草,添鹿茸,表现了小鹿的生长规律,透出一股清新之气,有很强的感染力。

南宋诗人 赵师秀 《翠岩寺》
林空鹿饮溪。

宋·梅尧臣《鲁山山行》。本句大意是:霜落叶凋,林间空疏,只见鹿在饮着溪水。这句既点时又写景。正因叶落林空,视野开阔,才能看到鹿在饮水;而“鹿饮溪”又多么闲适,多么自在!由鹿之自在,又表现出诗人山行之自在,正因四野无声,“鹿饮溪”才未受到任何惊扰,诗人步履之轻微、心情之闲静可见。诗句以平淡之语状难写之景,新颖自然;又能情与景惬,“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这种自然巧妙的笔法,值得仔细体味。

北宋诗人 梅尧臣 《鲁山山行》
学者当务实。 宋朝名言宋代理学家 杨时
心安病自除。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人以巧胜天。林逋,被后人称为和靖先生,北宋隐逸诗人 林和靖
穷当志益坚。 宋朝名人名言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妙语益难忘。北宋诗人、词人、书法家 黄庭坚
寡欲心自清。宋代教育家 程颢
读书要玩味。 宋朝名言

宋·程颢《遗书》。本句大意是:读书要反复咀嚼体味。此条阐明读书的方法。认为只“读”而不“品”(玩味),便不可能理解书中要义。可见读书最忌一目十行,不求甚解。~是中国传统的读书方法之一,至今仍可惜鉴。

宋代教育家 程颢 《遗书》
临大事而不乱。

宋·苏轼《策略第四》。本句大意是:面临大事而不慌乱。当大事来临的时候,不惊慌失措,无所适从,而是镇定沉着,举措得当,应付自如。这里显示的不但是胆量、毅力,也需要经验和才干。多用于说明或赞扬从容不迫的处事态度。

北宋文学家 苏轼 《策略第四》
功难成而易毁。

宋·欧阳修《尚书工部郎中充天章阁特制许公墓志铭》。本句大意是:任何事业都是成功难·毁坏易。此句指出事业成毁的难易关系。为什么难成而易毁呢?比如一棵大树,要数十年或上百年才能长成,而一柄斧、一把火刚在几小时内就能使之毁灭;千里长堤,需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筑成,而一个蚁穴则可“使之全部崩溃。可“此句说明事业难成易败,劝人勤奋谨慎。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尚书工部郎中充天章阁特制许公墓志铭》
传神之难在目。 宋朝名人名言

宋·苏轼《传神记》。传神:准确地传达出人的精神状态。本句大意是:最难画的是最能传神的人物的眼睛。东晋画家顾恺之曾说:“传形写影,都在阿睹中”。“阿睹”即眼睛。现在人们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人的各种感情和精神状态,往往能通过眼神表达出来。因此画人的形体、面貌、姿势、动作并不难,最难画的,是人的传达感情、神态的眼睛。这句可供说明在绘画中最难准确地画出的是人物的眼神。

北宋文学家 苏轼 《传神记》
口有蜜腹有剑。

宋·司马光《资治通鉴·唐纪·玄宗天宝元年》。本句大意是:口头上温和亲近得像蜜一样甜,内心里却刁钻歹毒得像剑一样利。这两句是唐人对奸相李林甫的形象概括。《资治通鉴·唐纪》载:“李林甫为相,凡才望功业出已右及为上所厚、势位将逼己者,必百计击之,尤忌文学之士。或阳与之善,啖以甘言而阴陷之。世谓李林甫~。”嘴巴像蜂蜜样甜,心计像利剑样狠,多么形象地刻画出阴谋家阴险奸诈的嘴脸。从此“口蜜腹剑”成了形容阴谋家和嘴甜心毒之辈的专门用语,长用不衰。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 司马光 《资治通鉴·唐纪·玄宗天宝元年》
功成名遂身退。

宋·苏轼《志林》五。名遂:达到了扬名的愿望。本句大意是:大功告成,达到了扬名的愿望,然后引退。这里表达了旧社会一些知识分子建功立业的政治理想和淡泊为怀的处世态度。今天可用来表选希望建功立业,然后引退的思想。这句有时也可写成“功成身退”,其思想性更高些。

北宋文学家 苏轼 《志林》
志者诗之本也。 宋朝名言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知己肝胆相照。南宋民族英雄 文天祥
以天下为己任。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新五代史》
学能变化气质。 宋朝名人名言南宋哲学家 陆九渊
危莫危于任疑。

宋·张商英(世上的)危险没有比任用自己怀疑的人更危险的了。

北宋大臣 张商英
神莫神于至诚。

宋·张商英《素书》没有比完美的真诚更神圣的了。

北宋大臣 张商英 《素书》
去不仁则仁存。 宋朝名言宋代教育家 程颢、程颐
百学须先立志。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文起八代之衰。

见宋·苏轼《潮洲韩文公庙碑》。八代:指东汉、魏、晋、宋、齐、梁、陈、隋。本句大意是:韩愈的文章使古文从八代骈偶绮靡的衰颓文风中振兴崛起。韩愈是唐代古文运动领袖。他针对六朝以来社会上长期广泛流行的骈俪文体及形式主义文风,大力倡导形式与内容统一、适于表达思想感情的单句散行的散文。这一运动取得丁巨大的成功,改变了几百年来骈文几乎独霸文坛的局面,开拓了文章写作的新道路,无论在当时还是对后世,都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所以苏轼称赞他的文章是~。此句和清人刘熙载说韩愈“文集八代之成”(《艺概·文概》),都是对韩文的高度评价。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潮洲韩文公庙碑》
善之端而止之也。 宋朝名人名言

宋·王安石《礼乐论》。迁怒:指把怒气转移到别人身上。隶者己:指在自己身上寻找原因。诸,之于。贰(èr二)过;同样的错误犯第二次。端:开头。这几句大意是:不转移怒气,就要在自己身上寻找原音;不犯同样的错误,就要在错误开始的时候就制止它。“不迁怒,不贰过”本是孔子赞扬颜回的话,认为这是~种难得的修养,王安石在这里进一步作了阐发。他认为,要做到“不迁怒”,就要勇于反躬自省,在自已身上寻找致怒的原因;要做到“不贰过”,就要将错误克服在发端之时。前者要求人们善于自我检查,后者要求人们勇于及时改过,可引以自勉,,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 王安石 《礼乐论》
躁则妄,惰则废。

宋·苏轼《凤鸣驿记》。躁:急躁。妄;妄为。废:荒怠。这两句大意是:急躁了便容易轻举妄动,懒惰了学业事业都会荒废。苏轼在‘凤鸣驿记》一文中说:“~。既妄且废,则天下之所以不治者,常出于此”。可见此二句意在教诲人们应戒骄戒躁,刻苦勤奋。韩愈《进学解》有“业精于勤,荒于嬉”的名言,古谚有“一生之计在于勤”的训喻,均可作此二句的注解。~二句点出青年人易犯的两种毛病,言筒意赅,可用作座右铭。

北宋文学家 苏轼 《凤鸣驿记》
忍小忿而就大谋。

宋·苏轼《留侯论》。小忿:小小的忿恨。就:成功。大谋:远大的谋划。本句大意是:忍耐小的忿恨,成就远大的谋划。《论语·卫灵公》曰:“小不忍则乱大谋。”事有大小之分,两者相比,当然应舍小而就大。若在小问题上不忍耐,不克制,有一点小小的忿恨就斤斤计较,势必耽误大事。本句多用于说明在小事上应该忍耐,以取得大事的成功。

北宋文学家 苏轼 《留侯论》
急流中能勇退耳。 宋朝名言

宋·张耒《书钱宣靖遗事后》。急流:水势急速的河流。勇:果敢。本句大意是:在急流中要能果断地后退。水势急速,艰险倍增,遇此险境时,要果断地从急流中退出来。旧社会宦海风波险恶多变,官愈大,危险也愈大,做官的人在仕途得意时,就要果断地及时辞官引退,既光荣体面,又免遭不测。本句只有喻体,而无主体,但喻意亦很明晰。多用于喻指要认清形势,果断退身。

北宋文学家 张耒 《书钱宣靖遗事后》
论必作,作必成。

宋·苏轼《荐诚禅院五百罗汉记》。论:议论。作:做。这两句大意是:议论了就一定要去做,做了就一定要努力做成功。议论了就要去做,不可只尚空谈,议而不行;做了就要努力做成,不可三心二意,半途而废。这两句可用以表示不可尚空谈,而要作实事。

北宋文学家 苏轼 《荐诚禅院五百罗汉记》
思其始而围其终。

宋·苏轼《思治论》。思:设想。图:盘算。本句大意是:办事之前应设想一下怎样开始,再盘算一下怎样结束。办任何事前,都应有一个全局的打算,有一个通盘的考虑。要合理地安排力量,考虑好怎样升头,怎样进行,怎样结束。只有这样.才能妥替地把事情办好。现在许多人办事只思其始。不图其终只看眼前,不计后果;胸中无全局,干到哪里算哪里,其结果必难把事情办好。以此句说明办事应作通盘安排,十分恰切。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思治论》
丹青难写是精神。 宋朝名人名言

宋·王安石《读史》。丹青:原是两种颜色,后来用指绘画。精神:指事物的精神实质。本句大意是;绘画所难表现的是对象内在的精神实质。王安石在《读史》诗中批判一些俗懦把历史上的糟粕当精华来传播,并以~来比喻“糟粕所传非粹美”,认为史籍的记载有时也并不反映历史的真实面貌。现在引用~时多抛开其原有的比喻义,直接理解为用颜料描绘各种对象,要想作到外部形体非常相似并不难,难就难在能传达出人、景、物的精神气韵,作到栩栩如生,跃然纸上。这必须具备较高的艺术造诣才行。这句可供论述绘画“神似”的困难时引用。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 王安石 《读史》
子美集开诗世界。

宋·王禹偁《日长简仲威》。子美:唐代诗人杜甫字子美。本句大意是:杜甫的诗集向人们展开了一个诗的世界。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的诗歌不仅题材广泛,内容丰富,就像一幅辉煌的历史画卷,从各个方面展现了唐代安史之乱前后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而且在形式上众体兼备,无所不长。至于表现手法、艺术风格更是多种多样。所以一部杜集,就是一座诗歌的艺术宝库,王禹偁用“诗世界”来概括它,是并不过分的。这个名句可供评价杜诗时引用。

北宋诗人 王禹偁 《日长简仲威》
三分诗,七分读。

宋·周密《齐东野语》。这句话所在的原文大意是:有一个人仰慕苏东坡的大名,拿了自己的诗朗读给苏东坡听。读完之后问苏东坡他的诗能得几分,苏东坡说可得十分,这个人非常高兴。接着苏东坡幽默含蓄地说:“~”,意谓诗作本身并不佳,只能得三分,而朗读得很精彩,可得七分.揭了那个人的底。后世引用这句话时,大多抛开它的原意,而用来强调朗诵的重要性。因为在诗歌欣赏的整个审美过程中,朗诵是很关键的一环。朗诵得体,可以使本来很平常的诗增色不少。还可供引用说明要想真正领略一首诗的内容和艺术价值,必须反复朗读,用心体味。

南宋词人 周密 《齐东野语》
多病题诗无好句。 宋朝名言

宋·陈与义《定风波》[九日登临]。题诗:作诗。好句:指感情欢愉的句子。本句大意是:多病的人写出诗来,自然没有轻松欢快的句子。这句虽是作者自言其身的,但也带有很大的普遍性。可供说明作者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对作品的影响。

宋代诗人 陈与义 《定风波》
诗家气象贵雄浑。

宋·戴复古《论诗十绝》其三。诗家:指诗人的作品。气象:景象。雄浑:雄健浑厚。本句大意是:诗歌中的景象以雄浑为贵(不可过于雕琢或朴拙)。戴复古的这首诗全文是:“曾向吟边问古人,~。雕锼太过伤于巧,朴拙惟宜怕近村”。作者认为,诗歌的语言如果过于雕琢就伤于虚浮,如果过于质朴就近于村俗,而雄健浑厚则是最好的境界.这是作者对诗歌辞采的要求,这种文学主张可以借鉴。

南宋诗人 戴复古 《论诗十绝》
言有尽而意无穷。

宋·严羽《沧浪诗话·诗辩》。本句大意是:语言完了而意味却无穷无尽。作者在这里强调的是一种含蓄的诗境,言虽尽而寓意无穷,耐人思索,耐人寻味。刘勰《文心雕龙》所谓“情在词外”,所谓“物色(风物景色)尽而情有余”,“辞已尽而势有余”,指的就是这种含蓄的美。无论写诗作文,都应追求一种深度和厚度,避免因过于直露而流于浅薄。

南宋诗论家、诗人 严羽 《沧浪诗话·诗辩》
诗出于民之情性。 宋朝名人名言

宋·欧阳修《定风雅颂解》。情性:指真实的思想感情。本句大意是:诗歌出自于人们的真情实感。本名句可供引用说明不仅诗歌,时且所有的文学作品,都包含着作者的某种思想感情;或用于说明任何文学作品,都是作者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都能从中看出作者的思想和性格。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定风雅颂解》
蹉跎莫谴韶光老。

宋·朱熹《四时读书乐》。蹉黠:虚度光阴。韶光:指人的青春。本句大意是:切不可虚度光阴,让美好的青春白白地老去。~言简意赅,蕴吉丰富,一句话写出了对时间的急迫感,对青春虚度的痛惜情,有感叹,有告诫,也有警示,可以视为劝学惜时的格言。

南宋哲学家、教育家、诗人 朱熹 《四时读书乐》
百丈竿头须进步。

宋·释道原《景德传灯录》卷十。百丈竿头:佛教语,比喻修行到极高的境界。本句大意是:即使一个人修行到了极高的境界,也还需继续修行,因为前边有更高的境界等待你去攀登。此句出自佛教徒的对话录。佛教徒以“百尺竿头”为象征,比喻一种较高的境界。然而达到这种境界并不能使人满足,正像“招贤大师”所云:“百丈竿头不动人,虽然得入未为真;~,十方世界是全身。”百丈竿头仍不断进步,才可能到达“十方世界”的最高境界。后世人借用其意引而申之,用来阐明人不可骄墩自满,固步自封,敦促人不断进取,积极努力。学习也是这个道理,学无止境就是这个意思。由于其生动、含蓄、富有形象性,历代久传不衰,演为成语,家喻户诵。今人常用作“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北宋禅师 释道原 《景德传灯录》
教化可以美风俗。 宋朝名言

宋·王安石《明州慈溪县学记》。本句大意是:道德教化可以使风俗更为淳厚朴实。教化的目的,是使人知书达礼,净化道德,使人有上进心,同情心。人人都接受了教化,则人人都能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具有高尚的道德品质,那么,社会风尚岂不更为淳朴?良好的社会风俗,又鼓励人们去学习、去追求更高尚的品德、情操。可以此说明教化与风俗的关系。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 王安石 《明州慈溪县学记》
服人以诚不以言。

宋·苏轼《拟进士对御试策》。本句大意是:要用诚意来使人心服,不要用空话来使人佩服。该名句说明一条做人为师的道理。作者在“诚”与“言”两个范畴中选择了前者,告诉人们要使人服气,关键在于诚心,夸夸其谈不行。光说空话是难以服人的,以诚相待才能使人心悦诚服。这种做人的格言,在现代社会的交际中也仍有现实意义。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拟进士对御试策》
忍小忿而存大信。

宋·司马光《资治通鉴·唐纪八》。小忿:小的忿怒。大信:大的信用。本句大意是:忍住个人小的忿怒,而坚持法律大的信用。李世民当了皇帝,听说应选入官的人很多是假冒上代的余荫,便下令让这些冒牌货自首,否则一经查出就要杀掉。后来果然查出一个假冒者,李世民要杀他。大理少卿戴胄犯颜直谏说:根据法律,这样的人应当充军。李世民说:我说过这种人要杀头,你却要按法律,不是叫我失信于民吗?戴胄说:诏书出于一时的喜怒,而法律则是向天下人昭示最大信用的,陛下应忍了小的忿怒,而根据法律来判决,坚持大的信用。戴胄不怕杀头丢乌纱,敢于犯颜执法,精神可嘉,值得效法。他认为当权者应该“忍小忿而存大信”,即摒弃个人好恶而维护法律的尊严,不以权代法,不以人治代往治,的确是高明之见。这一原则,后人也当坚持。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 司马光 《资治通鉴·唐纪八》
善用兵者以形固。 宋朝名人名言

宋·苏洵《心术》。本句大意是:善于指挥打仗的将领,知道凭借各种形势来巩固自己。作者认为,善用兵者要使自己的军队无所顾忌而有所仗恃。无所顾忌,置生死于度外,可以奋力杀敌;有所仗恃,知道我军必然不尝失利,就可冲锋陷阵,勇往直前。懂得利用形势巩固自己,就有旺盛的士气和战斗力,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北宋散文家 苏洵 《心术》
明于大而暗于小。

宋·苏洵《高祖》。本句大意是:着眼干大处,而不计较小处。管理属家或较大范围内的事务。要着眼于大处,善于抓有关全局的事,才能总揽全局;切不可斤斤计较小处,抓住细枝束节,把自己的眼光和精力囿于小事,从而失去对全局的控恻。否则就会犯大错误,而影响全局。这句话说明领导人要有远大的目光,要善于抓大事。

北宋散文家 苏洵 《高祖》
位卑未敢忘忧国。

宋·陆游《病起抒怀》。位卑:指职位低下。本句大意是:地位低下仍不肯忘记忧心国事。这是陆游五十二岁时写的诗句。当时作者在范成大幕府当参议官,是个地位不高的闲职所以自称“位卑”。这首诗写他久病初愈,“病骨支离”,刚能起床就忧念国事,深更半夜还在挑灯细读诸葛亮的《出师表》,其忧念国事之心,由此可见。~确是老诗人心灵的写照,今天抒写忧国情怀仍可沿用。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病起抒怀》
人间何处不巉岩。 宋朝名言

宋·苏轼《慧湖峡阻风》。巉(chān蝉)岩:险峻的岩壁,此处比喻世路的崎岖困难。本句大意是:在人生的道路上,哪里没有艰难和险阻?人生是曲折坎坷的,任何人都不会一帆风顺,在任何地方都可能遇到艰难险阻。但人毕竟是要生活下去的,不能因前进道路上的难险而退缩。本句抒发了作者人生坎坷的感慨,又暗寓着一种克服困难,不畏艰险的达观而又顽强的精神。可用于表现人生的不平,又可以表达不畏艰险,不怕困难的人生态度。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慧湖峡阻风》
万点飞花愁似雨。

宋·杨炎正《蝶恋花》[万点飞花]。本句大意是:千万点落花飞舞,愁绪像绵绵细雨。这是这首词的起句,上阙是:“~。峭杀轻寒,不会留春住。满地乱红风扫聚,只教燕子衔将去。”这几句写的是残春景象,抒发了作者的惜春情绪。此时,他正“独倚阑干闲自觑”,面对“满地乱红”,为留春不住而满心惆怅。这种春愁,轻轻地,淡淡地,却又萤绕心扉,抹不去,驱不散,就像那绵绵春雨,轻柔,迷蒙,却又洒遍人间,连绵不断。以“雨”来比喻士大夫、文人惜春伤春的闲愁,确切而形象。同是面对“万点飞花”的景象,秦观说“愁如海”,杨炎正说“愁似雨”,一字之差,愁的分量、内涵自有明显的差别。比喻贵在精当,由此可见。

南宋词人 杨炎正 《蝶恋花》
剔尽寒灯梦不成。

宋·朱淑真《减字木兰花》[独行独坐]。本句大意是:在凄冷的寒夜,把灯芯都剔尽了,依然无法入睡,因而连梦也无法作成。由于孤独寂寞,心事重重,所以抒情主人公白日黯然神伤,夜晚也无从入眠。唐代白居易《长恨歌》有“孤灯挑尽未成眠”的句子,与此句意思相近。可用来表现孤独的生活处境,或表现内心的难以平静。

宋代女诗人 朱淑真 《减字木兰花》
秋雨晴时泪不晴。 宋朝名人名言

宋·苏轼《南乡平》[回首乱山横]。本句大意是:秋雨晴的时候,眼泪还在流。这首词写送别友人后的忧伤。下阕是:“归路晚风清,一枕初寒梦不成。争夜残灯斜照处,荧荧,~。”作者在一个秋风秋雨的日子送别,自然愁苦倍增。入晚,秋雨已停,寒气沁人,作者面对一盏昏黄的孤灯,为思念友人而辗转难眠,泪湿衾枕,~用的是反衬笔法,既反映了秋雨未晴时作者已为惜别而热泪流淌,更写出了秋雨已止而作者别泪未停。这种反衬手法,更充分地展示了词人的愁苦情怀,表现了他对朋友的一往情深。

北宋文学家 苏轼 《南乡平》
惜别伤离方寸乱。

宋·李清照《蝶恋花》[泪湿罗衣]。方寸:指心。“方寸乱”即心绪乱。本句大意是:离别的伤感,使我的心乱极了。公元一一二一年,李清照由青州赴莱州丈夫任所,途经昌乐县时,在旅舍中写了这首词,寄给青州的姊妹们。作者回忆临行前姊妹们给她设宴饯行的情景。当时由于伤离惜别,心乱如麻,思绪茫然,筵席上酒盏的深浅,现在已经记不得了。在李清照之前,李煜《相见欢》词有“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之说;柳永《雨霖铃》词有“都门帐饮无绪”之句。李清照在这里化用了前人词句的意境,用更通俗、更形象的语言抒写离别时的紊乱心绪,表现力很强。写离愁时可以引用。

宋代女词人 李清照 《蝶恋花》
别语缠绵不成句。

宋·黄大临《青玉案》[千峰百嶂]。本句大意是:分别时候的话语缠绵悱恻,说不成句。黄大临是北宋著名作家黄庭坚之兄,这首词是黄庭坚编管宜州(今广西宜山县)时的送别之作。所谓“编管”,是指削去官职,贬逐到边远地区,类似于当今的流放、管制。这是一次特殊的送别,所以弟兄两人情绪特别消沉,离肠寸断,心烦意乱,以至~。状写离别情景时可以化用。

宋代词人 黄大临 《青玉案》
多情却被无情恼。 宋朝名言

宋·苏轼《蝶恋花》[花褪残红],本句大意是:多情人却被无情人惹起了烦恼。原词写一个行人路过一户“绿水人家”时产生的感情波澜。词的下阕是:“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淅悄,~。”原来,这家的姑娘正在墙里荡秋千,银铃似的笑声飞出墙外。这笑声吸引了墙外的行人,他驻足聆听,想象着“墙里佳人”的姿容体态,爱慕之情顿生,但“墙里佳人”却并不知晓.不久佳人归去,“笑渐不闻”,多情的“墙外行人”由此平添了许多烦恼。现在可用来写单相思者的心情,也可扩大来表现一种一厢情愿、无可奈何的心态。

北宋文学家 苏轼 《蝶恋花》
骨朽人间骂未销。

宋·刘子翚《汴京纪事》。本可大意是其人尽管已经死去,骨头早巳腐烂.但是人间唾骂之声依然不绝。原诗是写北宋末期的太傅王黼(fǔ府)、太师蔡京等奸佞误国,招致北宋覆亡,人虽已死,却留下人人痛骂的恶名。可用来形容罪恶昭著的人。

宋代理学家 刘子翚 《汴京纪事》
悬羊头,卖狗肉。

宋·普济《五灯会元》卷十六。这两句大意是:门口挂着羊头,店里卖的却是狗肉。~和“悬牛首,卖马哺”一样,都是比喻名实不符,明里一套,暗中又是一套,用好的东西装潢门面,实际干的却是坏勾当。可用~这一俗语揭露敌人的伪装和欺骗行为,也可用来批评某些人说一套,作一套,用美好的物品作幌子来推销低劣的货色。

宋代诗人 普济 《五灯会元》
广其学而坚其守。 宋朝名人名言

宋·欧阳修《进曾巩秀才序》守:操守。本句大意是:学问应尽可能地渊博.操守应坚持不变。中国古代的文人学子最重视的有两条:学识和品德。学识浅薄,则为同僚所轻;品德低下,则为士人所不齿。此二句以精练的语言,将文人学子所崇尚的目标概括出来。作者殷切地希望曾巩要尽可能地扩大自己的知识面,丰富自己的学识,“日异其括,岁增其智”(见臭兢《虚观政要·规谏太子》),成为一个真正的学者;作者还希望曾巩要有崇高的理想,坚贞的操守,如孟子所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膝文公下》),成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人。客观地说,道德文章,今天仍是评价一个学子的重要标准。故以此二句作为对亲朋好友的赠言或希望,均十分恰切。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进曾巩秀才序》
涅于浑浊而不缁。

宋·苏辙《冯京加恩制》。涅(nie聂):染。不缁(zi姿):指染不黑,比喻品格高洁,不受外界污染。本句大意是:虽身处浑浊的环境而不受其影响,仍保持高尚的节操。可用来形容“出淤泥而不染”,在污浊的环境中仍然坚持高风亮节的人。

北宋文学家 苏辙 《冯京加恩制》
辞穷理屈而妄说。

宋·欧阳修《再乞诘问蒋之奇言事札子》。穷:尽。理屈:理亏。妄说:无根据地胡言乱语,本句大意是:理由站不住脚,被对方驳斥得无话可说,便索性毫无根据地胡言乱语起来。后人以“理屈辞穷”为成语,用来形容争论问题时讲不出道理,讲的理由又站不住脚,最后终于无话可说。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再乞诘问蒋之奇言事札子》
尘满面·鬓如霜。 宋朝名言

宋·苏轼《江城子》[十年生死]这两句大意是:人已渐老,尘土满面,鬓发斑白,显得憔悴不堪。原词中是写作者悼念亡妻,慨叹自己人已渐老,功名不就,憔悴潦倒。可用来描写自己或他人衰老而憔悴的样子。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江城子》
泪洗残妆无一半。

宋·朱淑真《减字木兰花》[独行独坐]。本句大意是:哭得非常伤心,脸上的脂粉大多已被泪水冲洗掉了。原词中是表现作者自己孤寂伤情的情态,可用来描写女子啼哭时伤心的样子。

宋代女诗人 朱淑真 《减字木兰花》
小鱼出水圆纹见。

宋·陆游《龟堂晚兴》。本句大意是:一尾小鱼倏然跃出水面,圆圆的水纹在水面扩散。小小的鱼儿,轻轻地跳跃;细细的波纹,圆圆地扩散。一句七字,绘出了一幅小巧清丽的景观,而诗人的闲适亦可想见。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龟堂晚兴》
秋蛩永夜绕床鸣。 宋朝名人名言

宋·杜安世《浪淘沙》[后约无凭]。蛩:蟋蟀。永夜:长夜。本句大意是:秋天的蟋蟀,在漫漫长夜里一直绕床而鸣。蟋蟀的鸣声纤细、单调而反复不止。入秋之后,夜越来越凉,蟋蟀也由户外移至室内,鸣声不止,扰人睡眠。这里的蟋蟀更是“永夜”“绕床’而鸣,则床上的主人展转反侧,永夜无眠可知。诗句不写人而人自见,这种托物见情的写作方法,可资借鉴。

宋代文人 杜安世 《浪淘沙》
悠悠小蝶飞豆花。

宋·张耒《海州道中》。本句大意是:小小蝶儿悠然自得地飞舞在豆花之上。诗人很善于察物摄象。在春天的丽日之下,豆花竞开,田野之上是绿的海洋,花的波浪。一只小小的蝴蝶在花间徜徉,它时而飞舞而起,时而逗留花丛,“悠悠”二字极为传神,既写出了蝶的轻盈,又写出了蝶的闲适。可用于描绘自由自在的春蝶。

北宋文学家 张耒 《海州道中》
帘风不动蝶交飞。

宋·田为《南柯子》[团玉梅梢重]。本句大意是:帘儿低垂着,外边一丝风也没有,彩蝶双双起舞,相依相伴,四周悄然无声。这里静景与动景相互映衬,以外部环境表现人物的心境。“帘风不动”意味着主人与外界的隔绝,“蝶交飞”又反衬出主人的孤独无依。悄然的静景,流露着主人内心的寂寞。这种以景衬人的写作方法,可资借鉴。

宋代词人 田为 《南柯子》
野鸭掠沙作队飞。 宋朝名言

宋·文同《安仁道中早行》。本句大意是:野鸭掠过水边沙滩,成群结队低低飞过。野鸭常活动于水畔草间,平时很少高飞。这里描写野鸭被行人惊起的情形,“掠沙”是低飞的样子,“作队”是一只紧跟一只的样子,形象极为真切,颇有生活实感。可用来描写野鸭群飞的情景。

北宋画家、诗人 文同 《安仁道中早行》
饥鸦啄雪枝上啼。

宋·谢翱《送人归乌伤》。本句大意是饥饿的乌鸦有的正在啄食着积雪,有的正在树枝上啼叫。冬季,大地上白雪茫茫,鸟雀极难寻到食物。乌鸦不善于筑巢储食,因而冬天常常忍受饥饿之苦。饿极则只得“啄雪”,只得在枝上悲啼。“饥鸦”的形象被刻画得活灵活现,真切可见。可用来描写饥饿的乌鸦。

南宋爱国诗人 谢翱 《送人归乌伤》
乍飞乳燕低无力。

宋·陆游《小轩》。乍:初,始。乳燕:雏燕。本句大意是:雏燕刚刚学飞,双翅无力,飞得很低。雏燕试飞,由于毛羽尚未丰满,当然不可能飞得很高,很轻捷娇健。但正是这种稚拙的低飞动作,有如小儿学步时的蹒跚踉跄,稚态可掬,才越发使人怜爱。可用于描写乳燕。

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小轩》
五更橱叶最佳音。 宋朝名人名言

宋·曾几《苏秀道中自七月二十五日夜大雨三日秋苗已苏喜而有作》。本句大意是:五更里的梧恫叶风摇雨打,发出的声响最为动听。梧桐叶大,遇风遇雨时,响声便显得分外清晰,具有不同心境的人听到它的声音也会产生不同的感受,因此梧桐夜雨成为古典文学中经常吟咏的题材。诗人此时心情高兴,故夜里听到雨落桐叶的响声也仿佛听到了“最佳音”,和温庭筠《更漏子》:“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大相异趣。可用来描写桐叶,抒发高兴的心情。

南宋诗人 曾几 《苏秀道中自七月二十五日大雨三日秋苗以苏喜雨有作》
杨柳微风百媚生。

宋·陈与义《清明》。本句大意是:杨柳在微风中摇曳,生出百种妩媚的姿态。柳丝摇曳,妩媚多姿,形象可爱,可以引发人们许多联想,诸如:“恰似十五女儿腰”、“枝袅轻风似舞腰”、“芙蓉如面柳如眉”,“弱柳从风疑举袂”……,语浅情深,给人以美感享受。可用来咏柳。

宋代诗人 陈与义 《清明》
榴花满山红似火。

宋·范成大《竹枝歌》。榴花:石榴花。石榴品种很多,大致可分果石榴、花石榴两大类。花石榴是供观赏用的,品种众多,一般开红花,千姿百态,十分耀眼。本句大意是:满山的石榴花像一片红色火焰。石榴花颜色红艳,所以咏石榴多用“火”“红”来形容。如白居易《石榴树》:“春芽细炷千灯焰”,用“千灯焰”比喻花色的红艳鲜丽;张新《榴花》:“日向午临疑喷火”,说石榴花在中午烈日照耀下像要喷火一样……。范成大的《竹枝歌》写的是满山的石榴花,不是万绿丛中一点红,而是望之如火满山红,境界宏大,景象十分壮观,故常为人所称引。

南宋诗人 范成大 《竹枝歌》
满架冰肌含碧云。 宋朝名言

宋·周必大《闻西省赏酴醾芍药……》。冰肌:像冰雪一样晶莹洁白的肌肤,比喻酴醾花。碧云:绿色的云,喻酴醾的翠叶。本句大意是:满架雪白的酴醾像凌霄碧云里一群肌肤洁润的仙子。酴醾花攀缘在高架上开放,叶翠花娇,引起诗人奇妙的联想,把它比作高空碧云里一群冰肌玉骨风姿绰约的仙子。比喻贴切,意境优美,由花及人,由人及仙,可引起人们无限的遐想,扩大了诗的审美容量。

南宋政治家、文学家 周必大 《闻西省赏酴醾芍药……》
天下真花独牡丹。

宋·欧阳修《洛阳牡丹记》。本句大意是:万花之中,只有牡丹花才算是“真花”。此句颂扬牡丹的典雅、高贵、雍容、华美,是其它花无法比拟的,认为只有牡丹才够得上“花”的称号。这种对比,把牡丹放到了冠绝天下的地位,也反映了洛阳人对牡丹的偏爱。尽管洛阳有芍药、绯桃、瑞莲等等鲜花,洛阳人都不甚爱惜,把其它花都称为某花,唯独对牡丹则不名“牡丹花”,而直曰“花”。欧阳修认为“其意为~。”所以牡丹又称为“洛阳花”、“洛花”,享有“洛阳牡丹甲天下”的盛誉。

北宋文学家,史学家 欧阳修 《洛阳牡丹记》
青林多露缀珠缨。

宋·黄庭坚《题安福李令朝华亭》。缀:连。缨:系在服装或器物上的穗状饰物。本句大意是:青青的丛林之中露水很浓,晶莹的露珠挂在树梢上,宛如串起一条美丽的珍珠缨子。晨露是美丽的,当它悬在树梢上的时候,更成了一串串珍珠似的装饰品,格外可爱。“缀珠缨”的形象具有诗情画意,可用来描写林中晨露。

北宋诗人、词人、书法家 黄庭坚 《题安福李令朝华亭》
一蓑烟雨任平生。 宋朝名人名言

宋·苏轼《定风波》[莫听穿林]。蓑(suo梭):指蓑衣,一种披在身上的雨具,用草或棕制成。任:放任,听其自然。本句大意是:披一件蓑衣,坦然自得地在风风雨雨中度过一生。在这首词的前面,苏轼写了个小序,说他这一天到沙湖去,中途遇雨,因无雨具,同行者都很狼狈,“余独不觉”,不久天又放晴,有感而写了这首词。上阕是:“莫昕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对照小序,雨声穿林打叶,作者拄着竹杖、穿着芒鞋从容徐行应是实情,而那带有强烈感情色彩的“谁怕?~”则已超出了当时的具体环境,这里的“烟雨”,指的是作者“平生”已经遭遇和可能遭遇的政治风雨。不久前,作者在“乌台诗案”中身陷囹圄,政敌必欲把他置于死地而后快,好不容易获释,又被贬谪到黄州,当了个行动不自由、“不得签书公事”的罪官,对苏轼来说,这场政治风雨几乎给了他毁灭性的打击。但苏轼的性格旷达超,无论是自然界的风雨还是政治上的风雨,他都以“莫听”的态度来对待,听之任之,只管走自己的路。有什么可怕的呢?~!正是这种旷选的胸怀,使他一生中度过了许多险恶的政治风浪,始终保持乐观的人生态度,在文学上创造了不朽的业绩。这一句以自然风雨象征政治风雨,表现了一种身处逆境而傲然不屈的精神,是苏轼处世态度的形象写照,其意境及手法均可借鉴。

北宋文学家 苏轼 《定风波》
晓日成霞张锦绮。

宋·黄庭坚《题安福李令朝华亭》。张:伸展,铺开。锦绮:两种有花纹的丝织品。本句大意是:朝日升起,映照得东方天空的云霞好像铺展开一片五彩缤纷的锦绮。以美丽的丝织品比喻满天彩霞,衬托一轮朝日,构成一幅奇丽壮观的图画。“张”字用得熨贴而准确。可用来描写晓日和朝霞。

北宋诗人、词人、书法家 黄庭坚 《题安福李令朝华亭》
满城风雨近重阳。

宋·潘大临《致谢无逸书》。重阳:节令名,阴历九月初九,又称“重九”。本句大意是:满城风雨连绵的天气,告诉人们重阳节近了。这一句充分表现了临近重阳时风多雨稠的特点,很有诗意,可用以表现秋景。另外,“满城风雨”现已作为成语广泛地为人们所使用,常比喻某种消息一经传出,便引起议论纷纷。

宋代诗人 潘大临 《致谢无逸书》
困人天气近清明。 宋朝名言

宋·苏轼《浣溪沙》[道字矫讹]。本句大意是:天气叫人发困,节令快到清明了。清明时节,不仅风和日暖,而且白天渐长,因而人们往往感到暖洋洋的,特别慵懒、困倦。诗人抓住这个特点,一语道出了清明前后的天气状况和人的感觉。可以引用表现人们在暮春的感受。

北宋文学家 苏轼 《浣溪沙》
春到人间草木知。

宋·张栻《立春偶成》本句大意是:春天降临人间,草木首先感知。春到人间.大地回暖.草木开始发芽、生长,所以说草木最早感到春的气息。此句与苏轼《惠崇春江晚景》“春江水暖鸭先知”含意相近,常以此说明春天与草木的依存关系。

南宋理学家、教育家 张栻 《立春偶成》
蜘蛛虽巧不如蚕。北宋文人 胡仔
愿坚晚节于岁寒。 宋朝名人名言南宋诗人 杨万里
英雄儿女各千秋。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倚天万里须长剑。南宋爱国词人 辛弃疾 《水龙吟·举头西北浮云》
一寸丹心惟报国。 宋朝名言南宋爱国诗人 陆游
一杯销尽两眉愁。北宋词人 晏殊
言必中当世之过。北宋文学家 苏轼
修其本而末自应。 宋朝名人名言北宋文学家 苏轼

经典语录

名人名言

老办法 Copyright (C) 2009-2012 www.laobanf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2013982号-1